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陳家主一聽,臉色大變。

他怎麼會知道這件事情的。

惱羞成怒瞬間蕩然無存。

只剩下深深的驚恐!

看着蘇櫟的淡然處之,陳家主更是心驚膽戰!

撒旦首席盛寵暖妻 “你……怎麼會知道?”蘇櫟縱然有三頭六臂,也不可能知道他們今日見面的談話吧。

“陳家主覺得,這樣背道而馳真的好嗎?還是覺得自己羽翼豐滿,可以和雲城對抗了?”

對於他們這種車水杯薪的做法,蘇櫟很多時候的瞭解是貪心所致。

貪心頭上一把刀,貪心不是不可以,而是要量力而行。

否則就會學非所用。

陳家主這個時候也顧不上害羞了。

快速的披着衣服走下牀榻。

“少主,你這樣做,到底是什麼意思?”

陳家主此刻是見貌辨色。

蘇櫟微微看了他一眼。

譏諷地說:“以陳家主的年紀,應該是一個閱歷豐富,老於世故的人,可是看陳家主的神色,卻不是那樣的八面玲瓏呀!”

“你……”被一個小孩子如此教訓。

陳家主心裏傲氣沖天的怒火瞬間升騰起來。

他包羞忍恥,只想知道蘇櫟來這裏的目的。

蘇櫟突然冰冷地吼道:“陳家主,明天晚上的計劃,本少主不想讓你參與,想動了本少主的孃親,那就等着下地獄就好了。”

陳家主渾身猛地一顫。

不可置信的看着蘇櫟,他怎麼會知道。

他只是覬覦雲城的財富,想讓陳家更富裕而已。

至於下地獄,他可不想。

“上次饒過你一次,沒想到沒過幾日,你就開始興風作浪,看來是安安逸逸的日子過得太久了。”

蘇櫟從容自如的語氣讓陳家主心裏更是恐懼!

可陳家主心裏也含着一抹僥倖。

他以爲,對付一個小孩子,卑卑不足道。

可是現在看來,事情並不像他想象中的那樣簡單。

“少主昨日是跟蹤了三爺嗎?”

那個蠢貨,就知道他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既然你已經猜到了,那我們也就沒有必要打太極了,你們陳家不想在大富大貴,那本少主成全陳家主就是了。”

陳家主一聽,目光裏閃過一絲狠毒。

“哼!那少主就別怪本家主不客氣了,來人。”

幾乎是同一時間,蘇櫟在周圍設下了屏障。 “你……”

陳家主臉色大變。

腹黑少東無良妻 沒想到蘇櫟的速度會這樣快。

他們一直都以爲他是一個小孩子,很多事情會想得不周全。

現在仔細回想,他們也被假象眯了眼了。

“你以爲,本少主三更半夜來,是爲了什麼?”

蘇櫟起身,小小的身影氣勢凌人。

他們要動的人是孃親,若不是因爲這樣,他會讓他們明天晚上全部都死在雲城。

可這陳家主是有幾分實力的,暗中養了一批殺手。

所以他纔會決定今晚動手。

“明天晚上的計劃你都知道了。”陳家主面如死灰,沒想到呀!

真是沒想到!

他一生都在算計別人,最後卻被一個孩子給算計了去。

“都說黑髮中隱隱泛白,

眼角處皺眉爬滿,不知不覺,半輩子過去了,過到了這種年歲的人,都在安享晚年了,可陳家主如此不安分,陳家主這不是自己毀了自己的後半生嗎?”

他蘇櫟活到現在這個年歲,早已經看透了人心的冷漠,經歷了現實的殘忍,不再依賴任何人,累了,不能哭訴,痛了,咬牙忍住!

陳家主一聽,氣得全身發抖。

活到半百的年紀,還被一個孩子如此說教,他老臉通紅不說,還有一個可能,就是他經營了大半輩子的家業會因此而毀在自己的手上。

“少主,狗見狗都是舔,人和人都在演,背後插刀,

,面前僞裝,這就是世間的荒涼,所以人才會有了更上一層的想法的,野心誰都有。”

一個慘淡的笑容,在陳家主的臉上浮現而出。

重生之和親皇后 他是一個有野心的男子,只是可惜……。

蘇櫟擡頭,衝他粲然一笑。

“陳家主,野心誰都有,可惜利用錯了,你們千不該萬不該想要去利用少主的孃親,那是本少主在這個世界上拼了命都要保護的人。”

蘇櫟陰冷地說完,一絲陰冷的笑容,在他的嘴角一閃而逝。

“少主,我沒有,這些都是沐三爺和沐四爺安排的,我並沒有參與。”陳家主急着否認。

他只是想坐收漁翁之利而已。

蘇櫟一聽,臉上露出一抹若有若無的狡黠笑容。

“不管怎麼說?你已經參與了這個計劃,你們陳家的安壽茶,我孃親早已經研製出配方來了,上一次我會放過你,那是因爲你和雲城的合作已經幾十年了,本少主就是念這份舊情,所以纔會放過你的,可你卻不知好歹。”

蘇櫟神情平淡,從容,他的脣邊浮起一絲詭異的笑容。

陳家主一看,神情逐漸凝重起來。

他感覺自己在蘇櫟面前,就是一個跳樑小醜。

自己丑態百出,而看戲的人,卻笑得那樣開心。

陳家主開口嚴肅的說道:“少主,我知道錯了,可否在給我一個機會,以後我在也不敢了。”

陳家主的臉上掛着一副討好的笑容,卻不是那樣的真實。

蘇櫟一向鑑貌辨人,自然能看得出來,陳家主不是真心的。

“陳家主,有再一再二不會有再三,你已經踩到本少主的底線了。”

蘇櫟似笑非笑地說,臉上帶着狂傲的笑容。 陳家主心猛地一沉。

看着蘇櫟眼中那殺意。

他的心更加的冰冷恐懼!

“少主,求……”

陳家主的話還沒有說完。

蘇櫟快速的出手,一道玄光擊過去,只有神玄期的陳家主的神玄氣的修爲。

身影瞬間向斷了線的風箏飛了出去。

“嗯!”落地之後,陳家主狠狠的摔在牀邊。

口吐鮮血。

“你……”陳家主五臟六腑痛得說不出話來。

他的臉上帶着悽慘的微笑。

他居然被一個小孩子欺負成這樣。

“哈哈……”陳家主仰天淒厲地狂笑,笑聲令人悚然,充滿了淒厲和怨恨之意。

“蘇櫟,你小小年紀,如此惡毒,你會不得好死的,有本事,你殺了我呀!”

“哼!”蘇櫟聽了陳家主的咒詛,毫不在意的笑了笑。

他選擇過饒恕,卻總遇到背叛,他選擇理解,卻總碰到誤解,像這種不知感恩的人,總拿你的善良當乾糧,想貪得無厭的去享受,纔會愈發的得寸進尺的人,

總拿你的遷就當肥肉,肆無忌憚去掠奪。

他蘇櫟是什麼人,怎麼可能像螞蟻一樣,任人搓圓捏扁呢?

蘇櫟走近他幾步,他的臉上浮現出一抹邪魅的笑容。

“陳家主,我能不能得好死,你是看不到了,但本少主知道,你會不得好死的。”

蘇櫟輕蔑的笑着說。

陳家主一怔,無助的臉龐上露出一抹悽慘的笑意。

是呀!

他是看不到了。

“蘇櫟,士可殺不可辱,你殺了我吧。”陳家主氣鼓鼓的看着蘇櫟,一臉的傲骨。

他剛纔已經被他拿捏得夠慘了,這會不想在受辱。

蘇櫟,就是他這一輩子的剋星。

自從遇到他以後,就沒有好事!

蘇櫟輕輕挑眉一笑,諷刺地說:“今夜本就是你的死期,本就是要殺了你的,你以爲自己還能活過今晚嗎?”

蘇櫟淺笑着說道,他面帶着淺淺的嘲諷的笑,愈來愈冰冷。

蘇櫟不愛說話,最擅長揣摩人心。

他看得出來,陳家主現在特別害怕。

也對,享受了半輩子,突然覺得遇到了滅頂之災,能不害怕嗎?

“蘇櫟,你別太過分了,你這樣殺人,皓月國可是有律法的,律法就不會放過你的。”

“是嗎?陳家主應該不知道吧,皓月皇是如何坐上皇位的,那都是我爹孃的功勞,是我弟弟的功勞,就憑你的死,你說,他敢多半句話嗎?還有你偷稅漏稅的事情,已經夠你死好幾次了。”

這個男人明明很強卻被要求嫁人 聞言,陳家主的眼中閃過一絲難堪。

但更多的是惱怒。

他蘇櫟本想以退爲進,可沒想到被他們逼得想殺人。

陳家主心裏閃過深深的悔意。

是他自己想得眼太簡單了。

是他自己執意找死!

是他太小看蘇櫟了!

是他自己太貪心了!

“哼!”蘇櫟冷哼了一聲,惱怒的瞪着陳家主。

一道玄氣又快速的擊入陳家主的身上。

陳家主不甘心的倒了下去。

“少主,現在怎麼辦?”

嶽桐梓看着陳家主的屍體,放在這裏也不行。

“將他扶到牀榻上去,找一個我們的人過來這裏,只要過了明晚,事情就結束了。” “少主,桐梓會找一個信得過的人過來的。”

“嗯!”

明晚的事情不能馬虎,得自己想辦法去辦好。

孃親的身體,不能被移出水晶棺材。

更不能移出神池洞。

所以他賭不起!

離開之前,蘇櫟又在周圍設下了屏障,一般人無法靠近這裏。

這陳家主只要過了明晚也就沒氣了。

這是他自作自受。

怨不得他。

是他們先惹他蘇櫟的。

獵愛蠻妻,狂傲總裁勢不可擋 “桐梓,我們回雲城。”

蘇櫟帶着嶽桐梓,快速的就是在房間裏。

第二天,蘇齊和蘇櫟準備了一天,整個計劃他只告訴了青楓,敬淮和沐雲寒。

嘴碎是人之本性,在天資聰穎的人,也不能免俗。

凌霄殿裏!

氣氛有些陰沉。

沐雲寒看了看蘇櫟和蘇齊。

“櫟兒,他們今晚子時行動,目的是你孃親,不如我們就埋伏在神池洞外邊吧,你爹爹在臨走的時候,再三交代過,你們的孃親的的身體,是萬萬不能移出神池洞的。”

沐雲寒怕有護不周全的地方。

大嫂是大哥的命。

也是櫟兒他們兄妹三人的命。

可不能再出一點點閃失。

蘇櫟看着沐雲寒,“三叔放心吧!一切都在我們的掌握之中,齊兒剛剛離開,已經讓他們的人看到了,這會他們已經在商討晚上行動的事情了,而且櫟兒也放出消息去,齊兒今晚不會再回來,和他們查探到的消息是一樣的,他們應該不會有所懷疑,齊兒晚一點去神池洞,我們等青楓叔叔的暗號。”

蘇櫟很有自信,他今夜一定要來一個甕中捉鱉。

讓他們的黃粱美夢瞬間破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