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阿飛當然知道這女聲是由衆神之城的“控制靈”合成來與自己進行語音上交流的。而對於不明所以的對朗卡等人來說,這忽然出現的神祕女聲使得他們不由轉頭四望,想找出說話的人來。就在這時,超越者二號的數據探測結果報告這時傳進了阿飛腦子裏過來。

“屏蔽強度致使光線連接失敗,數據探測無效!”

超越者二號的入侵失敗,阿飛早有預料。想當初,智慧神遺蹟“控制靈”終端的強大防禦體系就已讓超越者二號毫無辦法了。這衆神之城的“控制靈”又怎會比那裏差呢。所以一開始,阿飛也是抱着試試看的心態而已。

幾人無法用非法的方式獲得想要的信息,那就唯有以剛得到的獎勵——成員資格,去看看能知道多少這座城,遺蹟所見影像的信息了。

自發現自己居然成爲了神的繼承者後不久,很多問題就開始困擾起阿飛。

種族基因認證、生體力場的特徵、樣貌匹配,這就是當初開啓智慧神遺蹟之門的條件。

種族基因認證這這問題到好明白,之不過後面的兩個條件讓阿飛一直搞不懂。而當着三個條件加在一起後,事情就更爲玄妙奇妙。說白了,這一切的開門條件就是爲阿飛量身訂造一般。

爲什麼遺蹟一萬多年前就有“守衡之力”的生體力場特徵記載?更爲什麼遺蹟裏的還有自己的樣貌記錄?難道一萬多年前封印遺蹟的人,早就知道日後開啓遺蹟的人是自己……

以上這種種的謎題,阿飛百思不得其解

所以,在接受了到衆神之城來的任務後,阿飛也將解謎座問哦了此行的目的之一。

“很好!現起要求驗證我的成員等級與權限!”問問題之前,還是先弄清自己的等級權限爲好。智慧神遺蹟裏出過一次醜的阿飛可是學乖了。

光像:“你現在爲本要塞的普通成員!可獲得在下城的生活允許,並可諮詢非機密等級信息的權限!”

也就是說非機密等級的信息是不可查詢的了。這情況和智慧神遺蹟那裏一樣。聞言後,阿飛沉吟了一下。

什麼是機密信息,很多時候是很模糊的。所以想要確定自己想查的事由多少是屬於機密,那就唯有先問了再說了。阿飛決定,直接詢問一遍自己的問題。

查詢開始。

阿飛第一條要查的信息,居然是剛困擾他的一個新疑問。他注意到控制靈老把這遺蹟稱爲要塞,所以他想先把自己現在所處的地方的真正面目搞清楚。而就他者問題光像所給出的答案,連阿飛都被嚇愣了一下。

“衆神之城只是人類的別稱。它的名字是‘全球總防禦系統中樞要塞’!直接由十二法決者中最高執議長——光之法者亞力士.多維.卡普多斯所掌控! ”

亞力士.多維.卡普多斯是個神聖的名字。擁有者個名字的“人”,正是塔克聖馬斯教庭所信奉的十二主神中地位最高的光之神。

光之神的名字出現在衆神之城裏本也很正常。可是當他與那什麼“法決者”與“最高執議長”的名詞攪和在一起,就讓阿飛就覺得腦子有點混亂了。

就“法決者”與“最高執議長”的名稱,阿飛已清楚這是法制統治系統上階層者的位銜。而宗教統治系統的神系稱爲,怎麼會用法制統治系統的名稱呢?這點就夠阿飛去想的了。

既然已提到了神的名字,那就由此直切問題核心吧。短暫的訝異過後,阿飛試着提出了相關於十二主神衆的問題來。

“我要調閱衆神的資料嗎?”

“一般性的資料沒問題。”

“那就調閱所有可以查閱一般性資料吧!”一般性就一般性吧!總比什麼都不能調閱的爲好。阿飛馬上提出要求查閱要求。

被衆神的謎團所吸引的阿飛,只是就着能查多少是多少的心態去調閱的。畢竟按常識來算,只要是與神相關事基本都是極高的祕密,所以他也沒期望能查到多少有用的東西。

阿飛在與遺蹟“控制靈”的對話,其他人一直很關注。對於阿飛與神祕光像對答,他們有相當部分是聽不明白的。當阿飛提出查閱主神衆的資料時,衆人也認爲,阿飛查到的只是神話傳說那般的資料而已。

真沒想到,這次衆人的常識性判斷都錯了。接下來應阿飛要求接連調出資料的控制靈,給他們看到的大出他們意料之外…… “控制靈”畢竟不是人,不會分辨人類話中的深層含義。所以當阿飛提出列出所能你調查的資料後要求後,“控制靈”不單放出了許多的文字圖片資料,還……

光幕上面還在不斷地彈出許多資料框框,大廳邊卻又有了新變化。

順時針方向連續響起的十二聲“啪”的聲響過後,以阿飛面對的兩個水晶座開始,十二個水晶座左右兩分勢地接着都亮了起來。

亮燈也沒什麼,遺蹟中遇多了忽然亮燈狀況的阿飛等人,早不會因此大驚小怪了。可是,如果亮燈以後還有很意外的事呢!

光亮只是第一步。十二水晶座都亮起了幽幽的青光後,原本空無一人的座上忽然間同時閃了十二個人影出來。

忽然房內多了十二個人,而且這些人還呈包圍之勢圈住了你。你說這種情形下你會有什麼反應!

會有什麼反應!當被這麼一跳了以大跳後,正常探險者中,衝動的早亮兵器了。穩重一點的,基本也手按兵器擺出防禦姿勢,做好隨時拔“傢伙”的準備。

“鏘”的一聲金屬迴響,是朗卡拔劍的聲音。他那把外形奇異的劍,劍尖對這面前及各人影遊移不頂。而在他身邊的李鐵,除了開頭那一下的心理衝擊外,很快就恢復了冷靜。現在的他雙手搭向腰間,按在了雙匕刀的把柄上。

朗卡與李鐵都動了,可身後比他兩要好的,現在正緊貼着阿飛朝前望的迪亞娜雖然神情也略顯緊張,可卻沒有任何的動作。

迪亞娜不動作當然不是因反應不夠快,而她身前阿飛那提醒衆人的一聲“沒事”低喊。也不怎的,阿飛這一喊,她就真的很聽話地解除了戒備的狀態。

迪亞娜對阿飛那點盲目相信當然是不對的。可事實是,這次阿飛又說對了。

十二個人影並不真的是人,只是一個個的光像而已。就這樣看去光像真的很逼真,可它們都與控制靈一樣爲淡藍調的底光。

已與模擬光像接觸這麼多次的阿飛,已能快速分辨出模擬光像與真人間的區別。

沒問題就好……不過,這十二個光像的出現是又爲什麼呢?要溝通品,控制靈出一個光像就行了,用不着再分身十二個,而且男女老少都齊全啊!

十二個光像,有臨危正坐、有側身偏位、有有雙手墊在腦後露着笑顏……這些男男女女栩栩如生般地浮現在阿飛等人的面前。要不是事者些光像是半透明的話,還真會難辨認是真是假。

問題的答案很簡單,這十二個光像都是應阿飛要求出現的。


“什麼?你說這就是神!這十二個真人比例的光像是神的影像!”從控制靈那得到的了答案後,衆人當場大腦當機。這次連阿飛也不例外。

一次性見齊到了傳說中的十二主神的真樣貌、雖然說是影像,也足夠嚇住阿飛的了。換了有信者宗教的人,極度驚訝之餘,其馬上都進行五體投地的拜見禮了。

“神只是你們在外面對他們的尊稱而已。在這裏,他們是生命統議會十二法決者。”當衆人對着眼前的神的光像在發呆的時候,控制靈的聲音繼續迴響。

最先恢復過來的還是阿飛。反應過來後,他馬上在控制檯上鍵入控制靈剛纔所說的“生命統防會十二法決者”這名詞,開始進行資料搜索。

隨着阿飛的輸入,很快,光幕上堆在一起的文件框就一個個框飄到前面打了開來。生命統防會十二法決者的資料就在這些框框中。

沒錯,據帶有照片的十二張資料上的記載顯示,十二法決者的樣貌都與十二個神的光像對上了號。

阿飛正面左手邊的是光之法決者亞力士.多維.卡普多斯,右手邊是暗之法決者奧威斯蘭.狄多。這兩個神,前者是有着一頭耀眼金色頭髮的三十來歲陽光型英俊男子;後者年看上去齡差不多,黑袍黑髮很有威嚴感。英俊的臉上一副很嚴肅的表情。

光暗兩神的形象挺符合人們心中的定位,只不過略微比想象要年輕了點而已。


光之法決者再往左位,就是名叫衛斯卡沃.帕馬雅的智慧法決者了。就是護佑阿飛來這的智慧之神啦!這“傢伙”外貌就有點出乎意料,居然是個五十歲左右的強壯大叔。這個臉上在裝慈祥樣的大叔、阿飛認爲的,看上去沒一點智者該有的感覺。別的就不輕易說了,單他那從短袖白袍裝裏露出的粗壯手臂就快有阿飛大腿粗了。他這形象說是戰神還差不多。

智慧神再過是一名銀色長髮的****。資料裏被登記爲智慧神之妻的這名美婦,就是青族人所崇拜的大地之母、即自然之神洛比亞.芬迪。

耶!自然之神是智慧神的妻子,這關係塔克聖馬斯教庭的法典居然沒提及啊!好,是個大八卦!於是阿飛對這條並不重要的信息過目不忘了。

自然之法決者再過兩位,就是傳說中天地中最美兩男女了——哦,該說男女神!這兩位中,男的爲愛之法決者,女的是美之法決者、就是愛神與美神了,真的是男的超英俊、年少哥哥類的,女的超美麗、天真少女型的。這兩神外貌都是二十歲剛出頭的樣子。

更有意思的是,這兩神的資料里居然註明彼此關係爲男女朋友。

哎!這點塔克聖馬斯教庭的法典也沒記載啊!

愛美兩神再過就是法神與海神兩位四十多歲的大叔了。正因是沒什麼特色的大叔,以至於阿飛將他們的名字看過後就忘了。

暗之法決者那邊的位,第一個是戰之法決者、即戰神。

沒錯,這個十多歲樣子的文靜大小孩就是戰神。他這顛覆常識性的外貌,當初在智慧神志遺蹟裏找出的那份出自智慧神首的“戰神評估報告”後,阿飛就已知道這很震撼的真相。所以,他早有了心理準備。

阿飛是有準備,可其他人沒有。當阿飛翻譯說着就是戰神時,朗卡以爲阿飛在忽悠、李鐵很冷靜地認爲阿飛一定是翻譯錯了、已經有點盲目相信阿飛的迪亞娜就當場受到了打擊。

繼續下去,戰法決者之旁是比智慧神還要強壯的治煉之法決者。他的手臂,可真的比阿飛的大腿要粗。

這位大叔與自己的稱號也很相配。

再過,爲一藍邊露胸袍裝,路出深深**的妖豔成熟型美女。這美女就是月獵發法決者、就是月亮狩獵女神。

這美女的形象與塔克聖馬斯教庭宣傳的貞潔形象完全相反,就一整個引誘男人犯罪的性感妖精。但是座在那的靜態光像,其散發出的那點妖豔的性感魅力,就已經讓身爲修士的阿飛看得心裏有種癢癢的感覺。

女人真的很厲害。對着資料看光像的阿飛看到月亮狩獵女神像後,剛產生點男人的衝動迪亞娜那邊就已經發覺了。帶着戰神形象的震撼餘威,上前一步與阿飛齊平的她,一挺胸收腰故意地擋住了阿飛的視線。

哎!別忘了迪亞娜可比阿飛要高。她這一擋,不移位阿飛可真再看不到那妖精似的女神了。

別看阿飛平時有點傻傻的,可這次他卻完全明白迪亞娜的心態與行爲目的。所以他很理智地沒做出伸脖、斜身、移位等等動作,繼續去看那月亮女神像。而是直接再往下一個神像那看去。對於他表象出來的識趣行爲,迪亞娜也很大度地沒去再妨礙他。

月獵發法決者再過,就是外表很書卷氣很年輕的時之法決者了。帶着銀框水晶眼鏡的他,怎麼看,阿飛怎麼看都覺得他是個圖書館管理員。

對完人物資料後,接下來看的就是年齡、血型等的個人資料了。可阿飛卻沒在這欄上看到任何記載。只有職責與管轄權限上的那欄有字。

光之法決者:決斷、研究(光學)、次序管理

暗之法決者:力量、研究(生物)、後勤、軍事策劃

智慧法決者:智慧、文化、研究(全面科技)、哲學

自然之法決者:慈愛、農業、氣象

愛之法決者:愛情、情感、溝通

美之法決者:藝術、音樂、休閒、享受

法之法決者:律法、審計、判決、制裁

海之法決者:水業、航行研究、

戰之法決者:軍事運作、戰爭、控制

治練之法決者:治煉、製造、火力控制、維修

月狩之法決者:空間科技、空間防禦、空間檢測

時之法決者:歷史研究與記載、資料整理、文件管理。(這個名號挺嚇人的,不過卻最沒用)

以上,就是阿飛從資料裏看到的衆神的職責與管轄權限資料。這點與塔克聖馬斯教庭的法典記載也有很大的出入。比如黑暗神,其在法典內的是有點邪惡的負面力量掌控者。而這裏卻沒一點顯示。難到研究武器就是邪惡的嗎?還有就是,那個看上去很沒用的時之法決者,在法典內可是可掌控時空的神。而這裏,他只是研究與記載時間,空間這回事歸月亮女神管了。

好詭異哦!這羣是什麼神啊!它們與宗教中的描述很不同。怎麼看都是一羣科技社會的統治者。最多個加研究員。它們分工明細,文化、軍事、科技、農業、都有具體的劃分。

說它們不是神吧,可沒聽說一個人能活一萬多歲!

人類歷史明確記載,神話時代開始前這些神就已存在。就是它們開創了萬物繁榮的神話時代。在它們的幫助下,人類歷經數百年時間終於完全擺脫了荒蠻無知,轉而進入文明時代。隨後在一萬多年的時間裏,人類沒一刻脫離它們的影響。


看到了這些資料後,阿飛就越發地想去了解這羣所謂的神。可惜的是,接下來的資料因權限的問題,遺蹟的控制靈就是不再讓阿飛看。除了將這些資料一遍又一遍地看外,阿飛對這些神的研究唯有那十二個神之光像了。 “這真的就是神?可爲什麼與教廷所說的有這麼大的差距呢?”阿飛身旁的迪亞娜輪番打量着這些神之光像,疑惑地的語氣像是自言着。她那馬尾的髮型,轉頭的時候甩來甩去的,滿有飄逸的感覺。

迪亞娜的話自然會傳入阿飛的耳中。

“經這麼多代人傳了上萬年,事情總多少會失真。再加上教廷那批人的自我認爲並有意引導,真相當然就更被扭曲了!”

回答讓迪亞娜的問題時,一副很認真在思考的樣子的他,右手搭在下巴處,食指與中指不斷地來回摩擦着自己的下巴尖。他不知道他現在的樣子配上拉下巴這動作,讓他多了幾分思考中的學者風範。

阿飛的回答很自然地將迪亞娜的視線引了回來。也不知道怎的,迪亞娜一回視阿飛後,居然視線好久沒有在拉開。

癡迷,是的是癡迷!迪亞娜看向阿飛的目光中有癡迷的成分。而且,迪亞娜這目光還開始閃出點點星星了。能讓迪亞娜看男人看出這樣的眼光效果,在阿飛之前只有兩個男人有這樣的待遇。一個是迪亞娜的老師,即斯帝王國那個有智者之稱的宮廷大導力師柯爾;第二個是迪亞娜當初暗戀的對象——“導力之國”奧斯丁王國外相菲爾.拉提奧。這兩人都很有學問。

“怎麼了?”被迪亞娜看得不舒服的阿飛斜目道。

“沒什麼!我只是覺得你現在這樣子很有高深學問的氣質,特帥!”迪亞娜眼中真開始出現小星星了。

“啊!”被迪亞娜這一搞,阿飛有點蒙了。迪亞娜居然是喜歡學者型的男人。怪不得,那些想追她的武者一直都沒機會。

現在不是男女間調情的好時機。隨着一聲“咳嗽”,阿飛放下了搭着下巴的手,不再去理迪亞娜,轉而將精神放回到了遺蹟控制靈那。

神之迷不能直接揭開,那就回原點,去問些關於遠古時代那場“第一次護界之戰”的事吧!在瞭解了這段被遺失的歷史之餘,很可能旁敲側擊地多知道一些關於神的事。

再次查閱了一番逛幕上存在的資料後,阿飛就要求調閱“第一次護界之戰”相關的資料。沒想,他者次又被拒絕了。


“閣下的權限還無法調閱此資料!請於升級後再來查詢!”

光靈的回答,讓阿飛傻眼了。之前不用去問,就有“電影”看了,還是環繞立體的那種。現在到好,連點資料都不能調閱。這是咋回事?

有異議當然要提,阿飛把影像的例子舉了出來。一次要遺蹟控制靈再查閱一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