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陳青一笑,又遞過去一個大蘋果,這兔人的眼睛立刻亮了,拿起來就啃了一大口,清脆的果肉入口,甘甜的味道讓她滿足的眯起了眼睛,快速的啃食起來。

「主子,我們殺了一頭鹿扔到了寨子門口,那幫傢伙不但不吃還把鹿給埋了!」

聽到樂鬼的稟告,陳青笑了,伸手拉起了有些害怕的小兔人,揉揉她的腦袋怪,牽著她的手就向前邊的寨子走去。 小兔人認命命般的跟著走,一直低頭啃著手裡的蘋果,連果核都沒放過,簡直是逆來順受。


簡陋的村寨里不是茅草屋就是漏風的木板房,外圍有些農田,種著不多的作物,見到陳青之後,沒有一個兔人逃跑,全都顫巍巍的跪倒在地任憑處置,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心。


「誰是村長?」

隨著他的問話,一個老邁的兔人顫巍巍的站起身,「稟告大人,我是本村村長,您想要什麼儘管取走,還請留給我們一些青壯。」

陳青沒吭聲,而是直接取出了分身塔,分身塔快速變大落到地面,嚇得兔人們全都低頭不敢看,陳青直接一拉兔人村長和那個小兔人,邁步走進了分身塔中,又進入傳送門來到通天塔內的一個小世界。

這是個鳥語花香的世界,現成的城市和快要成熟的農田,就是空無一人,全都已經被轉移走,陳青帶著他們逛了一圈后開了口。

「感覺怎麼樣?」

「這裡是神靈居住的地方嗎?」

聽到兔人村長的話語,陳青笑了,「算是吧,我想收你們成為我的奴僕,可否願意。如果願意的話,這座城市和周邊的土地全都是兔人的,你將成為城主。」

老兔人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可也知道如此強者絕不會矇騙自己,激動的跪倒在地說不出話語。陳青將他扶起,又回到了村莊,老兔人一點都不耽擱的將全部村民全都帶進了通天塔內,很快村子里就空無一人。

只不過幾百個兔人而已,對陳青的用處不大,可關鍵在於陳青這是在挑選品種,兔人將是通天塔內和神國里最好的農夫,將人類解放出來干其他事務。

離開了兔人村莊,陳青又開始了尋找之路,不但從下等妖族中挑選,還從中等妖族中開始選擇,強壯的牛人,速度快的馬人,一旦認定主人就不會背叛的狗人等等,雖然他們有的也吃肉,可全都成為了他的選擇目標。

自己收取太慢,根本填不滿那個小世界,陳青下令幾位擁有分身塔的屬下前往靠近妖族的人類邊境,大把撒錢的開始購買名單上的妖族成員,讓人類世界掀起了一場進入妖族地盤掠奪奴隸的熱潮。

同一時間,在花瓊芳的主持下,鬱金香帝國國都內,建起了第一座神廟,裡面供奉的正是陳青,陳青在詳細思考後,還是決定用邪神的封號。雖然現在他還不是神靈,可在自己地盤建造神廟誰也管不著,為了培養信徒,好從中選拔出可以進入神國之人,鬱金香帝國大小城市內也正在開始建造小型神廟。

讓陳青沒想到的是,自己在鬱金香帝國最為狂熱的信徒竟然是有同樣名字的公主鬱金香,深思熟路后,鬱金香成為了教主,與陳青有數次**歡愉的郁滿紅成為了副教主。他們兩個是鬱金香帝國的人,有利於邪神神殿在全境推廣,不過長老之類的卻全都是陳青的自己人,他們才是真正的手握實權。為了讓鬱金香王安心,陳青還讓出了帝位,讓對方成為了鬱金香皇帝,更是不惜餘力的協助邪神神殿的發展,他自己都帶頭成為了信徒。從今以後,神權歸陳青,帝國歸對方,倒也能相安無事。

將成為信徒的人口多種辦法可以解決,實在不行也可以購買人類奴隸,先在通天塔世界里慢慢調教。剩下的還是最關鍵的事情,神國的擴建,讓其滿足大批人口可以入住。

放棄妖族之行,去上界偷浮空島?

已經不需要自己在收取妖族的陳青腦中冒出這個念頭,可細想之下還是決定先在妖族內部轉轉。之前在妖族內部有地盤的火系神族找自己,還有些抵觸,如今今非昔比,已經跟幽冥神系杠上了,只要以後爭奪大批靈魂就會有衝突,在摻和上火系神族也沒什麼。

這貨純粹破罐子破摔,帳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咬。一路上見到上位妖族就幹掉,能收的妖族就收走,得知了火系神族的地盤后,就一路前往。

還沒到火系神族的地盤,壞消息就傳了過來,一位負責收購妖族奴隸的手下出事了,他被人騙出城外,來了個黑吃黑,奴隸沒買成,命卻給搭上了。下手的是人類和妖族聯手,就是看他有錢劫財!當手下們接到警報趕到,雖然把敵人殺了個乾淨還俘虜了數名,可那位屬下的命,卻再也救不回來了。

通過對那些俘虜的審問,得知幕後兇手正是當地城主,那傢伙一直勾結妖族,充當在人類世界的內應,還干著打家劫舍的勾當。

陳青的屬下們跟陳青一樣,信奉的是以牙還牙以血還血,不過那城主竟然是位偽神,他們解決不了,只好把事情上報陳青。

得到消息的陳青咬牙切齒,異族跟自己搗亂也就罷了,人類也不讓他消停。同伴無辜被殺,手下人已經群情激憤,陳青只好找個隱秘地點,將自己攜帶的分身塔埋起來,通過分身塔來到了那座城市的野外。

一出現就看到密密麻麻的已經來了好幾千人,還不斷有人通過分身塔趕來,弄得他一瞪眼。

「都給我回去,這裡交給我了。」

要與之交手的將是偽神,這幫子人還不夠對方塞牙縫的,而且報仇殺了城主就行,又不是要來屠城。比陳青呵斥的眾人不敢抗命,只好進入死者的分身塔離開,一個個臉上卻露出不甘心和怨恨的神色。他們不是怨恨陳青,而是怨恨自己不爭氣,如今已經成了主人的累贅,只能辦一些雜事,事事都需要主人出頭,感覺很窩囊。

陳青也理解他們的心情,同伴被殺,不能手刃仇敵,這是心中最為痛苦的。可修為不是立刻增長,還是需要刻苦修鍊只能是希望他們早日成長起來。

不過陳青也感覺到了無力感,手下的高手還是太少了,很多事需要親力親為,能夠威震這無盡大陸的日子還是遙遙無期。

見手下們全部離開,收起了分身塔,陳青易容成候至的樣子向著城內走去。如今城裡湧進來不少干預前往妖族掠奪奴隸的冒險者,簡直就成了一個奴隸市場,可惜他們最大的主顧已經沒了。

原本陳青是要直奔城主府,殺了那城主就離開,可走著走著停下腳步,在一個鐵籠子里,他看到了沒見過的妖族。

這是一個長得極其漂亮的小女孩,不過額頭有一對觸角,背部還有色彩斑斕的一對翅膀,穿著花瓣做的裙裝縮在角落裡,看著讓人憐愛。見到陳青駐足,籠子的主人立刻打招呼。

「這位朋友,看上這蝴蝶人了?我跟你說啊,這蝴蝶人可是妖族裡難得美人,身柔音美,弄回去暖床絕對是極品。」

不等陳青開口,旁邊一個賣奴隸的就開了口。

「錢三,你又在騙人了,這蝴蝶人越漂亮越是雄性,弄回去暖床還不噁心死啊!這位兄弟,我這有雌性的你要不要?」

隨著話語,陳青一扭頭,就看到那邊也有籠子,同樣有三尺高的蝴蝶人,可惜面如老婦,丑的要命!

被人打斷交易,錢三不幹了,立刻開吼,「雄的怎麼了?走後門一樣爽!」

陳青習慣性的摸摸鼻子,他才不在乎是雌性還是雄性,也沒那特殊酷好,只關心這看起來嬌弱的蝴蝶人有什麼用處。

「他們有什麼用?」

陳青的問話,讓推銷者的臉色一僵,「額……能夠促進植物快速生長,賣給種植藥草的大戶可是能值大價錢。」

這話說得他自己都不自信,藥草種植大戶在人類世界不少,可都是在內陸之中,誰會在這戰亂的邊境開墾莊園。而這趟也就弄來不多的幾個蝴蝶人而已,運到內陸,還不夠路費的!

「我要了!」

陳青連價錢都沒問,直接就扔過去一袋子元氣石,把兩家的蝴蝶人全包圓了,把這倆傢伙高興壞了。

買是買了,可陳青也沒地方放,眾目睽睽之下取出分身塔也不太好,乾脆的將籠子打開,領著不敢亂跑的十餘蝴蝶人向城外走去。

走著走著他就走進了小樹林,取出分身塔就將蝴蝶人收了進去,沒著急在收起分身塔,而是靜靜等待,數十人不花好意的露出身形,圍了過來。出城時他就感覺到自己被人盯上了。

「咦,這裡怎麼有座塔?」

一個傢伙輕咦出聲,可其他人也不在意,手拿刀劍就將陳青包圍,看得陳青直搖頭,一幫最高修為才魂皇的傢伙們,也學人家打劫,簡直是自己找死!沒召喚出惡鬼,而是放出了三匹魂力野狼。

「嗷嗚……」

威武神駿的魂力野狼一出現就仰天長嘯,嚇傻了一幫人,陳青轉身向分身塔一招手,分身塔急速縮小飛進他的識海,再一回頭,數十人已經跪倒在地。

「大人饒命……」

為首之人哀嚎出聲,恨不得砍自己幾刀,肥羊變凶獸,這是最恐怖的事情。

「城主的人?」

「不……不是!」

為首的人顫抖出聲,怕陳青不信又趕緊解釋,「城主最不是人,我們都是邊境哨所的士兵,妖族來襲的話最先死的就是我們。可城主還剋扣我們糧餉,不得已才出來大街肥羊,可我們不殺人!」

「堂堂偽神,會剋扣你們糧餉,我會信?」

自從陳青見過妖族吃人,就對邊境上的人類起了憐憫之心,這些人都是能夠抵抗妖族的存在,能不殺就不殺,這才說了這麼多廢話。

不管對方怎麼解釋,陳青一揮手,「滾吧……」 一幫人連滾帶爬的跑了,可沒有跑多遠,一個個就從身體內部爆裂而亡。

陳青冷冷的看著,這不是他動的手,早就感知到還有人在附近。血腥的場面上演,陳青當然毫無懼色,見他悠閑的站在那, 願望男神[快穿]

這是一個看起來很平凡的中年人,可一身衣服極其華貴,身上更是帶著不少價值連城的飾物,手上還誇張的帶著好幾個碩大寶石製成的儲物戒指,顯得滿身銅臭氣。

「我有些屬下去找擁有一座塔的人談生意,結果一去不回,不知道你見過沒有。」

對方直接開門見山,陳青意識到遇到自己想找的人了,臉上立刻露出猙獰的微笑。

「巧了,我有個屬下跟一幫人去交易,卻被黑吃黑,這事你不會不知道吧?」

對方臉色一變,不是因為陳青的話語,而是陳青對他發出來的淡淡神威毫不在意,陳青自己身上更是也散發了出來,知道遇到同樣級別的存在了。

這城主話鋒一轉,收起神威,語氣也變得客氣起來,「一些屬下而已,死了也就死了,朋友遠道而來,還未請教尊姓大名。」

「候至。有一件事你要清楚,我與你不是朋友,而是仇敵。」

「候至……」


城主咀嚼著這個名字,想要從中得到是哪個勢力中人,想著想著眼珠就是一鼓,響起有位封號丹魔的煉丹大師就叫候至,接著又搖頭否定,煉丹大師那個不是前呼後擁,怎麼會來這小地方。

對方沒動,陳青也沒動,他現在也有點好奇,一個偽神,到哪裡都是威震一方的人物。想自己弄個國家玩都不成問題,怎麼會屈尊來這邊境小城當城主,還干著打家劫舍的勾當。

「我死了三百七十八人,你只死了一個屬下而已,不要太過分。還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好。」

城主這是退了一步,也給陳青一個台階下,可陳青可不是要跟他談判的,而是來要命,陰森的笑容又爬上他的臉孔。

「你沒算那些死去的妖族吧?堂堂人類偽神,卻與妖族勾結打劫人類,這話要傳出去可不好聽。」

「我管他好聽不好聽,這事到此為止,告辭了。」

城主有信心陳青也不願意跟自己兩敗俱傷,話一說完就要退走,可陳青又把分身塔放了出來,弄得城主趕緊放出自己的仙器寶劍,嚴陣以待。

分身塔快速變大,重重的落到地面,正當城主的目光都被分身塔吸引時,惡鬼群立刻就從地面竄了出來發動了攻擊。陳青之所以跟他廢話這麼半天,就是讓惡鬼群從腳底放出,並且暗中包圍,等待時機進攻。而且還要等那些被殺死的劫匪靈魂被幽冥神使收走,免得暴露自己。

「刺啦……」

城主那把看似平凡的寶劍爆出刺眼的光芒,近百惡鬼竟然被一劍斬得消散,可惡鬼實在太多,城主爆出的神威和魂焰就算又打散了一些惡鬼也沒用,來不及發第二招,樂鬼就衝進了他的識海,流著口水撲向靈魂,接著數個同伴也沖了進來。張開大嘴就要開啃,陳青的話語也傳了過來

「要活的……」

隨著陳青的話語,惡鬼們一臉可惜的停了下來,卻一個個緊緊抓住靈魂,隨時可以將其撕碎,嚇得城主也不敢反抗了,任由更多的惡鬼衝進識海中。

「主子,這傢伙的神國裡面竟然也有棵樹!」

惡鬼的稟告傳來,陳青的眼睛立刻亮了,沒想到還有意外收穫。陳青可沒命令不許殺神國之人,惡鬼們衝進去大快朵頤,城主只能是一臉慘白的看著,還好陳青又阻止了。

「交出靈魂印記,我可以饒你一命。」

之所以活捉,陳青就是打算開始收集偽神奴僕,難得碰到一個靈魂印記不缺失的傢伙,當然不能錯過。

聽到陳青的話語,這城主臉色變幻,許久后頹然的一嘆氣,還是保命要緊,不等惡鬼們折磨他的靈魂,就將靈魂印記獻了出來。

「神奴張發財見過主人。」


這名字一下就讓陳青笑了,估計小時候家裡窮,才被他爹取個這樣的名字,怪不得成了偽神還這麼貪財。

「你識海里是棵什麼樹?」

陳青的問話立刻讓張發財臉色一苦,「啟稟主人,那是神物消財樹,我從一座妖神的陵墓獲得,當初還以為找到了成神之路,結果卻是個貪得無厭的敗家貨!就算成了神,我也得變窮神!」

一聽是神物,陳青的眼睛更亮了,一般的偽神能找個能支撐起神國的天地奇物就算不錯了,擁有神物的少之又少,這傢伙走了狗屎運,竟然還不知足!

「說詳細點。」

張發財只好再次稟告,「世間有一對相輔相成的神物,一是發財樹,二就是消財樹。用發財樹建立神國后,可以讓神國內形成各種珍貴礦脈。而我的消財樹正相反,想要擴建神國,就得讓它吞噬無數寶物,若不然根本成長不起來!」

「額……」

陳青愕然,怪不得這傢伙不擇手段的撈錢,原來還有這麼一層原因。

「你留在這裡就是為了撈錢?」

這只是陳青的隨口一問,不成想卻又有了意外的收貨,只見那張發財嗤之以鼻的說道。

「這破地方能發什麼財,若不是那上古妖神陵寢還沒探索完,我早跑了。主子,我感覺那發財樹絕對也在那陵寢里,每次進去消財樹都會發出若有若無的聯繫。」

後面那句話,讓陳青的好奇心徹底的勾了起來,若是能掘了一個妖神的陵墓,獲得裡面的財富,也是一大快事。

「帶我去那妖神陵墓看看。」

陳青的命令一下,張發財的臉色更苦了,「主子,你把我帶路的妖族手下都殺了,咱們現在進不去啊!」

「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