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陳浩笑道:“不過是舉手之勞罷了,那道友現在怎麼辦?”

藍色女人道:“我的人間體太幼小了,而且很餓,等我收起封禁之後,希望道友能夠給我吃的,以後只需要有足夠的吃食,我就能不斷長大。”

陳浩自信道:“那行,只要是吃能解決的問題,那就不是問題。”

“謝謝道友,救助之恩,容後再報。”藍色女人對陳浩說完,身影化作藍色氣流散去。

隨後,整個洞府內瀰漫的寒氣快速收斂,匯聚小女孩身體之中。

幾個呼吸的功夫,洞府就恢復了正常。

然後小女孩眼皮動了動,慢慢睜開,看向了陳浩。

“道友,我要吃,最好是靈物。”

陳浩正要拿出壓縮軍用餅乾的動作一頓,錯愕的看向小女孩。

你要吃啥? “靈物,就是蘊含靈力的食物,我意外甦醒,沒有靈食彌補身體,支撐不了多久這個身體就會崩潰,道友,你說會幫我的。”小女孩臉上露出一絲急切,看起來氣息似乎有些不穩定了。

陳浩:“……”

你大爺的,是你沒說清楚好吧。

你說要食物,食物算啥,只要有錢,多少食物買不來?

好嘛,現在你給我說要靈食?呵呵,這是要把靈食當飯吃的節奏嗎?特麼我哪能養得起你。

現在陳浩算明白了。

難怪給這麼好的獎勵,感情這任務難度這麼高!

“道友,快點,我支撐不了多久了,你有沒有靈食?”小女孩有些傻眼了,這道友這麼窮嗎?連一點靈食都沒有?

陳浩猶豫了一下,拿出了壓縮餅乾,手捏法訣,直接一道一年法力的法光加持上去。

下一刻,壓縮餅乾散發靈光。

開光回饋:壓縮餅乾:開光靈物,加持靈性。

感受到回饋信息,陳浩走到小女孩身邊,把壓縮餅乾打開,道:“你吃這個,看行不行。”

小女孩哪裏還有什麼猶豫,連忙塞入口中,快速咀嚼,吞嚥了下去。

隨後,小女孩閉上眼睛,身上氣息浮動。

好一會兒後,小女孩鬆了一口氣,看向陳浩道:“謝謝道友,這個可以,不過……”

陳浩聽到可以,鬆了一口氣,果然關鍵時候,還是開光給力啊。這下找到養你的辦法了。

“嗯,不過什麼?”陳浩問道。

小女孩道:“這個靈物好奇怪,能夠滋養身體,但是我卻無法吸收煉化,而且靈力好弱,只能支撐我三個時辰,對我長大,完全沒幫助。”

陳浩撇嘴。

一點法力開光的食物啊,你還想要咋樣?要是能幫你長大,那纔是奇怪了好吧。

“這是正常的,本來就是我以特殊法術加持的普通食物,而且就這樣,我也需要消耗很大呢,能保護你的身體不崩潰就很不錯了。”陳浩說道。

小女孩一愣:“那我長大怎麼辦?總是這樣,我也沒有辦法去尋找聖物啊。”

陳浩笑了:“道友,你可能對現在的人間不瞭解,等出去了你就知道了,靈物很少的,我能夠給你提供一些,已經是超級大方了,要想讓你成長起來的靈物,我是沒有的,或許其他地方有,但是要你自己去弄。”

小女孩傻眼:“道友,你說你會幫我的。”

陳浩道:“是啊,我說了,但是也要在我能力範圍之內啊,你說吃東西能長大,結果現在你給我說靈食,這和開始的說法不一樣啊。”

小女孩道:“可是我一直都吃的是靈食啊,在幽冥,沒有靈性的食物,那就是垃圾。”

陳浩臉黑,沒好氣的道:“吃垃圾長大的我,還真是讓你見笑了。”

小女孩反應過來,連忙道:“我不是說你,只是,只是……”

陳浩道:“不用解釋,我知道,不過還是這句話,靈食很少,如果你願意,那就跟着我,保你不死,想要長大,自己想辦法,我幫不了。”

小女孩:“……”

“好了,沒什麼事,咱們走吧,這裏也不是什麼好地方。”陳浩說完,轉身就走。

黑貓深深看了一眼小女孩,和公雞一起跟在了後面。

小女孩糾結了片刻,還是認命的跟着一起。

沒辦法,現在陳浩不給吃的,她都走不了多遠,到時候還是身體崩潰,被幽冥牽引回去的結果,這可不行,來人間多不容易,如果拿不到自己想要的東西,那就損失太大了。

快步走到陳浩身邊,小女孩道:“道友沒有靈食,那你知道哪裏有靈物嗎?”

陳浩道:“知道,距離這裏不遠,就有一個禁忌之地,名爲陰月山,裏面各種好東西,我估摸着,不用全部,你就能長大。”

小女孩眼睛一亮,激動的道:“那我們去。”

陳浩道:“等我說完,禁忌之地中不僅有好東西,也有危險,各種無法形容的禁忌守護着那些東西,對了,裏面還有一個月邪靈,還有一個我也不知道是什麼,但是要捏死我估計不比捏死一隻螞蟻簡單的可怕存在,道友來自幽冥,能夠轉生人間,還保留實力,肯定很厲害,你有沒有把握,有的話,我帶你去。”

無法阻擋的薄先生 小女孩:“……”

陳浩道:“怎麼?沒把握?”

小女孩沒好氣的道:“我現在是幼生體,無法完全發揮實力的,而且每一次消耗,都需要靈物補充,得不到補充,我就完了。”

陳浩道:“那沒辦法了,只能慢慢熬吧。”

小女孩不甘心的道:“難道就沒有其他比較容易得到的靈物嗎?”

陳浩笑了:“我說道友,別把幽冥的一套,在人間來用,咱們人間,吃的都是垃圾食物,靈物那都是傳說中的東西,想要可以,必須冒風險去找,還要碰運氣,運氣不夠,沒找到靈物就把自己搭進去的有很多。”

小女孩失望了,幽幽道:“怎麼會這樣?人間如此悽慘,爲什麼我族聖物會被人族煉化?這沒道理啊?”

陳浩聞言好奇的問道:“道友,你要找什麼聖物?”

小女孩遲疑了一下,還是回答道:“我要找的是神璽,嗯,換ChéngRén間的說法,那就是帝王玉璽。”

“哎?神璽?這麼說你還是皇族嗎?說起來我對幽冥一知半解呢,道友能否告知一二?”陳浩驚奇的問道。

小女孩道:“這不是什麼隱祕,幽冥和人間是一體兩面,人間生靈死亡之後,進入的就是幽冥。不過幽冥很大,人間生靈死後的歸宿是地府,而我是天生的冥人,不歸地府管,哪怕死亡,最終的歸宿也是血海。”

“血海?這名字聽起來好熟悉啊。”陳浩思索起來。

小女孩道:“血海是我冥族的聖地,和地府的六道輪迴一樣,都是天地間最神祕最不可侵犯的地方。”

陳浩突然想起什麼,瞪大眼睛道:“我知道了,血海不是修羅的誕生之地嗎?”

小女孩道:“對,冥族是我們自己的稱呼,人間好像叫我們,修羅。”

陳浩:“……” “你是修羅?”陳浩震驚的看着小女孩。

完全沒想到啊,這貨還是傳說中的存在。

WWW⊙тт kдn⊙c o

小女孩淡定道:“是啊,有問題嗎?”

陳浩眼神一動,問道:“你是修羅,又是從幽冥而來,那你知道地府的事嗎?知道關於地府鬼神的事嗎?”

小女孩道:“不知道。”

陳浩:“……”

臥槽,你是不知道還是不想說,你從幽冥來的啊,能不知道?

小女孩道:“你別懷疑,我真不知道,在很久以前,幽冥之地出現了一次變動,不管是地府,還是我修羅一族,或者其他種族,那些強大的存在,不知道去了哪裏,一個也不見了。我們各族還好,留有一定的力量,保護傳承不絕。但是地府中的鬼神,全部消失不見,六道輪迴的力量覆蓋了地府,誰也不敢涉足其中。曾經的陰兵鬼將,無人管轄,如今割據幽冥,亂作一團,若非幽冥之亂,我也不會奉命前來人間,尋找遺失的神璽,好帶回去聯絡我幽冥一族的主宰,沒想到我來到人間,卻遭遇意外,被困了這麼多年,也不知道現在的幽冥是什麼情況。”

陳浩默然。

幽冥也出現了這樣的事?強大的存在全部消失了?這和人間那些先天境界以上的修行之人集體失蹤有什麼關聯嗎?

“那你知道天庭的事嗎?漫天神佛也不見了?”陳浩問道。

小女孩沒好氣的道:“地府的事我都不知道,神仙的事我怎麼知道?我活了七百多年,也沒有見過神仙呢。”

陳浩點點頭,正要說什麼,突然看向小女孩:“你七百多歲了?”

小女孩道:“怎麼?不信啊?我修羅一族雖然也有壽命限制,不過我們活的久,普遍都是三千年以上壽命,我纔剛成年呢。”

陳浩:“……”

七百多歲已經讓我羨慕嫉妒恨了,現在又說三千年?呵呵,老而不死是爲賊。

極品寶寶辣皇后 一邊說着,一行就離開了洞府,來到了外面。

因爲寒氣被小女孩收斂了,球衣男們和宋敬廬也跑到了洞府外守護,看到陳浩安全出來,都是鬆了一口氣。

不過看到陳浩身邊跟着的小女孩,幾鬼都有些迷茫。

這哪裏冒出來的小蘿莉?

陳浩道:“好了,王老伯的心願了結了,我們走吧。”

球衣男們驚訝的看向陳浩,其中一個問道:“大師,難道找到了王老伯失蹤……額,難道這個就是!”

它話未說完,突然驚奇的看向小女孩,瞪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陳浩點頭道:“不錯,她就是,不過情況有點複雜,我也不好對你們說,總之,老伯了結心願,未來也應該有個好的歸宿。”

球衣男們看看陳浩,又看看小女孩,不說話了。

小女孩失蹤六十年,居然還是這小小的身體,而且小女孩也讓它們感覺到了一種莫名的壓力,顯然小女孩很不好惹。

陳浩不說,它們自然不敢問。

“那我們現在……”球衣男們問道。

陳浩笑道:“回去,嗯,邊走邊說,你們有什麼心願,如果可以,我幫你們超度了,也好早日輪迴,重新做人。”

球衣男們眼睛一亮,激動的看着陳浩。

“大師,說起來,我們心願都是一樣的,我們想要重振中國足球。”球衣男之一認真的說道。

叮咚:毒死鬼林凱歌,趙興慶,劉湛,陳江,邱才,三年冤魂,完成死願,獎勵百年道行。

聽到球衣男的話,陳浩腳步一頓,臉色就怪異了。

等系統任務響起,陳浩的表情簡直精彩。

暗黑老公,寶妻難逑 呵呵,早該想到的。

一羣高大年輕漢子,還穿着球衣,很明顯啊。

果然,這心願很大衆,但是也很搞笑。

重振中國足球?呵呵,兄die,根本沒有重振一說,因爲就沒有雄起過啊。

系統大佬倒是大方,直接獎勵百年道行,這是要讓我緊着這個任務,一次封頂的節奏嗎?

但是大佬,請擦亮你的眼睛,就算你獎勵萬年道行,我也沒轍,這特麼就是一個無解死願好不好!

看向幾個期待的球衣男,陳浩道:“幾位兄弟,不是我說,你們自己憑良心講,這個心願,做得到嗎?”

“做得到,只要我們肯努力,肯下苦功,訓練配合,不要黑幕,終有一日,能夠把其他國家踩在腳下,證明我們國家的足球也能成爲世界第一。”一個球衣男開口,表情肅穆。

陳浩誇讚道:“信念堅定,給你點贊。那麼話說轉來,你們都死了,這怎麼踩?說句不客氣的話,就算讓你們上場,你們踢得到足球嗎?”

球衣男們:“……”

“還有,我很好奇,你們死願是足球,爲什麼是……毒死的?”陳浩疑惑的問道。

一個球衣男驚訝道:“大師怎麼知道?”

陳浩撇嘴:“連這點都看不出來,我還能在這紅塵混?”

另外一個球衣男尷尬道:“說起來挺不好意思的,我們幾個因爲愛好足球,所以湊到了一塊兒,本想辛苦鍛鍊,好參加一個業餘比賽,證明自己的實力,然後一步步加入國足,爲國爭光,誰知道出師未捷身先死。剛聚到一起在陳江家吃飯,喝多了,結果燉湯忘了關煤氣,我們集體中毒。”

陳浩:“……”

好吧,你們不僅想法搞笑,死的也很無語!

“幾位兄弟,不管你們怎麼死的,不過這足球的事就別說了,你們已經身死,沒辦法去做,就算你們活着,這想法也終究是想法,我做不到,也沒有人能做到,至少在目前是這樣,所以你們還是說說其他心願吧,比如家庭,比如活着的遺憾什麼的。”

幾個球衣男相互看看,最後看向陳浩,其中之一道:“大師,足球是我們的執念,哪怕死了,我們也是夜夜訓練,不能碰球,我們就去別人家偷看踢球,瞭解踢法,商量對策,可以說,我們的靈魂裏,已經刻下了足球的影子,中國足球不翻身,我們寧可做鬼,也不投胎。”

陳浩深深的看了幾鬼一眼,道:“如果是這樣,那我很抱歉。”

球衣男之一笑道:“沒事,我們也知道這是強人所難,並沒有打算強迫大師。不過做鬼也挺好,我們會繼續努力,說不定以後遇到外國鬼,也能較量一下,證明我們華夏人的踢球實力。”

陳浩一愣,旋即目光一動,開口道:“如果是這樣,那我可以幫你們一點忙。” 從興方縣離開,第二天的下午,陳浩終於迴轉了三水觀。

離開一段時間,三水觀依舊平靜。

觀內,趙靈巧正在提水。

嗯,丫頭很努力,一手一個水桶,裝得滿滿的水,一上一下,累的滿身汗水,呼吸急促。

看到陳浩回來,趙靈巧眼睛一亮,不過並未放棄鍛鍊,依然努力提起,放下,提起放下,同時嘴中唸叨:“九十三,九十四,九十五……”

等到了一百的時候,趙靈巧放下水桶,雙手都顫抖了,手掌心更是通紅一片。

陳浩一直看着,等趙靈巧放下後,這才道:“這麼努力啊?”

趙靈巧笑道:“藍姐姐說的,我力量太小了,發揮不出八極拳的威力,要我鍛鍊身體,增強體魄。”

陳浩點頭:“我對武術不懂,不過你藍姐姐肯定不會教錯,你要努力。”

趙靈巧目光堅定道:“我會的,藍姐姐說,要一個打十個,纔算出師。”

陳浩一愣,感覺這話聽起來好耳熟啊。

“對了大師,您離開的這段時間,有人來拜訪了。”趙靈巧說道。

陳浩道:“是誰?”

趙靈巧道:“不認識,是一個胖子,似乎都不知道您是觀主,過來問了問,然後就走了,也沒留下什麼聯繫方式。”

陳浩滿臉疑惑。

胖子?

自己認識的人裏,貌似也沒有幾個胖子啊。

再說了,搬到三水觀,知道的人很少的,不可能來了什麼也不說就走。

這胖子是誰?

想不到,陳浩也不想了,反正再來就知道了。

“行,還有別的事嗎?”陳浩問道。

趙靈巧道:“沒了,除了胖子,也沒什麼人過來。”

陳浩道:“那好,你繼續忙你的。”

“大師,您剛回來,吃過飯沒有?要不,我先去給你做飯?”趙靈巧連忙問道。

陳浩笑道:“不用,我已經吃過了,另外,我還請了一個大廚回來,以後做飯的事交給它了,你專心鍛鍊就好。”

大廚?

趙靈巧茫然的看了一眼跟在陳浩身邊,一言不發卻長相可愛的小女孩。感覺不對。這麼小的孩子,懂什麼做飯?

心裏不明白,不過趙靈巧很懂事的沒有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