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除了司徒家族和劉家六公主,一眾領隊高人們也善意的看向蕭城。這樣胸襟廣闊的少年梟雄,讓人願意親近。

南宮棠看著蕭城玩角色扮演,氣的幾乎咬碎銀牙,只能就坡下驢,不再糾纏此事,就當看不懂蕭城眼底的得意。

兩人時隔一夜再度交手,蕭城扳回一局,一比一,平!

成功扮演一次胸襟廣闊不和小女子計較,大度令人心折的蕭城,得意洋洋的眺望遠方,心頭很舒坦的說。

昨日被小娘皮大庭廣眾的譏諷一大通長的不夠帥,刺激的他時刻惦記,此時抓住時機將了三郡主一軍,且三郡主無法解釋,只能憋著,蕭城暗中笑翻了,心情這個愉悅啊,覺著一夜以來,不論遭遇刺殺,還是西廠內部矛盾重重,以及背負上南宮飛凰大小姐終身大事的鬱悶,都在南宮棠咬牙切齒中得到了釋放,痛快淋漓的感覺。

果然,自家歡樂是建立在他人痛苦之上的,幸福就是對比出來的,哈哈。蕭城得意了,一掃心頭陰霾。

「三郡主真是個妙人,這姑娘要是總在身邊,無疑,我會長壽許多,帶給我多少開心」。蕭城心頭都是這般念想。

所謂好了傷疤忘了疼,此時勝利了,感覺三郡主是開心果,等到下次再度敗給毒舌神功之時,蕭城的心情就會截然不同了吧?世間本無事,煩惱自找之。

南宮鼎踱步走來,蕭城望見,對著這位和氣的皇子一笑。

兩人並肩而立,眺望遠方,皇子忽然說道:「蕭城,你看見遠處那直衝高天不見頂的山峰了吧?」

蕭城運足目力,果然看見了那刺透雲層,直入蒼穹不見頂的山峰。

嘴巴誇張的張大,他兩世為人,還真就沒有見過這樣的山峰,太高了,多少萬丈呢?雲層就是數萬丈高度,先時,飛舟一直在雲層之下飛行,此時已經到達雲層之上,再向上望,還是看不到山峰之頂。此峰看起來就像是刺入宇宙深處一般,這座山峰的高度不可想象。

「可是傳說中的仙劍峰金三角?我們要去那裡?」蕭城驚訝的問道。

仙劍峰,四洲最高山峰,具體有多高,不可測量。,據說,上升百萬丈高度的時候,就有結界阻攔修士的念力,無法進入,也看不清上方的情形。所以,具體多高,始終是個謎,不過,能看清的高度,正好是一口巨劍的劍柄。

這座山峰整體形象,就像是一口九十度垂直倒插進地表的仙劍,仙劍峰以此得名。

此峰違背常理,不論多高位置,溫度是一致的,萬年如春。其上有各種珍稀仙草,不許凡人接近,是四周兩域共有資產。

為何說是共有資產呢?緣由是,這地方是四洲和兩域的邊界之處。

仙劍峰之北方、西方,都屬於四洲範圍,而此峰的南面就是妖域地界,東面自然是魔域地界。以前,這座峰整體都是四洲地界。可惜,目前失守一大半了。也是因著此峰,人類阻擋住了妖魔兩域的侵略。

所以,此地稱之為金三角,是兵家必爭之地。地理位置之重要,無與倫比,四洲兩域在此峰四面,布置重兵防守。

以仙劍峰北西兩面山麗為起點,向著北方和西方延伸,人類修築了長度達到五千萬里的金屬長城。其上布置十億修士士兵,阻擋妖魔兩域的鐵騎侵略。

這座山峰,是人類守護自由和領土的標誌。此峰有靈,天神之威都不能損壞,是人類最重要的軍事基地。

同樣,仙劍峰另外兩個方向,也是妖魔軍隊屯守所在,都是軍事基地。這個金三角,關係到四周兩域的格局。

「仙劍峰,我竟然來到了仙劍峰之前?皇子殿下,不是要告訴我,神跡大陸懸浮試煉場就在那裡吧?」蕭城指著看不見頂的仙劍峰最高處。

「哈哈,當然不是,而是,在那」。南宮鼎隨手一指,位置是雲層之上,仙劍峰以北。

蕭城死死盯住那裡,雖看不見什麼,但隱形懸浮試煉場神跡大陸必然在那,他不會懷疑。

巨龍飛舟飛近仙劍峰,修士們齊齊掠到飛舟邊沿,集中精神力向下,看穿雲層。

宏偉到不可置信的金屬長城就在腳下,人類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建築工程,出現在蕭城的精神感應中,任憑他見識過兩個位面,也被感應到的情形,震撼的失去說話能力。

金屬長城,抵抗妖魔兩域的最偉大軍事建築,太不可思議。

… 青黑色的金屬城牆,高度有一百六十六丈,底層厚度三十丈,上頂厚度十六丈,只是這高度和厚度就讓蕭城要暈過去了,和這偉大建築比起來,前世今生,不論現實還是電影中見過的防禦工事,都成了巨人面前的小孩,根本不能相比。

密密麻麻的人類士兵手持武器,在城牆之上及城牆中開闢出來的甬道中,巡邏防守著,甬道四通八達,宛似蛛網,竄通金屬城牆每一個角落,只要想一想這偉大建築的總體長度足有五千萬里,蕭城就覺著,看到了最不可思議的夢幻場景,對這片世界普通民眾無窮的創造力只能讚歎了。

城牆最頂部和城牆面對敵國的牆面上,修築滿了各種形態的箭樓。

三角形,四方形,還有菱形…,其內有士兵輪流駐守,只要執勤,就是全副武裝戒備狀態,一旦妖魔兩域攻打城牆向上攀爬,這些箭樓就是第一道防線。

說是箭樓,其實儲備無數守城利器。被玄法加持過的石塊,火焰滾木,以及各式各樣毒死妖不償命的毒液……,當然最多的還是玄法加持過的弓箭。


頂方的箭樓比較巨大,排列巨大的守城巨弩,其上足有數丈長的弩.箭,都是半上弦狀態,一有戰事,馬上就能戰鬥,居高臨下射出去的弩.箭,攜帶的力量,足以穿透十名聖境高手的身軀,至於妖族大軍,遇到這樣的利器,只能被犁出一道血路。

激發武器,需要技巧和能力,守城巨弩邊上的戰士,都修為極高,隊長清一色聖境以上,普通的巨弩操作手,也要六天門以上,這樣才能在這高度,射出準頭最佳穿透力最強的弩.箭。

南宮鼎很自豪的向下指著建築,對蕭城道:「蕭廠主,你看見了吧,這就是世界聞名的金屬城牆,我們人類對它有另一個稱呼,名為『守護者』。這是愛稱,可見它對四洲而言有多重要」。

蕭城低頭,眼神穿透雲層阻隔,俯瞰宏偉的守護者,有頭暈目眩之感,聞言,輕聲道:「這是奇迹,不知用多少人鮮血鑄就」。

南宮鼎一嘆。「是啊,當年為了搶修防禦工事,有數億民眾死在了建築過程中。但他們不是被逼著來修建工事,而是自告奮勇報名參與。全民總動員,每一家都出一名成年壯丁修建工事,沒有成年男子,帝國本是減免的,但還是有壯健婦人扛著工具,乘坐緊急調動的飛行法器趕赴此地參與勞作。中間累死的人無法統計,四洲不會…忘了他們」。

說到這,皇子哽咽起來,想來,那一場不堪回首的往事,觸動了他的心。這皇子有著憂國憂民的心,這讓蕭城有好感。

「殿下莫要憂傷,守護者建成,才有了現今民眾的安居樂業,凡事都要付出代價。…妖族和魔族沒少在此地吃大虧吧?蕭城安慰南宮鼎。

「這是自然」。南宮鼎聞言調整了情緒,慷慨激昂道:「慘痛代價換來的守護者,自然有讓妖魔兩域顫抖的能力。…蕭廠主,你看,若是從妖魔兩域向守護者打望,就會覺著,他們面對的那一面金屬牆壁上,都是一個個凸出的、樣式不同的蜂巢,這些看著就很瘮人的蜂窩式箭樓,就是守衛人類疆域的第一重鋼鐵防線。

若是妖族士兵攀爬上來,攻陷箭樓,箭樓馬上就和金屬牆壁脫離,向下墜落,其內士兵和妖族士兵將同歸於盡,箭樓後面的甬道自動封閉,舍卒保車,雖然殘酷,但極管用,不然,妖族士兵會從甬道中進入金屬長城內部,那樣一來,就不妙了」。

他接著說道:「整個城牆布置了不知多少法陣,形成強大守護力,守護者的材質堅不可摧,加上法陣守護,聖境高手也別想破壞城牆。守護者引動了仙劍山中蘊含的無敵劍氣,沿著城牆垂直向上,布置成劍氣巨網,無形,但聖境高手能感知到。

這東西阻擋了飛行法器的使用,妖族別想運兵過來,劍氣巨網是有空隙的,就像是漁網,有著一個個小格子,這小格子一個人橫著飛,能夠不驚動劍氣巨網就穿過去,但運兵飛行法器再小,也不可能小過直徑不到兩尺的巨網空格吧?只能望天興嘆,無法逾越半步。

妖族大能向上飛過很高,卻駭然發現,無形劍氣巨網和仙劍山是一樣的,感知不到最高處在哪,似延伸到異度空間中去了,也就是說,不可能憑升高飛躍此片阻隔,如此一來,利用仙劍山蘊含的無敵劍氣,修建成功的守護者,就成了妖魔兩族無法逾越的最大阻礙」。

說到這裡,南宮鼎臉上出現幸災樂禍笑容,戲虐說道:「妖魔兩族頂級大高手因此極為憤怒,聯手攻擊仙劍山,自以為是認為,打碎山峰,無形劍氣巨網就會消散,就可以使用飛行法器將戰士運送過來繼續侵略了。

但令他們震驚的時,聯手攻擊仙劍山的數百位妖魔兩族高手,被暴怒的仙劍山泄出來的絕世劍氣,轟殺了一大半,還有一小半逃得性命,但神魂都受了重傷,不得不閉關療傷。從那以後,誰還敢攻擊仙劍山,那不是嫌命長了?妖魔兩域只能想辦法攻打金屬城牆」。

蕭城心頭快慰,聽聞仙劍山轟殺妖魔兩族大高手,臉上浮現微笑,示意五皇子接著說。

「聖境妖魔組成突擊隊,飛到高空和人類聖境爭奪城牆最頂層防守要地,不知打過多少場,即便妖魔兩族聖境暫時攻佔城牆最高點,但四洲聖境高手馬上就能將他們打回去。拉鋸戰之中,妖魔兩族充分意識到,想攻破這道天險城牆,是不可能的,只有想辦法從堡壘內部攻破才成。

這些年來,最主要的戰鬥,集中在間諜和反間諜作戰上,妖魔兩族希望人類中的叛徒能夠協助他們破壞金屬城牆的防守力,只要控制一部分大陣中樞,將高天巨網停一段時間,妖魔兩族大軍,就能在大型飛行法器幫助下進入人類國度,那之後,就是一馬平川的進攻了」。

南宮鼎沉重的說著。顯然,形式不容樂觀。妖魔兩域侵略之心不滅,讓人類如芒在背,普通民眾感知不到壓力,他們身為皇族,看著風光,其實,壓力一肩扛。

蕭城看著神情變為凝重的皇子,想到了地球上那句婦孺皆知的話——能力越大,責任越大。這話果然有道理。

南宮鼎談出了興緻,接著對蕭城道:「就頂級高手戰力而言,四洲和兩域基本持平,但軍隊戰力來講,聽從號令悍不畏死,沒有進化完全,只知道死腦筋聽從命令的妖魔兩族戰士極端可怕。他們,同級一對十,戰力極端嚇人,而人類本就不是鋼板一塊,一旦守護者失守,四洲各國很容易被逐個吃掉。

好在,這麼些年來,妖魔兩域嘗試過無數辦法,但始終沒有得手,守護者牢牢守護四洲的安全,百姓能安居樂業,完全是這裡在起作用」。

說到這裡,南宮鼎不再多言,心中也奇怪,怎麼對蕭城說出這麼多話?可能,蕭城是一個很有素養的傾聽者吧?南宮鼎找到合理解釋。

「殿下,按照你的介紹,我基本了解了這裡的歷史和主要狀況,有一點我想詢問一下,要是妖族魔族聖境高手足夠多,打下最頂層的防守位置,掩護妖魔軍隊攀爬而過,四洲也就完了是吧?」

南宮鼎瞅瞅蕭城,忽然笑了。「這點你放心就是,妖魔兩族最大的弱點就是數量,畢竟,他們生育方面比較麻煩,頂級高手的數量始終趕不上人類。何況,煉器方面,人類落他們八條街去,他們戰力恐怖不假,但我們人多勢眾,以多打少,聖境高手大戰之時,妖魔兩族別想佔大便宜。

想要掩護軍隊攀爬過來,至少需要駐守在最高處十天以上,這時間他們是守不住的,人類調動一切力量,也要將他們打回去。這方面,我們還是很有信心的」。南宮鼎自信滿滿。

蕭城笑了。「我只是有一點擔心罷了,也是,妖魔兩域聖境以上化形期高手不夠多,他們的城市居民,大多還是淪陷在兩域的普通人類,我有些杞人憂天了,不會出現妖魔聖境高手數量超越人類這種事的」。

「哈哈哈,你當然是多慮了。杞人憂天?這個詞好奇怪,不過我理解你的意思。…其實,要是他們聖境高手足夠,都不用軍隊了,聖境高手從巨網空隙穿進來,殺掉人類最頂端力量,那樣一來,四洲必然失守。

他們沒有這樣做,自是因為數量不夠,穿來整事,會被人類圍剿,還是得逃回去的,所以,這方面不成問題。總之一句話,想侵略,他們需要跨越守護者,只是,我們能讓嗎?哈哈哈」。南宮鼎笑了起來。

蕭城放心不少,跟著微笑,心知這人對自己很不錯,這些詳細情形,雖不算絕頂機密,想來也不是眾人皆知的,此人能詳細介紹,看來,是將自己當好友了。蕭城有點感動。

就在此時,一艘在高空巡弋的巨鷹飛舟接近過來,蕭城被吸引住心神,急急看過去。

王爺,聽說你要斷袖了! ,他們手持長矛,肩背弓箭,腰挎長刀,身穿暗青色半覆蓋式盔甲,頭盔下一雙雙宛似鷹隼的眼睛,極限警惕的鎖定巨龍飛舟上的每一個人。

一位身穿黑色戰鎧有著棗紅臉膛的將領,忽然落到飛鷹法器頭部,手扶上腰間寶劍劍柄,遙望著越眾而出落到巨龍龍首處的北境王,看到對方屬於南宮皇族子弟的標誌性眼眸,心頭一動,有些瞭然。但職責所在,他不得不盤查一番。

「東風天南北客」。他緩緩吐出這麼一句讓人摸不到頭腦的話來,這是今日的行軍口令,只有自己人中的領袖人物,才知曉應該對上什麼話,一旦對的話不對,那麼就要兵戎相見了。

對間諜的戒備,真的做到了極致,即便心頭已經肯定了這些人身份,還是要按規矩來。

蕭城點點頭,對這樣認真負責的將領高看一眼,軍人,服從命令為天職,不管面對的是誰,軍令大如天,即便四國皇帝陛下親臨,對不上口令,他們也會毫不猶豫攻擊。

將領說出這話之後,戴著皮質手套的手已經用力,下一刻要是不對頭,馬上就會攻擊,巨鷹飛舟上的士兵齊齊拱起後背,進入一觸即發戰鬥狀態。

「西山聖皇光輝」。北境王微微一笑,吐出只有他知曉的口令。這樣不押韻不能對仗整齊的兩句話,要是分別扔出來,一點聯繫都沒有,可見此地防守多麼嚴謹。

將領鬆開了握劍之手,對著北境王拱手道:「爍金皇朝十八『天巡小隊』大隊長白亂,見過大人,若有冒犯,請大人海涵」。

「白亂,可是人稱『白殺神』的白亂將軍?本王南宮贏,久仰將軍大名,幸會,幸會」。南宮贏肅然起敬,對著白亂回禮。

這名被稱為『白殺神』的將軍修為聖境三重巔峰,但是,死在他手中的妖魔兩域聖境高手有九十九名之多,是妖國和魔族最恨的一位人類高手,此人和妖魔兩域有大仇,長年駐守在守護者上,是一位讓人尊敬的戰鬥英雄。


他身上殺氣極重,修為三重,卻能對抗四重聖境妖魔,是人類戰士的楷模,不想在此相見。北境王也不敢在這般勇士面前擺架子,極為尊敬的樣子。

「原來是北境王當面,久仰王爺大名,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哎呀,這不是六公主嗎,微臣參見六公主…」。爍金皇朝六公主一直在人群中,此時越眾而出,白亂是認識的就要鞠躬參見。一般而言,聖境高手面見帝皇也就是深鞠躬了,不必跪拜的。

六公主向著一邊避開,真摯說道:「白將軍,陛下一直惦記著你,你是皇朝的英雄,見君不拜,你這樣,本宮可受不起」。

「哈哈哈,六公主還是一如既往的豪爽,巾幗不讓鬚眉。天佑帝國…,微臣也想念陛下了……,希望爍金皇朝能在神跡大陸試煉中取得好成績。…王爺,末將告退」。

白亂也不矯情,直接站直,和六公主寒暄數句,與北境王等貴人打招呼后,巨鷹飛舟,軍士們在白亂帶領下繼續巡邏,五千萬里長的守護者,就是這些兢兢業業的人用心守護著。

蕭城面對遠離的巨鷹飛舟,忽然拱手一禮。他沒有多說話,但心頭熱血沸騰,對這樣的人類英雄給予足夠尊敬。

眾人驚訝的回首,看眼面對北境王和爍金皇朝六公主都不願搭理的蕭城,再看看他認真的對著巨鷹飛舟施禮,心中都有自家評價。

此人,只尊重真正的英雄,別人,都不被他放在眼中,估計,面對帝皇,也不會比此時更尊重。記憶中,白亂還是第一個得到蕭城這般尊重的人。

對蕭城很有偏見的爍金六公主望見這一幕,美眸中精光一閃,對蕭城的印象好了不少。

「小賊,就會裝腔作勢…」。南宮棠不屑撇嘴,挽著南宮無雙的手,看著蕭城,嘀咕出這句話。無雙扭頭仔細打量一眼妹妹,搖頭一笑。

蕭城自顧自的施禮,才不管他人怎樣想,在他這裡,人都是平等的,不會因為地位高下分出尊卑,他只是覺著,白亂將軍值得尊重,所以他就這樣做。緩緩放下手,眼神向著神跡大陸方向看去,那裡空空如也,但是,十族之人都知曉,那裡有一片神奇的大陸。

巨鷹飛舟上,白亂收回精神念力,低聲詢問身邊的參謀官。「田光,你未來的妹夫就是那個拱手施禮的年輕人吧,蕭城是吧,龍象西廠的廠主?」

長相俊秀但氣息彪悍的參謀官田光,聞言一笑,輕聲道:「將軍,正是此人,是小妹田淼私定終身的人,我也是第一次見。說實話,我很滿意。…關於蕭城的情報早已經送來,您不知道吧,蕭城出道以來,面對北境王這樣的貴人,都沒這般尊重過,傲視王侯家常便飯。

今日,他尊重的不是您的身份地位,在他這裡,帝皇都不值得他這般做,他尊重的是你浴血拚戰的軍功,他尊重的是勇士。而您,在他這裡太有面子了,我很羨慕的說。估計,他看一眼我這未來親戚的心思都沒有,田淼這小妮子,挺會挑人的」。

田光回想著妹妹田淼給自己信中,對蕭城身有傲骨的評價,緩緩對將軍說出這番話來,感覺心情不錯,有這樣一個人中之龍做妹夫,臉上很光彩。

聞言,白亂神情一凝,回想一番那個年輕人站在北境王等人身邊不卑不亢的姿態,瞭然於胸笑起來。「好小子,看樣子是一個小英雄,不知日後有沒有機會一道殺敵?本官有些期待。

龍象西廠?嗯,是個厲害的組織,要是能取得正式宗門地位,也會輪流派高手進駐守護者的。…和他共事應該很不錯,這是一個可造之材,要是有機會,多多提攜他,軍隊中需要新的軍神,我看他有戲…,當然,需要他先擁有聖境修為再說,此時,他的修為還是太低」。

白亂給出評價,他以為很中肯了,評價也很高,但他還是估錯了。蕭城這人,不能按常理估算。白亂還不曉得,日後會以怎樣不可思議的方式和蕭城共事,要是知曉,此時會受驚蹦起來的。

此事還很遙遠,暫且不提。

… 不知何時,北境王走到蕭城和南宮鼎身邊,指著數千米遠的位置對蕭城道:「那裡就是神跡大陸了,平時都是隱形狀態,直接撞過去,都感知不到它的存在。相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異常,然後,就能感知到內中有玄妙,接著,就可以進入了。經過多年探索、研究,它開啟的時間只有十五天,一旦時間到了,就會將人彈出來。再過一炷香時間,就到它開啟時間了。蕭城,別忘了你答應本王的事」。南宮贏不放心的叮囑一句。

「王爺放心,進入其內,別的事我都不管,先找到棠郡主再說」。蕭城小聲回應。


重生之大梟雄 ,不再多說。要不是關心則亂,他不會多說這句話的。蕭城已經做過保證,他這樣說有些不合適,不過,可以理解一個當父親的心。這種心意,南宮棠還需要很多年才能理解,確切的說,直到南宮棠有朝一日有了自己的孩子,才能感同身受,不然,是永遠不會理解深刻的。

南宮贏說完這些秘話之後,釋放力場,說的話大家都能聽到了。

「諸位,本王在此恭祝你們有著好運氣,十五天中,能有大收穫。不過,命最重要,凡事不可強求,要是力不從心,莫要勉強,找尋密地躲避危機等待時間到來,自然會彈出來,希望你們做出最正確選擇。

還有一炷香時間,神跡大陸即將開啟,其內儲物袋不能使用,靈符、法器皆都失效,現在,你們需要將使用的武器和換洗衣物等物,從儲物袋中取出來,整理成包裹,不然,進入其內,什麼東西都無法從儲物袋取出來了。

還有,要是得到上品、極品仙精石和高等級法器,也需背在身上,能得到是運氣,也要防備被人趁火打劫。總之一句話,各人各命好自為之」,請諸位開始準備吧。

南宮贏對著三千名蓄勢待發的人,說出這番話,其中,有一百零八人眼神隱晦的掃過蕭城,眼底浮現殺機。

對他們而言,什麼都不重要,殺掉蕭城最重要。這眼神太過隱秘,即便始終注意其中數十人的北境王也發現不了。

好在,蕭城心頭有了提防,總比猝不及防受到襲擊強,至於一百零白殺手怎樣定位蕭城位置?這些殺手也不明白,但相信帝行司已安排好了,真是鬼神莫測的手段。至少,蕭城目前感知不到身上有何不妥。

隨著王爺的話,三千冒險者齊齊將武器取出來,有的背在肩上,有的拎在手中,挎在腰間。

蕭城取出龍牙劍,用浸過油的牛皮繩,緊緊綁在後背上。黑月法器和南宮鼎送的黑鯊匕首都藏在腰間,這兩樣法器都有大用,蕭城不能放在儲物袋中。

匕首鋒銳無匹,雖然神通受限制不能使用,但強度還在,近身格鬥比龍牙還要好用,蕭城挺喜歡這把匕首的。南宮鼎見蕭城喜歡此物,眼中露出滿意微笑,上前對蕭城道:「靜等蕭廠主滿載而歸」。蕭城連連道謝。

見五皇子籠絡人心的手段超強,南宮贏暗中點頭。他的話是很重要的,皇帝面前要是為南宮鼎說兩句好話,奪嫡大戰中,五皇子勝算就能加上一分。五皇子明白這道理,在皇叔面前表現的極為出彩,接人待物有據,審時度勢蘊謀,出手大方氣質卓然,態度溫和不失威嚴,這都是南宮贏喜歡的性情。想來,盛會之後,五皇子會加分不少。

北境王一句好話,趕得上五皇子殫精竭慮策劃一場讓父皇驚喜的盛事了,可見北境王在皇帝心頭的份量。

蕭城整理好武器,取出諸多丹藥,藏在衣衫內兜之中。這些丹藥功效非凡,關鍵時能保住性命,自要藏好。換洗衣物和儲備好的乾糧、水囊等物,整理成一個包袱。是用凶獸皮製作的包袱,水火不侵,東西放在裡面,讓人安心。

蕭城背好包袱,伸手摸摸頭髮中隱藏的龍尊和蕭萌,信心油然而生。再過數天,緩衝期過去,就能使用皮囊了。

即便不能使用龍象神獸自帶的神通,即便龍尊修為壓制到八天門頂峰,但龍象神獸的神力和強度還在,這是足以碾壓聖境的攻擊手段,誰不服,可以來試一試。何況,蕭城感知清楚,妹妹將要完成第一段大進化了,只要舒醒過來,只憑神樹本體,敵人嘛,遇到一個拍死一個不成問題,足可應付諸多困難。

龍象皮囊和蕭萌,才是蕭城最大底氣所在,除了西廠成員,別人都不知曉他的秘密就在這對弟弟妹妹身上,有他們在,龍潭虎穴都敢闖一闖,何況是三千冒險者一道進入的神跡大陸?

和蕭城一樣,諸多高手都準備妥當,進去之後,危機處處,必須做好十足準備,他們雖然都是出色的修士,但不代表不對這般神秘所在產生畏懼,只不過,巨利動人心,冒險才有高額回報,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嘛。

一炷香時間到了,就在此時,空空如也的高空出現異常,只見一重重水紋無中生有,向著四周漣漪般擴散,感覺上,水紋越來越猛,最後竟像是面臨大海狂潮,但還是看不見神跡大陸,充滿震撼感。

遙遠處的視覺奇景,讓蕭城目瞪口呆,因為,感知不到能量波動,要是閉上眼,還是安靜如故,但睜開眼,就能看到空中巨潮般的波紋。這是極為詭異的感覺,就像是身處鬧市,但閉上眼,就會覺著身在深山不聞聲,這是怎樣矛盾的事?偏偏就這樣發生眼前。神跡大陸果然不能用現今修行界的玄法原理去解釋,充滿神秘和未知。

神秘令人感到恐懼,感覺上,一尊史前巨獸就在那個位置,張開了血盆大口,靜靜等待著冒險者進入,然後,一口吞噬,血骨不留。

蕭城和人群中的南宮棠對視一眼,蕭城留給棠郡主一個『請放心,我一定儘快找到你』的微笑。南宮棠潔白玉臉一紅,這次沒調皮,而是緩緩點頭。一切盡在不言中。

隨著海潮波紋之後,一大片奇景就那樣突兀的從中心處衝出來。山川,河流,神廟,奇峰……,宛似海市蜃樓,宛似夢幻,一一呈現在諸多高手眼前。

除了見識過幾次的北境王,第一次看見這般奇景的人,都驚訝的砸掉了下巴。那些如夢似幻的美景之中,有成片的建築閃現,還有耕織的土著人,更有形態猙獰的異獸,在幻象中飛過……。


蕭城親眼看到類似地球西方傳說中的噴火雙翼龍從高天飛過,一下子震驚的幾乎喊出聲來,這樣的怪獸,感覺太親切了哈。

「諸位,不要以為這是幻象,這每一幅畫面,都是內中真實情形的反應。這些異獸,和妖族不同,他們走的是另一條進化之路,強大的堪比天神,攻擊力堪比聖境三四重高手,你們能避則避,不要招惹,人家是土著異獸,神通不受影響,噴火弄水家常便飯,好在數量不會太多,一般時候遇不到,但要是遇到了,修為被壓制情況下,會很危險,你們要小心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