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陸川應了一聲,他這次沒有自稱小婿,也沒有叫秦修遠岳父,怕捱打。

……

十天時間轉瞬即逝,隨着鐘聲響徹整個乾坤劍宗,十年一次的外門考覈也終於開始了。

乾坤劍宗分爲內門和外門,採取的是不一樣的培養制度。

煉氣期以下的都是外門弟子,跟放羊一樣,每隔十天便會有外門長老講授修行方面的經驗,順帶給弟子們解疑答惑。

而修爲達到了煉氣期之後,便自動成爲內門弟子。

不過這個內門弟子只是普通弟子,跟在外們的情況差不多,也是散養。

如果僥倖被某個長老看上了,便可以成爲入室弟子。

外門的考覈每十年一次,一次最多隻有十個人能夠在凝氣期階段進入內門。

同樣是進入內門,煉氣期和凝氣期的待遇完全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前者是修爲到了就自動進入,資質、戰鬥力等方面都平平無奇。


而後者則是同級中的佼佼者,戰勝了成千上萬的對手。

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怎麼選。

當然,如果這些修爲達到煉氣期後自動進入內門的子弟再度突破成就化神期,那麼便會成爲核心弟子,享受更高的待遇。

除了這兩種方式之外,如果在考覈中有亮眼的表現,哪怕沒能進入前十,也有可能被內門長老看上,從而成爲該長老的入室弟子。

要是運氣好,成爲親傳弟子也不是不可能。

拜入長老門下之後,便從散養狀態變成了培養。

根據在長老心中的地位不同,這些弟子分爲入室弟子、親傳弟子和真傳弟子。


入室弟子一般由親傳弟子和真傳弟子教導,數量很多,極少能見到自己師傅的面。

親傳弟子和真傳弟子則是由長老親自教導,不過後者得到了長老的真傳,而前者只是一般的功法和技能。

乾坤劍宗作爲東州第一人的宗門,正道第二的勢力,門內強者無數。

宗主秦修遠和夫人秋水仙都是入道期,下面各峯峯主是煉虛期,執事長老洞虛期,護法長老煉神期,核心弟子化神期。

修爲和職務等級分明,一切看實力說話。

外門考覈每十年一次,每次只收前十名進入內門,內門弟子的實力可見一斑,每個都是同級中的佼佼者。

這一次的考覈並沒有因爲陸川的到來發生意外,一切都按照原本的計劃進行着。

等陸川抵達考覈地點的時候,已經有很多外門弟子提前過來了。

周圍熙熙攘攘,一眼看去少說也超過十萬人。

不過這些人很多都是看熱鬧的,真正參與考覈的只有差不多十分之一。

這還是乾坤劍宗對門下弟子比較嚴格,如果按照那些二流宗門的收人標準,恐怕早就突破百萬人大關了。

站在人羣裏面,陸川就像是個普通弟子一般,沒有任何人在意他。

這十天時間他也沒閒着,每天就是進到通天塔裏面大幹特幹。

留着蘇妲己這麼個工具人不用幹什麼?等着開花嗎?

陸川的修爲早就可以提升到凝氣期九層,甚至進階煉氣期也很輕鬆。

但陸川並沒有那麼做 !

相反,他一直在壓制自己的修爲,轉而用這些靈氣來純化靈魂,淬鍊體魄。

基礎打得越牢固,將來突破化神期的時候就越輕鬆。

放着《缺一真法》 星辰入懷明 ,太暴殄天物了。

不過有得必有失,陸川的基礎雖然很牢固,戰鬥力也比之前強了十倍都不止,但弊端卻越來越明顯了。

就在昨天,陸川修煉累了便脫掉鞋子打算好好睡一覺 。

結果,就出現問題了。

舔狗習慣性的抱着陸川的腳舔了一下,之後它突然怔住了。

表情從茫然到遲疑,從遲疑到思索,從思索到恍然,狗臉上的表情竟然複雜的跟人差不多。

糾結了差不多五個呼吸時間,舔狗腦袋一歪直接暈了過去。

它不暈不要緊,一暈把陸川嚇得夠嗆。

仔細查看了一下確定沒死之後,陸川才鬆了口氣,之後默默地將大頭皮鞋穿上。

隨着右腳被鞋子重新包裹起來,周圍扭曲的空氣和彌散的白煙也同時消失,留給陸川的只有滿心絕望和懷疑人生。

所有身體和靈魂中的雜質,所有對修行不利的東西,全都被堆積到了右腳上面。

這些有害物並沒有對陸川的右腳造成傷害,並且還在不斷對其進行強化,但陸川總感覺不是那麼個事兒 。

此時此刻,他的右腳強度其實不比大頭皮鞋差多少了。

一腳下去,物理攻擊加精神攻擊,並且還是暴擊和真實傷害,觸之及亡,碰之即死。

就算死不了,也能噁心掉半條命。

如果按照這個勢頭髮展下去,等陸川修爲達到入道期的時候,估計不用親自動手,鞋一脫就能滅一國。

“哎,世道磨難,人生艱難,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無奈的嘆了口氣,陸川擡頭看向前方,一衆化神期修爲的外門長老已經到來,十年一次的外門考覈終於開始了。

化神期修爲的外門長老,都是從內門退下來的。

當自覺突破無望之後,便可以選擇成爲外門長老,一方面是養老,一方面也算髮揮下餘熱。

當然,宗門也不會虧待他們,每一個外門長老的都可以選擇一人無條件進入內門,並選擇成爲某一位內門長老的入室弟子。

至於接下來如何,能不能得到該長老的器重,就完全看自己的造化了。

“這一次參加考覈的凝氣期弟子足足有一萬一千三百七十八人,比上一次多了兩千人。我乾坤劍宗身爲東州正道魁首,門下弟子蓬勃發展,真乃一大幸事!”

這位長老感嘆一聲,之後繼續說道:“閒話就不多說了,接下來由老夫主持本次外門考覈。”

“規矩還是跟往常一樣,考覈共分三關,經過重重篩選之後,如果最終全部通關的人數不到十人,那麼將不會將名次往後推。也就是說,如果通過全部三關的弟子只有兩個人,那麼就只有這兩個人可以進入內門。如果通過全部三關的人超過十個,那麼就就增加第四關繼續淘汰,直到剩下十人爲止。”

“什麼?這麼嚴苛?看來我是沒戲了。”

“得了吧,就算前一百人能進入內門,你也沒戲。”

“不愧是東州第一門派,只有最強的才能脫穎而出。”

……

下面的衆多弟子議論紛紛,不過這些都是十年之內新入門的,那些十年以上的老弟子早就經歷過了,不會這麼驚訝。


“我這老丈人挺嚴厲的啊,看來之前說內門個個都是精英,並非空口白話。”

陸川嘀咕一聲,沒想到竟然被旁邊的一個弟子聽到了。

“老丈人?你跟劉長老的女兒搞上了?兄弟重口味啊!”

這人衝着陸川露出一個佩服的表情,“四百多斤,肥的跟球一樣,你是怎麼下的去手的?” “我跟她是靈魂和靈魂的碰撞,你這樣的俗人不會懂得。”

陸川笑了笑,說道。

“好吧,我只是個俗人,還是喜歡膚白貌美,胸大屁股翹的。”

這人嘿嘿笑了兩聲,語氣十分猥瑣,但表情卻一本正經。

“登徒子!色迷心竅!”

旁邊突然傳來一句罵聲,陸川扭頭看了眼就知道這個女修士爲什麼會罵了。

沒前沒後,擋住臉根本分不清正反面。

不過雖然身材很平,但臉很不錯。

吃慣了大魚大肉,看到這樣的爛菜幫子懶得搭理了。

陸川擡頭看向前方,等待那個長老繼續說。

“本次考覈共三關,第一關考驗修爲境界,第二關考驗實戰能力,第三關考驗心性。 銷魂恩寵:致命首席強制愛 ,第一關開始。”

隨着長老話音落地,立刻便有一股巨大的壓迫力將衆弟子籠罩。

那些有經驗弟子的提前離開了,而那些什麼都不懂又不會察言觀色的,便被這股化神期的氣勢給壓的直接趴到地上。

“啊,壞了,姿勢不對……”

“我的手斷了……”

一時之間鬼哭狼嚎,那些修爲不夠的或者境界不穩的立刻被壓在地上,怎麼掙扎也起不來。

這種氣勢上的壓迫並不會產生太大的傷害,因此長老並沒有放鬆,而是讓這些弟子吃點苦頭。

剛開始還有些弟子掙扎着想要起來,卻發現站起來承受的壓力比趴着強了幾十倍都不止。

於是乎,在某個弟子豁出去不要臉開始往外爬之後,其他弟子也紛紛效仿起來。

“不錯,臉皮厚,還懂得變通,以後肯定能活很久。”

南詔公主


化神期修士的氣勢很強,但跟天威差的可不是一點半天。

陸川連天威都見識過不止一次,怎麼可能會被區區化神期的氣勢給嚇住。

無視了長老放出的氣勢,陸川東瞧瞧細看看,百無聊賴的開始摳指甲。

噗通!

噗通!

噗通!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周圍不斷有人倒下去。

等半個時辰之後,能站着的已經不足五百人了。

“可以了!”

這個長老將氣勢收回,那些苦苦堅持的弟子們再也扛不住,身體搖晃了幾下軟倒在地。

而像是陸川這樣風輕雲淡的,總共不超過十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