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隨即,當著在場之人的面,林楠提到了自己的新藥品,預計兩三個月後製藥廠正式生產製備,他相信自己的藥品不會有問題,而眼下這空出的時間,工資照發,需要所有人一起動手,在陳圳銘的指揮下,好好對製藥廠進行修葺,具體需要多少錢,林楠讓陳圳銘好好規劃下。

這個要求,自然沒問題,老闆願意出錢,將製藥廠改造升級,這是大好事,陳圳銘當即應了下來。

就在林楠等人在大會議室內討論著的時候,突然間幾輛車子先後開到製藥廠大門口,更有一輛警車開道,讓看門的保安人員都傻眼了,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找你們負責人出來,有些事情需要處理一下。」一名法院工作人員下車,開口對保安說道,這是林楠之前剛剛調來的一名保安,負責製藥廠的事情。

毫不遲疑的,這位保安打通了林楠的電話,一接通電話,林楠臉色便是一陣微變,隨即直接帶著陳圳銘走了出去,其它一眾工人們看到這一幕,也當即明白可能出了什麼事情,當即紛紛走了出來。

廠門口小院內,當林楠帶著陳圳銘看到這些人後,臉色微變,最主要的還是法院的警車,太顯眼,其它還有一些人林楠不認識,但陳圳銘卻知道,只是一瞬間,他就知道什麼情況了。

「林先生,這些是銀行的人以及製藥廠原本的一些供貨商,製藥廠之前欠款一直沒還,估計又是來催債的,而且還起訴到了法院。」陳圳銘低聲在林楠身邊介紹道。

正待陳圳銘介紹的時候,為首的法院之人也開口了,對於陳圳銘這位原本的廠長,他們也都認識,正是原本的債主,不過眼下他們不是來找陳圳銘的,而是來找這家製藥廠現在的老闆。

他們的目的,是要債,是逼債,逼迫讓林楠讓出這家藥廠,而幕後黑手,也就是美琳製藥公司的孫達!

還有哦! 誰說塵浮更新不給力!五章新書,還有老書一起,累成狗了都,一直在努力堅持!也請朋友們多多理解,繼續支持,塵浮一如既往的更加努力謝謝!

聽著陳圳銘的話,林楠並沒有太過意外,在之前陳圳銘便交代過製藥廠的外債,外面兩百萬左右的中藥材的費用,還有著銀行近五百萬的貸款,早就到期了,原本林楠還準備托一段時間慢慢解決,只要給林楠一個月的時間,資金慢慢即可周轉過來,沒想到這個時候直接上門,而且還帶著法院的人。

「我就是製藥廠的負責人,諸位有事?」林楠開口。

「林先生是吧,我們接到企業舉報,製藥廠拖欠貨款半年未還,請我們法院來調查,另外貴公司銀行貸款四百八十萬的貸款也早已預期,再不償還貨款,銀行和諸位舉報人要求法院查封製藥廠了。」法院之人開口說道。

聞此言,林楠臉色微變,陳圳銘臉色也是一樣很不好看。

「王老闆,趙老闆,咱們這是幹什麼,有事好商量,貨款這段時間一定償還給兩位!」陳圳銘對兩名中藥材供貨商說道,同時轉身對銀行的一位負責人開口。

「李主任,銀行上次不是說可以寬限一段時間嗎?我們製藥廠願意支付多出的利息,還請李主任多擔待啊。」

然而,面對陳圳銘的好言相勸,這群人根本不為所動,兩名供應商甚至眼中帶著冷意,銀行的那位李主任也是一樣,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

「陳廠長,廢話少說,今天就要還錢,否則我們申請查封藥廠。」一人毫不客氣的說道。

「另外根據借款合同,銀行貸款是以整個製藥廠為抵押的,銀行有權利收回這座製藥廠,並且進行拍賣抵債!」銀行的李主任也開口說道。

「你們!」聽到二人這麼說,陳圳銘當即怒了,這些人之前還都是好好的,怎麼突然間就變臉這麼快了,大有一副逼迫到底的意思,想要查封甚至的拿製藥廠來抵債?

看著這架勢,林楠敏銳的覺得有些不對勁,這些人的針對性太重,而且目的性很強。

「總共多少錢?」林楠看向幾人,現在他是這個製藥廠的老闆,收購製藥廠的時候就包括了這些債務,真若是人家非要索取,林楠哪怕是不情願也沒有辦法,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聽林楠這麼說,兩名要債的藥材批發商冷笑,雖然也知道林楠這號人,但也就是一個小農民而已,還能有多少錢?

「不多,我們兩家連本帶利兩百二十萬。」

「製藥廠貸款連本帶利總共六百萬現在!」

這個數字一出,哪怕是林楠臉色也是微變,雖然眼下大仙農公司日進斗金,但最近開支也大,之前給了胖子五百萬帶走,這次收購製藥廠又是三百萬現金,現在整個大仙農公司也不足兩百萬現金。

似乎看出了林楠的為難,兩名藥廠供應商開口了,這個時候他們的任務就體現出來了,他們的目的可不僅僅是要錢,而是要這個製藥廠。

「林老闆是吧,你看中這個製藥廠什麼了?就這麼一個製藥廠,負債纍纍,你要他幹嘛?倒不如直接封了好了,然後讓銀行賣掉,否則只怕虧的更多。」一人開口對林楠說道,一副很不值的模樣。

「就是,就這破廠,也就那麼一些破銅爛鐵而已,我聽聞林老闆三百萬買下,簡直是虧到家了。」

二人一唱一和的,替林楠大敢惋惜,在他們眼中,這座製藥廠簡直一文不值,甚至就連銀行的那位李主任也在幫腔,這座製藥廠一旦拿出去賣,撐死也就五百萬左右,這麼算下來林楠足足虧損幾百萬這次!

林楠就這麼靜靜的看著他們表演,他們說的越多,林楠越是能夠看的出來他們的目的。

之前陳圳銘就道出了一些事情,知道是有人在故意針對它,他的這家製藥廠能落到這個下場,和美琳製藥公司有著莫大的關係,美琳製藥公司一直等著盼著他們製藥廠倒閉,甚至早就想要乘機收購了,只不過陳圳銘一直不同意而已。

眼下這些人的所作所為,讓林楠自然而然想到這件事。

果不其然,幾人一唱一和,再加上法院的人在這裡坐鎮,感慨完林楠虧損之大之後,開始直奔主題。

「林老闆實不相瞞,這個製藥廠你買了也不賺錢,只會越虧越多,這個地塊倒是不錯,用來存放中藥材做倉庫倒是不錯,你看看若是可以,這個藥廠我們兄弟買下了,並且還能有渠道幫你把這廠里的機器設備等都處理掉,也能讓你少賠點。」

聽到他們這話,林楠面無表情。

「沒問題,五千萬,這裡都給你們好了!」林楠淡淡開口說道。

千萬媽咪秒殺爹地 原本幾人聽到林楠第一句話沒問題三個字后,臉上都是微微一喜,然後當聽到後半句后,臉色當即愣住了,隨即陰沉了下來。

因為他們看的出來,林楠這是在戲弄他們!

「林老闆,這就不對了,我們兄弟也是懷著好意的,真若是沒辦法,也就只能讓法院查封了,到時候你可就人財兩空了!」

一旁的銀行的李主任也眉頭緊皺,他們今日直接趕來,連帶著法院的人都請了,一方面是為了要債,二來也是孫達所請,目的便是為了這座製藥廠,就是要逼迫林楠知難而退。

「林先生,根據貸款合同,若是再無法償還貸款,我們有權請法院查封,並且將之轉到我們銀行的名下進行拍賣出售還債。」

此刻在林楠身邊,不僅僅有陳圳銘,還有些不少從會議室內走出的工人們,一聽到銀行和法院等人要查封藥廠,當即一個個臉色大變,而後大怒起來。

他們好不容易拿到了工錢,並且還有著林楠這個看起來前途無量的老闆,還準備在這裡長久養家糊口,怎麼突然間要查封?這不是要斷他們吃飯的傢伙嗎?

當即,一群人鬧騰起來!

「俺看看誰敢查封俺們廠子!」當即,一人激動上前,隨手就從一旁的地上抄起了木棍,氣勢洶洶的,其他人見狀也一個個上前,直接團團將一群人給圍了起來。

這一幕,莫說是其他人沒想到,哪怕是林楠自己都感覺有些不可思議的。

不過隨即一想也就釋然了!

因為,這裡是他們吃飯工作的地方,對這裡有著特殊的感情,對不少人而言,是另一個家的存在,此刻有人要封自己家,自然不願意! 人在囧途第一天票房三千二百萬,排名第四位,國產電影排名第一,前三不用說,全都是國外大片,預售都破億了,排名靠前也早有預料。

開心一夜表現也不錯,票房三千一百二十萬,可以說緊隨其後,王導現在也很開心,雖然沒有超過人在囧途,但是這個成績他也很滿意。

只不過在評價上,人在囧途明顯好評更多,專業網站評分都在9以上,即使人多會掉也能達到8以上,現在只要在8以上的,都屬於口碑電影。

開心一夜的評價也不低,在8分以上,即使掉到7分,也屬於好電影一類了,可以說這部電影王導也是用心的。

易陽一點兒都不擔心開心一夜會追上人在囧途,他看著數據,第三名是國外的一部科幻電影星球,講述的就是地球之外的故事,首日票房六千五百萬,但是評分還不到8分。

許帥看著老闆手指不停的敲著桌子,眼神看著數據,他有了一個想法。

「老闆,你覺得我們可以超過星球?」

他冒出來這個想法后不吐不快,直接選擇了驗證。

「怎麼?沒信心,我看了以往的數據,國產片超過國外的也不是沒有,雖然比較少,我們就要讓他們知道,並不是外地的和尚好念經,通知下去,全面炒作。」

易陽這邊通知下去,宣傳部的人就開始了工作,這個部門經過易陽的培訓,已經成為了一個無底線的宣傳團隊,各種手段,數不勝數。

追夫36計:放倒腹黑君上 無所事事的易陽,選擇在公司呆一天,然後他就看見了自己選的好聲音執行導演崔斌出現在公司。

「崔斌,你怎麼這麼閑,有空回公司?」

一般人被老闆這麼問,肯定會懷疑是不是自己讓老闆不滿意了,而崔斌只有滿滿的怨念。

「老闆,好聲音都結束了,您不看新聞嗎?」

「啊?」

易陽完全忘了,跨年的時候他和媳婦兒在家關了手機,兩個人一起待了一晚上,周子怡倒是知道,但是她還沉浸在給易陽寫行為日記上,也就沒提醒,這事兒就這麼過去了。

「都怪張明,也不知道告訴我,我就是生病了撐著也要去現場的。」

易陽的鍋甩的飛快。

「老闆,工作哪裡出問題了嗎?」

易陽:……

他坐了半天張明也沒來,鍋剛甩出去,人來了,主要他還沒扣上呢。

「崔健哥回來了,對了,老闆那天告訴您好聲音直播,本來不是說去嗎?後來老闆娘你們電話都關機了,我也沒敢打擾。」

得,鍋沒扔出去不說,直接讓人把底給掀了。

「你有事嗎?」

「沒事啊,聽說老闆今天親自坐鎮,大家讓我看有沒有免費的奶茶喝。」

「本來有,因為你,沒了,慢走,不送。」

張明滿意而來,失望而歸,老闆變了,以前都請喝奶茶的。

「咳,那個成績怎麼樣?」

這個問題一出,崔健怨念瞬間加了八千多倍,滿天的新聞沒看也就算了,公司群大家都發了好多祝賀的話,本來他以為老闆就是沒來,第二天看到成績也應該表揚他,或者給大家發個獎金什麼的,結果就沒了消息,他還以為是自己沒做好呢,沒成想,老闆給忘了,這麼不靠譜的老闆,咋就讓他碰上了。

「收視率破三了,老闆,我心臟病發作了,我要請假修養兩年。」

易陽也知道自己這事兒過分了,一手主導的項目,竟然忘了,怪只能怪他最近陷入回憶太深,導致記憶力大不如前。

知道了成績,易陽當然不能裝不知道,趕緊召集大家開會,李總在會上發言都笑了好幾次,他也以為這個成績老闆不滿意,所以沒有消息,別的公司還問他怎麼慶祝,他都沒好意思說,知道了老闆原來是忘了,不知道怎麼的笑就止不住。

重生之大亨傳奇 節目組的人得到了老闆的肯定,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易陽也不摳門,獎金髮了相當多,全公司的人都有,多少不同。

現在好聲音的總收益還沒有計算完畢,但是肯定超乎想象,當初做的時候,大家覺得投資太多,都很猶豫,現在對老闆就剩下佩服了。

易陽會議結束,打開新聞看了一下,雖然已經兩天了,但是好聲音的新聞在網上還佔據著頭牌位置。

「首場直播綜藝,好聲音收官收視率破三,成為綜藝之王。」

「孫楊好聲音奪冠,超高音征服全場。」

下面的熱度也很高,大家還在討論,有的為自己喜歡的選手感到遺憾,也有的感到自豪。

芯片產業帝國 好聲音突然告一段落,易陽覺得自己好像參與了,好像又沒參與,現在甚至有點兒忘了自己為好聲音做過什麼事情。

「老闆,去年遊戲公司那邊也開始收益了,兩千多萬。」

易陽詫異的接過本子,看著數據,不知道為什麼,很陌生。

「我什麼時候投資的?」

「老闆,不是拍攝微微一笑的時候嗎?您忘了。」

易陽笑了笑沒說話。

晚上,回到家,最近周子怡都沒有接工作,一直在家裡呆著。

「老公回來了。」

易陽坐在沙發上,他知道,自己出問題了,記憶力出現了錯亂,很多東西都不記得了,這是第一次他來到這個世界感覺到了恐懼。

「老公,你怎麼了?」

周子怡看著面無表情的易陽心跳加速了許多,她有種直覺,很不好的直覺。

「媳婦兒,我生病了。」

「沒事兒,不能生孩子我們就不生,到時候抱養一個,或者就我們兩個也挺好。」

周子怡還以為是生孩子的事情,她已經想好了,即使不能生也沒什麼,兩個人生活不也挺好的嗎。

「不是這個,我發現我的記憶出了問題,好多東西我都記不得了。」

易陽還有些東西隱瞞了下來,他的記憶只缺失自己到這個世界之後的,而之前的一點兒都沒有忘,甚至更加清晰了。

周子怡聽了也著急了。

「那我們趕緊去看醫生吧,現在就去,我給你找衣服。」

說著起身就要走,被易陽拉住拽到了懷裡。

「別走,陪我,我怕我會把你忘了。」 一群工人們激憤,根本不需要林楠開口,他們率先不願意了,維護製藥廠,早已將這裡當成了家一般的感覺,而今有人要查封自己的家,查封自己吃飯的地方,他們才不管,顯得很激動,直接將一群人圍堵。

林楠看在眼裡,心中頗為滿意,但公然抗法的事情肯定是不能幹的,無論是兩個中藥材批發商的追債,亦或者是銀行的討債,都是合法的,法院也屬於公正執行,這沒什麼好說的。

「你們這是要幹什麼?公然抗法嗎?」這群人雖然打著公正的幌子,但卻干著其它的打算,而今被一群人圍住,心裡當即有些懼意,直接開口叫了出來。

尤其是法院過來的兩人,更是臉色微變,最怕的就是出現這種情況,連忙開口阻攔。

「各位工友大家請不要激動,我們這也是依法辦事,欠債還錢天經地義,製藥廠真若是無法償還,我們是要依舊法律來查封製藥廠賠款的。」

緣嫁首長老公 一旁,陳圳銘站在林楠身後,看到這一幕臉色微變,雖然內心中他也是不情願的,但這種事情絕對是不能發生的,看著林楠好似無動於衷的模樣,連忙開口。

「林先生,這可不能啊,實在不行我這點錢也先還債好了,可不能鬧出點什麼來。」陳圳銘著急,自己還剩下的錢也準備先拿出來,林楠都願意繼續把自己留在廠里,其它的事情他也想開了,還要繼續好好乾,哪怕是這個廠子的實際主人已經不再是自己了。

看著這群工人,再看看陳圳銘,林楠越發的覺得自己的這個決定是正確的了。

「你們的錢,一分都不會少,但想要查封我的廠,沒可能!」終於,林楠上前開口,冷冷的看著要債的這些人,聲音不大,但卻帶著堅定之意。

雖然錢不是個小數目,但林楠哪怕是湊也要湊出來,自然不能讓他們把廠子給查封,這是自己另一個事業的開端,而且也養活著這麼一幫將製藥廠當成家的村民們。

聽到林楠這話,在場之人都微愣,一群工人們安靜下來,陳圳銘愣住了,前來要賬的人也愣住了,他們要的實則不是錢,而是這個製藥廠。

「林老闆,你可要搞清楚,加上銀行的可是有著七百萬左右,就這一堆破銅爛鐵,值得嗎?」一人試探性的開口。

林楠根本沒有理會此人,而是轉頭看向在場的工人們,先前他們出頭那一刻,林楠真心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這裡是大家賴以生存生活的地方,我林楠感謝諸位的信任,以後我也相信大家會越來越好,我們的製藥廠也會越來越好!」林楠對在場工人們開口說道。

「林老闆,要不俺們的工錢先不要了好了,咱不能把廠子關了,俺們都相信你!」當即,有人帶頭,剛剛到手還不曾暖熱的錢願意拿出來,先應急用。

「對,只要咱還能開起來,俺們這些錢就先不要了!」其他人也紛紛開口。

就是陳圳銘也再度開口,要將現在的錢都拿出來,加上工人的錢,前後還是有著三百萬的資金,至少也佔據了小半了。

看著這些剛剛認識,但卻顯得很熟悉的面孔,讓林楠更是感動了,錢的事情只要他願意,湊齊並不難,但這些人的熱心讓他突然間有了其它的想法。

「那行,今天大家只要相信我的,相信這個廠子的,可以把錢先拿出來,不管多少,三天之內都會償還給大家,再或者可以給大家入股製藥廠,讓這個藥廠真正成為大家的,以後有錢大家一起賺。」林楠笑著說道。

入股,這是一種最常見,也是一種共同集體致富的最簡單的方式,一旦這些人入股,便等於真正和這個藥廠融為一體,成為這個製藥廠真正的主人,以後無論盈虧,大家一起扛,一起努力。

當然,在林楠這裡,肯定是百分之百的盈利,甚至是暴富。

「這個錢我不要了,你直接算入股好了!」陳圳銘第一個開口,直接掏出一張銀行卡來,除去今天發放的工錢,所有的都在這裡了。

「俺也入股算了,在這藥廠幹了十幾年了,俺也早就算是這廠子的一份子了,這一萬塊錢,俺也不要了!」

「這是俺的!」

…………

一時間,就這般在公司大門口的院子里,直接上演了這麼一幕,所有人都將口袋中剛剛得到的血汗錢拿了出來,直接朝林楠這裡遞了過來,然後陳圳銘和會計兩人一起記錄,不多不少,正是先前發放的工錢的總數。

再加上陳圳銘的錢,三百萬一分不差到齊了!

這種行為,讓林楠越發的感動了,一旁前來要賬的人都傻眼了,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這麼一幕,這也太齊心了?一個廠子的工人這般願意為一個破舊的小廠付出,讓他們意想不到!

而且這三百萬的資金,幾乎等於一半的貨款,他們想要查封藥廠的可能性也就沒有了,想要勸說收購的可能性也直接不用再多說了。

「將公司賬上所有資金調出,包括各個門店今日的銷售,一個小時后全部回籠到賬!」林楠打通公司財務的電話,人家都逼到這個地步,他無論如何都要拿出這個錢。

看著林楠如此雷厲風行,這群要債之人反倒是沉默了,沒有再多言,看的出來其它事情是不用想了,老老實實收錢就行了。

公司內,得到林楠的的命令,負責財務的人當即找到正在工作的楊瑾,雖然不知道眼下發生了什麼,但林楠既然這麼要求了,他自然第一時間籌集,火速安排。

不到二十分鐘,包括各個分店的資金都匯總到位,但也只有三百萬左右,這是眼下公司所有的資金了,其它在沒有多,距離四百萬還差了一百萬左右!

「胖子,方便的話立刻馬上給我轉一百萬過來,謝謝,急用!」林楠當即又聯繫了楊胖子,前幾天剛給他五百萬帶過去,想來應該還不曾敗光。 一個小時后,不早不晚,公司那邊三百萬集中完畢,楊胖子那裡也火速轉了一百萬過來,正如林楠猜測的那般,楊胖子雖然人在省城,林楠也給他準備了五百萬,但基本上一毛未動,一切的消費都被秦嵐包了,秦嵐也不讓他花錢,讓他無奈,為此林楠這裡剛發過去消息,楊胖子不敢遲疑,直接打了過來。

如此,林楠的七百萬短短時間內完全籌集到,並且在法院人員的見證下,分別分給了這些要債之人,徹底還清這些債款。

「現在一切兩清,好走不送!」林楠淡淡說道,對這些人沒有一絲的客氣,雷厲風行,果斷而直接,讓這些人臉色難看起來,雖然錢是要到了,但對於要債人而言,任務算是失敗了,沒能拿下這個藥廠。

「多謝林先生配合,以後再有需要貸款存款之事,歡迎來銀行洽談。」銀行的那位主任臨走時還不忘拉個客戶,看著林楠這般豪氣,短時間內湊足了這麼多錢,自然想要多合作,畢竟銀行就是靠這個吃飯。

看了這人一眼,林楠只是淡淡開口詢問了一句。

「你是哪個銀行的?」

這位銀行李主任一聽,當即一樂,還真以為林楠心動了,雖然沒有完成其它的任務,但能收回貸款,還能拉到林楠這種大客戶,也是一種不錯的收穫,故而連忙回應,相比之前客氣了不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