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除了私人物品之外,最多的就是一種帶著兩個環的鐵鏈,鐵鏈有些是新的,有些銹跡斑斑,數量很多,放眼望去到處都是,大家猜猜應該是一種古老的刑具。

突然,前面的鄒子川停住了腳步。

前面,有一具屍體的殘骸。

嚴格的說,這已經不是一具屍體,而是一雙腳,一雙被鐵鏈鎖住的腳,其它身體組織已經不見了。從剩下的雙腳可以確定,這是一具被獰速龍吃剩的身體組織。

當然,吸引鄒子川的並不是因為屍體,而是屍體很新鮮,新鮮到什麼程度呢?新鮮到地面的血液都還沒有徹底乾涸。

「這是一個逃走的犯人嗎?」藍姬盯著地上的屍體。

「不,更像是飼料。」女海盜首領搖頭。

「飼料……什麼意思?」

「之前我們看到的屍骸並沒有腳鏈,而現在,這一帶的地上到處都是鐵鏈,說明很多戴著鐵鏈的人出現在這一片範圍,那麼也就說明是有人故意把他們放到這裡來讓獰速龍狩獵捕食的。」

「天啦,太壞了,這些人都戴著腳鏈,根本就沒逃命的可能。」

「他們只是獰速龍的飼料,自然是不允許他們逃走,更不會給他們反抗的機會。」女海盜首領道。

「廚師,你想什麼呢?」藍姬見鄒子川一直默不出聲,忍不住問道。

「我們在這裡等飼料出現。」

鄒子川走到遠處彎腰撿起一樣東西拿在手中輕輕一按,手中便出現了火苗——打火機。

「你抽煙嗎?」女海盜首領問道。

「不抽。」鄒子川搖頭。

「偶爾可以抽一根的,可以緩解一下壓力。」女海盜首領在地上找到了半包煙,打開一看,煙還能抽,然後,走到鄒子川面前遞給他一根,轉身又給藍姬地上一根后,自己也夾了一根在手中。

「你們的目的地是哪裡?」鄒子川把打火機遞給女海盜首領。

「我們……我們船上的船員都是海盜,但是,我們並不是海盜,我只是偷偷摸摸跑出來消遣的,聽說小哲星附近有一顆古老的星球上面發現了一座墳墓,我決定去探險,在路上,廚師總是不斷的死,我們就沿途找人,然後,在黑星球把你們招上了船,最後,就到了橡木桶太空城……咳咳咳……」

女海盜首領一邊說一邊點燃嘴裡的香煙,深深吸了一口,結果被嗆得不停咳嗽。

「啊……」

就在女海盜咳嗽的時候,突然,遠處傳來一陣尖叫聲音……

……

陸城。

陸城是一個星際盜墓賊。三個月前,陸城在橡木桶太空城爛賭,結果,被困在了這裡。一開始,陸城想盡了各種各樣的辦法償還債務,但是,很快他就意識到自己永遠也還不清債務,因為,他借的是高利貸。

三個月期間,陸城被榨乾了最後一點價值,今天,他和一群被關押的人質被安保人員從牢房裡面帶出來,然後,被推進了一扇厚重的金屬門。


「呯!」

厚重的金屬門被關上后,陸城便陷入了無盡的黑暗之中。

這是什麼地方?

就在陸城在黑暗之中茫然的時候,突然,遠傳傳來一陣急促的奔跑聲音。與此同時,路程聞到了一股熟悉的氣味——獰速龍氣味。

陸城是一個非常專業的盜墓賊,他的足跡遍布一些古老的星球,他曾經為了挖掘恐龍的化石到達一顆恐龍星球,上面生活著數以千萬計的恐龍,而其中,最令人聞風喪膽的就是獰速龍,那一次行動,讓他折損了多半的夥伴。

跑!

陸城發狂的在黑暗之中奔跑,但是,他根本就跑不動,因為,他戴著腳鐐。其實,哪怕是他沒有戴腳鐐,他也不可能跑得過獰速龍,要知道,獰速龍的最高時速達到了五百公里,這在陸地動物之中,簡直就是一個無敵一般的存在。

跑不動沒關係,只要跑贏其他人,就能夠活久一點。


陸城最先反應過來,當他發足狂奔的時候,他背後響起一連串的慘叫聲和骨骼被咬碎的聲音。對於獰速龍來說,這是一場饕餮盛宴。

很快,陸城就成了最後一個倖存者。

近了!

近了!

獰速龍奔跑的聲音越來越近了。陸城放棄了逃走,一屁股坐在地上。

就在陸城絕望的時候,突然,他看到了前面出現光芒。

是人,是三個人。

陸城被對方的戰術頭盔射著看不清楚是什麼人,但他可以從戰術頭盔上面燈確定是三個人,而且,三個人正在朝他走過來。

一男兩女。

男人手中提著一把長刀,兩個女人則是赤手空拳。

就在陸城恍惚之間,突然,他感覺有點不對勁,因為,三人並不是看看他,而是看著他的身後,回頭一看,頓時嚇得魂飛魄散,因為,就在他身後十米開外,有幾十頭獰速龍擁擠在一起,一雙雙發出綠色光芒的眼睛虎視眈眈的看著他,那白森森的牙齒在燈光照耀下閃爍著令人心悸的寒芒……

…… 熾熱無比的氣流撲面而來,顯得狂猛無比,周圍的積雪瞬間融化,化作了瑩瑩水珠,天地烘爐好似正在燃燒一般,不經有一種汗流浹背、大汗淋漓之感。

以火凝身,橫衝而來的洪蓋氣勢剛猛,猶如一頭脫韁的野馬,奔逸絕塵、勢如破竹,他雙手一伸,無窮無盡的熊熊烈焰全部向王毅席捲而來。

本是白皚皚的天地瞬間通紅一片,其內烈火滔天,洶湧澎湃,激蕩不已,王毅沒有絲毫的停滯,右手瞬時就凝聚出了靈刃斬,頓時寒光乍起,威壓驟散,一股毀天滅地的力量爆發而出。

不僅如此,他左手竟還散出了一股異樣的光芒,好似是天外尤物一般,不屬於這片天地。

王毅揮舞著右手,向洪蓋斬殺而去,只見一道道藍色如飄絮、如彎刀的靈力,飛射而出,以著神鬼辟易橫掃天地,頓時咔咔碎裂之聲不絕於耳,虛空瞬間出現了無數裂痕,顯現出了道道漆黑如墨的空洞。

洪蓋感到了這飛射而來的靈刃斬充滿了一股駭人的力量,瞬時緊皺起了雙眉,側身一晃便閃了過去,他雙手高舉,再次落下,頓時無窮無盡的火焰,從天而降,已經將王毅團團圍住,噼里啪啦的燃燒聲聽得連綿不絕。

王毅根本就不懼怕這熊熊烈火,但是他內心也是震驚了一下,他發現這洪蓋的火焰充滿了一股凜然的傲意,如同他本人一樣,竟有一種性情的相托。

儘管火勢洶湧,但是卻絲毫傷不了王毅,不但如此, 美人涉險 ,團團收縮,全部向王毅的體內涌去,好似王毅的身體是一個無底洞一般,能吸納無盡的烈焰。

「什麼?莫非他也是用火的高手!」洪蓋看出了不對勁,頓時雙眉緊鎖,神情凝重無比。

「現在知道卻是晚了!復始空間,萬象循環!生生不息!」

王毅大聲喝道,雙手舞動,在洪蓋的眼前一晃,手中的奇異光芒頓時爆射而出,像是無孔不入映射到了洪蓋的腦海之中。

洪蓋頓時渾身一震,像是千百剎那循環的一瞬間,便進入這奇異的復始空間內,縱使他有六重天的修為,也無力回天。

「哼,你性情孤傲,更是精通火行之術,那我就讓你嘗嘗被奔騰不息的潮水淹沒的滋味!」

王毅斜嘴一笑,大聲喝道,腦海中勾勒出了一個循環空間,將洪蓋籠罩其中,讓他無法自拔,讓他消沉下去,讓他體會什麼是生不如死的感覺。

這烈火殿的弟子都是層層選拔而來,所有人都是天生慧根極佳,更是從小便自通火行性質,如此待他,的確是一場難以想象的噩耗。

「啊···」

復始空間內,只見洪蓋一身熊熊烈焰,蒸騰而起,經久不息,渾身上下的靈力更是在極快的消耗著,他四肢平伸,平躺在大海中央,全身像是被禁錮了一般,無法掙脫這沉重的枷鎖。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一波又一波的潮水向滿是烈焰的身體橫衝而來,頓時他震驚住了,眼底深處顯現出了一絲恐慌。

久久之後,他渾身已經濕透,但是還在燃燒著絲絲烈焰,這烈焰只有火柴般的光芒,已是身乏無力,但還在榨取著洪蓋一身的靈力。

瞬時海面中央捲起了巨大的漩渦,洪蓋便隨著這漩渦,旋轉而沉落,不停的旋轉、不停的沉落,彷彿是無盡的底限,沒完沒了的旋轉,沒完沒了的沉落,眩暈、寒冷、疲憊、窒息···種種感覺,頓時齊齊爆發。

洪蓋一臉的恐慌與駭然,他掙扎也掙扎了,吶喊也吶喊了,但是都無濟於事,他的精神快要崩潰,他的心神快要泯滅,他感到了無盡的絕望,豈還有傲然凜冽之意?

那十一人聯手倒是能和胡承超有一拼之力,但是他們看見洪蓋竟也像是被施了巫術一般,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一臉的震驚與駭然。

頓時渾身一顫,停止了攻擊,雙目帶著難以置信之情看著洪蓋與古力、楊天、譚明四人,張嘴欲言但是又無從說起,只能怔愣的看著,內心早已掀起了驚濤駭浪,思緒像是飛到了九霄雲外一般,難以回歸。

「這就結束了?」張虎怔愣的看了看王毅,一臉的震驚之情。

「呵呵,要不然呢?」

王毅面帶微笑的看著張虎,疑聲問道,站在一旁的胡超連忙喝道。

「趕緊問他們這山林里有什麼寶物?

「毅兒,你這復始空間倒是用的越來越嫻熟了!看來離大成之境是更近了一步!老夫那奇異空間你也要好好琢磨一番!」

王毅聽到了魔蛇的話連忙點頭,他也感到了復始空間的厲害之處,要是以平常的對戰方式,定是要打的昏天地暗,但是動用這空間之力,卻是能輕而易舉,將其困在其內,儘早的結束戰鬥。

王毅大步一邁,走向了那十一人面前,冷聲喝道。

「這山中到底有什麼寶物?」

這一聲冷喝立馬就驚醒了這十一人,這十一人滿臉的忌憚,連忙退了數步才穩住了陣腳,看向王毅聲音顫抖道。

「這山中有返祖妖晶!」

這是十一人倒也是聰明,知曉知難而退,要是死守著秘密不說,那等待著他們的就是更加厲害的神通。

不過他這一番話卻是掀起了驚濤駭浪,胡承超一臉的震驚之情,重複道。

「返祖妖晶?」

「哈哈哈哈哈····」

「毅兒,這返祖妖晶對修靈者極具幫助,能夠讓異靈重塑金身、返祖為荒!這妖晶是千金難買、有價無市,更何況還是返祖妖晶?

你肩上的通天蟒要是能得到這妖晶,定是有莫大的好處啊!」王毅體內的魔蛇,激動道。

王毅聽到這話,也是渾身一震,面露欣喜之情,連忙再次喝道。

「那返祖妖晶在那?」

「在山林獸妖洞內!」


「什麼?獸妖洞?傳聞有妖獸與凶獸一同看守的獸妖洞?」胡承超再次渾身一震,一臉的震驚之情。

「胡前輩,這獸妖洞怎麼了?」王毅看見胡承超如此失態,不難想象這獸妖洞定是兇險萬分。

「異常的兇猛,據說曾經有十個歸一境七重天的修靈者前往其內,竟只回來了一人,並且還全身上下傷痕纍纍,不久也死於惡疾了。」

「這麼兇險?怪不得他們要以這陣勢前往其內呢?只不過這些人去了,估計也只會白白送死吧?」

王毅再次看向這十一人,疑惑的問道。

「我們是聽聞這妖獸洞里的凶獸年壽已盡,已死亡過半了,這才組隊前往其內!」

「原來是這樣!」

王毅點了點頭,又看了看這四周的修靈者,思考了片刻頓時揚起了一抹微笑。

ps:感謝」丿Main丶陌路等讀者大大們的支持,小昔很少發言,不過真心感謝支持我的讀者們,我自己深知文文寫的一般,而且更新很慢,成績也不是很好,我真的別無他求,十分感謝,要是各位大大能在加入我的血戰團一起聊天,那就更好了,呵呵·······加油! 十米。

十米是什麼概念?

對於人類運動健將來說,十米也就是一秒多鍾就能夠到達的距離,而對於獰速龍這種蠻荒狩獵者來說,十米的距離簡直可以忽略不計,哪怕是在靜止的狀態,它們一個跳躍,也能夠輕輕鬆鬆跨越十米的距離。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陸城看到,那手提長刀的年輕人大步朝他走了過來,然後,他背後的獰速龍開始不安的後退,那把誇張的厚重長刀在他手中彷彿沒有重量一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