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隨著葉天來到保安室時,只見登徒與何笑兩個猥瑣貨跪在地上,渾身上下抖似篩糠。

「老何,這可咋辦啊,向風行來了。」

「還能咋辦,夜天子在咱們跑都不跑了,剛剛沒殺我們估計是老大打過招呼了……」

兩個貨見到葉天懷中的洛傾城后不禁一愣:「老大,你怎麼把洛老師帶來了,難道你是看中她的火辣身材,把她打暈然後來一場……」

「滾!」

葉天在兩個猥瑣貨屁股上每人踢了一腳后,將洛傾城平放保安室的小床上,甩手出現一枚通體深藍的灸針,隨著灸針的取出,四周隱隱出現陣陣流水的聲音,保安室的玻璃凝結出一滴滴水珠。

登徒驚呼道:「好傢夥,竟然是深海寒鐵,這可是世間少有的絕世珍寶好!」

「不愧是盜聖,鑒寶的眼力真不錯,竟然一打眼就認出玄武天河針的出處,沒錯,這正是深海寒鐵打造的灸針,乃是我醫聖門傳承至寶。」

葉天說完,將玄武天河針,隔著衣服捻進洛傾城的腧穴,隨著銀針刺進穴位,昏迷不醒的洛傾城緩緩睜開眼睛。

「這裡是什麼地方?學校的保安室?」

洛傾城左右看看,隨即抓住葉天的手腕。

「快走,這渾水你淌不得,像你們這種普通人,是不會了解我們的那個世界的血腥。」

登徒雙手抱懷,抖著腿,流里流氣的道:「洛老師,你啥世界?」

「算了,可能今後我不會再出現這裡,我的身份告訴你們也無妨,其實…我是殺手,而且是國際上最頂級的那種。」。 這句話,把魏王妃的話生生堵了回去。

她知道,顧冷清對這件事十分在意。

被人在外頭那般侮辱,是個人都會生氣。

何況顧冷清還是堂堂太子妃呢!

關乎的不僅僅是她自己,還有整個太子府的聲譽。

她明白,自己最好是別再說什麼了。

可一想到褚明珠危在旦夕,魏王妃無奈之下,還是求情道,「太子妃,明珠這人便是不懂事,衝撞了您,即便是死,那也是活該,可這畢竟是條人命,懇請您高抬貴手,救救她。」

「魏王妃,此事無需再求我,我這人,生來便是涼薄,與你之間,好不容易成為朋友,不要因為這些事情,讓我兩生出嫌隙了。」顧冷清婉拒,言語間全是冷漠。

魏王妃一愣,見她神色淡漠,把那心底里想要求情的話,生生咽了回去。

多說無益。

顧冷清不會出手救人。

她肯繼續救母親,算是給自己極大面子了。

顧冷清告辭,從魏王妃回去太子府。

路上,春兒嘟囔道,「那褚明珠在外頭那般詆毀你,如今就是真死了,那也是咎由自取,魏王妃怎就為了她為難太子妃呢。」

顧冷清心裏自有一番想法,淡淡然道,「魏王妃身為岳家長女,又貴為魏王妃,岳家出事,她豈有不幫的道理,即便那褚明珠不是詆毀我,甚至是想殺了我,作為親人,她也會幫褚明珠求情。」

「是死是活,那是褚明珠的事,太子妃,你就別搭理這些人了,當初不還在外頭各種詆毀你,說你沽名釣譽,且是賣弄醫術嘛!」春兒為她抱打不平,說起來都氣憤在心頭。

顧冷清見她反倒氣得厲害,不禁覺得好笑,「你這丫頭,我都不氣,你氣什麼。」

春兒理所當然道,「誰惹太子妃不高興,我就氣誰,再說了,太子妃你人這麼好,她們還在外面這麼詆毀你,春兒就是氣不過嘛。」

聽了這話,顧冷清心裏感覺安慰,只是扯唇笑了笑,沒再說什麼。

魏王妃回到魏王府,面帶哀傷,魏王見了,還以為是葉氏出了事,心裏猛地咯噔一下。

擔憂道,「柔兒,你這是怎了?是岳母出了事?」

魏王妃一臉疲憊,此刻覺得身心俱疲,便是搖搖頭,不願意提起。

這可把魏王急壞了,「哎呀,柔兒,你快說吧,你不說,本王這心裏不踏實。」

魏王妃見魏王如此擔憂,二人平日裏便是相敬如賓,不忍讓魏王擔心,便把事情的一五一十全都告知。

說完后,嘆了口氣,「是褚明珠咎由自取,怪不得人,只是如今放眼整個京都,就連御醫都說,傷勢太重,恐怕回力無天,怕是沒救了。」

魏王驚訝不已,「不就二十大板,怎就那麼嚴重!本王也沒聽過楊家和宋家的千金有什麼事啊。」

魏王妃無力的搖搖頭。

想到回來時,弟弟的苦苦哀求,她便覺得有巨大的石頭壓在胸口上,上不去,下不來,滿身的疲憊啊。

「老三媳婦不像這麼無情的人,你求她幫忙,她都如何回答你的?」魏王詢問道。

魏王妃嘆氣,「明說了,不會醫治,我看她那般堅決,便沒有再求她,誰說不是呢,誰會為曾經詆毀自己的人治病?」

她無力擺擺手,「算了,如今她肯繼續為母親治病,也算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我就不強人所難了。」

「這可是一條人命,宮中御醫沒辦法的,她都能治好,想來弟媳的病她是有辦法的,本王豈能眼睜睜看着弟媳出事。」

魏王眸子綻出一縷光,篤定道,「柔兒,你等著,本王親自去找太子,還就不信了,太子說的話,她還能不聽。」

「……」

魏王妃一聽,急忙攔住他,「王爺你糊塗啊,這太子求了四年,才把人給求下來,兩人從復婚,到先前宮裏的傳聞,說要把江城首富方家小姐納入太子府當側妃,那都被太子妃直接當着父皇的面給拒絕了。」

「人人都說,太子寵愛太子妃,這事兒你去找太子出面,那不是讓兩人感情不和,到頭來,不但不會給明珠治病,恐怕還會被恨上了。」

魏王妃冷靜下來分析,她覺得,顧冷清不肯醫治,全因為褚明珠先前得罪了她。

本來這顧冷清也不是記仇之人,估計這件事,自有別的用意,但她也無法確定到底是不是。

魏王沒轍了,「那你說,該如何是好??」

魏王妃稍稍思忖片刻,「這樣,你去……」

她湊近在魏王耳邊低語,聲音越來越小。

京兆府。

魏王忽然出現,尉遲墨還覺得奇怪來着,兄弟二人找了個酒館喝上幾杯,魏王就把此番來的用意說出來了。

「……你是說,清兒之前被魏王妃的弟媳在外頭詆毀給岳夫人治病是沽名釣譽?還說她醫術不精?」尉遲墨拔高了嗓門,猛地一拍桌面,勃然大怒。

「簡直胡說八道,魏王妃的弟媳真是好大的膽子,這種話也能說得出來!」

魏王連忙道,「可不是,本王也覺得她大錯特錯,所以當日還下令給三人仗打二十大板,以儆效尤。」

「打得好!」

尉遲墨覺得解氣,「魏王,還好你替本太子出氣,不然本太子絕不繞了他們。」

不過他就奇怪了,清兒怎就沒把這事告訴他?

他要是知道,何止二十大板那麼簡單。

「可不就是嘛,這犯了錯自然是要罰的。」魏王順着他的話說,知道這廝太過心疼媳婦,兩人端起酒杯,痛快暢飲。

魏王找了個機會,開口道,「只是啊,這二十大板,貌似過了頭,如今那弟媳躺在床上起不來,就連御醫都說時日不多了……」

「那是她咎由自取!」尉遲墨怒道,誰讓她欺負自家媳婦。

但隨即想到什麼,他看着魏王,「魏王,你今日來京兆府找我,就是為了這事吧?你想讓我找清兒出面醫治是嗎?」

魏王用意被看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老三,這不是因為柔兒求你媳婦,你媳婦都不答應,我只好來求你了嗎!」

尉遲墨放下酒杯,面色一沉,沒得商量的口吻,「清兒既然都拒絕了,我更不能答應你,此人在外頭胡言亂語,中傷她的名譽,便是死了,那也是活該。」

尉遲墨氣得不行,欺負他媳婦,死一百遍都不足惜。

。 那些等候盤查的路人、商人等百姓一臉茫然:

這是哪家公子?居然對我們說對不起?

這官家人不是一項喜歡利用專利嗎?

聽著三公子一口一個對不起,一下又一下的鞠躬致歉。

百姓這才知道是絞殺咸陽三大家族的三公子嬴天回來了。

懷揣著最高的敬意,給三公子嬴天鞠躬行禮。

隨行五十一禁軍以及十二武將大為感動,對三公子的人品佩服的五體投地,甘心去死。

帶著老百姓崇敬的眼神,嬴天等車隊進入庸城東大門。

還沒走出幾步。

一隊氣勢洶洶的人馬對住了嬴天車隊的去路。

當首一人正是盛氣凌人、滿臉傲氣的世子嬴盪。

身後所帶二十親兵全是五大三粗的大力士。

力能巨鼎,跟蠻牛角力,隨便一個估計能一打十。

宛若一排人形城牆。

看他們一個個凶神惡煞的樣子,便知道沒有憋著好屁。

世子嬴天蠻橫地命令道:

「站住!」

為首的侯府禁軍一看是世子嬴盪,趕緊低聲請求道:

「世子,聽說君候急召三公子前往偏殿覲見。

不知為何阻攔?」

世子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十分納悶:

他們見到本世子為何不跪?

「侯三,站在你面前的是嬴過世子!你居然敢在馬上跟本世子說話?

找死嗎?」

世子教訓一聲,為首的侯府禁軍侯三這才一抬手。

示意所有的侯府禁軍齊齊下馬,分列在騰龍車輦左右,但依舊沒有給他下跪。

不知為何,自從經歷了咸陽之事,他們的膝蓋好像變得有些結實了。

左右保護嬴天安全的十二武將騎著馬走到了騰龍車輦之前,定睛一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