• 未分類
  • 0

鐵門裏傳來呻吟聲,聽聲音就是剛纔在實驗室的那位男子。

鍾奎緊貼在鐵門上,想給裏面的人溝通一下。 邪王心尖寵:妖嬈甜妃 就在這時,從走廊的另一端,傳來一陣沉重的腳步聲和說話聲。

他前後看看,此處無處可躲,只能退……或則是尋找到其他可以躲避的地方。邊退,邊摸索着可以進入的入口。

當手指摸索到一扇活動的房門時,鍾奎心中一喜,沒有多想什麼,就一頭鑽了進去。

在夢境裏那種虛幻不真實的詭異環境,真的是無法用語言可以表達出來的。聽着沉重的腳步聲,心臟撲通撲通的跳,他心裏有一種超不好強烈的預感,那就是這扇門還戶會有人進來。

果然,那令人可怕的沉重腳步距離他躲避的這間屋子,越來越近了。

時間彷彿都停頓,躋身在暗角處的鐘奎手肘杵地極力埋低頭,再埋低……一絲熱乎乎的氣息在他埋低頭時,撲到他的面上。

嚇!目測這暗角處早就蹲着一個人來的,就在他的面龐埋低,幾乎就要給這個人來一個親密的接觸。

可失態發展已經不容他有別的選擇,只能僵直着身子一動也不敢動,就那麼保持現狀。

鍾奎確定附身在他下面的這個人一定是女性,但絕對不是異類(鬼)因爲她有呼吸,還有呯呯的心跳聲。

沉重的腳步聲進入屋裏,按開房門口外面的電燈開關,巡視一眼屋裏驚叫道:“那個死丫頭跑了。快追……”隨着一陣鬧嚷聲和更加多的腳步聲,房門被掩上人已經退出去。

房裏有燈光,鍾奎這才藉助屋裏的燈光,看向附身在下的人。

他是半跪在地的,而那個蹲在角落裏的人是趴伏在地,就那麼直直的仰起頭看着他。

四隻眼珠子對視着,鍾奎覺得這雙眼睛很熟悉……眼前這個女孩,跟記憶裏的香草多麼相似。

女孩好像看得見他,一瞬間他呆住了,這算什麼事?

就在他捫心自問時,忽然看見女孩在對視片刻呼大嘴一張想喊出聲似的。“噓!”被他及時制止住,連忙解釋道:“我是好人,別怕。”

女孩惶恐的點點頭,大眼睛撲閃撲閃的,目光中充滿恐懼。

聆聽到外面沒有什麼動靜,鍾奎伸出手一把拉住女孩說道:“你可以看見我?”問出這話他立馬覺得傻乎乎的,手給對方已經拉住在一起,還這麼問,腦子可真的是秀逗了。

女孩雖然沒有拒絕他伸出來的手,但是面部表情很古怪的看着他。而且手很小,很冷、在拉住她是,都感覺到她在發抖。

“我救你出去,你信我嗎?”鍾奎低語道。

女孩無聲的點點頭。一雙小得可憐的手,在他的大手掌心裏滾動。

趁着精神病院一陣混亂,鍾奎帶着女孩成功的翻出高牆。跑啊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好不容易看見有一輛爛自行車被誰丟棄在路邊,他把女孩放在後座上,蹬起就跑。

“嗨!媽那過把子我的車……”敢情這車是別人暫時放置在路邊,車的主人鑽進路邊小樹林裏小解去了。這一出來,沒有看見自己的爛自行車,只看到一個人搭乘一個女孩蹬着他的車子跑溜溜了。

鍾奎一路急蹬尋覓着熟悉的路線跑,夢境裏靜謐的氛圍依然存在,可是兩個人的呼吸卻清清楚楚,真真實實的。當他們倆來到一處山坡時,累得筋疲力盡實在沒有力氣再繼續跑才停下來。

當女孩感激的看着他,投過他一抹恬靜的微笑時。看着這抹熟悉的微笑,剎那間他驚愕住了。爲了證實心中的疑問,他忍不住出口問道:“你是誰?叫什麼名字?” 183 脫離現實

鍾奎近距離看着女孩,她光潔的額頭上刻着一個‘t’型字體。

他問女孩叫什麼名字。

女孩答覆道:“賴小青……”

賴小青,這……她不就是香草嗎?愕然。幾乎不敢相信,我倒!怎麼會是這樣?

鍾奎拍頭,嘴裏發出微弱抗議……這進夢境怎麼就跑到,跟香草有關的事件中來了?這哪跟哪?

“你怎麼啦?”女孩看着這位大哥哥,好奇道。

“你不認識我?”鍾奎心虛的問道。

女孩搖搖頭,不認識……

“你剛纔在的那個地方是做什麼的?還有你額頭爲什麼要刻上這麼一個難看的字體?”

“是精神病院,他們把好多人用來實驗。這個……”女孩痛苦的面龐,手指下意識的摸到那個字體說:“可能是他們給我們做的記號吧!”

“老天……他們真夠殘忍的。”鍾奎咬牙。

就在他憤怒得想揍人時,夢境中傳來有小虎牙的喊聲。看來再不會回到現實,他將永遠滯留在這個虛幻的夢境裏了。

總裁上司out 鍾奎不能呆在這裏,還有好多事情需要他去處理,依依不捨的看着小香草。一咬牙,推起爛自行車就跑。

“嗚嗚……嗚嗚……哥哥別走啊!”小女孩突然大哭起來。

他心軟了,殘碎的記憶拼湊出,他和香草在一起的所有細節。放下車子,重新回到女孩身邊,緊挨着她坐下。

在013室旅館裏,鍾奎入夢已經有好幾個小時,護在他牀邊的小鬼們急得跟什麼似的。要是再給半小時,他就會永遠留置在夢境中。

“怎麼辦?”

“別急,讓我想想。”

“快點想啊!老大如果留在夢境裏出不來,他就給死沒有區別。”

“死……我知道,在老大心裏始終有香草姐姐存在,所以他進入夢境裏自然會出現香姐,一定是香草姐留住了他。”

“小虎牙,我去找他們吧!”

其他小鬼急得想哭,愁眉苦臉的鬼樣子,真心的不好看。

“你不怕黑白……”小虎牙渾身一顫道。

“嗯。”小菊花堅定的口吻道。

“可是,你去了就不怕地獄裏的那些鬼魂把你抓來吃了?”

“不怕,爲了救老大,我豁出去了。”小菊花抓起布袋,閃身消失在空氣裏。

地獄,陰森森,冷颼颼。小菊花單薄身影,飄悠悠的來到地獄之門。看着兩個凶神惡煞的守門鬼差,她膽怯的走上前去。

哆嗦着從布袋裏拿出準備好的冥錢,遞上前可憐兮兮的說道:“鬼差大哥,我想見見黑白……”

看着這個鬼丫頭手裏那少得可憐的票子,倆鬼差連眼皮也沒有擡一下,大聲呵斥道:“哪裏來的毛丫頭,滾,黑白豈是你等能隨便見的。”

“求求你,事關重大,我老大給困阻在夢境裏出不來了。”小菊花帶着哭腔道。

“滾,少廢話,要不要嚐嚐我的棍子,打得你魂飛魄散很好玩的。”凶神惡煞的鬼差,陰笑着說道。

小菊花渾身一震,趕緊退開,可這一退開。就意味着放棄搭救老大的意願,她不能退。

“求求你們,幫我請一下黑白吧!”她給倆凶神惡煞鬼差跪下道。

“你們老大是誰啊?”就在這時,從另一邊閃出一個尖嘴猴腮,形象猥瑣怪模怪樣的鬼魁。他背起手,一步步的走到小菊花面前,審視的鬼眼,滴溜溜轉動看着她。

“嗨!奎爺。”倆鬼差媚笑道。

“給,這是我給你們倆的酬勞,千萬別讓黑白哥倆見她。”說着話,他摸出一大把冥錢,遞給倆貪婪的傢伙。

嚇!這是什麼世道?錯,應該說這是什麼地域,居然也可以像人世間那樣賄賂來的?

可事實就是如此,做什麼事都得向錢看。你沒有錢就是孫子,有錢就是大爺。

這姓奎的跟鍾奎有一個字相差,爲什麼就要跟他過不去呢?說來話長。一時之間也解釋不清楚,後面自會說明。

眼下最着急的還是數小菊花,不能進地獄門,不能見到黑白哥倆。鍾奎老大危在旦夕,她咬咬牙,最後望了一眼來的路……猛然對着倆守門的鬼差衝去。

說時遲那時快,眼看小菊花就要葬身在那根魔魂棍上,一道骷髏招魂幡,橫擋在小菊花和那位凶神惡煞鬼差舉起的魔魂棍之間。

小菊花的頭觸到骷髏招魂幡上,被軟綿綿的給彈回來。一聲輕哼“丫頭不能死。”

小菊花定睛一看,出現在他們面前的不就是黑白哥倆嗎?

見黑白無常前來,那位奎爺立馬消失遁形。

“黑白大哥,求求你們救救鍾奎老大吧!”

“起來吧!我們都知道了。”黑白無常說着話,狠狠瞪了一眼守在門口的鬼差就夥同小菊花離開原地前去搭救鍾奎了。

小菊花返回房間守護在鍾奎身邊,黑白無常直接從空間進入夢境之門。

夢境裏鍾奎沉溺在香草的纏綿細語中,看着小香草他有一種懷舊的感覺。那些零碎的記憶片段忽然茲生在腦海裏,自然拼湊起來。他此刻沉溺在那段美好的夢境記憶裏不能自拔,這段美好的記憶片段頗具蠱惑力,誘惑着他一步一步的踏進去,踏入進記憶片段裏的他好像陷進了一汪深不見底的沼澤地……

就在這時從半空嗖地拂來一股疾風,疾風凌厲的帶着‘啪’一聲脆響,硬生生的撲打在他的臉上,隨之就是一聲大喝:“鍾奎你該醒了。”

最佳編劇 冷不防吃了一記耳光的鐘奎剎那間醒悟過來,懵懵懂懂的站起還來不及說什麼,就從陰沉沉的半空中伸來一隻慘白的手,一把把他抓住就往口裏送……

小菊花看見鍾奎一陣劇烈的顫抖,額頭莫名的沁出一顆顆汗珠。小虎牙急得跟熱鍋上的螞蟻一般,不停用紙巾給他擦拭掉汗珠。

“小菊花,你說老大會不會有事……”

“有什麼事?”鍾奎突然出聲,驚得小虎牙蹦起老高,手裏拿着的紙巾掉了一地。

“老大你醒了?真好。”小菊花喜不自勝道。

小虎牙穩定身形,怯懦的看着鍾奎說道:“老大你嚇着我了。”

“孃的,捱了一巴掌。”鍾奎摸着腫起的臉,嘀咕道。

小菊花和小虎牙以及其他的小鬼,都湊近了看他的臉。

鍾奎的臉原本就難看,特麼的捱了黑白無常一耳刮子。半邊臉腫起老高不說,一個巴掌大深紫色的印跡把一張黑不溜秋的臉變得跟猴子屁股似的,看着很刺目。

他鬱悶得想不起剛纔在夢境裏的情景,只記得遭黑白無常打了一巴掌。幾個小鬼看見老大就像唱大戲的小丑,一個個都隱忍住不敢笑。 184 往事不堪回首

站在鏡面前看着自己這一副比鬼還難看三分的模樣,鍾奎是哭笑不得。不就是沉溺在夢境中,沒有及時醒悟過來嗎?幹嘛非要下重手打人?

黑白無常出現在門口,這可是他們首次在夜晚現實裏出現在鍾奎面前。

七小鬼嚇得抱頭鼠竄,眨眼之間愣是閃得沒有了影子。

“怎麼?打你打得不對?”黑白無常沒有張口卻能出聲,(鬼腹語)那一張白森森的鬼臉上露出一抹淺顯陰森森的笑,讓他禁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得,打得好,打得太好了。我這輩子算是毀在你們哥倆手上了,註定我鍾奎斷子絕孫,沒有那個女人敢要我這個醜八怪了。”

“哈哈哈,你小子,有什麼好抱怨的?我們哥倆是幫你,還不快快謝來。”黑白無常之所以沒有張口說話,那是因爲此時是在現實裏,一旦張口說話,口裏的鬼氣會源源不斷,侵進這臭小子的一呼一吸間,對他的身體有百害而無一利。

“嗨嗨!謝就免了,幫我倒算是幫了的。”鍾奎憨直一笑道。

“你小子的好事就快要來了,咱們哥倆忙,就不給你點穿。記住我們曾經說過的話,切記~切記。”

鍾奎眼見他們要走,急了,忙喊道:“哎!毀容完了就走,總得幫我把那塊印跡清除掉啊!”

“那是給你的鎮邪之物,別不識好歹。”只聞其聲,不見其人,他們倆早已消失在空間裏。

記住以前的話?難道是暗示我別管這裏的事情?鍾奎暗自猜測,慢騰騰的坐在鬆軟的牀鋪上,安靜下來才慢慢把之前發生的一切仔細回想一遍。

這座旅館前身是精神病院,在夢境裏出現的香草是怎麼回事?要是說香草一直存儲在記憶裏,可精神病院裏那麼多人,爲什麼偏偏就那位男子出現在視線裏?

揉揉眉心,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後靠。靠下去的貫力,搞得牀頭櫃一陣輕微的震動。黑白哥倆提示不能管這件事,那麼就樂得清閒……明天就去文根家看看。

看看時間尚早,鍾奎也無了睡意,想拾疊拾疊準備出發去市區。這裏距離市區較偏僻,如果是徒步前進至少得走一個小時,所以必須要抓緊時間。

七小鬼見黑白無常離開,一個個都蜂擁過來。 鬥婚 特別是小菊花,她好像有話要說……

小菊花要說什麼話?先把這段暫時掛起,咱們去看看誌慶在幹什麼。

誌慶從文根家回去後,就鬱鬱寡歡悶悶不樂的呆在書房裏不出來。

妻子見老公這樣,心裏急。

話說;疾病易治,心病難醫。

自從丈夫從外地返家之後,就一直沉默寡言。再後來就去縣城,因此兩口兒也少了溝通的機會。

此刻見丈夫這樣,做妻子的怎麼不着急?

妻子想方設法的試探誌慶,想從他的言談舉止上尋找破綻。可他就是敲一榔頭,放一個屁。問了半天都沒有問出一個所以然來,她沒轍了,只好求助於父親。在這個家裏,他們倆翁媳相處得還算融洽,可能都是鐵骨錚錚的男人嘛,都年輕過,也都是從事這一行勘測工作的,所以沒有芥蒂,溝通起來也容易。

老岳父來找誌慶談心。

“最近怎麼啦?失魂落魄的?”老岳父拿出棋盤,預備要給女婿廝殺。

放下手裏的奧祕書刊,苦笑一下道:“爸,沒事的……”

“你小子別瞞我,我的眼睛毒,一眼就看出你有心事。”老岳父拈起一枚棋子,眼睛盯着棋盤瞅準,然後鄭重其事的放在關鍵位置。

“呃,這一局,爸是贏定了。”誌慶打馬虎眼道。心不在焉隨意拿起一顆棋子,有點舉棋不定的不知道下一步應該怎麼對付,老岳父的進攻趨勢。

“別打岔,談正事,把你心裏的想法給我倒出來。”

“是關於我的一個朋友。”誌慶說着放下棋子,實在無心對戰下去。

“你朋友?不會是異性朋友吧?”老岳父玩笑道。

誌慶的愛人,貼身在書房門外。乍一聽父親提到這最令她擔憂的事,心猛然一緊,更加想聽到丈夫接下來的話。

“哈~爸你真逗,我有敏子這麼好的老婆。還想什麼呢?不是異性,是鍾奎,你見過的。”

老岳父哈哈大笑。

在門外的妻子頓時被幸福光環包容,她滿足的甜笑着離開了竊聽範圍。

“鍾奎怎麼了?”老岳父一本正經道。

“他來a市了。”

“你沒有請人來家,讓他一個人住什麼地方?”

“我邀請來的,他……這小子脾氣倔,執意要自個找地方住。”

“他來a市有事?”

“他妹妹在這,你不知道,他妹夫就是我徒弟文根。”

“噗!那不就結了,把他交給文根得了,還至於你這麼瞎操心的?”

“爸,問題就出在這兒,他給我一起來的a市,昨天去了文根家,他們一家子都說鍾奎還沒有露面。你說這事……”

“也沒有給你聯繫?”

“沒,要是聯繫了,我還至於這麼擔心?”

“哦!去旅館找找看?”

“我去了,好幾家都找了,沒有找到。”

“那,你說這麼一個大活人會去什麼地方?”

“爸,我害怕他去……”誌慶停頓,他實在不想因爲這件事,引發出岳父的傷心回憶。

“我懂了,你害怕他去‘t’旅館?”

誌慶點點頭。

岳父蹙眉,沉默……空間氛圍瞬間因爲這個話題變得沉悶起來。

棋盤暫時被他們倆給遺棄,幾顆孤零零的棋子失去了誘惑力。

“‘t’旅館,活人的墓地,唉!敏子媽媽死得冤……”

誌慶歉疚道:“爸,對不起。”

“沒事,都結疤了,已經感覺不到疼。”老岳父擺擺手道。他深邃的眸子陷入,那不堪回首的往事裏……

在那動盪的歲月裏,一個對工作勤勤懇懇一心爲了國家利益作想的他,誠惶誠恐深怕說錯一句話,做錯一件事,因此完全忽略了妻子和家庭。

女兒被寄養在外婆家,妻子給在一家精神病院做護理。

妻子年輕貌美,哪怕是在生育了一個孩子後,依舊是那麼的光彩奪目。

神經病院院長很器重他的妻子,從一般的實習護士,提拔到護士長,最後成爲精神病院的骨幹。

可後來發生的事情,是怎麼也沒有想到的。

院長提拔他愛人的目的原來是,垂涎她的美貌。在他出外的日子裏,妻子就長期住在精神病院裏,連家裏的灰塵也懶得收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