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隨着他的到來,廣場上的氣氛變得緊張起來,所有人都等着夜寒的出現,一旦夜寒現身,大戰即將展開。

然而,一連等了半個時辰,卻是依舊沒有看到夜寒的身影,內門弟子越聚越多,許多人都在竊竊私語。

“這夜寒不會是害怕了吧?不敢來了?”

“他昨天太張狂了,肯定是今天感覺沒把握,躲起來了。”

“不應該啊,再怎麼說他也是創造過傳奇的人物,看他的性子,也不像那種怕事的人。”

“估計是被於通的氣勢震懾住了,他可是接近劍王境的強者!”

廣場之上,議論聲形成浪潮,一波波擴散開來,就連那些劍魂境九階的高手,各大勢力的首領都是連皺眉頭。

似乎,連他們都猜測,夜寒這次是不打算來了。

“誰說我不敢來了?”

突然之間,天邊傳來破風聲響,一道身影在天空中盤旋,夜寒的聲音傳遍整個廣場。

收斂起天紋飛行翼,夜寒緩緩降落在領域中,站在於通的面前。

“我還以爲,你是打算直接投降了呢?”於通冷笑道。

“約定的時間纔剛剛到而已,怎麼,那麼急着被我打敗?”夜寒嘲諷地一笑,周身氣勢緩緩釋放而出,戰意凌霄。

廣場之上,頓時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領域之中,等待着大戰的到來。 領域內,兩人的氣勢不斷攀升,浩瀚的戰意在醞釀。

於通瞟了一眼夜寒,道:“你不出劍?”

“該出劍的時候,我自然會出劍的。”夜寒淡淡地道,混沌劍氣釋放出來,將他的身體周圍不斷涌動。

“狂妄!”於通吐出兩個字,腳步一點,身形便衝上前來,手中長劍向前刺去,引動天地之力,帶起陣陣狂風。


夜寒微笑,從容不迫地迎了上去,依然沒有出劍的意思,身體飛速掠過,在狂風中穿行,向於通靠近過去。

“怎麼回事?夜寒瘋了嗎?竟然走進了於通的劍氣之中!”夜寒的舉動,頓時引起一片譁然,衆多內門弟子露出不可思議之色,唯有幾個比較瞭解夜寒的,都是眉頭微皺。

他們自然看得出來,夜寒是真的勝券在握,只是沒想到,他在歷練的幾個月中,實力居然增長了這麼多!

領域之中,到處都是凌厲的劍氣,天地靈氣無比暴亂,劍芒從四面八方涌來,要將夜寒絞成碎片。

然而,當那些攻擊打到夜寒身上的時候,卻是傳出陣陣鏗鏘聲,夜寒沐浴在其中,根本沒有絲毫的損傷,隨後混沌劍氣一出,便將那些攻擊的力量全都吸收進去。

他現在的無上戰體,基本上可以無視任何劍魂境高手的攻擊,除非是於通真的爆發出什麼可以傷到王者的攻勢,否則夜寒根本就是立於不敗之地。


剛剛於通正衝向夜寒,突然發現夜寒居然無視他的攻擊,頓時一驚,想要迅速後退,卻是被夜寒飛速接近過來。

“刷!”

在夜寒靠近過來的一刻,身體突然在原地消失,隨後,無數幻影從各個方向出現,同時向於通衝撞過去。

不錯,就是衝撞!

夜寒仍然沒有出劍,不過這些幻影全都蘊含着他的劍意,以他的形體,施展人劍合一,氣勢同樣駭人。

鋪天蓋地的幻影,每一道都相當於他的一次攻擊,雖然抵不上全力出手,不過卻是足以對付劍魂境九階的高手。

於通雙眼微眯,盯着夜寒剛剛消失的位置,眉頭緊鎖,他能感覺到,夜寒雖然演化出無數幻影來,但是真身卻是並沒有在其中,而是隱藏在虛空中,尋找出手的機會。

“這點小伎倆,還奈何不了我!”

於通大喝一聲,氣勢完全爆發,整個人挺拔地站着,長劍在他手中不斷揮動,掃出大片的劍光。

每一次攻擊出手,就有一片幻影破滅,畢竟是虛幻之物,根本不堪一擊。

“噗噗!”

聲音接連響起,密密麻麻的幻影成片的消散,於通站在中央,居然有了一絲君臨天下的意味。

這是王者纔會有的氣息,於通觸摸到劍王境的邊緣,也是可以展現出少許的王者氣息來。

然而,當所有的幻影都消失的時候,於通的臉色卻是突然變得難看起來。

因爲,他居然無法找到夜寒的位置!

那些幻影,沒有一個是真身,而夜寒的真身不知道躲藏到了什麼地方,他用精神力一寸寸搜尋,偌大的領域中,居然無法感應到夜寒的氣息!

“躲躲藏藏,算什麼本事?”於通陰沉着臉道。



然而,虛空中一片靜寂,根本沒有迴應。

突然之間,整個領域猛地顫抖一下,隨後,無數莫名的力量便從四面八方洶涌過來,將於通包裹在裏面。

於通站在中央,竟是升起一絲孤立無援的感覺,彷彿整個領域都是他的敵人,那些力量,居然是要將他從領域中排擠出去!

夜寒的身形緩緩顯現出來,並沒有對於通進行偷襲,只是站在一旁玩味地看着他。


將天道無雙劍催動到極致,他的身體逐漸模糊,似乎成爲了領域的一部分。

看到夜寒,於通突然瞳孔一縮!

“在領域中天人合一?”

於通驚駭莫名,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不過,夜寒卻是真真正正地處在那個境界。

“這不是慕雲煙師姐的領域嗎?只有慕雲煙師姐本人才能做到天人合一,他到底施展了什麼手段,居然和領域結合在一起!”

在夜寒身邊,不斷有力量涌動出來,遵循他的意志,對於通施加壓力,要將他排擠出去。

此時的夜寒,彷彿已經成了領域之主。

“管你是什麼力量,我就不信邪,你真能與領域結合?”

於通咬了咬牙,揮動長劍,再次發動攻擊,撐起自己的世界,不斷抵禦着來自領域的力量,縱身而上,不再閃躲,徑直向夜寒衝了過去。

“萬般虛幻,都將破滅,唯有實力,纔是永恆!”

於通喝道,猛地斬出一劍,凝聚着他全部的力量,璀璨的劍芒暴射出去,迎風暴漲,天地靈氣紛紛匯聚過來,爲這一擊壯大力量。

在劍芒的背後,重重海浪顯現而出,勢不可擋!

“青冥宗的劍法,海潮劍?”

這是青冥宗中的流傳的劍法,所有內門弟子都可以學習,不過,夜寒擁有天道無雙劍法,曾經滄海難爲水,對於這些別人眼中強大至極的劍法都是沒有什麼興趣。

於通作爲劍魂境巔峯的高手,無疑已經掌握了海潮劍的精髓,出手之後,海浪層層翻涌,綿延不絕,一波比一波強橫。

面對極速衝擊過來的海浪,夜寒仍然風輕雲淡,只是輕輕擡手一劃,手掌中迸射出一道劍芒,對着海潮切割過去。

“嘭!”

看似平凡無比的劍芒,衝進驚濤駭浪之中,竟是直接將其劃開,那些浩蕩的劍氣根本擋不住它,一衝而過,直奔於通而去。

被它切割過的海潮劍則是徹底崩潰,重新化作天地靈氣,消失在天地間。

夜寒這一手,看似平凡無奇,卻讓下面圍觀的那些劍魂境九階高手都是眼神凝重起來。

剛剛海浪衝擊過來,夜寒隨手一招,便是找到了攻擊的弱點,劍芒出手,輕易將攻勢破去,這等洞察力,他們拍馬也趕不上。

“夜寒還真是強橫,潛力無邊,當初和他交好的確是有先見之明。”人羣之中,方璇暗自竊喜,夜寒此時的表現已經證明了自己,至少不會比通天會會長的實力弱。

戰場之中,於通飛速後退,但夜寒揮出的劍芒卻是緊緊跟了上來,在虛空中划動,割裂出一道漆黑的空間裂縫。

“拼了!”

於通心一橫,真氣全都涌進他的長劍中,不再後退,和那道劍芒對撞在一起。

“當!”

長劍發出清脆的聲響,劍氣爆發,久久不絕,將那片地域都變成了混沌。

當混沌消失,於通再次出現在衆人視線的時候,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氣,對夜寒的忌憚又多了幾分。

此時的於通,渾身浴血,衣衫被割破,看起來狼狽不堪。

而夜寒卻是始終遊刃有餘,甚至連劍都沒用,很明顯根本沒有發揮出最強的實力來。

“沒想到你倒是真的有些手段,不過,我還有壓箱底的底牌沒用出來!”於通面色猙獰,狠狠地道。

話音落下,他的氣勢再一次拔升,猛地提升了一個層次,那種王者氣息更加濃郁了,他現在的實力,已經無限接近於劍王境強者。

“生命歸元大法?”

夜寒眉頭一挑,他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祕術了,甚至連自己都能夠施展,不過這種祕術雖然能夠爆發出遠超平常的戰鬥力,但是要以消耗生命爲代價,是拼命的手段。

很明顯,現在於通就是打算拼命了,生命力瘋狂燃燒着,天地靈氣洶涌,手中的長劍灌滿了真氣,像是耀日一般散發着璀璨的光輝。

“嗡!”

他的長劍開始顫抖起來,彷彿是難以承受這樣的壓力,一股前所未有的壓抑氣息傳遞出來。

夜寒的神色終於變得嚴肅起來。

生命歸元大法已經結束,但是於通的生命卻依然在不斷消耗着,甚至消耗的速度更快了,可以明顯地看到,他的皮膚迅速變得褶皺了起來,面色蒼白無比,一雙眼卻是充滿了血紅。

夜寒心中想起了方璇告訴他的話,恐怕這就是於通最強的底牌,裁決天劍。

於通的氣勢還在不斷增長着,簡直已經和劍王境的強者沒有什麼兩樣,長劍周圍的空間竟是不斷顫動,承受不住這樣可怕的力量。

在他的身後,呈現出一方真實的世界,這一次的世界無比逼真,簡直不弱於劍王境強者的領域,而於通便是這個世界的主人,掌控一切。

長劍緩緩揮動下來,帶着整個世界的力量,向夜寒壓迫過來。

夜寒感覺到,自己已經被鎖定,那長劍在代替天地進行裁決和審判,如果這樣斬下來,就連他都要受傷。

長劍緩緩落下來,不過卻是非常艱難,似乎於通都是無法操縱這樣強橫的力量,身上的傷口有不少都崩裂了,鮮血滾滾流淌出來。

夜寒心中一動,突然冒出一個想法,嘴角輕掀,雙眼頓時綻放出紫色的光輝。

“嗡!”

正在催動裁決天劍的於通突然一怔,定在了原地,雙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夜寒。 被紫光籠罩全身,他突然感覺到心中無數雜念紛紛而起,如星火燎原,一發不可收拾,頃刻間便將他吞沒,無數慾望,仇恨交織在一起,將他的心境徹底打亂。

此時他整個身體似乎都已經失去了控制,被定在那裏,一動不能動。

“這是什麼詭異的祕術?竟然勾起了我的心魔?”他終於露出了恐懼的神色。

“噗!”

定住半晌,於通突然噴出一口血來,無限接近於王者的氣息一下子衰落了下去,變得萎靡不振。

“這是怎麼了?”

領域外的很多人都是沒有看明白,剛剛還是戰意高昂,氣勢驚天的於通,施展出最強底牌,怎麼還沒斬下去,就吐血大敗?

“施展裁決天劍的關鍵時刻,他受到了心魔反噬。”飄渺盟的盟主洞徹一切,緩緩地道。

“夜寒的手段,還真是詭異莫測,居然還能引動人的心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