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隨着一聲恐怖的聲響響徹,樑翔怒吼,身上冒出縷縷魔煙,手上更是散發出恐怖的力量,竟然深深的穿透了陸塵的身體。鮮血狂噴而出。

神奇的一幕出現了,在人們愕然的目光下,競技場地內出現了詭異的一個場景。

那陸塵打出了神祕力量在空中一動不動,所有的一切的凝固了,甚至樑翔打穿了陸塵的身體,飆出了鮮血,那鮮血都定格在空中。

“怎……怎麼回,這個……這個是什麼力量?”


“天啊……那小子到底施展了什麼力量?”

“難道……難道是傳說中的時間凝固?”

“天啊……”

所有人的腦海內都泛起了一場震撼風暴,那些老一輩的更是震驚無比,這傳說中的神技,竟然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一個角落內,一個灰袍老者,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這傢伙,隱藏的太深了,終於暴露底牌了嗎?

不過挺強大的,竟然施展出了空間凝固……這傢伙到底是怎麼施展出來的,這個實力,只有我們這個境界的人才能施展,他怎麼?”

“天啊……大人,大人……天啊……大人……這小傢伙果然是一匹最變態的黑馬”青袍老者語無倫次的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怒吼傳來;“放下陸塵!”

緊接着,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破空傳來,出現在了大地上。

轟!

一道聖光往樑翔闢去!

衆人華人,竟然有人違反規則進入都競技場地還罷了,竟然還敢對參賽人員出手,這可引起了公憤。

部落中的一切老一輩高手一片喧譁。

但是衆老一輩高手都知道,樑翔註定的死定了,一個頂尖的超級高手向樑翔出擊,他定然必死無疑。

雖然這樣,但是無數人都衝了出來,試圖阻止這個男子。

“大人……有人竟敢出手攻擊,要不要我去……”就在青袍老者憤怒的吼嘯的時候,灰袍老者卻是擺了擺手,說道;“不要去,我總覺得這個傢伙似乎沒有出盡全力!”

“那……”就在青袍老者有些擔心的說話的時候,灰袍老者卻是又淡淡的說道;“在我的眼皮底下,沒有能夠殺死他,就算他殺死了那小傢伙,我也會讓他復活!”

青袍老者眼裏出現無限敬畏,低下了頭,不再說話。 “小畜生,我要你死!”這男子猙獰的怒吼,無數道璀璨的光刃從天空中劈斬下來,雖然僅僅是打出來的能量物,但是卻依然森然無比,宛如神兵利器一般,讓人心悸。

“你……”樑翔立即就感覺到一股恐怖的氣勢掃到了自己的身上,身體內的力量開始沸騰,氣血開始翻滾,自己更是被禁錮住了,難以動彈。

“老賤人……”樑翔咬牙切齒的怒吼,已經進入了暴怒狀態。

但是,那男子實在是太強大了,樑翔感覺到那男子簡直比當日那個金甲巨人還要恐怖……

轟!

一道璀璨的匹練神光掃來,樑翔倒飛而出,吐了幾大口鮮血、。

“老不休的東西!受死吧!”一個競技場守護人員衝了上來,打出了一道恐怖的攻擊,一瞬間競技場轟隆搖晃。

“哼!”這高大的男子只是冷冷一哼,雙手彷彿輕描淡寫一般的一揮,一股至強至盛的恐怖力量陡然爆發。

那守護人員倒飛而出,身體在倒飛的途中,竟然飛速融化,最後變成了一灘血水。

這男子走到了樑翔的頭頂上方,聲音夾帶着無盡威嚴說道;“小傢伙,念在你天資卓越的分上,我免你一死!”

但是他卻又冷冷一哼,說道;“不過……也因爲你天資卓越,你必須被我廢去靈根!”

“大人……他……”觀戰席上的青衫老者皺起了眉頭,擔憂的說道

“他鎖不掉那小傢伙的天賦,我隱隱覺得,一會兒會發生大事件!

就算他能鎖住他又能怎樣?真正大氣運的人,別說是人鎖掉,就算是天,也難以鎖掉他的i天賦,只不過是暫時性的而已”灰袍老者淡淡的說道

……

“啊……”樑翔不敢的怒吼了起來,感覺到後背上彷彿馱了一座青山,無盡威能壓迫而來。

“小子,算你倒黴!”那高大的人物走到了樑翔的面前,而後手掌狠狠的蓋在樑翔的頭頂上,一股恐怖的力量透入了樑翔的身體內。

“呃啊……”樑翔仰天大吼,漆黑如墨的長髮,竟然倒立了起來,身體竟然冒出股股魔雲,身上竟然股股冒出了鮮血。

就在這個時候,樑翔手中握着的血劍竟然尤瑞閃電一般沖天而起,而後打出了一片耀眼的血光,瀰漫天際,讓整片天空都變成了血紅色。

“哼,有點門道!”這高大的男人臉上露出了驚異之色,但是還是不屑於顧。

“怎……怎麼會?”就在這個時候,他的臉色突然大變,竟然急忙鬆開手,欲轉身逃跑。

數十道雷電自空中闢下,震耳欲聾的聲音不絕於耳,彷彿這個高大的男子觸犯了天威一般。

“啊啊啊啊”樑翔痛苦的嚎叫了起來,額頭處冒出了白光,一個巨大的石碑竟然從裏面冒了出來。

而後樑翔的右手,竟然開始了瘋狂變化,直至最後變成了一隻獸爪。


樑翔徹底失去了意識,被一種神祕的力量主宰身體,雙目赤紅,渾身上下血管突出,整個人看起來猶如修羅一般。

高空中電蛇礦物,無數道閃電自空中交織在一起,彷彿要將夜空撕碎了一般,而後那電流自雲層中呼嘯而下,不斷轟擊着地面。

“啊……發生什麼事了?”

“到底發神生了什麼?”

“天啊,爲什麼有雷電射下來?”

觀戰席的無數人都沸騰了,想不到會有這一幕出現。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絕強的天威壓迫而來,所有人都感到了死亡的威脅。

“快逃!”

“大家快逃!”

“救命啊”

人們開始慌亂逃竄了,那閃電竟然無規律的闢下,甚至有幾個水桶粗的強大雷電自空中劈下,一個守護者衝上去,想要抵禦這雷電,但是卻生生被劈成焦炭,而後那閃電流傳到了人羣,讓一羣人死於非命。

人們都被駭破了膽,驚恐的逃跑者。

石碑出現在了空中,上面汩汩冒出鮮血,鎮字愈加鮮紅欲滴,透發出無盡的光輝,將世界照耀的白茫茫的一片。

恐怖的力量向那高大的男子席捲而去,正在瘋狂逃跑的高大男子,竟然身體一滯,像是被什麼東西給禁錮住了。

轟!

石碑發出萬丈光芒,陡然沖霄而起,而後狠狠的把中年人拍到了地上。

鏘!

長劍發出了恐怖的血光,竟然從那高大男子肚子下的地表內衝了出來,刺穿了它的身軀,鮮血狂灑。

吼吼……

樑翔發出了一聲龍吟,手臂竟然急速變長,變粗,一股恐怖的力量自手臂內頭髮而出,而後一把緊緊抓住了高大男子。

“啊啊 啊”高大的男子痛苦的嚎叫了起來,身體就像是火炭被丟進了水裏面,蒸發出了無盡氣體。

高大的男子被樑翔抓了過來,而後生生扯成了兩半,鮮血狂灑。

不過,達到高大男子的這一個境界,僅僅只是身體毀滅,根本就難以重創,在樑翔撕裂後,他的身上又冒出了晶瑩的光,竟然有重新復活了。

“你……你是什麼怪物?這高大的男子”驚恐的瞪着樑翔,緩緩說道

“去死吧!”樑翔的聲音低沉而沙啞,猶如地獄使者的魔音,身體竟然急速變化,竟然無意識的開始了變身。


眨眼間,樑翔變成了一隻傳說中的神龍。

“神龍?”灰衣老者臉上露出錯愕的表情。

“天啊……傳說中的人類圖騰,神龍……”青袍老者臉上露出狂熱與崇敬的表情。

“爲人類征戰無數年,最後煙消雲散的神龍又轉生了嗎?”灰衣老者若有所思的盯着樑翔。


最後,他的眼睛內爆出湛湛聖光,愕然道;“不對,他不是天然的神龍……”

就在這個時候,樑翔縱身一躍,巨大的爪子一把踩住高大男子的身軀之上,巨大的大嘴裏面,吐出了一大片黑色的神焰。


神焰一出現,天地變色,原本明亮的天空,竟然因它而黑暗。

“神……神……神龍?”高大男子語無倫次的說道,想不到自己竟然惹到自己的老祖宗,惹到了人類的圖騰?

他沒有絲毫抵抗的念頭,急忙鑽出樑翔的腳掌,快速逃跑。

但是,當逃跑了沒多久的時候,他愕然的發現,自己竟然被禁在了時間之內了。

自己快速往前跑,但是跑到一個界限點的時候,一切還原,自己又回到了樑翔的腳下,但當自己又跑……又還原,一直重複不斷。

“老祖宗……老祖宗,求求你放過我……求求你放過我……”高大男子眼看自己難以逃脫了,索性跪在地上,求饒了起來。

“哼!”樑翔的鼻腔內吐出了兩股濁氣,那黑色的火焰徹底包裹住了高大的男子。

男子痛苦的哀嚎一聲過後,竟然瞬間煙消雲散。

就在這一剎那間,樑翔的神龍變身竟然快速回復,回到了人類的模樣。

就在這個時候,那石碑沖天而起,狠狠的把那陸塵砸成了血泥。

而就在這個時候,屠戮之劍沖霄而起,捲動着滔天的恐怖力量往王子宇衝去。

但是當要刺穿王子宇身體的時候,樑翔渾身一震,而後長劍改刺爲拍,一劍把那王子宇拍暈過去。

“神龍……是神龍……”

“天啊……我竟然看見傳說中的神龍了?”

“這可是我們人類的圖騰啊~”

人們彷彿看到了真神降臨,狂熱無比的盯着樑翔,不斷磕頭跪。

而一些高層的大人物,臉色先是一驚,隨即貪婪之色佈滿臉龐,統統衝了出來。

而又一部分高層人物,也猶如狂熱的信徒一般,跪在地上。

“想不到……這小傢伙竟然會把事情發展到這種地步!”灰衣老者輕聲一笑,而後往前一踏,身體出現在了競技場上空。

“記憶剝奪!”他一聲怒吼,身上冒出了億萬道黑色的能量從他的身體內衝出,而後植入了無數人的腦海內。

“啊……”無數人抱頭痛叫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一股恐怖的力量爆發,而後一股絕強的超級力量陡然出現,那些衝出來的無數強者,無數高層,竟然急速倒退,而後回覆了原本的樣子。

彷彿時間倒流了一樣,一切都回復了。

而後,老人轉身回到了那房間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