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鑑於宿主更換了新地圖,危機重重,特此,七品大禮包《葵花寶典》送上,這裏麪包含了諸多魂術、禁術、腿法……共計兩百零六種,習得此法,保命第一。”系統的解釋聲如約響起。

蘇言聽聞後,長吐一口氣,差點嚇死爹了,還以爲要那啥了,原來是包羅萬象的武功祕籍呀,因爲種類多,跟葵花籽似的,故名《葵花寶典》!

哎呀,這就不錯了,系統還是很人性的,知道自己的處境,也是,上次擊殺血衣候,用的手段還都是地府鬼差學院培訓所教的防身術和簡單的攻擊,甚至於藉助封玄奕的攝魂鈴才勉強成功的,早就該如此了。

素顏美滋滋的打開書籍,臉色頓時垮了下來,他就知道,七品鬼差層次,大禮包怎麼會有這麼好的份,還贈送這麼多,上面是功法沒錯,但在蘇言看來,都是些基礎的和逃命的手段,比如什麼三息分身術,逃跑迷惑對方,魂力可以用特殊手段,使其變得辛辣,施展出去,跟個防狼噴霧似的,辣對方眼睛……

蘇言欲哭無淚,還以爲全都是些什麼大手段,比如什麼六合拳、八荒掌、雷動九千、千均爆血、橫屠萬軍等等高逼格的,哪怕降龍十八掌打狗棍也好呀。

www◆тt kan◆C 〇

感覺,這些都是稍微升級了一下的江湖手段,也罷,好在量多,其中一些也能用的上。

蘇言有種拿着一個5塊錢的遊戲盤的感覺,裏面全都是些超級瑪麗、魂鬥羅、坦克大戰,赤色要塞之類的小遊戲,他還以爲是那種光一個號都要98元的大型電子遊戲呢。

在接下來的幾天內,蘇言一邊瘋狂定魂,一邊學習裏面的手段,尼瑪,連海底撈月,猴子偷桃都出來佔了兩個名額,這些不用你教,我都會呀,當看到掰手指三個字眼時,蘇言悲憤的合上了自己書……

對於許多新進來的人,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主播在練《葵花寶典》,頓時新奇不已,覺得這纔是好主播,最起碼比其他直播平臺吃肉抓泡沫泥要新奇的多,很博人眼球,一大波打賞飄過,他們都在等着主播最後的究極進化……

“大人,怎麼纔能有大機率碰到那些血衣候?”玩了幾天單機,一直匹配不到對方,蘇言愁眉苦臉的找到了蛋頭,希望從他那裏獲得些許經驗。

蛋頭被蘇言的話給問懵了,看着他那彷彿失戀了的樣子,伸出手在他額頭上摸了摸:“有病?”

“沒病,就是想找一個血衣候嘮嘮嗑!”蘇言嘆了一口氣道,也是,別的鬼差每次出去定魂,一個個上戰場似的,蘇言卻因爲碰不到人家而傷心難過,你就說,是不是有病!

“年輕人,做事不要好高騖遠,我承認,是我看走眼了,第一天出去就能襲殺一個血衣候,但是,對方修爲比你弱是事實,運氣可以好一次,但好不了兩次,我真的不想這麼快再讓那些傢伙送人來。”蛋頭認真對着蘇言道。

蘇言一屁股順着他坐下來,兩手託着腮幫子,看着那些剪花澆水的僕役:“我知道,但是,我就想見一見他們,好想好想……”

蛋頭:“……”

ps:感謝【狂刀不浪】老闆的100打賞,感謝【傾城落淚】老闆的100打賞,又有兩位老闆在上架之前加盟了,小魚會繼續努力的,打賞都這麼幹脆,絕對會訂閱的,謝謝您。 蛋頭確定蘇言生病了,難不成是戰後綜合症,僥倖殺了那血衣候,但心裏卻留下了什麼可怕的陰影,越害怕越想要再看一眼,完了,看他此刻失魂落魄的樣子,估計心裏創傷很深。

心病還需心藥醫呀,蛋頭嘆息了一聲:“那些血衣候專挑生前做了很多壞事的,或者心有不甘,怨念很深的亡魂下手,這樣的,最容易培育成所向披靡的厲鬼……”蛋頭說道此處,突然止住,彷彿說漏了什麼似的,最後氣惱的在蘇言後腦勺就是一巴掌。

“有病,等那天下午回不來了,本座很樂意給你上三支香!”蛋頭說完,氣呼呼的弓着腰走了。

蘇言則是眼睛一亮,原來是這樣,難道那血衣候是想培育厲鬼大軍嗎,不過,他很快就生氣了,感覺自己又被欺騙了,第一次遇見那血衣候,搶走的還是一個老頭的魂,看樣子他老實本分,沒想到還是個壞人,真是不能以貌觀人呀。

以後區分人好壞,不用地府審判了,只要看看生前有沒有血衣候來給他送行就行,也不對,沒下地獄的就是壞人。

不過,蛋頭還是給蘇言一個很大的提醒,以後選區定魂目標的時候,專挑那些名字帶着流氓黑社會氣息的,比如什麼張大彪、李二虎、王大錘似的,還有那些稍微遠一些的,是土匪的可能性很大,應該有大機率碰到血衣候的吧。

蘇言準備明天去試試,一個人坐在井邊在發呆,也不知道行不行,無聊的將一個木桶扔下去打水,看着深幽幽的石井,蘇言敢保證,底下一定有很多王八青蛙魚之類的,說不定連屍體都有,說到屍體,自己的前任不就是從這裏被蛋頭給弄下去的嗎,一想到這些水要被這麼多人給吃喝,蘇言就一陣惡寒。

“嗨,老王!”神出鬼沒的古婧突然跳出來,把蘇言嚇得手一哆嗦,剛拉上來的水噗通一下就掉下去了,連着蘇言都差點一同下去。

好嘛,不用蛋頭出手,自己先給後人騰地方!

“有病吧……嗨,郡主好!”在見到古婧頓時垮下臉來,蘇言怒氣衝衝的臉瞬間變換,急忙笑容滿面打着招呼。

“最近有些無聊,你這裏還有沒有好玩的東西呀,從江湖帶來的!”一提到江湖字眼,古婧就顯得很是興奮。

這丫頭,你這麼喜歡江湖,你倒是出去溜達呀,隨便路邊一杯茶,一醒來你就能被訓練的招客了,保管讓你滿意。

蘇言擡頭看了看天空中那影影綽綽的漂浮巨山,上官蘭也真是的,就不能把她栓起來嗎。

“眼睛往哪兒看呢,我剛來,還沒通知蘭姐姐呢。”古婧雙手叉腰,像個母夜叉似的,蘇言還沒怎麼搭話你,人家就已經很不爽了。

“我又沒看你胸,再者說,就你那平板電腦,還沒我家小柔大呢。”蘇言暗自嘀咕。

“你說什麼?”古婧一時沒聽清楚。

“啊,沒啥,板姐,呸呸呸,那個郡主,沒了,我只會這一樣,我還要幹活呢,被管家看見我偷懶,會懲罰我的。”蘇言連忙道,她不喜歡和這些大人物打交道,尤其是這種平胸的,總感覺會有麻煩。

“本郡主現在準了,你從此以後不用幹活了,專門給我想一些江湖上的東西。”古婧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蘇言很不喜歡,看着還沒自己高的女孩這般的樣子,總感覺有點像踮着腳準備接吻似的。

這丫頭,以後不知道那個倒黴玩意兒會娶她。

不過,這個提議不錯呀,以後就更加的方便了,正好他懶,不喜歡幹活,日後就算經常外出也沒人敢多問,只要說出去找江湖去了,這麼強大的理由,誰敢不服。

“你確定說了算!”蘇言試探道,語氣中加了絲絲的懷疑。

古婧頓時不幹了,感覺自己的權勢受到了別人的懷疑,急忙看了看四周,竟然沒人,而後在蘇言疑惑的目光下,深吸一口氣,氣沉丹田,淒厲的尖叫聲差點想破整個第一區域。

“非禮啦!來人吶!救命呀!”

在古婧得意洋洋的喊完後,蘇言震驚的連耳朵都忘記捂了,待到明白過來,驚恐的連連後退,瞬間和古婧拉開了距離。

“沒,你別瞎說啊,名聲對一個男孩你知道有多重要嗎?”

直播間裏已經笑成了一團,蘇言怎麼也沒想到,這麼一個女孩,怎麼比現代人還要開放,一點也不把自己的名聲當回事,小小年紀,生活已經這麼糜爛了嗎?

不到兩息,這處偏僻的打水地方,一下子被數百人密密麻麻給包圍住了,有丫鬟,有僕人,有管家,有上司。

“大家看到了,我什麼也沒幹!”蘇言急忙撇清自己,大姐,這是要死人的呀。

看着蘇言的樣子,古婧眼中閃過一抹譏諷,這還沒咋地呢,瞧瞧那樣。

“你們誰管他?”古婧出聲問道,話語落下,四十多人舉起了手,不知爲什麼,蘇言突然想起了前世一個親戚,一個所裏三個人,一個正所長,一個副所長,就管了他親戚一個人。

“很好,從今天開始,他什麼活也不用做,你們找別人做,他現在,是我的人了!”古婧大大咧咧道,衆人連忙低頭稱是,再次看向蘇言,有羨慕,有嫉妒也有同情的。

“大姐,你這話有歧義呀,我只負責給你找江湖上的好玩意兒而已。”蘇言急忙道,並提高了聲音,讓許多人恍然大悟,本來自己就長得帥,這點他也沒辦法,你說的這麼含糊,對你沒影響,對我,可是名節和節操都掉到身後這井裏了呀。

“一樣,大家都散了吧!”古婧發話,衆人連連告退,讓的蘇言嚴重懷疑,自己這到底是在上官家做雜役呢還是在古家?

“本郡主出馬,向來沒有空手而歸的,你上次教我的三仙歸洞,我給父王演示了,他很喜歡,所以,今天必須給我交出一個好玩意兒,否則,你就給我表演跳井!”古婧語氣平淡,但蘇言卻知道,他並沒有開玩笑。

這小娘皮可真狠,所謂的紈絝恐怕也不止於此,你等着,再給老子幾個月的時間,我也達到五品鬼差,咱們修爲一樣時,我再好好帶你到江湖上走一遭,保管你有去無回,最好去剿匪,你當壓寨夫人,那些當家的絕對喜歡。

PS:感謝【溫柔霸麒丶浩】老闆的2500打賞,感謝【一人從不孤獨】老闆的1000打賞,感謝【齊天羽的星空璀】老闆5000打賞,今天還是他的生日,小魚攜諸位書友,祝賀你生日快樂,謝謝您,後續馬上送上,求首訂,求推薦,求月票,求打賞。 蘇言只能自認倒黴,從購物商店內兌換了一個便宜的魔方,然後拋給古婧。

“這什麼東西?”看着這花花綠綠的正方體,古婧有些摸不着頭腦。

蘇言又再次接過來:“看着!”

蘇言先是快速的打亂了各個面,然後內心算了一下,當着古婧的面,十指飛快的運轉,幾個呼吸的時間,很輕易的將魔方復原了,在古婧震驚的目光下,又再次打亂,然後拋給她。

“明白了?”

古婧好奇的轉了轉,似乎明白了這個東西要怎麼玩,真是個神奇的東西,得到新寶貝的她直接坐在旁邊的石頭上,一言不發開始了扭轉。

蘇言則是悄悄離去了,這魔方,估計夠她玩弄一段時間了,隨着蘇言離開不久後,古婧徹底的沉浸在魔方的世界裏,皺着眉頭不停的思索着,怎麼會這麼難,剛纔老王我看很快就復原了呀。

她不斷撓着頭,一遍遍的解析着,如果連着都學不會,以後怎麼去闖江湖,在她一心一意抓耳撓腮時,壓根沒注意,上官蘭不知道什麼來了,靜靜的站在她背後,兩手在模擬旋轉,但很快又搖搖頭,顰蹙着秀眉在思考……

天一亮,蘇言已經等不及了,直接打開死魂冊去挑選自己的目標,但看了一圈,古代這人的名字怎麼就沒有那種凶神惡煞的呢,基本都是什麼蘇染、墨千塵、顧修、千允默、蕭若宸、月離滄、墨無意等等,頗爲好聽,蘇言嘆息一聲,選擇了幾個帶着狼、虎、豹擦邊球的,就帶着期望再一次出發了。

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多,這羣血衣候不會是這段時間回家去開月會了吧,就算靠機率,現在怎麼說也要讓自己碰上一個了呀。

事實上,還真是,雖不是和鬼差一樣去開月會,但也到了交公糧的時間了,所有這段時間搶奪鬼差的靈魂,都要送走到上司去,然後領取獎賞,故而,這幾天的時間是最穩妥了,彷彿一個緩衝帶。

先婚後愛:首長大人私寵妻 老一輩的鬼差都知道,故而大肆定魂,絕大多數的新人,則是畏畏縮縮,不敢出家門,每次走的時候,都要先卜一卦,看今天是否是黃道吉日能否出門,往那個方向去等等。

【主播,其實沒那血衣候也挺好,任務數量這麼多,又沒人搗亂,一點也不耽誤你呀,比那平陽城好太多了。】

蘇言一屁股坐在地上,嘴裏含着一草根:“話是這麼說,但是,這和你四面八方累的氣喘吁吁跑一整天,定的三四十個亡魂,和襲殺了一個血衣候,從他那裏直接輕而易舉得到五十六個是不一樣的,最重要的是,我懶呀,能躺着絕不坐着,既想快點升級,又懶得動,這是一個矛盾的問題。”

當然,這個強大的理由讓直播間內現在的四萬人齊齊無奈,得虧有頭像個傻子似的小黑,每天馱着主播滿世界跑,要是換做他自己,肯定打死都懶得動。

蘇言其實還有一個原因,就是自己的狐假虎威盤,好長時間沒派上用場,自從有了那一次大變活人,讓對方分不清處後,他就上癮了那種感覺。

原本想直接變換血衣候,然後看能否吸引出來一個和自己接頭的,但鑑於最近這段日子,運氣好的有些過頭,血衣候沒碰上,碰上幾個鬼吏或者鬼使,肯定死翹翹。

他們對於血衣候的恨,早已滔天,說不定在自己還沒反應過來,直接偷襲了呢,難道到時候自己一下子再變換成鬼差,連忙說:“大人,大水衝了龍王廟,自家人。”

你說,他們會相信嗎,絕對的錯殺一千,不放一人。

【愛殤璃打賞主播紫蓮花一朵,可兌換魂星30點,並留言:主播,既然你想遇見血衣候,是不是按照目前處境的相反方向來。】

蘇言疑惑的沉默下來:“相反?”

霸道首席欺上癮 【哈哈,樓上大才,我們怎麼他給忘了。】

【遺失的美好打賞主播真元丹一顆,可兌換魂星20點,並留言:主播,你怎麼糊塗了,趕緊找你兄弟去呀!】

“郭浩!” 醫妃傾城:王爺又毒又撩 蘇言騰的一下直接一個鯉魚打挺,一下子吐掉嘴中的草根,眼睛發亮,最後一拍額頭。

“真是笨死了,這種事,找郭浩就對了,他或許不知道血衣候在哪裏,但是,見他我就倒黴呀,一倒黴,哎~就是自己豐收的時候了,多謝大家,直接一語驚醒夢中人呀。”蘇言看了看天色,還早,直接調轉騾頭,向西北方向而去。

當初分配人物的時候,郭浩恰好和自己一組,他知道這貨被分到哪裏了。

“小浩浩,我來了——”蘇言激動的身體都顫抖起來,高喊着而去,留下一路揚塵……

【這就是人性呀,用不着郭浩那小子時,見一次打一次,如今又是這般的親熱樣子,主播,我鄙視你!】

【突然有些同情起郭浩了,站在對方的角度,人家碰見主播一次,倒黴一次,完了還要挨主播的打,更無奈的事,他修行慢,還打不過主播,你說氣人不氣人。】

太古聖王 【哈哈,同意樓上,如果這次真的能碰見血衣候,在郭浩看來,根本就是倒了八輩子血黴了,現在他們鬼差,誰不知道血衣候的恐怖。】

【嗯嗯,反正到目前爲止,我真心佩服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那封大傻子,被主播給玩弄的,完了還高高興興的感謝主播,另一個就是郭浩了,怎麼說呢,怪可憐的。】

【你說,世上真的有兩人八字相剋帶來的這麼多倒黴的事嗎,好玄乎!】

【大姐,恐龍都出現了,還有比這更玄乎的嗎?】

…………

衆人都在激烈的討論着,而蘇言,在小黑騾不停蹄的三個時辰後,終於來到了目的地,蘇言頓時振奮起來。

小黑不得了呀,通過上次的吞噬,耐力變得極強,還有這跑速度,讓人根本不敢把它往騾子圈裏去想,根本就是騾界的戰鬥機呀,按照以往,這段路估計至少需要六個時辰,現在直接縮短了一半。

看着眼前的金碧輝煌寺廟,蘇言滿臉開心:“小浩浩,我來了,你不是要和我拜把子嗎,兄弟我想通了,這就結拜!” 雷雲寺是冀州這塊地界挺出名的一個寺廟,光是從目前的規格來說,就已經稱得上龐然大物存在了,金碧輝煌,佛音嫋嫋,隱隱間,連着天空上的白雲,都因爲此地的勢,形成了一個佛陀的樣子。

郭浩,就在這裏,當初他怎麼也沒想到,會被分在這裏,成爲了一個小沙彌,雖然已經三十歲的人了,但爲了任務,他淚眼婆娑的被剃光了頭,點了戒疤。

就像小太監第一次進了淨身房一樣,郭浩抱着被子在房間裏一個人無聲的流着淚,前世窮怕了,生活各種不容易,連着老婆都看不起自己,給他戴綠帽子。

死了死了,地府可憐,給了他一個神職,成爲了一鬼差,他好想回到自己的位面,親自將那些看不起自己的所有人都給接走,但是,他在實習期,回不去。

那麼,這算的上是新的人生,新的開始嗎,既然上天給了他重新來過一次的機會,他就準備好好活了,但是,他是一個存在感很低的人,和所有鬼差在一起,人家忽略自己,參加月會,沒有一次被上面點到名,被忽略,他有時候在思考,到底回不回去。

如果說,唯一沒有忽略自己的,恐怕就是那位騎着騾子的蘇言了,從第一次碰到他,就經歷了一場生死,然後是第二次,第三次……

那傢伙,看起來挺好看的一個少年,黴運也太大了,弄得他以後直接採取了躲避的方式,可是,還講不講理了,人家見一次自己,打一次他,怪我咯!

稀裏糊塗的就被徵用到了這中州,處處危機,還成了看破紅塵,六根清淨的和尚,我冤吶,我不想來中州,我不想當和尚呀,爲什麼所有的一切都和自己心裏想的不一樣。

來了這麼長時間了,他到現在才定了三個亡魂,心驚膽戰的,生怕碰見那血衣候,沒想到這世上還有和鬼差搶任務的,搶就搶吧,你還殺鬼,有沒有天理了。

好羨慕最近這段時間,死魂冊上那位亡命鬼差,一天四五十的定魂,太恐怖了,這傢伙,實力絕對的超級無敵,老牌鬼差、實力鬼差層次巔峯,這是目前所有人對於他的評價和猜測。

一月一百個亡魂目標,郭浩目前當然還差的遠,他今天依舊不想出去了,就算目標完成了,他也覺得,自己會被忽略過,既如此,爲什麼還要冒險出去呢,定魂嘛,看心情嘍。

其實通過這幾天的熟悉,當和尚也挺好,最起碼每頓飯都是固定的,不像在平陽城那段時間,一天省吃儉用,吃了上頓沒下頓,而且只有一個銅子,現在到了中州地界,倒是變成了每天一顆元石,雖是這裏的流通貨幣,但用作修煉也是非常好的。

吃的好,住的好,閒來念唸經,無聊了出去定定魂,這日子,貌似不錯。

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薩婆訶……

寺廟內,佛音宏達,一片金碧輝煌,上香還願的人絡繹不絕,當蘇言從後門悄悄進來的時候,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約莫七八米的金色猿猴在掏鼻屎,臉皮直抽抽。

蘇言往左走,它擋住,往右走,它也用龐大的身體擋住。

蘇言終於確定,自己這隱身,在它那一對和二哈似的子彈眼中,無所遁形。

“猴哥,讓個路唄,我不是賊,我只是來找個老朋友。”蘇言悻悻然擡起頭道,這金色猴子聞着自己的手指,不理不睬。

【看樣子,這難道就是佛門中的護法金剛?】

【好大一隻猴呀,什麼金剛,這是看家護院的,這麼大,一頓得吃掉多少飯呀!】

【哇,看上去好威武霸氣,比電影裏的金剛還要壯觀,大大現在不是能變換成先前交手過的兩位女厲鬼嗎,自古金剛愛美女,說不定人家就把你放過去了。】

【哈哈,樓上皮,這金剛耳濡目染的早已通佛法,主播幻化出女厲鬼試試,那是以假亂真的,一出場,絕對被這金剛拍成肉泥,官名——度化!】

“我纔不變女裝給你們嚶嚶嚶,”蘇言第一時間反抗。

【主播主播,這猴子絕對和你玩呢,郭浩在這裏都沒事,以它的頭腦,一定知道你是鬼差,要是別的,早就動手了,你和他玩玩唄。】

【主播看商店內有金箍嗎,兌換一個扔給它,咒語念上,以後就是定魂的保鏢了。】

“它在頭疼的第一時間,會先一拳頭砸死我的,你信不?”蘇言快速的瀏覽了一下商店,晉升七品鬼差後,商店再次開放了很多櫥窗,確實有好些新鮮玩意兒,但是,金箍這東西還真沒有。

你說你要是一隻狗多好,放出小白,看見那亮晶晶的移動骨頭,我就不信你不追。

“咋辦,諸位老鐵呀!”天色不早了,搞不好今天得露宿在這裏了。

【主播,一首《大悲咒》送給你,我給你複製過來歌詞,你向着它念,看可以嗎?】

隨之而來的,就是《大悲咒》以及歌詞了,蘇言點點頭,先試一試,雙手合十,開始了唸經,好繞口的佛經呀,蘇言磕磕碰碰來了一遍,第二遍倒是順暢了許多。

這頭巨大的護法金剛突然見到蘇言唸經了,有些發愣,它能感覺到,眼前這個小人身上的陰氣很重,卻又不是罪大惡極的,它是來自地府的鬼差。

開了神智,有些東西,它冥冥之中是懂得的,難道這傢伙是來自地府的佛門,竟然真的會念經,看樣子還像那麼一回事。

看着大金剛突然發愣的樣子,蘇言心裏一喜,知道見效了,一首歌唱完,最後橫眉喝道:“孽畜,還不快現原形!”

大猩猩一聽,頓時不幹了,孽畜這兩個字這麼長時間以來,它還是有些明白的,這個鬼,在罵它。

橫練鳴人 它頓時嗷嗷叫着,捶着自己的胸膛,猶如戰鼓一般,而後猛地一跳躍,雙拳直接捶向蘇言。

蘇言媽呀一聲,瞬間施展《葵花寶典》中的步伐離開,大金剛沒打着,頓時氣惱了再轉過頭來,卻發現有兩道一模一樣的他瘋狂往寺廟內竄去。

兩道身形無論樣貌還是氣息都一模一樣,難分真假,隨便選了一個,剛追上,他突然消散了,待到回過頭去看另一個,早已消失不見。

很快,後院就傳來了金剛憤怒的不斷吼叫聲…… 下午時刻,已經到了晚飯時間,隨着鐘鳴聲響起,衆多和尚一個個排隊開始了吃飯,所有的和尚都是有各自的區域的,比如方丈主持之類的高級禿驢,在一間大殿內吃,武僧護法之類的,則在廂院,新晉沙彌們則又在另一個地方。

當蘇言七拐八扭溜進來的時候,已經有三千多禿頭坐在位置上,一句話不說,吃着自己的飯菜,看着那一個個亮的發光的腦袋,蘇言第一時間想起了蛋頭鬼吏。

以他的資質和天生的光頭,來這裏絕對是主持的存在呀!

蘇言踮着腳,從近千光頭一一掃過,去找尋郭浩,很快,茫茫人海中,我終於確定了你的樣子。

此刻的郭浩禿着腦袋端着兩大碗米飯,狼吞虎嚥的,連着鹹菜都不吃,他這人活的簡單,很容易滿足,只要有飯吃,有地方睡,就已經很好了,其他的,不想。

“郭兄!”就在這時,一道細微的打招呼聲突然迴響在他耳邊,還以爲自己聽錯了,繼續刨着大米粒。

“郭兄,好久不見,想死小弟了,沒想到米飯都能把你吃胖,好厲害喲!”

郭浩終於確定,自己沒有聽錯,確實有人在他身後,和自己說話呢,爲什麼聲音這麼熟悉呢?

當他滿嘴嘟囔着飯轉過身來,一眼就看到了正對着他笑嘻嘻的蘇言,頓時驚恐的直接往後倒去,一下子將諸多和尚的拼桌給掀翻,有的人一緊張就打嗝,郭浩這一害怕,讓的幹米粒直接恰在了喉嚨,頓時氣上不來,噎的只翻白眼。

“師弟師弟你怎麼了?”

“快拿水!”

“早說過了吃飯別那麼急,你就是不聽。”

“拍後背,使勁點。”

“要不要掐人中?”

……

郭浩突然的倒地,一下子吸引人了許多和尚,一個個圍着這位新來不久的小師弟在忙活,蘇言頓時滿臉的尷尬。

我只是來打個招呼,你至於嗎?

【主播,你看你把人家給嚇得成什麼樣了,你得在他心裏留下多大的陰影纔有這麼大的反應。】

【堅定完畢,郭浩想把自己弄死,然後就看不見主播了。】

“我已經是笑着打招呼了,早知道就不該這麼柔聲細語,應該大喊一聲的。”蘇言感覺有些委屈,這郭浩膽子怎麼這麼小。

一大堆師兄弟搞了半天,隨着‘嗝~’的一長氣,郭浩臉色終於由紅白變得正常起來,第一時間一下子坐起來,連忙四顧,但看到的都是明不溜秋的一個個光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