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陳若柯雙目突然睜開,爆發出一陣精光。

“唰”

陳若柯浩然正氣訣運轉之下,周身出現一道無形光罩,首先將自己的身體保護起來,緊接着甩手扔出一道攻擊。

“鎮魂術!”

陳若柯使用的乃是鬼道之中的一道中級的道術,可以直接影響到對手的靈魂。

就在陳若柯出手的一瞬間,雷影身形再度消失,陳若柯依舊沒有在第一時間捕捉到雷影的行蹤,不過陳若柯卻沒有着急,再度閉上眼睛,鎮魂術不單單是針對某個個體施展的,而是針對一個空間之中所有的生靈施展。

雷影的身體雖然躲過了陳若柯發出的一道攻擊,不過當雷影的身體再度出現的時候依舊是受到了鎮魂術的影響,只感覺自己的意識出現一瞬間的模糊,不過在眨眼之後那種感覺迅速消失。

就是這一瞬間的時間,陳若柯已經把握到了雷影額行蹤!

盛京記事 “在這!”

陳若柯雙目睜開,精光大放,身體瞬間衝出。 陳若柯的速度雖然不如雷影快,但是就趁着雷影剛纔那一瞬間的失神,陳若柯動了,身體瞬間出現在雷影的身前。

雷影因爲剛纔的失神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不過當雷影恢復過來的時候,陳若柯已經來到了面前,清晰地可以看到陳若柯臉上的汗毛。

“砰!”

陳若柯一拳擊中雷影的腹部。

雷影沒有來得及躲閃,即便是下意識的抵擋都沒有來得及。

陳若柯一擊得手,並沒有乘勝追擊,而是藉助剛纔的一擊之力身體瞬間折返回去,再度遠離了雷影。

雷影在陳若柯的一擊之下身體瞬間弓了起來就像一隻煮熟的大蝦一樣,不過卻是在半空中弓了起來,陳若柯這一擊已經用上了七成的力量,更何況雷影沒有絲毫的抵擋,但是因爲雷影修煉的乃是雷電力量,身體表面因爲常年有雷電的淬鍊,已經非常的強悍。

所以陳若柯這一擊只是令雷影受到了非常大的痛苦。

雷影的身體再度降落到地上之後,死死地盯住離自己只有十幾米遠的陳若柯,現在雷=雷影纔剛剛反應過來,剛纔自己那一瞬間的失神肯定和陳若柯有關,只是雷影不是此道中人根本就不知道陳若柯是怎麼做到的,不過雖然雷影不知道陳若柯是怎麼做到的,但是也有辦法應對,只要自己時刻保持警惕,只要一覺察到那股奇異的波動直接運轉體內的雷電之力刺激自己便能夠時刻保持清醒。

“這就是你的驕傲所在?”

陳若柯平靜的眸子盯着一臉陰毒的雷影。

“你用不着猖狂,只是我一時大意被你得手,不過你不會再有第二次出手的機會了!”

雷影趁着說話的時間暗中已經調息好了,瞬間雷影的身體消失在了原地。

陳若柯一直在警惕着雷影的行蹤,就在雷影消失的一瞬間。陳若柯身體瞬間離開了原來的地方。

踏着一種詭異的步伐開始躲閃,雖然一直不知道雷影會在什麼方位出現,但是陳若柯的身體卻不會在一個地方停留超過一秒的時間,這麼快速的移動雖然非常的耗費體力,但是卻能夠保證不被雷影的攻擊擊中。

吃烤肉明白,一旦被雷影的攻擊擊中的話,自己很有可能會直接失去繼續戰鬥的能力,雷影的力量非常狂暴尤其是雷電力量的毀滅性非常之強。

被雷影擊中一次,那雷電力量就會像是跗骨之蛆一般,不斷地蠶食自己的身體。

“銀月雷閃!”

雷影的聲音在黑暗之中響起。

忽然一道如一輪彎月一樣的弧形光刃從黑暗之中射向陳若柯。

陳若柯目光一凝,他發現自己竟然無法把握住那弧形光刃的軌跡,根本就不知道那道光刃會在什麼地方消失,又會在什麼地方出現。

“你死定了!”

雷影的身形瞬間出現。

一拳轟向陳若柯的背部。

陳若柯早已經將第二顆舍利的力量開啓,第二顆舍利的力量乃是提高陳若柯的感知力,能夠增強陳若柯的靈魂力量,在雷影出現的那一刻,陳若柯的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

陳若柯和雷影就像是在捉迷藏一樣,一個人出現另一個人的身體瞬間消失,當再度出現的時候肯定不是在原來的地方了。

總之他們兩個人肯定不會出現在同一地點。

“難道你就只會躲躲閃閃嗎?”雷影有些氣急敗壞的罵道。

一邊是雷影的攻擊,還有一個就是雷影剛纔釋放出來的銀月雷閃所化的弧形光刃一直在黑暗中盤旋久久不消散。

“你不也是一直逃跑嗎,藏頭露尾的傢伙真不要臉!”陳若柯反脣相譏。

“哼!”雷影一聲冷哼“我的銀月雷閃不見血是不會消失的,你就等死吧,即便攻擊不到你,也能夠將你活活耗死!”

雷影的話倒是提醒了陳若柯,雷影能夠憑藉着銀月雷閃來消耗陳若柯,陳若柯自然也能夠消耗雷影的力量。

心念千轉,陳若柯的步伐再度變得飄忽不定起來,每次出現雷影的銀月雷閃所化的弧形光刃便會瞬間而至,一陣陣爆炸聲在這片黑暗的空間之中不斷響起。

陳若柯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陳若柯每次出現的地點都不相同,但是陳若柯並不是毫無目的的只知道躲閃。

陳若柯來到h市的時候陳千機可不僅僅只是傳授了鬼道和修羅道,能夠用來戰鬥的還有陣道!

陳若柯就是在佈陣。

“還差三處地方”陳若柯心中暗自想到。

雷影現在已經停止了動作,只是控制着銀月雷閃不斷的攻擊陳若柯,每當陳若柯出現的時候銀月雷閃便會頃刻而至。

三處地方其中一處是林無敵所在的地方,還有一處就是雷影現在所站的地方,如果自己出現在林無敵的方位的話,銀月雷閃緊隨而至,現在的林無敵根本就禁不起銀月雷閃的一擊,陳若柯在心中暗暗盤算着。

“陳哥”

就在陳若柯苦惱的時候,林無敵的聲音在陳若柯的腦海之中響了起來。

“恢復好了嗎”陳若柯當即傳音道。

“好了八成”

“那好,等下我會出現在你的位置,你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衝向雷影,我緊接着就會攻擊他”陳若柯吩咐道。

林無敵雖然不知道陳若柯想要幹什麼,但是依舊傳音道:“明白”

“衝!”

陳若柯的身影再度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在林無敵剛纔盤膝而坐的地方,就在陳若柯的聲音發出來的前一刻林無敵的身體突然不要命的衝向了雷影。

陳若柯的身體出現一瞬間緊接着再度消失和林無敵同時衝向雷影,雷影一邊關注着陳若柯的動向一邊操縱着銀月雷閃,當看到林無敵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楞了一下,而且在恍惚之間他還看到了陳若柯正在朝着自己衝過來。

雷影根本就沒有絲毫猶豫,身體瞬間消失在原地,同時操縱着銀月雷閃斬向自己剛纔所在的位置。

“退!”

陳若柯的聲音再度響起。

林無敵的身體在空中硬是有一個詭異的姿勢躲過了那銀月雷閃然後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就在林無敵落地的一瞬間,雷影再度出現的時候,已經離開了他原來的地方,不過陳若柯出現了。

“一尺青鋒!”

陳若柯怒吼一聲,手中寒芒一閃,“嘡啷啷”電光火石只見,銀月雷閃所化光刃和陳若柯手中的一尺青鋒瞬間碰撞在一起。

“起!”

陳若柯忍住半個身體麻木的感覺,在雷影剛纔的位置重重的踏下一腳,一隻腳印出現,陳若柯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發動了陣法。 “聚魂陣,起!”

陳若柯拼着被那弧形光刃擊中的危險啓動了陣法。

就在剛纔陳若柯躲閃之間,在每次出現的方位都會重重的踏下一腳,留下一隻腳印,在這種時候雖然沒有辦法利用一些專門佈置陣法的材料來佈陣,但是佈置一個簡單但卻有不小威力的陣法還是綽綽有餘的。

陳若柯在啓動陣法的一瞬間,就是先前陳若柯出現的地方踏下的腳印在同一時間呼應陳若柯的力量,瞬間四十九道光束沖天而起,正是因爲陳若柯不斷的躲閃,才致使範圍越來越大,這四十九道光束足足囊括了方圓一里的範圍,而雷影即便再閃躲也沒有走出這一里的範圍之內,在佈陣之前陳若柯早已經盤算過了,在自己啓動陣法的時候,雷影肯定還在陣法之中。

果不其然,剛纔林無敵還有陳若柯同時衝向雷影的時候,雷影並沒有離開太遠,只不過是距離原來的位置十幾米而已,這還不足以令他走出聚魂陣的範圍。

現在聚魂陣已經完全成型,並且已經被陳若柯啓動,雷影就算是想要離開都是不可能的了。四十九道光束就像是四十九根鐵柵欄錯落有致的圍繞在一起,並聚集着周圍的天地靈氣形成一個天然的囚牢。

在聚魂陣之中的人出不去,但是方圓百里範圍內的遊魂野鬼卻全部都會受到召喚一般快速的趕往這裏,進入聚魂陣,並且將聚魂陣之中的生靈撕碎!

陳若柯半邊身子已經完全麻木,而剛纔那道弧形光刃也在一尺青鋒的抵抗之下被彈飛了,失去了雷影控制的銀月雷閃在空中像是一隻無頭蒼蠅一般的四處轉悠,毫無目的。

雷影反應過來之後再度掌控了銀月雷閃,但是現在已經晚了,雖然雷影一直在防備着有什麼奇異的波動的出現,但是剛纔一直只是看到陳若柯不停的躲閃根本就沒有再使用先前使用的那種能夠影響自己神智的招式,不過在陳若柯踏下那最後一腳之後,雷影終於感應到了一掌極度強烈的奇異波動,不過爲時已晚,陳若柯的聚魂陣已經成型了。

雷影目光之中翻出濃郁的恨意,又被陳若柯得逞了,他恨啊!

陳若柯在成陣的一瞬間,抓起林無敵的身體瞬間跳出了聚魂陣,在聚魂陣之外感受着身體周圍刮過來的陣陣陰風,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看着雷影嘴脣蠕動,雷影看着陳若柯那一臉得意的樣子,實在是掐死陳若柯的心都有了,不過他現在根本就接觸不到陳若柯,他突然發現自己就像是陷入了泥潭之中根本就出去不去,即便是移動起來都非常的困難。

剛纔看着陳若柯的嘴巴蠕動,彷彿是在說“你完了”

雷影操縱着銀月雷閃在自己身體周圍環繞,以防陳若柯在正處什麼幺蛾子。

這銀月雷閃乃是倚靠這雷影的力量凝聚來操縱的,銀月雷閃不收起來便會一直消耗雷影的力量。

甦廚 剛纔雷影一直操縱着銀月雷閃追趕陳若柯。陳若柯雖然一直在逃力量消耗的很快,但是雷影的力量也消耗不少,此時陳若柯得以喘息,不用在因爲銀月雷閃的追趕四處躲閃,但是雷影卻陷入了危機之中。

“卑鄙!”

雷影在聚魂陣之中看着陣外的陳若柯怒氣衝衝的冷聲道。

“呵呵”

陳若柯只能用這兩個字來回應雷影的怒氣。

陰風滾滾,不斷地涌進聚魂陣之中,陳若柯很滿意自己的傑作,感受着身邊的陣陣陰風,頭一次感覺那些小鬼還是很有用處的。

雖然涌進陣中的小鬼無法殺死雷影,但是一隻兩隻的殺不死雷影,數百成千只卻能夠將雷影的力量耗光,雷影不可能不對那些小鬼做出抵擋只要沒發動一次攻擊就會消耗自己一分力量。

陳若柯就趁着雷影應付那些小鬼的時間來恢復先前消耗的力量“孃的,讓你耗老子,老子讓你看看什麼是真正的消耗!”

“奔跑吧,小鬼們!”

陳若柯看了聚魂陣一眼之後便不再關注局幻陣之中的動靜,陳若柯對聚魂陣還是很有信心的,想要困住雷影一會兒肯定是沒有問題的,當雷影出來的時候,自己早已經恢復了剛纔所消耗的力量,而雷影,呵呵。

陳若柯直接盤膝坐下,開始恢復着剛纔消耗的力量。

而在聚魂陣之中的雷影此時卻悲劇了。

無數的遊魂野鬼進入聚魂陣之中,張牙舞爪的撲向雷影,雷影看到這麼多的鬼魂撲向自己一時間有些頭大,雖然自己的實力不懼怕這些東西,但是實在是太過煩人。

雷影手掌之上電光流轉,不斷的在黑暗之中閃來閃去,早已經恢復了一些的林無敵看着聚魂陣之中的雷影那狼狽的樣子心中感到好笑。

“加油!”

林無敵高聲呼喊到。

雷影狠狠地瞪了林無敵一眼,就是這一眼,瞬間一隻小鬼撲了上來,衝着雷影的脖子就要張口咬下去。

“滾!”

雷影揮手一拍,一陣電光閃過,那隻小鬼瞬間化作飛灰消失在雷影的身體之上。

“銀月雷閃!”

雷影剛纔收起銀月雷閃,不過現在小鬼越來越多,單憑雙手根本就沒有辦法解決掉這麼多的小鬼。

銀月雷閃一出現,一道閃着電光的弧形光刃在黑暗之中四處飛縱,飛來飛去就像是一道流光一樣,非常的漂亮。

“轟~”

雷影不知道是施展了什麼招式,忽然間聚魂陣之中爆發出一股非常強烈而又狂暴的力量,直衝蒼穹。

“咔嚓”

由四十九根光柱組成的聚魂陣瞬間有了一絲裂縫。

雷影自然沒有放過這細微的變化,冷眼看了一下一直在恢復力量的陳若柯,冷哼一聲,“等我出去我要把你活活電死!”

也就是在這時,陳若柯已經恢復好了,站起身看着還在聚魂陣之中應付着那些小鬼的雷影,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你出陣之時,就是你死亡之刻!”

“轟~”

聚魂陣之中又爆發出一陣狂暴的力量,很多小鬼不堪那股能量的衝擊,直接消散在黑暗之中,根本就沒有來得及撲倒雷影的身上。

“咔咔咔”

聚魂陣終於支持不住了,畢竟陳若柯佈陣的時候所用的材料實在是太過簡陋,腳印······ 雷影終於衝破了陳若柯佈置的聚魂陣,聚魂陣已碎,那些被召喚來的小鬼全部退去,如潮水一般來去匆匆,聲勢浩蕩。

“你死定了!”

雷影的身體瞬間跳上高空,甩手一道電光射向陳若柯。

陳若柯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身體瞬間消失。

雷影根本就沒有發現自己的速度已經降低了很多,但是陳若柯的速度卻已經快到了一種不可思議的地步,陳若柯剛纔調息的時候不僅僅是恢復了剛纔自己消耗掉的力量,而且還從第一個舍利之中獲得了十分鐘的狂暴力量。

舍利之中的力量進入陳若柯的身體之中後,和陳若柯原來的力量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陳若柯感覺自己現在渾身充滿了力量,速度比之前提升了不止一倍。

現在陳若柯單憑速度就能夠完全碾壓雷影,只不過陳若柯並不想這麼快就暴露自己的力量,雖然只有十分鐘,但是陳若柯有把握只要讓他抓到一個機會,可以憑藉手中的這股力量秒殺雷影!

所以在雷影再度發動攻擊的時候,陳若柯依舊選擇逃,不斷地躲閃。

雷影剛剛從聚魂陣之中出來,剛纔被那些小鬼弄得心境已經亂了。現在雷影所發出的攻擊完全是在泄憤,發泄剛纔在聚魂陣之中所受到的憋屈。

小鬼難纏,雷影算是知道了這句話的意思。

剛纔在聚魂陣之中的那些小鬼根本就沒有辦法傷到雷影分毫,但是如果雷影不做抵抗的話依舊能夠被那些小鬼啃咬死,所以雷影只能不斷地應付如潮水一般涌向自己的小鬼,所以雷影才一肚子火氣。

“死!”

陳若柯的身影在三度跳躍之後,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在雷影的身後了。

雷影瞬間轉身甩出一道光刃,銀月雷閃!

“破!”

陳若柯依舊是一擊大浮屠,瞬間拍出,這一次陳若柯乃是醞釀了很久的力量完全凝聚在這一掌之中。

“啵”

大浮屠只一次並沒有像上一次那樣被銀月雷閃割破,而是直接將雷影釋放出來的銀月雷閃直接碾碎,化作點點電光消散在夜空之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