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隨着“嘭”的一聲響,殭屍就此爆炸,威力卻是比起克爾蘇加德的自爆骷髏小上了許多。僅僅讓小黑龍龍產生了片刻的能量波動,變淺的顏色幾乎就無法用肉眼分辨出來。

不過,總算是炸得小黑龍因此而一緩。三號也藉此時機,從另一具屍體中提煉出,長長的一截白骨,然後猛地灌注靈力,凌空朝着小黑龍射去。

骨矛毫無懸念地從小黑龍的身體裏穿了出去,對於能量生物,實體攻擊的威力着實有限。但是,靈力卻留在了小黑龍的身體裏面,隨着又一陣的能量波動,小黑龍的顏色明顯變淺,應該又消耗了不少的能量吧!

一連扔出數支骨矛,直到小黑龍屢次受阻,勉力飛到敵人跟前時,三號這纔再次用瞬間移動逃到了遠處。當然,奔逃範圍始終離不開那一塊尚未融化的雪地,實在是,這裏的屍體資源,太過豐富了……

哈德拉斯一腳踩碎了金甲衛士的腦袋,紅白之物濺滿了一身。這就是先前被他一劍震開了靈魂枷鎖,從而解救出來的金甲衛士,現在又被受到控制的救命恩人給殺死,倒也算得上是死得其所了!

“嘭!”金甲衛士的屍體還得到了廢物利用,被哈德拉斯一劍挑飛,恰好擋住了奧克妮西亞噴向克爾蘇加德的致命龍息。

隨着“嗤嗤”響聲的又一次發出,克爾蘇加德身周再度形成了數不勝數的海量寒冰箭,就在奧克妮西亞想要再次吐出龍息的時刻,蜂擁地朝着她射去。

那漫天的寒冰箭支,反射出來五顏六色的光芒,竟是顯得如此地美麗!

“啪啪啪啪……”體態龐大的奧克妮西亞轟然中招,雖然她拼命地扇動着翅膀想要躲閃,奈何這些寒冰箭竟能夠臨時折轉,紛紛紮在了她那高貴的軀體之上。

威力分散的羣體寒冰箭,並不能夠穿透她那結實的鱗甲,但是上百股集合起來的衝力,卻將凌空飛起的她直往後衝,同時還有那針扎般的劇烈刺痛……

將黑龍公主擊退的克爾蘇加德,終於得到了少許空閒,可以一個一個地幹掉那些對他有威脅的敵人了。幾乎沒有任何重量的他,就這樣被哈德拉斯用一條鎖鏈拖着,殺向了重傷倒地,總是爬不起身來的大公爵。

臨死前的公爵大人,可曾想過剛纔的捨命保護,竟然會換來如此殘忍的對待?

哈德拉斯面無表情地揚起手中的雙手劍,完全地服從了克爾蘇加德的意願,一劍劈向大公爵那脆弱的脖子。

“噹啷!”哈德拉斯只感到手中一輕,雙手劍竟然從中折斷,從而使得他的那一劍砍到了空處。

殘留眼前的,則是一縷青煙!

騎着女人跑到附近的八六,終於在這個關鍵的時刻,噴出了最爲拿手的劇毒冰針,直接就將對方的雙手劍腐蝕出了老大的一個窟窿,從中折斷。



而且,他噴出的劇毒冰針,還不止這麼一根!

緊接着,第二根冰針紮在了那根連貫着克爾蘇加德和哈德拉斯的靈魂鎖鏈之上,隨着又一陣青煙的冒出,靈魂鎖鏈,竟然,竟然沒有折斷……

無往不利的劇毒冰針,僅僅將鎖鏈腐蝕出了一個小洞之後,就再也無所建樹了。這鎖鏈也不知道是由什麼材料製成,恐怕其結實程度並不比狼窩差上多少,同樣是一根劇毒冰針,人家整把雙手劍從中被腐蝕掉,可這鎖鏈才只是弄出了那麼一個小孔……

然後麼,第三根毒針恰巧射在了克爾蘇加德胸前,瞬間腐蝕出老大的一個窟窿,看來和鎖鏈相比,他的亡靈之軀,實在是有夠稀疏平常的!

隨着青煙的冒起,那個窟窿還在不斷的擴大,甚至在下一刻,直接將亡靈法師的胸口腐蝕出一個拳頭大小、對穿而過的窟窿,八六甚至可以通過這窟窿,看到對方身後的景色……

就彷彿,不是他自己的身體一般,胸前開了個大窟窿的克爾蘇加德,滿不在意地望了望八六,以及被他騎在下面代步的女人。

突然,他笑了。雖然只剩下了一副骨頭架子的他,在不用靈力發聲的情況下,沒有人能夠看出他的笑容,但是八六,卻實實在在地感覺到了,那是直接來源於靈魂層面的真實觀感!

“大人快閃,你的腳底下有條黑色的裂縫!”明白只會成爲負擔,從而遠遠地躲在一旁觀戰的強林等人,大聲提醒道。


八六自然聽出了這是誰的聲音,也清楚他們只會稱呼自己爲大人,同時還聯想到了克爾蘇加德,先前幹掉了一個聖騎士的絕技——暗影裂縫。

其實並不是纔想到,他可是一直都在提防着呢!那個魔法實在是太過恐怖,不細心提防的話,純粹就是和自己的小命過不去。

千鈞一髮之際,八六也顧不了那麼多,粗魯地將女人的腦袋猛地往前一按,示意她趕緊前衝。但是,她卻沒有任何的行動……

“我被吸住動不了,你趕快把手從我的腦袋上鬆開,我把你扔出去!”下一刻,女人急忙喊道。

“要走一起走!”關鍵時刻,八六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說出這麼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來,等到他想要反悔的時候,已經晚了……

腳下的那條黑色裂縫已經擴展到臉盆大小,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那個聖騎士被吸進去時,裂縫比起現在大上了約摸兩倍。

即便是這種程度,八六也感受到了其中那股強大的吸力,想要逃走已是不及……

“嘭!”八六隻感到渾身劇震,一股狂猛的衝力擊在了身上,然後他就感覺到渾身一輕,是被吸入了裂縫之中嗎?

當然不是,否則他哪裏還有思考的可能?卻是忠心護主的康感,發揮出他那小體格的高強敏捷,用最快的速度衝到了八六身邊,全力一踢……

機會只有一次,由於康感擔心力度不夠,害怕八六被裂縫吸進去,因此他用出了全力,毫無保留地……重傷總比喪命強吧……

“咳,咳咳,咳,踢得好,嘔……”相當於六十級人類戰士的全力一踢豈是兒戲?八六當場就重傷吐血不止,可他還得感謝人家救了他一命,感謝這全力的一踢……

影響不大的女人迅速從地上爬了起來,危機還沒有解除,於是她繼續履行着被人騎的職責,背起了八六,主動地把充作方向盤的腦袋送到對方手上……

克爾蘇加德再一次笑了起來,其中蘊含着的笑意,甚至比起剛纔還要濃厚數分。竟然被他們用這種方式躲開了暗影裂縫,還真是一羣有意思的小傢伙呢,只不過……他再度看了看胸前那個對穿過的窟窿,只不過他們已經威脅到了自身的安全,所以,他們全部都得去死!

“嘭!”一具屍體突然炸開,漫天飛濺的碎骨和盔甲碎片,連續好幾十塊擊在了近處的女人身上。千防萬防,精力有限的八六終究還是防不住遍地的屍體……

“撲通!”雖然穿着燃燒出品的皮甲,奈何那廝的自爆屍體,威力比起三號厲害了可不是一點兩點,雙腿受到重創的女人忍不住跪在地上,已經徹底失去了兼職馬匹的能力!

“桀桀桀桀,桀桀桀桀桀桀!”心頭大樂的克爾蘇加德仰天長嘯,絲毫不爲聲音中浪費的那一絲靈力感到心疼。無法動彈的牛頭人暗器,還不是任他宰割的命?唔,如果拿來改造成死亡騎士的話,比起那些普通貨色肯定要厲害得多吧!

另一邊,仍舊受到靈魂枷鎖控制的哈德拉斯,揮舞起手中的半截雙手劍向大公爵斬去。

然後只聽得“當”的一聲撞響,得到了牛頭人幫助,喘息片刻的大公爵已經鼓起餘力,抓起地上的巨劍擋下了攻擊。

並且,他本身就要高上一籌的力量,再加上生死瞬間的全力激發,不但擋住了對方的攻擊,而且還將對方擊退數米有餘。

重傷之下還能如此,也無愧於他人類戰神的威名了……油盡燈枯的大公爵無力地倒在地上,擊飛對方又能怎樣呢,既沒死也沒傷,只需要上前幾步就能夠解決掉自己吧!

只可惜,他怎麼也想不到的是,哈德拉斯永遠都不會回來了…… 正當克爾蘇加德,想要再度使用暗影裂縫收拾掉無法移動的八六及其“坐騎”時,發生了一點點意想不到的變化……

只聽見“嚓”的一聲響,一個頭顱凌空飛起,再看克爾蘇加德時,他已經變成了一具無頭的屍體。

“你一定行!”大公爵在擋下了衆多的寒冰箭之後,對於哈德拉斯說過的這一句話,言猶在耳!

是的,他也以爲自己能行,精靈的心底都是純潔的,精靈的意志都是堅定的,精靈的信仰都是永恆的……更何況他和那些金甲衛士最大的區別在於,他是精英,一個天賦並不如何顯著,堅信勤能補拙,經過了多年磨鍊才最終成長起來的精英戰士!

所以,他主動讓天災指揮官用靈魂枷鎖把自己給控制了起來,頭腦異常清醒地!

事實也果然如此,他沒有被靈魂枷鎖控制住,他一直都在等待着靠近天災指揮官的機會。但是,鎖鏈竟然傳來一股控制他想要去殺掉金甲衛士的意念,一個剛剛被自己從靈魂枷鎖下救下來的親密戰友。

他的劍、他的腿都沒有絲毫的猶豫,但是,他的心猶豫了。猶豫的精靈不再那麼堅定,於是,他徹底被靈魂枷鎖控制住了,淪落爲天災指揮官的精英級傀儡,他甚至還差點殺掉了最爲敬仰的大公爵……

幸虧,那個邪惡的牛頭人幫了大忙,不但制止了他殺掉大公爵的行爲,而且,而且還噴出了那一根至關重要的毒針。

毒針雖然沒能弄斷靈魂枷鎖,腐蝕出來的小孔卻減少了枷鎖的控制力度,於是,哈德拉斯再一次恢復了理智,並且藉助大公爵的巨劍推力,毫無疑義地朝着天災指揮官撞了過去。

然後,扭身揮劍頭顱飛,整套動作一氣呵成,非但克爾蘇加德沒能反應過來,就連大公爵這個始作俑者都沒能料到會是如此地順利……他幾乎,歡呼了出來……

幾乎而已!失掉頭顱的克爾蘇加德竟然沒有倒下去,就是這具無頭的屍體,突然間擡起了那隻乾枯的骷髏爪子,輕輕地撫摸在了哈德拉斯的臉上,然後,嘭——

骷髏手掌憑空爆炸了開來,直接將精靈戰士的腦袋炸塌了半面,無力的倒在了地上……無頭屍體竟然將自己的手掌自爆,在如此近的距離內,終於把沒有佩戴頭盔習慣的精靈戰士炸翻在地。

晶核不滅,生命永存!即便是傷到此等程度,哈德拉斯也還是一息尚存,只要給他足夠的修養時間,晶核就會將他的腦袋逐步修補起來。雖然記憶會有所喪失,甚至因此而變成新生兒的頭腦狀態,或者是白癡,可好歹,還是有着活命機會的……


但是克爾蘇加德竟然更勝一籌,失去腦袋的他還能具有如此戰力,不愧爲人類世界有史以來最爲邪惡,也是最爲強大的叛徒!

接下來發生的事,卻是更加地詭異,詭異到幾乎所有人,包括黑龍公主奧克妮西亞在內,差點就喪失了對抗天災指揮官的勇氣……

在炸翻了哈德拉斯之後,無頭屍身再一次有了動作,只見他朝着腦袋的方向招了招手,然後那腦袋就這麼自行飛到了脖頸之上,恢復如初了嗎?

無頭屍身,不,頭已經找回來了,此時的克爾蘇加德隨意地晃了晃腦袋,然後頓了頓,接着再晃了一晃,始終是那麼一副不得勁的模樣。

終於,稍稍低下頭的他這才發現了異常,敢情是,剛纔一不小心把腦袋給裝反了!於是他伸出剩下的那隻手,狠狠地將腦袋擰到了另一面,這下子,總算是舒坦了……

“嗤嗤嗤嗤!”羣體寒冰箭再度出擊,擊向了緩過勁來的黑龍公主。

奧克妮西亞也不示弱,狠狠地一口龍息噴出,當時就融化掉了半數的寒冰箭,並且餘勢未盡地朝着克爾蘇加德轟了過去。

會接腦袋又怎麼樣,人家一口龍息照樣把你燒成灰燼,空有再好的接骨術你也復活不了吧!

驀地,克爾蘇加德的身影消失了,出現在了數米之外,也不過就是跨過了躺在地上的哈德拉斯,從這邊瞬間移動到了另一邊……可是用來躲避龍息,足夠了……

一心只想噴出龍息的奧克妮西亞,終究還是被剩餘的半數寒冰箭擊中,無奈地再次飛退!

克爾蘇加德似乎還嫌剛纔的視覺震撼仍不足夠,只見他單手抓起了哈德拉斯的身軀,就這麼,靜靜地站着。

變化開始了,哈德拉斯的身體迅速地枯萎了下去,隨之發生的,則是天災指揮官那條慢慢長出來的骷髏斷掌,還有先前被毒針腐蝕掉的那個胸口窟窿,竟然也在逐漸地恢復着……

這傢伙,難道真是殺不死的麼?對呀,亡靈天災的最高指揮官,亡靈本就是死去之人,又怎麼會畏懼死亡呢,又如何能夠殺得死呢?儼然就是傳說中的不死之身呀!

這倒是高估了克爾蘇加德,人力有時而窮,他那具骷髏軀體,能夠蘊藏的靈力和魔力畢竟有限,連場的大戰已經讓將他的能量消耗得七七八八,如果黑龍一開始就不顧一切代價地猛攻他的話,恐怕他也只有逃跑一途了。

可是這些傻子,壓根就不知道亡靈的弱點在於骷髏之身無法容納太多的能量,現在讓他得到空閒吸收精靈戰士的精力用於恢復,多的不說,用來打敗這些殘兵敗將足矣!

“換人,趕緊換人!”躺在地上的八六,大聲地朝着遠處的手下喊道。與其被亡靈法師變成死亡騎士,他倒是寧願去死;與其自己去死,他還是寧願敵人去死……所以,必須,全力以赴!

一衆手下你望望我,我看看你,最終將目光定格在了強林身上。廢話,除了你還能是誰?康感太矮,兩個矮人也高不到哪裏去,小紅的腦袋轉不過彎,可就只有你這個人類了!

“快點呀,否則大夥兒都得玩完!”看到這羣互相推諉的傢伙,八六急忙催促道。倒也怪不了他們,先前可是爭着要上去幫忙的,可現在,他們才發現,那個天災指揮官的實力,恐怖得讓人情不自禁地兩腿發軟……

“哦,來了!”強林鼓起勇氣,亡命地朝着八六跑了過去,跟在他身後的,還有康感。

趁着天災指揮官吸取哈德拉斯精力吸得正爽,無暇兼顧的機會,康感扛起女人就跑,而強林,則是粗手粗腳地將八六扛在了背上。

“放我下來,是讓你揹着,不是讓你扛!”上面的八六抗議道。

“可是,扛着我跑得快一些呀!”下面的強林解釋說。

“你跑得快有個屁用,我讓你來不是讓你跑得快的,是爲了配合我殺敵的,你這樣扛着我可瞄不準。”上面的八六訓斥道。

“哦!”下面的強林不得不改變了體位。

“你還是像女人那樣,你的腦袋就是我的雙腿,哦不,你的雙腿就是我的雙腿,你的腦袋就是我的腦袋,呃,也不對,反正就是像剛纔那樣你明白嗎?”八六這才發現,自己實在是沒有和男人說話的天賦……

“我明白,很簡單的,沒吃過豬肉我纔剛剛看過豬走路呢!”

“你說什麼?”八六一個響指敲在強林的腦袋上,這傢伙,把自己和女人比喻成豬了……

“我說,唔,我說咱們這就去幹掉那個亡靈法師吧,用魔王陛下您那蓋世無雙的噁心口水!”說漏了嘴的強林連忙奉承道,可惜卻比剛纔還要漏得厲害。

“對,幹掉他!”八六倒是沒有注意到強林的說話,他已經沉浸在隻身幹掉了巨龍都無法匹敵的天災指揮官的巨大幻想之中。

“讓你轉一下彎,你怎麼原地轉個不停?”片刻後,他就被殘酷的現實打擊得幾欲吐血,強林這廝,實在是太笨了。

看來,沒有一起睡過覺的,默契度果然還是有所欠缺呀……當然,八六寧願和強林沒有默契度,也不樂意和他睡……

“算啦算啦,你跑你的,只管躲開地上的那些屍體和對方的攻擊,進攻的任務交給我就是!”連續轉彎失敗的八六,不得已選擇了這麼一個妥協的法子,可是新的問題又來了……

“你跑那麼遠幹什麼,近一點,否則很容易被他給躲開的……太近了太近了,趕緊跑遠一點,跑這麼近你找死呀……”

終於,強林總算是基本達到了八六的苛刻要求,讓後者可以安心地對付亡靈法師了。

這時候,奧克妮西亞也再一次緩了過來。枉她堂堂黑色巨龍的身份,竟然無法將巨龍最大的優勢——力量發揮出來,僅僅是因爲一個極限大法師的羣體寒冰箭?或許,哥哥奈法利安的觀點也並不完全就是錯的。

奧克妮西亞忽地心頭一動,對呀,既然在空中,因爲沒有支撐而每每被寒冰箭擊出老遠,可如果是在地上呢?

豁然開朗的奧克妮西亞收緊翅膀,落地後猛地朝着克爾蘇加德跑了過去,龐重的身軀將地面震得一顫一顫的直欲裂開。

隨着又一口龍息的噴出,奧克妮西亞腳力全開,打定主意即便是中了大量寒冰箭,也要一鼓作氣地衝過去,撕碎克爾蘇加德這個萬惡的天災指揮官。

八六也配合地噴出三根劇毒冰針,其中一根截斷了對方的退路,另外兩根分別射向了對方的左肩和右腹處,只要跑得不是太快,至少也得中上一根吧!

克爾蘇加德並沒有跑,他消失了,然後,出現在了數百米之外,正是大法師的拿手好戲——瞬間移動。

自開戰以來,這是克爾蘇加德第二次使用瞬間移動,第一次遠離站立之地。從乘坐着冰霜巨龍着陸,直到現在,他纔算是離開了那塊地域,也讓習慣了他不會到處瞬移的八六和奧克妮西亞,因而計算失誤。

慣性思維害人不淺哪……在天上飛習慣了的奧克妮西亞,壓根就不清楚地面攻擊的最大盲點,恰好在於會用瞬間移動的大法師……

瞬間移動之後,克爾蘇加德的站立位置,同樣是到了雪地附近,那也就意味着,寒冰箭不再是他唯一的強力攻擊手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