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陶紅雲見席錦榮一臉不屑,看扁她的神情,她本來是解釋的,現在她一點都不想解釋了,席錦榮愛怎麼誤會那都是席錦榮的事,跟她沒半點關係。

席秋怡見陶紅雲也沒想解釋的意思,她也就猶豫了,自己到底要不要提醒她二哥,這店子其實就是他最瞧不上的陶紅雲開的呢?

席錦榮見她不做作,更加肯定了,陶紅雲就是一個打工的。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他就可以隨意折騰陶紅雲了。

與他有同樣想法的還有張文玲,不不過她覺得自己可以打落水狗,只要席錦榮使勁踩陶紅雲,她就可以像以前一樣,暗暗踩上一腳給自己出出氣。

席錦榮突然瞪著陶紅云:「看什麼看,既然我是顧客,我說什麼那就什麼,你敢有意見我就投訴你,讓你老闆把你辭退了。」

陶紅雲冷笑,像是看白痴的眼神看著席錦榮,嘴角勾著譏諷的笑容:「席錦榮,我跟你結婚這麼多年,我還真不知道你是這樣的人,更沒想到就會是這麼愚蠢不堪,也是幸好我終於跟你離婚了,不然我還要忍受你的無能和愚蠢。」

她目光驟然間變得如同一把鋒利的刀子一樣,掃落在張文玲身上:「說實在的,我非常感謝你,因為有你,讓我在這段婚姻解脫了,現在席錦榮的愚蠢和無能就留給你自己慢慢忍受吧!總有一天你要是忍受不了,也不怪你,要怪就只怪他太過於無能和愚蠢。」

席秋怡直接傻眼了,她居然在陶紅雲身上看到了唐小芯的影子,太犀利了,不過也太爽了吧!

懟得張文玲說不出話,就像是吃到了一隻令人噁心的蒼蠅,結果又一小心給咽了下去,吐又吐不出的感覺。

還有,她二哥的表情,好像吃了大便一樣,黑得像鍋底。

「陶紅雲你說什麼呢!」席錦榮立即火冒三丈瞪著陶紅云:「到底是誰天天像個潑婦一樣的?還在監獄待過,你自己還好意思說我無能,愚蠢,你也不想你自己什麼樣的,我都都還沒說,我多麼幸運終於把你給擺脫了,你倒先說我了。」

婚身解數,總裁追妻太高調! 「還有,文玲樣樣比你強太多了,我都數不過來,我告訴你陶紅雲,你連她的一個手指頭都比不上。」

「行行行,她對你來有多好,都跟我沒關係,我們現在離婚,你過你的,我過我的,互相不干涉,我也請你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我只要一看見你,我就會覺得惡,渾身不舒服,說不定今晚我都吃不下飯了。」

「你……」

張文玲見席錦榮根本就不是陶紅雲對手,便拿著手上的一件衣服,柔柔地笑著:「這件衣服是什麼價位?麻煩你要幫我試衣服。」

陶紅雲目光銳利在張文玲身上打量,隨即一笑,「好啊!」

席秋怡一看,這是又要開始撕了嗎?

陶紅雲從張文玲手上接過衣服,上下看了一眼,「這衣服不太適合你,尺碼太小了,你的身材太胖了。」

「你說什麼呢!我這叫豐滿,我哪裡胖了?」她的身材引以為傲,卻被陶紅雲這麼說,張文玲一時也忘了偽裝溫柔的面孔了,而是反應非常直接瞪著陶紅雲。「你也看看你這身材,乾巴巴的,錦榮都跟我說了,他就喜歡我這樣的身材,他最不喜歡就是你這樣的身材,抱著你,就像是抱著排骨一樣磕手。」

陶紅雲忍俊不禁,「你覺得你這樣的身材好,那就行了唄,我不過就是說這衣服不適合你,你看看你,反應這麼大,幹嘛呢!」

「我就喜歡這件衣服,我就要試這件衣服。」

「行,你要試,也沒問題,只不過我事先跟你說了,我們的衣服可是很貴的,你要是撐壞了,你可是要賠的,當然,你可不能到時再借口,說什麼我們衣服質量差,不想賠錢哦!」

「哼,誰知道你是不是故意這麼說,等一下衣服讓故意破壞了,然後再讓我賠錢啊!」

「你非要這麼想,那就不要試了。」

張文玲一想到就這麼算了,不能為難陶紅雲,她又不甘心。

可如果真的把衣服擠壞了,那就是要賠錢,更何況他們手頭上沒多少錢,一就這麼賠給陶紅雲,她又更心疼。 黃然和趙依依來到了一間咖啡廳,找了一個靠窗戶的地方坐了下來。趙依依看著咖啡廳的座位,撅著嘴巴,然後坐到了黃然的對面。

「你看你的小嘴撅的,自己跑出來都不害怕家裡人擔心你嗎?」黃然笑了笑,看著趙依依的那副可愛的表情。

「我偷跑出來的,他們不知道……」趙依依這個時候昂著小腦袋,驕傲的說。

「胡鬧,那家裡多擔心啊!趕緊給家裡打個電話……」黃然這個時候嚴肅的說。

「哦……」趙依依看到黃然嚴肅的表情再也不敢胡鬧了,趕緊掏出手機給家裡打了一個電話……

「這才對了,你出來都不給家裡書,家裡多著急啊!你要是出了什麼意外,那怎麼辦……」黃然笑著說。

「太子哥哥,我能出什麼事情啊!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再說我的功夫這麼好,誰要是欺負我我就用鞭子打他……」趙依依找個時候握著小拳頭,驕傲的說。

「那要是打不過怎麼辦……」黃然笑著說。

「那就太子哥哥幫我……」趙依依看著黃然,笑著說。

「我要不在你身邊呢……」黃然看著趙依依,對這個小丫頭他是一點辦法沒有了。

「你不在我身邊,我又打不過他,那我就跑……」趙依依歪著腦袋,輕輕的說。

「你要是跑不掉呢……」黃然接著問。

「我要是不掉,我就……」趙依依這個時候慢慢的說,卻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你看,不知道了吧!以後不能自己亂跑了,這個世界上壞人這麼多……」黃然笑著說。

「太子哥哥,他們為什麼要欺負我啊,我又沒有欺負他們……」趙依依這個時候好奇的問。

「呵呵,因為你長的漂亮啊,要是碰見一個色狼,你不就吃虧了……」黃然輕輕的笑了笑。

「也是啊,我以後就天天在太子哥哥身邊,那樣就沒有色狼欺負我了……」趙依依這個時候可愛的說。黃然聽到這話都想打自己一個耳刮子,繞到最後把自己給繞過去了。

「我們不討論這個問題了,喝咖啡……」黃然笑了笑,趕緊把趙依依的精神給轉移開。

這個時候咖啡店裡面進來一男一女,正好坐在黃然的身邊。女孩的聲音讓黃然不由的扭了扭頭,而那個女孩看到黃然也長大了嘴巴!

「黃然,你怎麼在這裡啊!」黃丹玲看見黃然,心情一下子高興了起來,驚訝的說。

「你怎麼在這裡啊!你男朋友啊……」黃然看見黃丹玲,心裡笑了笑,看見她身邊的那個男人,心裡竟然有點不舒服。

「啊,你別誤會,他不是我男朋友,是我爸爸的朋友家的孩子……」黃丹玲聽到黃然問,趕緊解釋的說到。

「這位是你女朋友啊……」黃丹玲看見趙依依,然後笑了笑慢慢的問。

「不是……」黃然輕輕的笑了笑。

「丹玲,他是誰啊……」這個時候那個男人站了起來,看著黃然輕輕的問,但是語氣卻不是這麼好。

「呵呵,我給你介紹一下,黃然,這位是李宇豪,李宇豪,這位是黃然,你不會連他都不認識吧!」黃丹玲笑著說。

「哦,我想起來了,你就是哪個什麼科技公司的董事長吧!一個商人對吧……」李宇豪這個時候看著黃然,語氣有點不友好。

「太子哥哥,這位姐姐是誰啊!是你的女朋友嗎?這位姐姐好漂亮啊,當和太子哥哥好般配啊,姐姐你站這裡,我看看……」趙依依這個時候可愛的笑了笑,拉著黃丹玲到了黃然的身邊。

「依依,別調皮,這是你丹玲姐姐……」黃然笑著介紹著。

「丹玲,這位是趙依依……」黃然笑著介紹說。

「呵呵,依依妹妹,你好可愛啊!」黃丹玲笑著誇獎到。

「呵呵,姐姐也很漂亮,你看你站在這裡,和太子哥哥多般配啊!」趙依依笑著說,而旁邊的李宇豪這個時候臉色差的嚇人,黃然看了看李宇豪,不屑的笑了笑。黃丹玲聽見趙依依的話,竟然害羞的低了低頭,竟然沒有說反對的話。

「丹玲,我們還沒有點咖啡呢……」這個時候李宇豪的聲音響了起來。

「李宇豪,你還是叫我的名字吧!免得別人誤會……」黃丹玲這個時候輕輕的說,然後看了看身邊的黃然。

「丹玲,我爺爺已經去你家提親了,我想我們很快就會是一家人了,叫名字多生疏啊……」李宇豪看著黃然,輕輕的說。

「李宇豪,現在講究婚姻自由,我不同意,任何人都不行……」黃丹玲這個時候看著李宇豪說。

「丹玲,你這話就不對了,你就算為了你父親你也應該好好考慮考慮吧!」李宇豪這個時候看著黃丹玲,笑著說。黃丹玲聽到李宇豪的事情,突然低下了頭,神情有點低落,然後看了一眼黃然,慢慢的走到李宇豪的身邊,李宇豪看了黃然一眼,輕輕的坐了下來。

「哼……」黃然聽到這話,臉上露出了憤怒的表情,冷哼了一聲,來到兩個人身邊。

「丹玲,你來一下,我有點事情想問你……」黃然說完就拉著黃丹玲的手,把黃丹玲拉了起來。

「你幹什麼,給我放開丹玲的手……」李宇豪這個時候憤怒了,直接去推黃然的身體。

「在我沒有發怒之前,你最好不要再惹我……」黃然這個時候瞪著李宇豪,冷冷的說。

「黃然,你鬆開我的手,你鬆開啊!」黃丹玲這個時候表情低落的說,看了看李宇豪,就像把自己的手抽出來。

「鬆開丹玲的手,快點,別讓我發怒,不然我讓你走不出北京城……」李宇豪這個時候看著黃然,憤怒的說。

「你是在威脅我嗎?」黃然這個時候抓住黃丹玲的手,輕輕地說。

「我威脅你怎麼了,我讓你放開她的手,你聽見沒有啊……」這個時候李宇豪指著黃然的鼻子,囂張的說到。

「找死……」黃然看見李宇豪指著自己的鼻子,怒火再也壓制不住了,本來李宇豪那黃丹玲的父親威脅黃丹玲就讓黃然壓著怒火,這個時候又指著黃然的鼻子,黃然的手有了動作,快速的抓住李宇豪的那個手指,輕輕一掰,李宇豪就發出了慘叫聲……

這個時候咖啡廳的人都走了出去,誰也不敢在這裡在看熱鬧了,而老闆這個時候慢慢的走了出來,趕緊撥打了一個電話。

「黃然,你幹什麼,你怎麼能這麼衝動啊……」黃丹玲這個時候看見黃然把李宇豪的手指掰斷,趕緊說到,李宇豪家的勢力她可是很清楚,在北京也是很大的勢力,黃然惹了他,黃然說不定就會沒命的。

「小子,你找死……」李宇豪這個時候一臉的冷汗,巨大的疼痛差點讓他暈過去。

「你沒事吧!他不是故意的,我帶他向你道歉,你沒事吧……」黃丹玲這個時候趕緊掙脫黃然,扶起了李宇豪。

「丹玲,你過啦……」黃然這個時候一把拉過來黃丹玲,然後看著李宇豪。

「黃然,你想怎麼樣,你趕緊走,我不想見到你……」黃丹玲這個時候看著黃然,大聲喊道,然後就推著黃然想把他趕走……

「相信我,你父親的事情,我會給你解決,不管是什麼事情,相信我……」黃然看著黃丹玲,輕輕的笑了笑。

「姐姐,你就放心吧!這個世界上,只有太子哥哥欺負別人的事情,沒有別人欺負他的事情,呵呵,姐姐,我們倆喝咖啡……」趙依依這個時候拉著黃丹玲把她按在座位上,甜甜的說,然後瞪大兩個眼睛看著黃然。

「我……」黃丹玲這個時候也徹底沒有注意了,她不知道黃然的勢力,但是黃然的話卻有著一股威嚴,讓她不自覺的相信。

「小子,你有種,你是第一個敢打我李宇豪的人,哼……」李宇豪這個時候冷哼了一聲。

「呵呵,是嗎?你應該感到榮幸……」黃然輕輕的笑了笑。

「誰再這裡惹事,不想活了是嗎?」這個時候一個年輕人領著一幫人走了進來,看到黃然這幾個人大聲喊到。黃然他們一起看向那幾個年輕人。

「啊,是豪哥啊,你這是怎麼了,需要我幫忙嗎?」領頭的年輕人看見李宇豪,獻媚的說。他可是直到眼前這個人是誰,真正的太子黨,只要能和他拉上關係,自己算是發了……

「不用了,你幫我打個電話……」李宇豪看了看黃然,冷哼了一聲,黃然露出不屑的笑容,來到趙依依的身邊,慢慢的坐了下來,趙依依看著黃然,輕輕的笑了笑,然後好奇的看著李宇豪,而黃丹玲這個時候看著黃然,滿臉的擔心。

「丹玲,你父親怎麼了,你說說看……」黃然輕輕的問。

「我父親是一個商人,前些日子,他的一個合伙人坑了一筆錢,逃到了國外,這筆債就落到了我父親的頭上,我父親也因為涉嫌詐騙被抓進去了……」黃丹玲慢慢的說。

「這筆債多少錢……」黃然輕輕的說。

「十個億……」黃丹玲這個時候慢慢的說。

「哦,別擔心,這筆錢我先墊出來,你父親我找人把他放出來,不用擔心,騙你父親的那個人,我會給你揪出來的……」黃然輕輕的說。

「這……」黃丹玲看著黃然,不知道說什麼了,她知道黃然有錢,但是十個億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好了,休息一會兒,明天又是一個好日子……」黃然輕輕的笑了笑,看了一眼李宇豪,然後拿起電話…… 前後想了想,她還是捨不得錢,張文玲挽著席錦榮的手臂,「我們走吧!我們要是在她手裡買衣服,那她不是有提成拿了嗎?給她賺錢,不是便宜她嗎?」她才沒這麼笨蛋呢!

是啊,要是在陶紅雲手裡買了衣服,那就是陶紅雲掙錢。

席錦榮覺得張文玲說得很有道理,於是他就跟張文玲離開了店裡。

席秋怡還站在原地,「他們兩個的事,你也別放在心裡上。」

「我沒放心上,或許你二哥就是需要像張文玲這樣的女人捧著吧!」想想她以前對席錦榮兇巴巴的日子,彷彿已經離她很遠了。

「其實我一點都不喜歡張文玲,我老覺得張文玲惺惺作態,怪讓人覺得不舒服了。」

陶紅雲見她這麼老實說出自己心裡,便不由自主地也跟著說:「我也不喜歡她,我看到她,我實在受不了,手指會發癢。」

「啊?」席秋怡有點不太明白她為什麼會手指發癢。

「我想打她。」

話一落,兩個人彼此看了對方一眼,同時笑出聲:「哈哈哈!」

張文玲他們走遠了后,才發現席秋怡沒有跟上來,而他們又不認識回宋家的路。

十惡臨城 礙於面子,又不想回去,只能在外面乾等席秋怡。

半個小時后,席秋怡提了兩個袋子走了出來。

總裁求放過:惡魔的移情妻 席錦榮一臉不高興地質問席秋怡,「你沒事幹嘛在她店裡買衣服?」

「我喜歡不行嗎?我覺得她店裡的衣服款式很特別,我就想在她這邊買,難道不行嗎?」

「你……」見她老跟自己做對,席錦榮心口的一股悶氣無法發泄,只干瞪著她。

回到家以後,席錦榮氣呼呼的坐在沙發上,誰也沒搭理,電視都不看了。

宋大媽看見這樣就偷偷的問席秋怡,這是怎麼會回事。

席秋怡讓宋大媽別管他,「他就是在發神經。」

就這樣,席錦榮干坐到杜美華和席國強下班回家。

然後跟杜美華告狀。

還氣憤地指責席秋怡胳膊往外拐,向著外人。

杜美華和席國強對視一眼,誰也搭話。

「爸媽你們就偏心。」

杜美華轉移話題問他工作找的怎麼樣。

席錦榮說自己不想打工就想做生意。

杜美華直接說,「我跟你爸可沒錢給你。」

「爸媽你們不是在工作嗎?有工資呀,你們可以先放在我這邊,就當是投資,當我賺了錢以後,我就會高利息還給你們。」

雖然他說得讓自己心動,可是呢,她只要想到席錦榮當初不聽自己的話,而非要跟陶紅雲離婚,還把錢都給了陶紅雲,她就覺得席錦榮說的話,就不怎麼讓她心動了。

「我倒是覺得,錢放在我自己的口袋裡是最安全的。」

「媽!你這就不懂了吧!錢放在銀行里才生多少利息?你投資在我身上,那就是高回報……」

「算了吧!你別跟我提了什麼高回報,我不信,想當初我花費多少心血在你身上?你跟陶紅雲離婚,我怎麼勸你,你都不肯聽,我可告訴你,錢,我跟你爸是不會再給你了,你自己要重新創業,你自己去想辦法,你什麼時候弄到了錢,那就什麼時候再創業。」

「媽,我是你兒子,你怎麼可以眼睜睜地看著我一事無成呢?」

「我覺得吧!只要有一口米飯吃,那就比什麼都強。」而這一口米飯到最後還是靠她自己的雙手,才有得吃。

席錦榮見杜美華鐵了心,不肯定給他錢重新創業,他也只能悻悻坐到另外一邊去。

杜美華斜看了他一眼,「要我說,你也真是連陶紅雲都不如,最少人家陶紅雲是有本事開了店子。」

「什麼?那服裝店是她開的嗎?」

「是啊!你不知道嗎?」杜美華還以為他去那裡,總該知道的。

「我哪裡知道,我還以為陶紅雲是打工的呢!」

「哪裡,陶紅雲是自己掏錢開的,這還是拿了你的錢,你要是不跟她離婚,這不,這錢也是你的嗎?現在你一點關係都沒有了。」

「陶紅雲來這裡,人生地不熟的,她哪知道開什麼店子,哪知道那個地方開店好?」席錦榮沒辦法接受陶紅雲如此大的改變,就一直在找說服自己的那個點。

杜美華也不隱瞞他,都一一跟他說了。

聽完后,席錦榮沉默了片刻,面色越來越陰沉。

張文玲一直坐在這邊,他們的對話一字不漏聽進去了。

她是真的沒辦法,陶紅雲既然會有本事,讓宋多金和席秋怡對她伸出援手,還幫陶紅雲在粵城立足。

再說了,陶紅雲都已經跟席錦榮離婚了,跟席家也沒有半點關係了,她就搞不明白,席秋怡他們為什麼要幫陶紅雲。

而自己才是席家未來的二兒媳婦呀!

他們怎麼不幫幫她在粵城開店子呢!

想想,就覺得很不公平。

目光一掃,看向了廚房的方向。

席秋怡過得如此幸福,想工作就工作,想不工作就不工作,想逛街就去逛街,想買什麼買就什麼,為什麼就是非要針對她呢!

如果……

如果席秋怡的幸福屬於自己的,那該有多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