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陸司寒趕到體育館的時候,正好是姜南初演出開始。

舞台上,她就是最高貴最引人注目的白天鵝。

陸司寒的目光隨著姜南初的轉動,再也不能將視線分到其他人身上。

就在這時掛在舞台上面的鎂光燈微微閃動,陸司寒朝上看去,鎂光燈已經在搖搖欲墜了。

「南初,停下來!」

陸司寒朝著姜南初的方向飛奔過去,她現在的位置十分危險。

姜南初不解的看著陸司寒,就在這時鎂光燈徹底掉落下來,而它下來的方向姜南初正站在底下。

「逃!」

陸司寒來不及去推開姜南初了,只能夠大聲的喊道。

姜南初發現舞台下所有人都用一種驚恐的目光看著自己的上方,在這短短的幾秒鐘,姜南初知道自己應該聽陸司寒的,沒有猶豫,姜南初立刻朝著陸司寒的方向跑過去,但是已經晚了。

「砰!」

陸司寒是親眼看著姜南初被鎂光燈砸中的。

「南初,南初!」

陸司寒紅著眼睛,將砸中姜南初的鎂光燈推開,她倒在舞台上像個破敗的娃娃,身後全是血。

陸司寒第一次發現原來自己是這麼怕血。

舞台上發生了這種意外,所有人都亂了,大家都圍了上來卻沒有一個人撥打救護車的電話。

「南初,我送你去醫院,我們現在就去醫院!」

陸司寒打橫抱起姜南初,自己甚至不知道姜南初這麼多血是從哪裡流出來的,她這麼瘦小,身上真的能有這麼多血嗎? 爲了證明自己記的沒錯,張昊天還轉身又去了臥室,在牀頭櫃的那本書附近看了看,“肯定沒錯的,我一定是放在這裏了,你看看,其他的都在。”

之前張昊天真的是把三叔留下來的那些重要的文字資料都放在牀頭櫃上了,幾乎只要是一有時間,就拽過來看上兩眼,其他的書籍都在,那本日記沒道理就這麼沒了。

周瑩瑩看着牀頭櫃上的其他東西,想着張昊天的記憶也沒有出錯,那本事應該就是在這裏的了,但是爲什麼就沒有了?

難道是有什麼其他的人來了,把那本日記帶走了嗎?

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誰會來?就算是真的有人來了,別的東西全都不拿走,爲什麼偏偏就拿走了一本日記本?

那東西對於自己和張昊天這樣的人來說基本上就是價值連城的,可對於其他的人來說,真的是比廢紙還要不如了。

所以說,要是家裏真的來賊了,拿走的肯定不會是這個“廢紙”,但是如果家裏真的進來了同行,那拿走的肯定也不僅僅只是那一本了。

爲了確定那本日記是不是真的丟了,張昊天和周瑩瑩又在房間裏來了一次地毯式的搜索,希望可以儘快找到那本日記。

但是一個多小時之後,他們兩個也還是什麼都沒找到。

客廳裏安靜到一根針掉落在地上都聽得見,周瑩瑩和張昊天全都坐在沙發上努力的思考着,這事兒到底是哪兒出了問題?那本日記到底是藏在什麼地方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眼看着外面的天色漸漸暗淡下來,張昊天這才忽然想起來,周瑩瑩光跟着自己忙活了,竟然連中午飯都沒來得及吃呢,現在這都這個時間了,晚飯的點兒都快要過了。

“行吧,這事兒不着急,還是先吃點東西得了。”在張昊天看來,周瑩瑩這會兒肯定應該餓壞了,就算是自己不想吃東西,多少也要給周瑩瑩弄一點兒,她的身體狀況一直都不是很好,要是再營養跟不上,那就真的糟糕了。

周瑩瑩也沒多說,這會兒也真的是有些餓了,可當周瑩瑩真的站在張昊天家裏的廚房的時候,發現這地方根本就沒什麼吃的,冰箱裏也就幾瓶水,連一個速凍的餃子都沒有。

“這什麼都沒有,吃什麼啊!”周瑩瑩指着空蕩蕩的冰箱問着。

張昊天抓了抓腦袋後面的頭髮,想着自己最近真的是沒顧得上弄什麼吃的,也沒什麼心情弄,“算了,咱們還是出去吃好了。”這附近很多餐館,隨便找一家吃了就是了。

周瑩瑩也沒反對,只是在出門之前,周瑩瑩想上個洗手間,就讓張昊天在外面等自己一小會兒。

可這剛一關上洗手間的門,周瑩瑩就覺得這個房間裏的溫度開始慢慢的下降了。

敏銳的周瑩瑩瞬間提高了警惕,四下看了看,想知道這是什麼情況,是有很厲害的鬼從這附近經過了呢,還是有什麼其他的鬼在這裏徘徊了。

當週瑩瑩轉了一圈兒,面對着洗手間門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一陣熟悉的笑聲。

“哈哈,你是在找我嗎?”

周瑩瑩猛的回頭,看到趙建波竟然就這麼赫然坐在浴缸邊上,並且,手上還拿着應該屬於張昊天的那本日記!

“你怎麼會拿着那本日記?”周瑩瑩提防的問着,這個傢伙陰損的很,既然他拿到了這本日記,還不知道要做什麼呢。

還有,在上次離開之後,這傢伙已經好多天沒出現了,今天爲什麼又出現了?還有,好好的這個傢伙爲什麼要拿着那本日記?

“呵呵,你覺得呢?你們好像很想要這本日記啊!”趙建波明知故問,要是不想要,爲什麼要找這麼半天,還費這麼大的力氣?

周瑩瑩看了一眼趙建波手上的那本日記,冷笑了兩聲,“沒想到你還當起賊來了!”

這傢伙一準兒是之前聽到自己和張昊天說到這本日記了,所以纔會用這麼快的速度來這裏拿日記,只是,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就是想來戲弄子嗎?

聯想到之前的多少次“戲弄”,周瑩瑩有些不知道應該怎麼辦纔好了。

這傢伙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的,只要是打定了主意,自己這次還不知道要被怎麼收拾呢!

想到外面正站着張昊天,周瑩瑩臉上忽然一紅,這個趙建波不會又要……

就在周瑩瑩想着這些少兒不宜的事情的時候,趙建波已經壞笑着繞到了周瑩瑩的身邊了,“我就說嘛,你這個女人從來就不是什麼善茬兒,我還沒等開始呢,你居然就已經知道我要做什麼了!要是說你是好姑娘,我都不敢相信了!”

都市絕品仙醫 周瑩瑩被趙建波說的,臉上紅一陣兒,白一陣兒的,雙手也開始不知道應該放在哪兒比較好了。

要是換做是其他的時候,周瑩瑩早就懟趙建波了,但是這一次,周瑩瑩不知道應該怎麼說,自己真的是在想着那些不是很好的事兒,趙建波也正好就說中了自己的小心思了。

“呵呵,還真是有意思啊!既然這樣,那我成全你好了!”

趙建波後面的話越說越快,等到最後一個字說完,直接衝着周瑩瑩就過去了。

周瑩瑩渾身哆嗦了兩下,原本攥在趙建波手上的那本日記,瞬間落在了周瑩瑩的手上,並且還啪嗒一聲落在了地上。

“天哥哥,你在外面嗎?”

原本還算是正常的周瑩瑩,這會兒直接就被鬼上身了,變成了在趙建波控制之下的“周瑩瑩”。

並且,這會兒的“周瑩瑩”還面若桃花,笑呵呵的就打開了洗手間的門,奔着外面的張昊天就走了過去。

剛纔等周瑩瑩的空檔,張昊天就回到臥室裏,繼續尋找着那本應該就在牀頭櫃上的日記。

這會兒聽到周瑩瑩在跟自己說話,張昊天沒想更多,直接朝着外面就迎了出去。

“你找我啊?”張昊天剛一走出臥室,就好奇的問着那邊的周瑩瑩,想知道她是不是可以出門了,這還要出去吃飯呢。

“周瑩瑩”這會兒也正好走到了張昊天房間的門口,眼看着張昊天從房間裏走出來,“周瑩瑩”直接柔弱無骨的撲了上去。

“你讓人家好找啊,我還以爲你會在客廳裏等我呢。”這個“周瑩瑩”說的是要多曖昧,就有多曖昧。

張昊天心裏疑惑,這才前後不到兩分鐘的時間,周瑩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爲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了?這顯然不是周瑩瑩的作風啊!

眼睛滴溜溜的轉悠了兩圈,張昊天大概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兒,只是現在自己手上什麼都沒有,也不好對面前的這個“周瑩瑩”做什麼,乾脆順勢把周瑩瑩朝着牀邊上帶了一下。

趙建波心裏覺得好笑,看吧,這個張昊天,看上去道貌岸然的,不也是一肚子的花花腸子?現在看着周瑩瑩投懷送抱了,不也是一樣的照單全收?

想着上次這生米是做了熟飯了,這次,自己不僅僅要生米變成熟飯,還要讓更多的人知道這件事兒!

只是,上次喊人的辦法已經不好用了,回頭等那些人全都來了,這邊都沒什麼事兒了,這完全就跟沒找人來是一樣的了。

所以,現在要的就是速度,要的就是第一時間!

眼睛看着張昊天剛纔放在牀邊上的手機,趙建波忽然心裏一亮,看看,這不就是縣城的媒體嗎?這都什麼年月了,只要是有了手機,就肯定能讓更多的人知道這邊發生的事兒了。

這邊周偉光在心裏默默的盤算着要如何直播接下來的“好事兒”,那邊張昊天已經轉身找到了能解決周瑩瑩鬼上身的東西,就這麼默默的拿在手裏,想看看接下來在周瑩瑩身上的那隻鬼到底是誰。

醫見終擒:壁咚試婚嬌妻 算下來,能這麼喜歡玩兒的,還是喜歡禍害周瑩瑩的,應該就是那個趙建波了。

只是,這些全都只是張昊天的猜測,根本就不能算是證據確鑿的那種了,思量再三,張昊天決定還是弄清楚到底是誰比較好,如果真的就是趙建波,那自己也不用費勁到處尋找了,直接給他抓了,讓他知道知道,欺負周瑩瑩終究是不會有什麼好的結果的,自己跟周瑩瑩也不是好招惹的!

可是,這種事兒要怎麼確定?總不能開口直接去問啊!這要是問了,人家也得承認才行啊!

就在張昊天想着這些的時候,趙建波已經驅使着周瑩瑩的身體又貼了過來了,“你看看,你這是在幹什麼啊!”

本來趙建波是想讓周瑩瑩靠過去,也好拿到張昊天的手機,順便看看手機上有沒有適合自己用的東西。

雖然說這都已經死掉好幾年了,但是趙建波好歹也是現代的鬼,對於現代的這些電子產品還是相當的熟悉的,所以,這手機也不至於不會用,軟件更不至於不會玩兒。

張昊天本來就是想試探一下面前的這個傢伙,想看看他到底是誰,也好確定是否下手,眼看着這傢伙正在慢慢的靠近,張昊天心裏也開始笑開了花兒了。

就要看看這個傢伙還能使出什麼招數來!

眼看着“周瑩瑩”正慢慢的朝着手機的方向靠了過去,張昊天有些不太理解了,這是什麼意思?這傢伙不會是小偷附身了吧!爲什麼要奔着自己的手機去了?

心裏更加疑惑了,但是張昊天還是沒有要過去阻止的意思,既然這傢伙都來了,看着這個樣子,也是有目的的了,自己只要靜觀其變也就是了,等會兒這傢伙要是真的做出什麼不好的事兒,自己再出手也還來得及。

想到這些,張昊天默默的攥了攥手上的那道符,繼續冷眼看着那邊的“周瑩瑩”。

爲了讓自己做的一切都顯得很自然,趙建波在讓周瑩瑩靠過去之後,十分隨意的拿起了張昊天的手機,簡單的看了兩眼,“我手機沒電了,我能用你的打個電話嗎?”

張昊天覺得好笑,這傢伙要幹什麼?真的只是要打個電話嗎?

要是真的僅僅只是打個電話,他至於弄出這麼大的陣仗嗎?還弄個什麼鬼上身,真是不嫌麻煩,有這個時間直接來跟自己說,自己電話早就打出去了。

所以,現在看來,這個根本就不是簡單的打個電話的事兒了,這後面肯定還會有其他的什麼事兒了!

爲了繼續往下看,張昊天果斷的點了點頭,“可以!你拿就是了。”一個手機而已,也不值什麼錢,就算是被他弄壞了,自己的損失也不會是很大,但是如果這傢伙真的是趙建波的話,那自己用個手機換他,也算是划算。

趙建波看着張昊天根本就沒有要拒絕的意思,快速的把那個手機拿了起來,本來還以爲上面會有什麼密碼之類的,然而,當趙建波真的用的時候,發現根本就沒有!這簡直就是太完美了!

看着手機在自己手裏了,趙建波快速的打開了視頻功能,準備開始錄製自己期待的那種視頻。

只是,當他真的驅動着周瑩瑩的身體朝着張昊天的方向走的時候,張昊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

當“周瑩瑩”距離張昊天幾乎連半步都沒有的時候,爲了不出現之前的狀況,張昊天直接一下,就把之前一直攥在手裏的那張符貼在了周瑩瑩的額頭上!

趙建波顯然沒想到會是這個結果,心裏還在詫異,這是什麼情況,自己不是迷惑了這個張昊天嗎?爲什麼他還會這麼對自己下手?

爲了能讓張昊天放開他,趙建波開始衝着張昊天眨眼睛,“你這是要幹什麼啊!這個可不好玩兒,你趕緊給拿走,快點兒的!”

“呵呵,這樣不好玩兒嗎?我覺得很好玩兒啊!”張昊天才沒有要給他鬆開的意思,這都玩兒鬼上身了,還指望自己好好對待他?

“一點兒都不好玩兒,你趕緊給我拽下去啊!”趙建波繼續不斷的衝着張昊天眨眼睛,本來是想放點兒電的,可這會兒,弄得張昊天恨不得直接把他丟出去! 第88章我耐心有限

路虎車在街道上開的飛快,不知道闖過多少個紅燈,也數不清造成了多少場交通堵塞,但是陸司寒真的很害怕來不及。

以最快的速度抵達醫院之後,姜南初立刻就被送入手術室。

陸司寒整個人失魂落魄的坐在了手術室門口,為什麼會發生這種意外呢,上天看不過去自己這麼幸福了嗎?

謝半雨匆匆趕來,南初的表演她也在觀看,好閨蜜出事她的心中同樣不好受。

「陸先生,我相信南初她一定會沒事的。」

謝半雨不知道該怎麼安慰陸司寒才好,除非姜南初沒事,不然陸司寒也毀了。

「她怕疼,怕黑,怕鬼,怕打雷,我相信她也怕死。」

陸司寒盡量控制住自己的語氣說,她必須要活下來!

話音落下,一名護士走出了手術室,陸司寒上前攔住護士。

「護士,姜南初怎麼樣了?」

「情況並不是很好,病人失血過多,但她是罕見的熊貓血,目前我們正在從各大醫院調配過來,時間很緊迫。」

「好,我明白了。」

等醫生離開之後,陸司寒給沈承撥打了電話。

「沈承,立刻讓姜國峰和徐美慧來帝都醫院給南初輸血,我不管你用什麼手段,打暈綁過來都行!」

「是,先生。」

沈承的動作很快,二十分鐘之後,姜國峰和徐美慧是被沈承用膠布封住嘴綁到醫院來的。

一到醫院沈承立刻就帶著姜國峰和徐美慧前往了采血科,陸司寒已經在采血科等待了。

「這兩人誰是熊貓血,就抽誰的血,姜南初缺多少就抽多少。」

陸司寒命令道,自己才不會管其他人的死活,自己只要姜南初好好的。

陸司寒說話之後,沈承撕開兩人的膠布。

「兩位聽到了吧,不要耽誤了時間,趕緊說吧,你們究竟是誰熊貓血?」

「不是,我不是。」

「我……我也不是。」

兩人同時否認。

「你們在和我拖延時間是嗎?」

陸司寒直接拿起一隻全新的針筒扎進了姜國峰的手臂。

「啊!」

鮮血瞬間飈出來,姜國峰忍不住痛苦的大喊。

「立刻給我說實話,我的耐心有限!」

陸司寒怒吼道,姜南初還在等著自己去救呢。

「陸先生,我是B型血,你……你若是不信,可以把我的身份證號碼輸進去查。」

在姜國峰說話的時候,沈承已經開始在調查。

「先生,這一次姜國峰沒有說謊,他的確是B型血,不僅如此徐美慧也是B型血。」

陸司寒眯了眯眸子,父母都是B型血,怎麼可能生出熊貓血的姜南初?

他們真是瞞的姜南初好苦。

姜國峰和徐美慧兩人均瑟瑟發抖,隱藏了這麼多年的秘密,想不到居然會在這種時候公開。

「陸先生,已經從其他醫院調來熊貓血了。」

謝半雨急匆匆的來到采血科說,免得陸司寒在擔心下去。

「好。」

陸司寒略微松下了一口氣,之後冷眸掃向被綁的嚴嚴實實的姜國峰和徐美慧。

「我之後再找你們算賬!」

惡狠狠的說完這句話,陸司寒又去手術室門口守著了。 這種話對於趙建波來說,那是相當的喜歡的,活着的時候那些好看的妹子不都是這麼說話的嗎?

要是有妹子對趙建波說這種話,估計骨頭都酥掉了,別說是摘個符了,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鍋也都在所不辭了。

然而,這種話對於張昊天來說,根本就不是那麼一回事兒了!

張昊天壓根兒就不喜歡這麼說話的妹子,覺得太矯情了,他更喜歡周瑩瑩這種女漢子,所以,現在“周瑩瑩”這麼說話,讓張昊天瞬間更加反感了。

“行吧,你也不用裝了,你裝的一點兒都不像!有什麼事兒就直接來說,還至於弄出鬼上身這一招嗎?”

在張昊天看來,要是有事兒就直接說,鬼上身不僅僅解決不了問題,反倒是弄不好還會被自己給收拾了,這樣更加的得不償失了。

趙建波不明白了,自己是做錯了什麼還是怎麼了?難道張昊天不喜歡這個樣的妹子嗎?

不死心的趙建波決定再嘗試一下,又伸手拽了拽張昊天的胳膊開始撒嬌,“你看看你這話說的什麼意思啊,我哪兒就裝了,你不就喜歡我這樣嗎?”

張昊天都快要吐了,“你放開我!還有,我警告你,不要給我說沒用的,趕緊的,出來!別讓我親自動手,不然到時候還不知道要怎麼收拾你呢。”

在張昊天看來,單單是鬼上身這一件事兒就已經不可以原諒了,要是再跟自己來這招,真的恨不得直接送他個魂飛魄散,還不要錢的那種了。

趙建波又嘗試了幾次,發現這招對張昊天來說還真的是不太好用,乾脆直接來狠的,衝着張昊天開始大聲的哭。

張昊天原本心情就不太美好了,看着面前的“周瑩瑩”哭的是要多悽慘就有多悽慘了,張昊天直接又一巴掌拍在了周瑩瑩的額頭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