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陸雲飛不是被你整成這樣的嗎?你不知道?唉,出了這種的事,她不死還怎麼活下去?易小刀,你也真夠狠的。”王山說。

“不,我……”易小刀想要解釋,但有點語無倫次。

王山說:“不過陸雲飛也算是罪有應得,只有陸丹丹有點無辜,是個挺單純的孩子。”

易小刀無語。

王山接着說:“易小刀,我知道你也是無辜的,喬正林不是你殺的。”

易小刀說:“喬正林本來就不是我殺的。”

王山說:“你想不想證明自己的清白?我可以幫你。”

易小刀說:“不用了。我已經決定離開南華了。”

王山說:“好。既然這樣,我只好祝你一路順風了。我之前爲賈安邦做事,可能有很多事對不起你,希望你能諒解。”

易小刀說:“這一切都到此結束了。”

王山說:“也許有一天,我們會在另一個地方再見面。”

易小刀說:“我不希望有那一天。”

掛了電話,易小刀站在原地,久久沒動。

“怎麼了?”百合問。

“陸丹丹自殺了。”

百合也頓時呆立當場,沒想到自己一時疏忽,竟然害死了陸丹丹。

“走。”易小刀說着,朝漁船走去。在船上,他給宋曉藝了一個短信,然後把手機關掉,拆成了零件。

六點整。快艇來了。

易小刀和百合上了快艇,朝香港飛馳而去。易小刀按下了遙控器的紅色按鈕,身後的海灘上,一團火光閃過,巨響震天,馬自達變成無數碎片四處飛揚。

易小刀要過百合手裏的槍,全部拆散,然後和手機的零件一塊,分散丟進了海里。

回頭再看南華,已經越來越遠了。

“再見了。”易小刀在心裏輕輕地說。

===============

100章留念 101 遠走高飛

西山區的某個私立醫院。

cruse好不容易等到醫生出來,迎上去問:“她,怎麼樣?”

醫生是一個五十多歲的婦女,穿着一身白大褂,已經明顯黃了。她取下手套,隨手往垃圾筒裏一丟,在桌子前坐了下來。

女醫生斜着眼,仔細大量了cruse好一陣,纔不緊不慢地說:“行房過度。”

“哦。”cruse若有所悟地點點頭,然後擡頭問:“‘行房’是什麼?”

女醫生差點跌倒:“你不懂你點什麼頭?‘行房’是比較含蓄、文明的說法,粗俗地說,也就是你們說的‘**’。‘過度’的意思就是,強度過大,時間過長。這樣你明白?”

“明白。”cruse點頭,“她,會不會有事?”

女醫生一邊拿出筆寫着藥方,一邊說:“既然是‘過度’,怎麼可能沒事?來,這樣,我先給她開點藥,先打兩瓶點滴,然後我們再請全院醫生會診,再給出治療方案。”

cruse一聽,急道:“很嚴重嗎?很貴嗎?”

女醫生認真地點點頭:“很嚴重。但是一點都不貴,兩瓶點滴才六百多塊錢。來,你先去交錢。”說着,把藥方遞給bsp;“六百多?”cruse看着手裏類似蚯蚓的文字,張大了嘴巴。

女醫生瞪起眼睛,說:“怎麼了?你還嫌貴?我們醫院早就與國際接軌了,用的全是美國進口的藥,是世界上最好的,你到別的醫院,起碼得八百。”

cruse趕緊搖頭:“不貴,不貴。”

女醫生說:“當然不貴。你把人家整成那樣,半條命差點都沒了,花幾百塊錢就嫌貴?趕緊去交錢。”

cruse說:“不是我……”

女醫生擺擺手:“不管是不是你,先去交錢,先去交錢。”

cruse說:“我們趕時間,有沒有,快一點的治療方法?”

女醫生眼睛一鼓:“你這位外國友人,我可是很負責任地告訴你。她現在的情況非常嚴重,身體非常虛弱,由於我們醫院生意太好,病牀已滿,無法讓她住院,但起碼得在我們這裏先打幾瓶點滴,好好地休息休息,否則,要是留下什麼後遺症,你可不要怪我沒有提醒你。”

“後遺症?”bsp;女醫生點點頭:“嗯,最嚴重的後果,會影響生育,不能生育就沒有兒子,沒有兒子就沒有孫子,沒有孫子就沒有……總之就都沒有了。你想想,你花六百塊錢,不僅僅是救了她,還救了你們的多少代子孫後代,多划算啊?還猶豫什麼,快去交錢吧。”

cruse趕緊說:“好。我去交錢。”

女醫生露出勝利的微笑。

就在cruse準備去交錢時,裏面的宋曉藝出一聲咳嗽,醒了過來。

cruse走進去,宋曉藝睜開眼,看到他,有些意外地說:“bsp;cruse點點頭,說:“你身體虛弱,醫生讓你好好休息。”

宋曉藝問:“小刀呢?”

cruse說:“他沒事了。”

“那他人呢?”宋曉藝一邊問,一邊朝外面張望。

cruse說:“他已經……離開南華了。”

“什麼?”

cruse從口袋裏拿出宋曉藝的手機,說:“他給你了信息,對不起,我看過了。”

宋曉藝一把搶過手機,翻出了信息。

“曉藝,對不起,生了這麼多事,我卻不能帶你走。你一定很想知道,我到底是什麼人,其實我也不知道,我想做個好人,最後卻變成壞人,我想做個普通的人,卻無法過上普通的生活。現在,我也不知道明天會是什麼樣子,但絕對不會是美好的,這是我不能帶你走的原因。請原諒我的不負責任。 霍格沃茨的黑巫師 我想,你跟cruse走可能是最好的選擇,他一定會照顧好你的。我走了。保重。”

宋曉藝靜靜地看完信息,呆呆地坐了好久,然後想回撥過去。

“沒用了,我打過了。打不通。”bsp;宋曉藝回過神來,收起手機,說:“我們走吧。”

cruse擔心地說:“可是你的身體還沒好。”

宋曉藝擠出一絲微笑,說:“我好了。”然後自己下了牀。

女醫生跟進來,說:“喂,你們要走?”

cruse掏出錢包,數出五百塊,拍到女醫生的手裏,說:“麻煩你了。”

女醫生接過錢,卻攔住了宋曉藝,說:“小姑娘,你不能走。”

宋曉藝站住,不悅地說:“怎麼了?”

女醫生搖搖頭,說:“你這樣走了可不行啊,身子受不了的。”

宋曉藝說:“謝謝你的好意。我沒事。”

說完,獨自走出了醫院。

cruse跟出來,打通了dvd的電話:“dvd,飛機準備好了嗎?”

dvd說:“都準備好了,只等你來了。”

“好,十分鐘之後,機場見。”

掛了電話,cruse帶着宋曉藝上了一輛藍牌車,直奔機場而去。

藍牌車繞過機場大樓,開進了三號飛機跑道。

一架小型波音飛機停在跑道上,cruse登上飛機,dvd迎上來和他擁抱了一下,又和宋曉藝握了握手。

“對不起,他們沒爲難你吧?”bsp;“沒有。只是隨便恐嚇了幾句。你知道,我們在美國就已經習慣了。”dvd說。

cruse點點頭,不放心地問:“機場方面都沒問題嗎?”

“放心吧。”dvd說,“馬上就可以起飛了。”

cruse說:“謝謝你。”

dvd說:“我們是好朋友,不是嗎?我先走了,美國見。”

“美國見。”

dvd下了飛機,從貴賓通道出了機場。

波音飛機順利起飛,半個小時之後,已經到了太平洋的上空。

cruse親自去端來兩杯咖啡,現宋曉藝正看着舷窗外的白雲呆。

“你在想什麼?”cruse將一杯咖啡放到宋曉藝面前的小桌子上。

“我在想我的家人。”宋曉藝說,“我還沒有告訴他們,我要去美國了。”

“別擔心。”cruse輕聲安慰她說。

==================

南華市警署。

梅盛林坐在自己的辦公室裏,滿頭大汗。他不斷地搖着頭,想把腦海中那些充滿鮮血的畫面都趕走,但越是這樣,他越是能想到喬正林渾身是血的模樣。

終於,他一把抹去臉上的汗珠,出了辦公室,朝樓上的鑑證科走去。他沒有坐電梯,而是走樓梯上去。

“梅警官!”一個聲音突然叫道,梅盛林嚇得差點跳起來。定睛一看,原來是一個新來的警員筆直站在面前,正向他敬禮。

“你在這裏幹什麼?”梅盛林驚魂未定地問。

“我……”警員吞吞吐吐。

“你後面是什麼?”梅盛林看到他似乎故意擋着什麼東西。

“沒,沒什麼……”警員還想遮掩,一個小個子女警從他背後鑽了出來,低着頭叫:“梅警官。”

梅盛林頓時明白,說:“你們在這裏……”

女警說:“對不起,梅警官。”

梅盛林咳了一聲,正色說:“上班期間,不許擅離崗位,更不許拍拖。”

男警員臉上一紅,辯解說:“我們不是在拍拖。”

“哦?”梅盛林一愣,“那你們在幹嗎?”

“我……我聽說喬警官殉職了,心情不好,所以,出來走走。”男警員說。

女警跟着說:“我也是。我們剛剛還在說,喬警官是一個優秀的警察,對下屬又很好。就連我們剛剛進來的新人,他也照顧有加。”

“是啊,梅警官,你一定要抓住那個女殺手,爲喬警官報仇。”男警員說。

梅盛林心裏一陣難受,說:“你們放心,喬警官不會白白犧牲的。”

“那我們先回去上班了。”女警說着,拉起男警員跑了。

梅盛林站在樓梯間,暗暗握緊了拳頭。

盛世狂妃:傻女驚華 鑑證科。

“小夏,現場的證物都化驗完了嗎?”梅盛林問。

“還沒有。不過,我們已經按照你的吩咐,連夜把彈頭都清理完了。” 遙望行止 一個眉清目秀的女警說。

梅盛林點點頭,說:“找到做了記號的彈頭沒有?”

“找到了。”小夏說着,拿出一個塑料袋,裏面裝着一顆黃澄澄的彈頭。

梅盛林接過來,隔着塑料袋看到彈頭上果然有一個黑色的“9”字。

“因爲子彈是在九樓易小刀家裏找到的,所以我就隨便寫了個‘9’。”小夏解釋說,“我已經化驗過這顆彈頭,初步斷定上面的血跡就是喬警官的。”

六宮無妃 ωωω●ttκā n●¢〇

梅盛林腦袋一響,知道自己當時並沒有看花眼,但他還是不放心,問:“是不是百合用的子彈上都有一個‘9’字?”

小夏說:“不可能,這個字是我自己寫的,我還不認得?再說,我們在茶樓二樓的一個房間裏找到一支損壞的狙擊槍,很可能就是百合所用,但是裏面的子彈沒有任何標記。”

梅盛林說:“這麼說,這顆子彈,就是喬警官從易小刀家裏找回來的那顆?”

小夏說:“一定是的。”

梅盛林揉了揉太陽**,說:“小夏,這件事你先不要說出去。我們,我們,還需要進一步證明。”

“好。”

梅盛林正準備離開,手機響了起來。

“什麼事,廉廳長?”梅盛林接通電話,說。

“請你馬上到我的辦公室來,我們有重要現。”廉傑說。 102 水落石出

梅盛林走進廉傑的辦公室,出了廉傑,王武也在。

“廉廳長,有什麼發現?”梅盛林說。

“是關於喬正林的。所以我也把王武叫來了。”廉傑說,“梅警官,坐下來說。”

“關於喬警官的?”梅盛林說,儘量不露出什麼破綻。

廉傑點點頭:“因此,在事情沒有水落石出之前,我要求你們要嚴格保守祕密,不得透露一點風聲。”

“是。”梅盛林和王武同時答道。梅盛林的心頓時懸了起來。

廉傑接着說:“據牛壽通說,喬警官因爲擅自行動,遭女殺手槍殺。當時現場除了嫌犯、喬正林和牛壽通,還有沒有別人?”

“應該沒有了。”梅盛林說。

王武說:“可是我似乎看到梅警官也跟了進去。”

“我?”梅盛林一陣緊張,說,“我只是遠遠地跟在後面,根本看不到現場的情況。”

王武說:“現場一共才那麼點寬,怎麼可能看不到情況?”

“當時現場光線昏暗,確實看不清。”梅盛林說。

“好。”廉傑插話說,“現場地勢複雜,光線昏暗,看不清也是常理。”

“對。當時喬警官好像上了二樓,我還在一樓,根本看不清情況。”梅盛林暗自抹了一把汗。

廉傑拿出一疊照片,說:“這是現場拍回來的照片,你們看看。”

梅盛林接過照片一看,原來都是喬正林的屍體,從各個不同的角度拍的。

梅盛林粗略看了幾眼,說:“從這些照片可以看出什麼?”

廉傑說:“喬正林當時是去抓捕嫌犯,那麼你們說,他應該是正對嫌犯,還是背對嫌犯?”

梅盛林看了一眼王武,王武沒有要回答的意思,於是只要回答說:“當然是正對嫌犯。”

“嗯,可是,我們從照片可以看出,喬正林是背部中槍。由於距離很近,子彈從後腰射入,穿過身體,從前胸穿出。所以,前胸的創面比後背的要大得多。”廉傑說。

“那麼有沒有可能是嫌犯前後夾擊喬警官?”梅盛林說。雖然他幾乎已經知道答案,但還是希望有另一種解釋。

廉傑說:“唔,我們假設當時喬正林是筆直站立的,那麼從他體內的彈道可以看出,子彈是以六十度仰角射入的,後腰進去,前胸出來。按喬正林倒地的位置計算,那麼子彈發射的位置應該在一樓,也就是差不多二樓走廊的斜下方。而那個位置,差不多就是牛壽通當時所在的位置!”

梅盛林說:“廉廳長是懷疑……”

廉傑說:“查案子,都需要講證據,我剛纔所說的,都只是我的推斷,不能直接作爲證據。所以我請你來,是想問問你當時現場的情況,你是否看到什麼?”

“沒有,我沒有看到什麼。”梅盛林連忙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