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陰沉的笑聲源源不斷的湧入耳中,葉簡汐渾身的汗毛豎了起來。

啪的一聲掛斷了電話,將手機扔得遠遠的。

惡魔!

裴錦德根本不是人,而是一個魔鬼! 第449章撕下偽裝

電話這邊,裴老爺子聽著電話那邊嘟嘟的提示聲,嘴角陰鷙的笑容,沒有半分消減,反而越來越加深,想到自己所受的屈辱,他恨不得把慕洛琛、容子澈幾個人撕扯得粉碎。

這次只是讓慕洛琛失去了一個兒子,下次他讓慕家斷子絕孫!

裴老爺子正在想事情,而沒有注意到躺在病床上的裴映雪已經醒了過來,眼睛裡帶著恐懼的看著他。

「爺爺,你說的讓他失去兒子,是什麼意思……」

低低的帶著顫抖的聲音響起。

裴老爺子握著手機的手,緩緩地垂了下來,扭頭看著她,平靜的說:「葉簡汐流產了,是我設計的,而映雪,你是其中的關鍵。」

裴映雪臉上露出震驚的神情,唇瓣蠕動著,不知道說什麼。

裴老爺子將她所有的神情盡收眼底,這一次他沒有再隱瞞,而是繼續說道,「昨天晚上,你生病住院后,我就知道了消息,所以我安排人,帶著瑾年一早去了醫院,讓瑾年刻意碰到了葉簡汐。而葉簡汐得知,瑾年懷著慕洛琛的孩子,自己激動跑了一下,孩子沒了……」

「爺爺,為什麼你要這麼做?」

裴映雪聽他把一個孩子的失去說的那麼輕描淡寫,忍不住激動的低吼。

裴老爺子的神情驀地變得陰鷙,舉起自己的手,伸到裴映雪跟前,怒吼:「我為什麼這麼做?他慕洛琛害了你大伯入獄,前途盡毀!親手切斷了我三根手指,讓我流血整整八個小時!還讓容子澈折磨我,對我做出……」

想到那一晚的屈辱,裴老爺子眼裡的恨意越發的濃重,「我恨不得把他們千刀萬剮,以解我心頭的恨意,現在只讓他失去一個沒有出生的孩子,是最輕的處罰,接下來,我會讓他知道,什麼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最後一句話出來,裴老爺子咬牙切齒。

聲音儘是寒意。

裴映雪看著眼前陌生的人,只覺得惶恐和害怕,「可是,爺爺,大伯是罪有應得,你也不應該去讓人害溫如意,洛哥哥……」

他沒有做錯什麼。

裴映雪話還沒說完,裴老爺子滿是恨意的抬手,抓住她的衣服,將她從病床上扯起來。

「什麼洛哥哥!到現在你還在為他說話!映雪,你是裴家的人,生來享受裴家的富貴,就必須站在裴家這邊。」

「以前我是看著你小,沒讓你接觸這些,從今天開始,你就要知道,裴家不是你想象的那麼乾淨,而你也要為裴家的榮耀,多做一些貢獻!」

眼淚順著眼角落下,裴映雪被嚇得渾身顫抖。

裴老爺子盯著她滿是恐慌的眼睛,過了一會兒,驀地變軟了下來,摸了摸她的腦袋,說:「映雪,爺爺不想這麼對你,可慕家欺人太甚,我們必須給他們點顏色看看。」

「你不是說過,最愛的是爺爺嗎?現在爺爺對付不來他們,你要幫著爺爺,知道嗎?我已經跟沈家老爺子說好了,會安排你和清華訂婚……」

裴映雪聽到訂婚兩個字,嚇得臉色一白,然後拚命的掙扎了起來,「你放開我,我不要跟你同流河流,也不要嫁給沈哥哥……」

「這事情由不得你!嫁也地嫁,不嫁也得嫁!」

裴老爺子猛地把她往床里,死死地一壓,手指掐著她的脖子。

裴映雪喉嚨一滯,抬手想要把他的手推開,掙扎中把手背上的針頭弄掉了,疼得她倒抽了一口氣。

裴老爺子看著她痛苦的模樣,心頭滑過一絲不忍。

但很快這抹不忍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裴映雪感覺肺部的空氣越來越少,目光定定的看著裴老爺子,眼底充滿了悲涼。

眼前這個人,還是她最敬佩的爺爺嗎?

為什麼……

他會變成這樣?

裴映雪掙扎的力度越來越小,就在她快要昏過去的時候,裴老爺子猛地放開了她。

大量的空氣瞬間湧入了,裴映雪彎著腰拚命的咳嗽了起來。

「映雪,這是我最後一次聽你的傻話,以後別在讓我聽到,你和清華訂婚的日子,我給你安排在了下個月,到時候,你要好好的表現。」

裴老爺子的聲音,從頭頂飄下來。

裴映雪聽到他不疾不徐的聲音,豆大的眼淚不停地落下來,這不是夢,也不是她的幻覺,印象中的爺爺,真的變了……

再也不是那個慈祥的老人。

裴老爺子轉身的剎那,裴映雪驀地拿起床邊的水果,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腦後。

「我不會嫁給他!也不會聽你的擺布!我要離開這裡,去找我媽!」

裴老爺子腳下一頓,扭過頭來,看著一臉氣憤的裴映雪,額頭上青筋一跳。

對上他陰鷙的目光,裴映雪心頭一跳,感覺到不好,轉身要跑。

可還沒起來,割闌尾的地方一疼,又栽了回去。

而就在這片刻的時間,裴老爺子揚手,一巴掌重重的打在她臉上,「你以為自己是什麼東西?想回裴家就回裴家?想走就走?我告訴你,沒有我的允許,你哪裡都不許去,敢亂跑,我找人打斷你的腿,在把你鎖在房間里,直到老死!」

裴映雪半張臉都木了,耳朵里嗡嗡的,像是有一群蜜蜂在耳邊不停地鳴叫。

眼前裴老爺子的身影變得模糊了起來。

盛唐小炒 她張開嘴,想大喊——你根本不是我爺爺,你是一個魔鬼!

可剛張開嘴,嘴角里的血緩緩地流了下來。

裴老爺子看著被自己打懵的裴映雪,余怒未消,換做別人敢這麼對他,他早就把她撕成碎片了!

裴老爺子忍著心頭的怒氣,拿出手機,撥了一通電話出去。

電話很快被接通。

他沉聲對電話那邊說,「找幾個人來,看著映雪,二十四小時,無論做什麼事情都要盯著,不要讓她出任何意外,也別讓她跑了。」

掛斷了電話,裴老爺子抬步往外走。

裴映雪看著他的身影,眼裡的淚水不斷的落下。

直到房間的門,咔嗒一聲關上。

她捂著臉,趴在被子上放聲大哭。 第450章鑰匙

出了病房,警衛立刻跟了上來,「先生,蘇小姐剛打過來電話,說是有事情要跟你說。」

裴老爺子看了眼警衛,問:「她說時間和地點了沒有?」

「說是在老地方,現在就在等著。」

「好,我這就過去。」

走出醫院,裴老爺子上了車,臉上的神情已經漸漸的平靜了下來,映雪總是這麼天真,天真到連一些基本的事情,都看不清的地步。

現在裴家跟慕家已經勢同水火,她竟然還天真的想著和慕洛琛保持以前的關係。

他絕對不允許,裴家的子孫,跟慕家有任何牽扯。

不過這次,能讓慕洛琛和葉簡汐受到教訓,還要多虧了映雪。

原本他打算讓瑾年來做誘餌的,沒想到映雪先拖住了慕洛琛,真是連老天都幫著他。

現在慕洛琛和葉簡汐沒了兒子,正是關係最薄弱的時候,他要想辦法,繼續破壞他們的感情,讓瑾年代替葉簡汐。

裴老爺子嘴角露出一抹陰笑,「慕洛琛,早晚有一天,我會讓你們施加在我身上的痛苦,百倍的償還!」

車子很快開到和蘇瑾年約定的地方,裴老爺子從車上下來,臉上的笑容已經變成溫和無害。

走到包廂前,打開門,見到蘇瑾年,他樂呵呵的說,「瑾年,你找我有什麼事?」

「裴爺爺,你請坐。」

蘇瑾年做了個請的姿勢。

裴老爺子坐在了她對面的位子。

待他坐下后,蘇瑾年給他倒了一杯水,遲疑的開口說,「爺爺,我剛聽到消息,葉簡汐……她流產了……」

裴老爺子眉頭一皺,「好好的,怎麼會流產?」

「是陳媽說漏了嘴,她知道我懷了洛琛的孩子,才會激動的流產的。」蘇瑾年面露憂愁。

「這也怪不得你,是她自己想不開,才會流產的,現在但凡有點權勢的男人,誰沒幾個女人?她自己氣量小,連這點事情都看不開,怎麼做慕太太的?況且,撇開這些不談,你是你先認識洛琛的,別說你懷了洛琛的孩子,就是你讓洛琛離婚,和你在一起,也無可厚非。」

裴老爺子話說完,端起茶喝了一口。

蘇瑾年聽到他的話,臉上的憂愁沒半分消減,嘆了一聲氣說,「可她是洛琛的妻子,我現在……是第三者,爺爺,我累了,不想再留在國內了,我有這個寶寶就足夠了,我可以一個人在國外帶大他。」

「你要走?」

裴老爺子面色一沉,說話也忍不住大聲。

蘇瑾年有些被嚇到,抬眸看著他,「爺爺……」

裴老爺子咳嗽了一聲,調整情緒,「你不能走,難道你不想把自己的名分爭取回來嗎?你不想跟洛琛在一起了?」

蘇瑾年搖了搖頭,「不是我不想,而是不能,爺爺,洛琛他已經不愛我了……」

說道最後一句話,蘇瑾年的眼角有些濕潤。

當初她滿懷希望回來,曾經也滿是信心,以為慕洛琛會再次選擇她。

可那麼多的試探都做了,他始終沒有任何的回應,甚至在她表明身份,一無動於衷。

他已經不愛她了……

這個認知,的確讓她難受。

可她不希望做一個第三者,插足慕洛琛和葉簡汐的婚姻,她怕以後孩子生出來,會看不起她,會怪她。

所以,她想離開了。

裴老爺子握住茶杯的手,緊緊地攥住了杯沿,垂下的眼睛里浮起陰鷙。

映雪是這樣,連瑾年也是這樣……

為什麼他養的孫女,一個兩個,都這麼軟弱。

可心頭再怎麼怒,他也知道對待蘇瑾年,不能像映雪那樣硬來,這個孩子脾氣看似柔軟,但實際上跟葉簡汐一個脾氣,遇弱則弱,遇強則強。

裴老爺子想到這,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那好吧,我安排你走,不過最近可能沒那麼快,需要等一段時間。你也知道,我最近手頭上,一團爛攤子。」

「沒關係,爺爺,我可以等的。」

蘇瑾年長長的舒了口氣,她還以為裴老爺子會不同意。

「那就好。」

裴老爺子笑著說,眼底深處,卻沒有一絲笑意。

葉簡汐在床上坐了很久,心頭的震撼依舊沒法平息,腦子裡不停地回蕩著裴老爺子陰鷙的笑聲。

只覺得徹骨的寒意,從心底深處湧出來。

下了床,撿起手機。

看著映雪的號碼許久,她再次撥打了過去。

但這次過了電話那邊始終都沒有接通。

葉簡汐聽著嘟嘟的忙音,心煩意亂的掛斷了電話。

而就在她準備給查理打電話,想讓他幫忙調查一下映雪到底怎麼了,病房的門忽然被敲響了。

葉簡汐說了聲,「請進。」

門推開,一個護士走了進來,「葉小姐,該吃藥了。」

葉簡汐點了點頭,從護士那裡接過葯,準備吃的時候,發現護士給的藥包里,多了一個小紙團。

「這是什麼?」葉簡汐拿起紙。

護士也有些訝異,「不知道,什麼時候葯裡帶了一張紙?」

葉簡汐打開紙條看了一眼,上面寫了兩個字——鑰匙。

護士順帶看了一眼,「鑰匙?什麼鑰匙?」

葉簡汐蹙眉,也不明白這兩個字是什麼意思,反反覆復的把紙條看了好幾次,依舊沒有發現其他的蹊蹺。

「可能是誰做的惡作劇,葉小姐,還是先吃藥吧。」

「嗯。」

葉簡汐點了點頭,隨手把紙條放在了桌子上。

吃過葯,護士說:「葉小姐,你儘快休息吧,別熬夜熬太晚。」

「我知道了。」

葉簡汐點了點頭。

護士拿著托盤走了出去。

葉簡汐坐在床頭,等著外面沒有聲音了,起身穿了拖鞋下床。

走出病房,一步步的向著慕洛琛的房間走。

她和他的房間,隔了一條走廊。

走到走廊的盡頭,葉簡汐站在門口,手抬起了又放下,反覆了好幾次,最後也沒有伸手推開那扇門……

她不敢進去,因為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慕洛琛……

寶寶沒了,是她自己不信任他造成的。

慕洛琛躺進了病房,她也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這樣的她,怎麼去見他…… 第451章你無論什麼模樣,我都喜歡

葉簡汐站在門口,一直望著緊閉的房門,眼睛酸脹到了極點。

可一滴眼淚也落不下來。

因為連哭的資格都沒有。

過了許久,她轉身,默默地往自己的病房回去。

一步……

兩步……

……

走了大概五六米遠,身後的病房,吱呀一聲打開。

葉簡汐腳下一頓,緩緩地扭頭看過去。

目光不期然的撞入一雙幽邃的眸子,葉簡汐忍了許久的淚水,潸然落下,眼裡那人的身影漸漸的模糊,她眨了眨眼睛。

想要看清楚他,可更多的淚水涌了出來。

葉簡汐僵立在原地,顫抖著說不出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