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雖然知道這裏面的鬼都是工作人員假扮的,可心裏還是有些害怕。

就跟他小時候天生怕黑一般。

晚上睡覺都喜歡點燈才能入睡。

突然,一道白色的身影從旁邊竄出來,樂碩看到白色的身影被嚇得尖叫,然後一頭撲進了陸子野的懷裏面緊緊的抱着。

「啊!野哥,有鬼啊!」

樂碩大聲的叫喊。

陸子野差點被樂碩抱的窒息,這傢伙的力道太大了,讓他有些喘息不過來。

「你丫的不是不害怕鬼嘛,怎麼看到個鬼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陸子野想要將樂碩從自己的懷裏推出去,但是卻發現樂碩猶如八爪魚一樣緊緊的纏住他。

「野哥咱們出去吧,我受不了了。」

樂碩聲音中帶着哭腔。

每個人都有自己害怕的東西,他就害怕這些鬼怪。

「小子,你終於承認自己害怕鬼了吧?」陸子野眼底閃過一抹得意。

今天在店裏被樂碩捉弄了一番,現在看到樂碩被子嚇成這個模樣,心裏一下子就平衡了。

「哪有正常人不害怕鬼的。」。 與此同時,紅葉正在仔細回味真一之前的那番話,她陷入了糾結與沉思之中:

原來真一君穿上這件和服真的很不舒服,否則也不會認為我是因為覺得他滑稽可笑才不停看他的。真一君想讓我開心都做到了這種地步,而我卻…

她有過穿錯校服的經歷,因此也很能體會這種因穿着不得體而在意甚至害怕他人目光的感覺。

紅葉越想越是感動,最後再也忍不住,語氣顫抖甚至哽咽地問道:

「真一君,你是什麼時候看穿了我和阿姨的計劃的?」

真一先是一愣,然後撓著頭解釋道:

「你們倆的演技實在算不得高明,在客廳就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樣,到了歌牌室時不時便瞅一眼一旁的和服包裹,最後還攛掇我趕緊去洗澡,稍微一思考,就能發現你們的計劃…」

「誒,你哭什麼呀?」

透過明亮的月光,紅葉那噙滿淚珠的模樣一下子就映入真一眼帘。他連忙伸出手去擦拭,卻不想對方的淚水如決了堤一般,越發壯大。

「對不起,真一君對我這麼好,我還欺騙你,讓你做不想做的事…」紅葉抽泣著將心中的歉疚之意道出。

真一連忙攬住她細細的腰肢,輕聲安慰道:

「啊,我沒有怪你啊,這肯定是我那無良的母親出的主意,再說我穿上你的和服不也挺好看的嗎?」

咳咳咳,一陣咳嗽聲從一旁清晰傳來,真一沒好氣地望向破壞氣氛的怪盜基德。

「雖然你們這場大戲看得我十分滿足,但是我還是要告辭了。明日傍晚還在此地,我會將易容筆記整理好並交給你。」

說罷,怪盜基德身形一動,似乎下一秒就要從更衣室中消失無蹤。

「等一下!」真一突然想起了另一件事情,趕忙叫住了他。

「還有什麼事嗎?我的小偵探先生。」怪盜基德用親昵的口吻問道。

真一目光頗有些躲躲閃閃,嘴角也囁嚅著欲言又止,最後才很不好意思地吞吞吐吐道:

「基德先生,你…你能躲開子彈嗎?」

……

怪盜基德離開的那一瞬,更衣室內燈光恢復了明亮,等真一與紅葉反應過來后,他的身影已經不知去向,彷彿從未出現過一般。

真一揉了揉眼睛,確認了自己並不是在做夢。

「真一君,你看。」紅葉抬手指向了窗戶。

真一順着她的手臂望去,只見窗前倚靠着一塊木板狀的物品。

兩人湊近拿起,仔細端詳,原來是一個木製的雕刻。

雕刻的右邊是一對少年少女正互相依偎,他們的身旁是一尊憨笑可掬的佛像,而腳下則依稀是口井的形狀。

這塊雕刻極為精緻,少年的意氣風發,少女的擔憂痴情,皆栩栩如生地刻畫在了木板上。

「啊,這是我們今天下午在玉龍寺的場景。」紅葉不由得發出一聲驚嘆。

真一將木板翻轉過來,背面則書寫了一行大字:贈小偵探先生。

「原來如此,這就是他所說的兩具屍體嗎?」

真一情不自禁地感嘆道,嘴角也泛起了一抹會心的微笑。

見紅葉一副疑惑不解的樣子,他回憶著解釋道:

「還記得一開始嗎?他說如果我猜不出他的身份,在這裏的就只會是兩具屍體,這塊雕刻便是他口中的屍體嘍。」

「啊,那這位基德先生可真是位好人啊。」紅葉目光柔和地注視着雕刻上的她自己與真一君。

「是啊。」真一先是贊同地附和了一句,然後他皺起眉頭,撇了撇嘴說道:

「只不過太喜歡捉弄人了。」

見紅葉愛不釋手地把玩著這雕刻,真一十分貼心地說道:

「紅葉要是喜歡的話,就拿去好了。」

「可基德先生寫明了是送給真一君的啊。」紅葉語氣中帶有幾分不舍。

「你我之間,還分什麼彼此呢。」真一不假思索地說道。

紅葉的身軀猛然一顫,湛藍色的瞳孔中盛滿了濃郁得化不開的柔情,隨後她綻放出一個無比動人的笑顏,重重點頭。

……

次日,父親的書房中,真一本想告知父親有關怪盜基德的事情,卻被父親的一句話震得腦袋發懵。

「吉野警部被關押的地方昨夜起火了,除了他本人被燒死之外,還有看守他的兩位刑警也因公殉職。」

就像頭頂炸了個響雷一般,真一頓時怔住,身體僵硬地站在原地,半晌也說不出話來。

父親的臉色也是一片鐵青,他冷笑着說道:

「不但如此,吉野警部的家中也被一把火燒了個乾淨,這就是黑衣組織的手段,斬草除根,喪心病狂!」

真一表情獃滯地喃喃自語道:

「龍舌蘭死在了玉龍寺的陷坑中,吉野警部也被燒死,這下子一切有關組織京都分部的線索都已經斷了,那我們只能大海撈針,漫無目的地在京都府內搜查了。」

「這件事就交給業平了,你最近一步也不要出家門,放心,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

儘管對方這次是果斷剷除自己人斷尾求生,但藤原道良還是將此事視作對他的嚴重挑釁。隨着一股無法抑制的怒火在他的胸膛內燃起,他反倒堅定了剷除黑衣組織京都分部的決心。

真一默默點頭,深知自己此時不宜太過招搖。

之後,他將昨夜與怪盜基德之間的約定告訴了父親,沒想到父親的第一個反應居然是勃然大怒。

他當場拿起電話怒斥了藤原宅邸的保安隊長,吩咐他再多調撥幾批人手,加強宅邸的安保力量。

至於怪盜基德的假死計劃,他卻根本沒有過問:

「你去跟業平通個電話,將事情原委告訴他,以後這種小事你自己決定就好了,沒必要再通知我。」

心中感受着父親沉甸甸的信任,真一悄悄離開了書房。

躺在床上平復了下心情,真一仍是情不自禁地感嘆道:

「看來這次圓滿解決山能寺佛像事件,給我帶來的收穫簡直難以估量啊。」

愛情與友情、歷練與成長、父親的無條件信任、家族事務中話語權的增大,甚至還有怪盜基德的秘籍… 所有人的臉色頓時變了。

不僅僅是因為這次突然改變規矩的飛仙大會,最主要的是這位玄木真人說的話。

凡是進入者,生死自負!

這是以前任何一屆飛仙大會都從未有過的!

這哪裡是選拔新弟子的大會,分明是一個瀰漫著血腥味的殺戮場啊!

一時間,一些修為較低的修士皆是議論紛紛,顯然心中開始動搖起來。

他們來此地只是希望能參加大會,從而進入五大門派,可不是要拿命去博取一個近乎渺茫的機會。

吳恩也是臉色連變,心不停的往下沉。

甚至,他心裡已經忍不住苦笑起來。

「果然極品靈石不是那麼好拿的,那個金胖子如此下血本都不願意來參加這次飛仙大會,很明顯是提前知道了這個情報,只不過故意隱瞞了下來。」

吳恩眼神閃爍,莫名的覺得自己這次的交易還是虧了!

不過,現在他也是騎虎難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畢竟金氏家族威名在外,他若是違背了承諾,恐怕會有不小的麻煩。

當然,這也是他對自己現在的實力有一定信心的原因。

「好了,時辰已到,想要放棄的將令牌交上來,而不想放棄的現在就可以入場了!」

這時,玄木真人目光掃遍全場,嘴角掀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人群一陣沉默,接著,隨著第一個顫顫巍巍的鍊氣修士交出了令牌選擇放棄后,人群開始動了起來。

有的人一臉決絕的進入傳送陣,而更多的人則是選擇了放棄。

吳恩自然沒有放棄,而是深吸一口氣,隨著那三三兩兩的人進入了傳送陣之中。

「玄木道友,你覺得一個月後這個傳送陣中會走出幾個人?」

眼看著廣場的人越來越少,四人中的唯一女子忽然笑道。

玄木真人看了她一眼,微笑道:「這一點,我倒是想請教一下靈詡道友,畢竟這玲瓏坊市可是你們百花谷的地盤,而且剛才若不是道友你盛情難卻,也輪不到在下開口!」

「是啊!靈詡道友,聽說上次你和陸大師打賭贏走了他一塊鐵木心,讓他心痛了整整一個月有餘!嘿嘿,老夫也很想聽聽你的判斷!」

另外三人中,其中一名馬臉老者笑眯眯的說了一句,又瞟了一眼他旁邊的一位光頭和尚。

光頭和尚頓時一臉尷尬道:「劉昆道友,你這是聽誰胡說的?鐵木心雖然貴重,但是在下也不至於如此失態的!」

「嘿嘿!」最後一個有些微胖的男子咧嘴笑道:「陸老哥,你就別否認了,當時我可還在場呢!」

「你……」光頭和尚瞪了他一眼。

玄木真人看著拌嘴的四人,微微一笑。

眼前這四人,包括他自己,皆是五大派的長老,交情也是有近百年了,說不上多好,但是絕對是非常熟悉。

唯一的女子道號靈詡真人,真名不詳,是百花谷的長老,心思難測,特別喜歡打賭,也基本上十賭九贏,算的上是一個名副其實的賭徒。

馬臉老者名叫劉昆,是無影宮的長老,為人低調,實力不容小覷。

然後就是有些光頭和尚,名叫陸許,人稱陸大師,是萬佛寺的高僧,為人小氣,但脾氣一向很好,也是五人中人緣最好的。

最後就是微胖的男子,名叫易機,菩提宗的長老,為人圓滑,善於交際。

「靈詡道友,怎麼樣?要不要賜教一下?」

這時,玄木真人再次笑了笑。

靈詡真人是一個明眸皓齒的女子,聽到玄木真人的話后,嘴角微翹,道:「玄木道友,想要小女子賜教也沒什麼,但是若是沒有點賭注,豈不是沒什麼意思?」

旁邊的劉昆聞言哈哈大笑:「果然不愧是靈詡道友,要不,這一次我們幾個就剛才的問題賭一次玩玩?」

靈詡真人眼睛一亮,笑道:「我自然是沒問題的!只是陸大師……」

說著,她明媚的眼睛看向了陸許,陸許心裡暗惱,但還是無所謂道:「無妨!正巧最近我那可鐵木樹又結了一顆鐵木心,拿出了玩玩也沒什麼!」

「那易道友呢?」

靈詡真人又看向了一臉看戲的易機。

易機臉色一苦,但還是咬牙道:「那我就拿出一枚涅槃丹吧!」

此話一出,在場的人皆是眼睛一亮,就是一直面不改色的玄木真人也是驚訝道:「易機道友最近又煉製涅槃丹了?」

易機嘿嘿一笑,微微得意道:「僥倖僥倖!也就一爐而已!」

四人皆是動容。

涅槃丹可是能幫助築基後期修士增加結丹成功率的頂級丹藥,這樣品質的丹藥不僅需要高超的煉丹師,最重要的是需要特殊的天材地寶,比如最重要的一味天材地寶菩提果那更是只有菩提宗才有。

所以,在聽到易機願意拿出一枚涅槃丹出來后,哪怕是玄木真人都有些心動。

畢竟,有一枚涅槃丹就可以幫助自己得意的弟子或者後裔大大增加結丹的概率,他們豈能不眼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