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陳羽不想再耽誤時間,既然已經開始了,就不能這般結束,要將這些人全部轟出通天靈塔,指不定現在還有很多撼林宗弟子在往他們這邊的通道靠近呢。

「你們運氣不好,下次記得看清楚形式再來動粗。」

「尼瑪,老子看得再清楚不過了,三個剛剛突破到玄真境的武者,能厲害到哪裡去,被騙了。」

此時,青年武者內心一萬隻草泥馬呼嘯而過,根本不是一般人。

然而他已經沒有時間後悔了,陳羽的九玄度天劍已經揮灑過來,他手中的劍來的太過迅疾,如同九天之外突然竄出來的一柄神劍,一下子鎖住了他的所有退路。

這一刻,青年武者內心的戰意瞬間崩塌了,他想不到區區一個剛進入玄真境的武者,就擊敗了他這個是玄真境中階修為實力的入門弟子。

「我不甘心,小子,我會記住你們的,出去后別讓我再看見你。」

那人冷冷說道,語氣里充滿了威脅的意味,而且那眼神,讓陳羽看著很不舒服。

「哼,想要出去嗎?你沒機會了。」陳羽冷哼一聲,手中的劍突然爆發出玄奧的變化。

「智劍八方……」

陳羽在這一刻,有了新的感悟,竟然觸摸到了一些邊緣,從入門進階到了小成的階段,劍訣變化萬千,蘊含強大的一絲天地之力。

砰!

那個還沒有來得及捏碎他手中的通靈牌,便被陳羽強制固定了他的雙手,然而劍訣封印了他的身體,身上十多個血洞觸目驚心,以劍來封穴,陳羽不需要玩得瀟洒,來個蜻蜓點水,他此刻恨不得將這個青年武者直接刺成血人。

「你……你想幹什麼?」那青年武者臉上露出驚駭之色,眼神里充滿了懼怕。

「師兄,你們快住手,我們交出身上的通靈牌,你們不要傷害我師兄。」一個女子站出來,對陳羽等人說道。

陳羽看了一眼對方,並不是嫵媚女子,而是一直沒有說過話的女子,此刻她眼神里充滿了驚恐之色,眼睛都要流出眼淚了,希冀的目光看著陳羽。

此時,她手中還端著一塊通靈牌,是她身上的。


陳羽微微皺了皺眉,說實話,這個女子的關愛之意,讓人動人,這是一種師兄師妹間最單純的那種感情,因為他從女子的眼神中讀到了這些信息。

「你叫什麼名字?」陳羽淡淡地看著那女子問道。

「閣丹!」那女子微微愣了愣,不過還是說出來自己的名字。

「閣丹!」

陳羽沒有什麼感觸,但是一旁的陳秋凡和封箭兩人輕呼一聲道:「你是振坤堂李凡的什麼人?」

閣丹微微猶豫了一下,有些嬌羞說道:「他,他是我外公。」

嘶!

此刻不單是陳秋凡兩人了,連陳羽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些弟子赫然是振坤堂的內門弟子,看樣子還真是有些背景。

陳羽皺了皺眉,他在分析這個事情的可靠程度,不過從女子的眼神里,她看不出任何說謊的徵兆。

「閣丹小姐,相信這一次的矛盾,誰錯誰對,你對很清楚,是你們先來為難我們的,既然到了這個地步,你覺得我們還有選擇嗎?」陳羽微微沉吟了一會,說道。

「你想怎麼才能放過我師兄,只要你放他離開這裡,我,我一定會辦法報答你們的。」閣丹祈求說道。

「小師妹,不要求他們,我就算是死,也不會求他們的,只恨我實力不濟。」那青年武者黯然中一振,激動喊道。

「師兄……」

閣丹沒有理會青年武者,反而回頭看向陳羽,眼神里充滿了急促之意。

「你,還有他們兩個,我可以讓你們離開通天靈塔,但是他,我不會放過他的。」

「不要,我求你……」

陳羽一揮手,截然說道:「話我只說一遍,若是不走,別怪我不客氣連你們也留下。」

他意念一動,控制著已經吞噬往先前那個武者留下來的一成元力和魂力的幼蛟戰魂,帶著一股黑氣和強烈的冰凍之氣蔓延向閣丹身後的一男一女。

「哼,你若殺了我們,我們振坤堂的師兄和堂主不會放過你的。」那個年輕男子緊張喊道。

「是嗎?若現能夠建立殺我,我自刎當前,不過現在嘛?嘿嘿,將你們身上的通靈牌點數交出來,然後滾出通天靈塔。」陳羽冷冷說道。

「你放了我師兄,求你……」閣丹還是不死心,說道。 陳秋凡和封箭兩人相視了一眼,他們兩人可是非常清楚振坤堂的李凡,非常的喜愛這個外孫女閣丹,平日里在師門,所有的師兄師姐,師弟師妹都非常的寵著她。

「羽兄,我看這一世不如就這麼算了,凡是留一線,日後好想見。」陳秋凡來到陳羽身邊,低聲說道。

陳羽擺擺手,他大概猜出了陳秋凡要說的話,不過他卻不放在心上,說道:「你們走吧,他我是不是放過的。」

「你,我跟你們拼了。」閣丹身後一男一女激動叫喊著,舉起兵器攻擊了過來。

「哼,找不自在嗎?」陳羽冷哼一聲,體內運轉那股淡綠色的能量,一劍劈了過去,強大的劍氣將兩人震得倒飛撞在石壁上,然後滾落在地面上。

「你,你難道連我們堂主都不放在眼裡嗎?」那個嫵媚女子怒吼著。

「我可沒有這麼說,既然這傢伙不放過我,你以為我就能放過他嗎?」陳羽指了指地上被制服的那個青年武者。

陳羽不想浪費時間,對陳秋凡和封箭說道:「你們兩個送他們出去通天靈塔,這是看著李凡堂主的面子上才這樣做的,否則換做其他人,你們別指望還能出去。」

青年武者憤怒不已的目光看著陳羽,卻又無可奈何。

「你會後悔的。」

陳羽冷然一笑道:「我做事從不後悔。」

那邊陳秋凡兩人雖然很是不認可陳羽的做法,但既然現在是一條線上的,而且只是將閣丹等人送出通天靈塔,想必那個李凡也不會這般為難他們,因此,他們動手了。

一男一女,想要反抗掙扎,而閣丹卻靜靜地站在那裡,沒有動手的意思。

沒有了靈魂人物青年武者的支撐,那兩人根本就無心戀戰,根本不是陳秋凡和封箭的對手。

砰!砰!

先後兩個通靈牌爆裂開來,一男一女先後被一股無形的能量吸入了虛空中,消失在冰寒的空間里。

「你,你們太可惡了。」閣丹氣急敗壞說道。

陳羽看了一眼,說道:「閣丹小姐,自己動手吧。」

「你是什麼人?閣丹到現在也不知道眼前這三人是撼林宗外門什麼人?」她此刻有些動怒了,不由問道。

「出去了自然就知道了,現在你不需要知道。」陳羽擔心她出去後會找陳莘的麻煩,並沒有說出自己的身份。

「不管你是什麼人,我算是記住你們了,師兄,我會讓外公來救你的。」閣丹很是氣憤,冷冷掃了一眼陳羽三人,然後捏碎了身上的通靈牌。

嗡!隨著一道光芒散發出去,輕微的嗡嗡聲響后,她消失了蹤影。

然而這一幕,在撼林宗某個大殿里,一群老者當中,突然盤膝靜坐的老者猛地露出一絲寒芒,睜開了雙眼,詫異地看著巨型鏡面。

「是什麼人?竟然將我的外孫女也送出了通天靈塔,很好,別讓我知道他是誰。」一個花白鬍子的老者,散發出一絲強大的氣息。

「我說李老鬼,都這麼一大把年紀了,還這麼暴躁,容易生氣,這些是後輩子弟們的遊戲,就讓他們好好交流切磋,反正又死不了人。」旁邊一個老者不然打趣說道。

「哼,不是你的人你當然會這麼說。」振坤堂的李凡冷哼一聲,目光卻一直聚焦在她外孫女被送離出通天靈塔的鏡面某處位置。

「那裡人數不多,竟然能將我的幾個弟子還有我的外孫女送出通天靈塔,難道是你們幾個老傢伙的入門弟子,核心弟子?」李凡看了一眼身邊幾個老者,尋聲問道。

「這個我怎麼知道,反正不是我峰脈的弟子,我弟子不在那個位置。」一個老者說道。

這些老者都不是善類,各自有自己獨特的方法留下印記,知曉他們的弟子在通天靈塔里的動靜,雖然無法查看到裡面的一切,但是從鏡面上還是可以看出他們所在位置,若是光點消失了,代表他座下的弟子已經被對手送出了通天靈塔里。

在場所有人,只有一個人大概猜測到了什麼,因為她一直留意著兩個人,剛好她在陳羽身上做了一絲標記,自進入了通天靈塔,她便開始暗地留意觀察著陳羽。

「這小子,還真讓人擔心,但願不會太過為難那個小丫頭,否則這個李凡還不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來,真是讓認不省心。」

凰秋璃此刻緩緩睜開眼,掃了一眼巨型鏡面某個位置,那裡的光點一閃一閃,在外人看來普通之極,但是在她看來,是屬於陳羽的特有標記。

她已經知道了是陳羽等人將李凡的外孫女和座下弟子送出了通天靈塔。


此時,她發現陳羽並沒有危險,便鬆了一口氣,不過她目光卻看向不遠處位置的某處,那裡的光芒點閃爍有些奇特,似乎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

「奇怪,丫頭遇到了什麼危險事情,以她玄真境巔峰修為,應該很少有弟子能夠對她造成威脅的啊。」凰秋璃皺了皺眉,發現鏡面里的凰冰璃的光芒點有些暗淡無光,似乎遇到了重大的危險。

「不可能,整個撼林宗的內外們年輕弟子,能夠超過丫頭的沒有幾個,即便真的遇到了那幾個,也不可能擊敗丫頭,到底是怎麼回事?」凰秋璃在腦海里思索著那個畫面,心中難以釋疑。

「咦!~」

「那處的光芒點大片大片的消失,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詭異的事情?」

突然一些武者發現了巨型鏡面上快速消失的光芒點,其中不乏有內門弟子,入門弟子。

「怎麼回事?裡面難道發生了混戰,入門弟子對付其他的內門弟子?」一個中年武者錯愕不已,猜測說道。

一個老者微微一笑,朗聲說道:「不管如何,只要不會真的死,管他在裡面殺個天昏地暗的,對整個局面都沒有任何的影響。」

另一人解釋說道:「恩,老鬼你說的不錯,不過這事情恐怕跟以往不一樣,你們難道沒有發現了嗎?自他們進入了通天靈塔后,我們就接連發現了好幾個好苗子,幾乎能夠大面積的擊殺對手出了通天靈塔。」

「難道你們的標記不能知道通天靈塔裡面的情況嗎?」一個老者顯然有些激動了,不由問道。 通天靈塔里,各個區域發生了大混戰,有開始爭奪資源的,有開始爭奪通靈牌點數的累加,更有的直接就是往日尋仇復仇的機會,當然也有些特殊的人,為了某種目的,在瘋狂地殺戮。

所幸這裡的殺戮,沒有任何的鮮血,只有各種的不甘心,不情願,還有痛恨。

他們被送離通天靈塔,便要減少體內一成的元力和魂力,這對於大部分的撼林宗外門弟子而言,是非常鬱悶的一件事,而對於撼林宗的諸峰脈子弟,卻充滿了不甘心,似乎內心還有各種底蘊沒有施展出來就被規則之力送出了通天靈塔。

「還真是看走遠了,想不到區區三個剛突破玄真境的武者,戰鬥力如此驚人,雖死無憾。」青年武者躺著地上,眼神望向陳羽,說道。

陳羽搖搖頭,來到他身邊,將他們身上的東西搜刮一通,拋給身後的陳秋凡和封箭,說道:「你們分了這些東西吧,這小子竟然帶了十多瓶的丹藥,真是有資本。」

陳秋凡和封箭兩人聽了,頓時一喜,很快就接過青年武者身上的一切。

「恩,不錯,這一次我們身上的通靈牌點數,已經能夠讓某些弟子直接進入了第三層空間。」

陳羽檢查了一遍,他發現現在的通靈牌點數還差十多個點,如此看來,要寫突破進入第三層才是關鍵。

「若是根據他們說的,只怕我們都要有危險了。」

陳羽來到兩人身邊,說道:「這種事情以後你們還是少湊合,現在最重要的是離開這裡,然後養活累積通靈牌點數,進入第三層空間,藉助這次通天靈塔里濃郁的天地元氣,快速提升修為才是重要。」

「還真是想不到,傻傻的衝出來幹什麼?若是等我們離開了,你們也可以切割一部分地玄冰髓,如今只能接受失敗的痛楚了,下次記得要乘火打劫的時候,選擇一些弱小的來救。」

不過現在通天靈塔里其他很多弟子都極其瘋狂暴走,特別是一些峰脈的內門弟子,入門弟子,或者是核心弟子,都是讓人一種享受自由的感覺。

青年武者看見站在眼見幾個師弟師妹就被通天靈塔的規則之力送出了,除了鬱悶還是鬱悶。


「哼,你們現在很爽是吧,但願你們出去了通天靈塔不要後悔。」青年武者內心很是期待有一個掌控全局的人,來進行解救他,然而他卻也不知道,如今還有誰能夠挽留他。

陳羽緩緩來到青年武者身邊,尊下去看著他,冷聲說道:「我說過,你受死吧。」

「不要,若是你放過我,我可以告訴你一個秘密?」那青年武者驚魂一刻的時候,他說出來至關重要的一件事,如此來吸引陳羽,說服他放過自己。

不過陳羽卻不會給他機會來妖言惑眾,他冷哼一聲說道:「你的秘密留給你以後吧,但願你還有機會翻身。」

他無法強制滅殺對方,但是早已經控制了他身體上的通靈牌,要收拾他分分鐘的事情,現在他意念控制那幼蛟妖獸,黑氣慢慢捲住了那名青年武者身體四周。

「不要……我,我求你,你放過我吧。」那青年武者瞬間有種處於奔潰的感覺。

他看著陳羽,目光里充滿了希冀,然而陳羽卻不會心軟,這事情沒有任何的退路,因為他早已經從這個青年武者嚴重看出了各種城府和不善良的舉動。

陳羽體內元力運行之下,散發出一種強大的氣勢,然而此刻他還需要適當的調整,儘快的速度去解決對手。

砰!

隨著那青年武者身上的通靈牌破碎,他在慘叫聲中黯然離開通天靈塔。

看著重新恢復了寧靜的冰寒空間,此刻陳羽對兩人說道:「我們在這裡耽誤了不少時間,這應該是第二天過去了一大半了,我們檢查一下現在還需要多少通靈牌點數,然後累積足夠的通靈牌點數,進入第三層空間。」

陳秋凡也同意說道:「不錯,這裡很是危險,只怕很快又要有一批武者已經出來了,我們要儘快離開這裡。」

「啊……這麼多?」那邊的封箭突然驚詫不已,說道。

「什麼這麼多,通靈牌點數?」陳秋凡微微詫異,狐疑地看著封箭,問道。

陳羽即時回想了一下之前說的話,因為太過專註,竟然連身邊封箭說的話的沒有聽見去。

封箭激動不已,說道:「不錯,我現在通靈牌點數已經七十二點了,還差八個點就可以進階到通天靈塔第三層空間。」

陳秋凡納悶道:「奇怪,我這裡也是七十二點通靈牌點數,之前還可以單獨去擊殺對手,累積足夠的通靈牌點數,然而每次都很分散,更加難以凝聚力累加到另一個人身上的通靈牌上,現在竟然出現均分的情況了。」

陳羽搖搖頭說道:「不管如何,現在我們身上每人都有了七十二個通靈牌點數,每人還差八個通靈牌點數,就能夠激發通天靈塔的規制之力,進入第三層空間里。」

「恩,這一次,還真是意外的收穫,這些人的戰鬥力為何如此之弱,很沒有道理啊,我與那個年輕人交手,發現對方不像是個水貨啊,為何我們這麼輕鬆就贏下了?」

陳秋凡很是不解,詢問道。

陳羽轉移話題說道:「內門弟子也不可能所有人都那麼厲害,天才也不是遍地皆是,我們外門弟子只是缺少修鍊資源,若是有同等的修鍊資源,我們說不定遠遠超過他們了。」

封箭贊同說道:「羽兄的話我很贊同,現在這裡經過這一番的打鬥,聲響估計吸引了通道那一端的人,我們趕緊離開這裡吧。」

冰寒空間的一側,那個複雜的能量圖案徐徐運轉著,陳羽明顯感應到那能量光圈波動的陣法能量,是一個傳送陣無遺,只是不知道這個會傳送到哪裡去,讓他內心有些忐忑不安。

「這個陣法會不會是離開的出口?」陳秋凡凝神觀察了一會,問道。

陳羽說道:「既然是從這個空間里找出來,想來應該是出口,即便不是離開這個無盡的深淵,那至少也是離開這個冰寒空間里。」


「恩,不錯,反正這裡不是久待之地,我們先離開這裡再說,不過大家要小心了,這裡處處隱藏著兇險,若是出現高階妖獸偷襲,我們只怕難以倖免了。」 當陳羽三人站立在那炫紋能量波動之中,一股無形的力量突然出現,將他們包裹在其中,隨即,陳羽只覺得眼前一花,身體在一緊一松之後,整個人置身在一片溫和的環境里。

我們是不是已經離開了冰寒空間了。封箭的聲音在旁邊響起,充滿了質疑語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