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門外,一個老太監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

「慌裡慌張的,怎麼越發沒了分寸。」

皇太后瞪了眼那老太監。

「太後娘娘,您快去佛堂看看吧。」

「佛堂?怎麼了?」

皇太後面有疑惑,抬頭看了眼門外。

。 一間小院內。

院子里有一張方形的小石桌,石桌旁有四張石凳,有一張石凳已經碎了,另外三張也有些開裂。

周陽坐在石凳上,細細打量這間小院。

這是環衛工人的小院。環衛工人的名字叫陳彩秋,也就是馬玲的媽媽。

小院並不大,兩側圍牆牆根處都種了東西。

一側是花卉,此時步入夏天的尾巴,馬上就要入秋,早菊已經綻放,昨夜的露珠凝聚在嫩黃的菊花花瓣上,顯得格外可愛。

圍牆上,還爬滿了凌霄花,一朵朵鮮紅帶著點淡黃的花朵在茂密的藤葉間探出頭。

另一側,則是小菜圃,白菜、辣椒種了幾株,長勢良好。

環衛工人給周陽泡了一杯茶,坐在周陽的對面。

「前些日子在啟城處理了撼天骷髏和蟑螂王兩件事,那人是你吧?」陳彩秋似乎很篤定。

「是的,剛好我路過。」周陽也不掩飾,承認道。

「那宗人要被你害慘嘍,這鍋也不知道他能不能背起來。」陳彩秋笑著說道,「不過也好,可以逼他一把。他這人沒人逼他,只會得過且過。」

「阿姨,您對聯盟很了解?」周陽好奇道。

陳彩秋的女兒只比周陽小一點,周陽估計他的年紀也不是很大。所以周陽叫她阿姨。

而且,老年女性叫阿姨,中年女性叫姐姐,年輕女性叫小姐姐,其他叫妹妹。這不是約定成俗的么?周陽根本不需要琢磨。

不過,陳彩秋顯得很老,臉上的皺紋深深凹陷,甚至頭髮都已經半白。

看得出來,當年她肯定遭受過重創。

「談不上很了解,只是對聯盟里的一些事情清楚罷了。」陳彩秋搖搖頭感慨道,「我是第二批聯盟守護神。」

「第二批?」周陽瞳孔一縮,「守護神?」

「想不到吧?」陳彩秋哂笑,「我這樣一個老婆子竟然是一個守護神。」

「確實沒想到,不過阿姨您能說說您的事情么?」周陽坐正了身子,鄭重詢問。

「哎,你能在啟城出手,看得出來,你至少不壞。」陳彩秋點點頭,「也罷,我就和你說說吧。」

「眾所周知,聯盟是建立在上一個文明大毀滅之後。至於毀滅的而具體細節,估計只有建立聯盟的第一批守護者知道了,或許現在聯盟內部還有檔案……」

「不過應該沒有的,我在做守護神的時候利用許可權查過,關於上一個文明大毀滅的資料幾乎沒有記錄。」

「反倒是記錄了一則預言。」

「預言?」周陽詫異道。

「預言是這樣說的:天外來客,一線生機,毀滅與新生。」陳彩秋念著這一句話,眼中露出一絲迷茫,「我也不知道這句話什麼意思。」

周陽此時心頭震動。

天外來客?難道說的就是自己?對於白星而言,自己不就是天外來客么?

難道狗屎的要讓自己做救世主?怎麼可能!

我不想拯救世界!那樣的劇情太老套太狗血了!

周陽內心波濤洶湧,但面色不改,問道,「難道天外還有生命?」

「宇宙很大,誰知道呢。」陳彩秋嘆息道,「我作為第二批守護神,說實話,我連月球都沒去過。」

周陽瞳孔再次收縮,月球怎麼可能沒去過?守護神沒去過月球,這怎麼可能?

這一刻,周陽突然發現他竟然一直沒有想過要去天上看看!

天上,會有什麼?他不禁抬頭看了看。

「那麼,荒魔呢?」周陽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那就是荒魔!

荒魔每次出現,就是從天上下來的!

「烈焰武神、月之女神、金屬狂魔,她們三人就是第一批守護神。」陳彩秋再次說出一個石破天驚的消息,「他們好像一直在天上。」

「也就是說,他們一百多歲了?」

「應該沒有,曾經有傳聞,第一批守護神年紀很小,他們都被一個人撫養長大,具體情況就不得而知了。畢竟,誰有這麼大的本事撫養他們?」

「那你們呢?」周陽恍然,「第二批守護神是哪些?」

「現在榜上公開的,宗人、流觴和屠夫,他們是第二批的,還在榜上的守護神。」

「那其他的呢?」

「其它的,有些已經戰死,有些受重創退隱。」陳彩秋嘆了口氣,「比如說我。」

「當年就是本四島淪陷,我和我丈夫在大撤退時掩護大家撤離受了重創。這也導致他在前幾年死去。」陳彩秋蒼老的面容有些哀婉。

「那你女兒?」周陽突然覺得,年齡對不上,馬玲的年齡太小了。

本四島淪陷是發生在聯盟56年,如今聯盟101年。照這樣看,面前這位不得七八十歲?甚至還不止!畢竟當時她是S級守護神!

「我們的養女。」陳彩秋明白周陽的意思,「我丈夫還在世的時候,我們一起領養了一個孤兒,只是沒想到這丫頭……」

「請節哀。」周陽嘆息道。

「是我的錯。」陳彩秋老淚縱橫,擦拭著乾澀的眼角。

有些痛是能哭出來的,有些痛卻沒有眼淚。那是往心裡咽的痛苦。

白髮人送黑髮人,陳彩秋的痛,是哭不出的。

「你女兒讓我告訴你,她不後悔。」周陽說道,「她還說,善良是一種選擇,她願意選擇善良。」

「可是……我教會了她善良,卻沒教會她堅強。」陳彩秋搖搖頭,「如果因軟弱而善良,那不叫善良,那叫懦弱。」

「但是她能夠直面欺騙她的男人。」周陽說道,「那一刻我覺得她是堅強的。」

馬玲質問方白,而後被方白用異能騙走,之後又回來揭露一切,這個過程,在周陽看來,就是她從逃避到面對的過程,從軟弱到堅強的過程。

即便是一次面對,一個人的未來也會因此不同。

可惜,她死了。

陳彩秋無聲哽咽,良久才平復心情。

「你還有什麼問題,問吧。」她說。

「正好,我想了解一些,關於金剛、哥斯拉、五爪金龍……這些傳說的信息。」

「海天花園的日爾大師也是你?」陳彩秋的目光銳利起來。

「是我。」周陽點點頭,很坦誠,沒有掩飾,很坦然地面對陳彩秋的審視。

「哎~」陳彩秋嘆了口氣,「我不知道你怎麼做到的,劍、風……我也不問你。只要你對聯盟好,對人類好,能夠斬盡人間劣,那便是好的。」

「關於金剛、哥斯拉和五爪金龍的傳說……其實我一直以為是傳說,沒想到這次竟然出現他們的屍體。」

確實是屍體,只不過劣化成為了劣物。

「我知道的其實也有限。」

「傳說中,他們是人造的戰爭兵器。」 九點三十分。票數第一的是秦不凡一百三十三萬六千票。票數第二的是白雲飛一百二十九萬八千票。

十點整。

在網友們望眼欲穿的時候,「最佳網紅」投票結束。

白雲飛最終票數一百四十二萬五千票。

秦不凡最終票數一百四十一萬九千票。

白雲飛以領先六千多票的成績,拿下了斗音四周年慶典的最佳網紅。

消息一出,

網上瞬間炸開鍋了。

「白雲飛牛啊!」

「好險,就差了六千票。」

「這個新人厲害啊!」

「《年少有為》確實挺好聽。」

…….

秦不凡房間中。

秦不凡焦躁的來回踱步。

「孫姐,出來了嗎?」

「快了。」

秦不凡嗯了一聲,繼續等待。

突然,在那邊緊盯著電腦的孫姐驚呼一聲,秦不凡心裡一跳,快步走過來,「怎麼了?孫姐,是不是今年的最佳網紅出來了?」

秦不凡對這個榮譽很在乎,一個原因是因為這是人氣的象徵,他作為今晚斗音四周年慶典上咖位最大的藝人,如果沒拿下這個榮譽,臉上會不光彩。

另一個更直接的原因,就是因為白雲飛,秦不凡沒想到這傢伙在舞台上一鳴驚人,導致許多網友對他投票,現在的投票數已經很接近他了。

孫姐沒有說話,錯愕的看著電腦屏幕。

秦不凡心裡有種不詳的預感,向電腦上看去,當看清電腦上的成績后,臉色頓時大變,一時間愣在了當場。

滴滴滴滴!

孫姐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孫姐回過神來,拿起手機一看,是老五的電話,孫姐直接摁通。

「喂,老五,你這事做的不地道啊,最佳網紅不是我們家不凡啊。」

電話里,傳來老五苦笑的聲音,「孫姐,我真的已經儘力了,但對面的那個白雲飛票數實在太多了,我這邊跟不上啊。」

孫姐氣道:「他一個新人,哪來這麼多票?」

老五道:「是啊,我也這麼想,孫姐,我懷疑他那邊刷票了,肯定刷票了,不然票數不會增長的這麼快啊!」

孫姐一聽,也明白過來,「行了,我知道了,掛了啊。」

說完,孫姐就掛掉了電話。

秦不凡心裡一口氣被白雲飛拿下第一的事情憋得差點上不來,看向孫姐,道:「怎麼說?」

孫姐臉色難看,抬頭冷笑道:「白雲飛刷票了。」

秦不凡瞭然道:「我說呢,他的投票怎麼這麼多,原來是刷票了,那我們怎麼辦?」

孫姐呵呵道:「怎麼辦?我有的是辦法對付他。」

說完,孫姐找到一個電話,撥了出去。

秦不凡看了一眼那個聯繫人,他知道這個人,是他的粉絲後援會副會長,他的貼吧和粉絲群都是這個副會長在管理著。

電話通了。

孫姐道:「小周啊,今晚的最佳網紅你關注了嗎?」

「不用生氣,我已經查出來了,那個白雲飛刷票了。」

「對,好像刷的票還不少,不然他絕對比不上我們不凡。」

「你去和粉絲們聯繫一下,讓他們和微博官方反應,讓微博官方查白雲飛的投票數數據。」

「行,你快去辦吧,一定要把聲勢弄起來。」

交代了一番,孫姐才掛了電話,看向秦不凡道:「行了,你就等好消息吧。」

秦不凡聽了,頓時鬆了一口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