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陳雲峰隨手揮出大旗,自身卻是且戰且退,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復甦古仙上。

看著天上的影在幫助李易對敵,何璐也不上前湊熱鬧,她見識過李易的劍心,知曉他是個怎麼樣的人,此刻也是堅定無比地相信著李易。

沖入人群,何璐不好找修士下手,她盯准一位元仙級別的古仙,身後劍道瞬間祭出。

這古仙雖為元仙,但畢竟失去了自身大道,屢屢落入下風。可就在這個時候,又有幾位古仙掙脫鎖鏈,其中竟有一位真仙朝她襲來。

跑!

何璐當即就想撤退,可那真仙強橫無比,頓時封鎖住了她周遭乾坤。

一道道鬼魂激射而出,徑直朝何璐撲來,何璐也是臉色一變,這名真仙竟是一位鬼修!

局勢瞬間逆轉,古仙厲鬼一齊出手,壓得何璐的劍道施展不出半分。

情急之下,她不知怎得突然想起了李易在那「國學」中寫下的一首詩: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

不由自主的念了出來,何璐驚奇的發現自己的劍上附上了一層浩然正氣!

雖然真氣的消耗也變得更為快速了一些,可這浩然正氣竟是隱隱對這鬼魂有克制之意!

何璐眼神明亮,手中古劍也隨之散出道道白光。

那鬼修見厲鬼竟被何璐克制,臉色變化了一陣,扔出了數顆凶煞頭顱朝她飛來。

可還沒靠近,那一顆顆凶煞頭顱竟被古劍的白光逼退,不近何璐身周半米!

趁熱打火,何璐劍勢一變,再次開口道:

「下則為河嶽,上則為日星!」

一劍橫斬,何璐雖還是靈氣流轉,可在她身周透露出的,卻是劍道真氣和浩然之威!

正氣歌嗎?

不,這應當是……

惶惶劍意,正氣歌訣!

遠處,李易正是一道劍氣劈出,可突然,他的心中竟憑空浮現層層感悟。

仔細探察之間,他竟發現自己手中的青萍劍中浮現出了一層白色光芒。

『這是……浩然正氣?!』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嶽,上則為日星!你的學員在詩詞之中悟出劍道之理,劍道被開創了一條新的分支!』

『劍道流派——儒道流!(潛力Lv1)(1/2000)』 南緋顏看着那離去的背影,內心也不曾有半分留戀,那些過去的時光過去的人就留在回憶之中吧。

「小郡主!」

「走吧,回宮。」如今她的天地也就只是在那方寸之間。

「是。」一直以來,小宇子都是如此,靜靜地陪在小郡主身旁就好。

再說趙顏鈺看着那個無人的方向久久的沉默,神色暗淡。

「皇上?」

「你們都退下吧,朕想一個人靜一靜。」身邊的奴才看着自己的主子,雖猜不透主子的心思,但多少也明白這個時候他們不適合留在此處。

「那奴才在外間守着,皇上有吩咐時喚奴才一聲便好。」

趙顏鈺很是不耐煩的揮了揮手,現在他只想一個人待一會兒。

漫天雪花、滿園梅香,這一切的種種都足以將他帶回多年前的那一個午後,那是經后往年自己最難忘的時光。

趙顏鈺漫步於梅園之中,儘力讓自己忘卻如今的一切,恍惚之間似乎自己又回到了那一日的午後。

她於悄無聲息之間來到自己身後,明明自己是那般警惕的一個人,可卻未曾先發現她,她清冽的聲音就如那一日的雪花梅香一般闖入自己的耳中,那個時候她說的是什麼呢?

對了,她說:你怎的一個人?

自己是趙府的長子,父親對自己給予厚望,所以他也不敢讓父親失望,一直以來,無論發生了什麼事都是自己扛,弟妹繞膝笑談的歡樂從來都不屬於自己,這一切似乎所有人都習以為常了,從未有人問過自己一句為何獨自一人,甚至連自己最親的人都不會看到,可是她第一眼便看出了自己的孤獨。

儘管她已經入府多時,可那是他們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見面,所以在那一瞬間自己倒是不知道她是府中的哪一位,隨反問之,她笑意妍妍的對自己說道:她是父親新進的掌衣!

掌衣!趙顏鈺自然知道那是誰。

那一刻他其實看得很清楚,她眼神中有一閃而過的落寞,對於那個身份,她大致也是不喜的,可是她生在皇室,也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以前自己大致聽父親母親說起過,她是國君放在趙府的一顆棋子,很多事都不能再她面前流露出來的,可是自己在見到她的那一刻卻覺得或許她不似別人言語中的那般。

她是父親的掌衣,可從來沒有人告訴自己,自己該如何喚她,在聽到自己問她的那一刻,她眉梢眼角多了一絲笑意,看起來就像狐狸一般,可就是那樣的笑顏很是吸引人的目光,也似乎只有那樣的笑才是真正屬於她的。

她思索再三后,笑着讓自己喚她姐姐!

那一刻自己內心也有百般思緒,她是父親的掌衣,可是就那般自說自話的想要成為自己的姐姐,難道她竟是這般喜歡惡作劇的一個人!

不過回想,說到底她也不過比自己大三個年歲而已,自己身上背負着整個趙府的期望有時候自己都還會覺得累,她身上背負的可不僅僅只是一個府門事。

不管怎麼說她們都身份有別,姐姐二字自己還是不敢喚的,剛剛自己還在想喚郡主不合適,可現在一想,喚郡主卻也最為合適的。

那一年的午後,兩人就那樣,一個端坐、一個半依欄桿靜靜的看着外間飄飄洒洒的雪花落在殷紅的梅花之上,看着遠處弟妹於雪地折梅,自己的心中也有一絲落寞閃過,原本以為不會有人在意自己一瞬的情緒,可剛剛才見到面的她卻看見了。

她不顧其他直接從身後將自己抱了起來,他現在都還能記住,她的那個行動還着實嚇了自己一跳呢。

她的力氣比自己想像中要大了幾分,那一刻的種種着實讓自己窘迫不已,不過如今卻是自己再也回不去的留戀。

那一日回房之後,自己便發現房中多了一支梅花,是他的想而不得,一如今時今日的她。

那一日是自己的生辰日,自己收到了很多禮物,可是真正喜歡的不過就是那突然出現於自己房中的梅花,可說到底花離枝幹入暖閣也是存活不了幾日的,是不是那個時候就寓意了他們之間的感情雖然最初很美好,可終不長久。

趙顏鈺就這樣於梅園之間遊走,眼角不知怎的就濕潤了起來,或許是今日的飛雪太大了吧。

玉英如今是趙顏鈺的貼身侍衛,先前有些皇上交代的事要做,所以未曾一路跟來梅園,如今趕到梅園卻發現一行奴才守在外間,不免有些疑惑。 「大長老,你有所不知,就在一天前,我黃天道本已經逐漸掌握整個南江各市,但是卻被人王殿的人給破壞了,我黃天道副宗主黃超也被對方擊殺,頭顱就放在我們黃天道的門口。」張少鵬說道:「大長老,你可要為我們做主啊。」

執法大長老此時臉色鐵青,異常難看,黃天道的副宗主被人給殺了。

人王殿。

好你個人王殿,諸葛連雲成為人王殿左相,現在你們人王殿有對付他們黃天道,諸葛連雲,我跟你勢不兩立。

執法大長老,氣的渾身發抖,怒火一股腦的朝着諸葛連雲宣洩了過去。

而諸葛連雲此時跟着姜天已經來到了沼澤之地。

當初姜天的母親發現殷墟之地的地方,這裏沼澤叢生,危險重重,但是這點危險,自然難不住姜天一行人。

正走着,諸葛連雲突然不知道怎麼的,覺得鼻子一癢,忍不住就一個噴嚏打了出來。

摸了摸鼻子,諸葛連雲鬱悶的說道:「這是誰在說老子壞話不成。」

不過也沒多想,此時的他們來到了西境這一處沼澤之地,這裏屬於神州,但是卻也是跟鄰國的交界處不遠了。

這裏人跡罕至,常年不見人煙,也就造成了這裏危險重重,也就是一位老獵人走在其中。

但是這裏卻是資源異常豐富的地方。

這就造成了,鄰國常常越界,想要從這一片沼澤之地,得到點好資源。

說起這鄰國,姜天不由都感慨無比,這鄰國名叫b國,是僅次於a國的強國,百年前神州交好,後來神州崛起,讓他們看到了神州的威脅,雙方也就關係破裂,雖然是鄰國,但是相互之間卻沒有好臉色。

時常有一些小小的摩擦。

倒是一旦開戰,這一片沼澤叢林就首當其衝。

「看來,這裏還真的是被b國經常光臨。」

咔嚓一聲。

姜天正好一腳踩了一個響動,低頭一看,赫然就是一個軍用罐頭,這不是神州的牌子,而是來自b國的牌子。

普通人都不會使用,一般都是軍方使用的。

隨時關顧我神州領土,這b國,越來越猖狂了。

時間流逝,很快就夜幕降臨了,沼澤叢林之中,夜幕降臨格外寒冷,絲絲冷意讓人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不自覺的打了一個寒顫。

此時姜天一行人,也不在前行,而是找了一個地方安營紮寨,這一次他們準備妥當,很快一出營地就準備好了。

升起篝火,戰隊成員,四周巡邏。

不知道哪一位戰隊成員,運氣不錯,居然打了一點野味,一群人圍在一起,慢慢的燒烤野味,朝着乾糧,喝着小酒。

姜天不由對着諸葛連雲說道:「左相,你可來過這裏。」

「這裏,人跡罕至,但是明顯一般被做為軍事預演之地,而且剛才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那一處留下的痕迹時間不是很久,很有可能我們還真能碰到b國的那群人,現在什麼牛鬼蛇神都敢來對付我們神州,真當我們神州好欺負。」

濃濃的殺意瞬間從姜天身上散發出來。

入侵領土者,雖遠必誅。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裏已經是我神州邊境,殷墟之地,怎麼會出現在這裏了。」姜天疑惑的說道。

這才是他內心深處真正疑惑的地方。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楊西達驀地想起什麼,急切找來助理。

「把之前準備的通稿都撤回來!」

助理滿臉為難,「楊總,有一部分稿子已經發出去了,來不及了。」

「那就把沒發的撤回來啊,蠢貨!」楊西達將手邊的文件劈頭蓋臉砸向助理,怒吼的聲音整層樓都能聽到。

快被砸哭的助理跑著出去辦事,楊西達坐在辦公桌后,用力捏著突突直跳的眉心,帶著血絲的眼睛盯著直播畫面。

林婉兒到彈幕粉絲們對她接下這部片的不解,秀美溫柔的臉上始終掛著不變的笑容。

「我之所以會接下這部戲的理由,等到上映的那天,你們會明白的。」

彈幕評論漸漸地有了變化。

「婉兒從不拿自己的事業開玩笑。」

「我聽說黃羽拿出全副身家投資這個片子,不可能為爛片這麼做吧?」

「這個王岳,或許真的有點東西。」

「他最好別讓我女神失望!不然我黑他一輩子!」

直播鏡頭裡,林婉兒人的笑好似能讓人寧心靜氣,當然,這裡面不包括楊西達。

萬盛這邊早就在各個平台準備了一批黑通稿,就是要借著這次開機把《這些年》劇組踩死,將林婉兒逼回來,也給王岳一個教訓。

現在他們讓王岳兼任男主、林婉兒強硬表態和劇組共進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