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雖然語氣好像有點霸道,可是慕初笛卻覺得十分的暖心。

他給她留紙條了。

她知道發生這樣的事,霍驍一定很忙,就算這樣他還給她留了紙條。

「媽咪,老霍寫了什麼啊,牙牙也要看。」

慕初笛抱起牙牙,給牙牙讀了一遍。

牙牙哼了一聲,「誰叫他回來得那麼晚,還敢嫌涼,嫌三嫌四的,不給他做了。」

雖然是這樣說,可是牙牙那掛起的唇角,彎彎的眼眸,無一不展現他正十分喜悅的心情。

「老霍回來為什麼都不給我們說一聲,那他什麼時候再回來。」

「他都不知道,做糕點需要準備食材的,太充滿會弄不好的。」

雖然也是第一次做糕點,可是牙牙聰明,一下子就會了。

口嫌體正直就是他這種人。

一邊說著不會再給霍驍做吃的了,另一邊就說得提前告訴他,他好準備食材啊。

慕初笛忍不住笑了笑,其實她也很想知道霍驍那邊的情況,可是她又不想打電話去騷擾他。

她不知道現在的霍驍,方不方便接電話。

此時,管家終於走了過來,他見慕初笛母子在飯廳,狐疑喊了一聲,「夫人?小少爺?」

管家見到慕初笛他們手裡拿著的紙條,頓時想起霍驍的交代。

「對了,夫人,少爺有話要我帶給你。」

「他要去執行任務了,讓你不用擔心,」

「嗯吶,我知道了。」

慕初笛知道霍驍這是去營救老首長了。

管家還把一個號碼塞進慕初笛的手裡。

「少爺說了,他執行任務的時候,是不會帶原本的手機的,軍部會有固定的電話,這是他的聯繫號碼,讓有事就給他電話,不管何時何地,他都會接的。」

軍部的電話,就是為了防止被勾線,被竊聽。

同時,軍部的人也會對他們進行竊聽管理。

為了以防他們裡面有內鬼或者更好掌控他們的行動。

不過通常能夠竊聽的管理者只有一個人而已。

慕初笛也知道這點,這樣霍驍都讓她打過去,這到底是多不放心她啊。

「嗯,我知道了。」

慕初笛恍若珍寶也收起電話號碼,她只想,霍驍這次的任務能夠順順利利,他能夠儘快回來。

「不過夫人也不用擔心,婚禮的事情,會有專業的人辦理的。」

「什麼婚禮?專業的人?」

管家點點頭,他看了看手錶。「我想她應該也差不多時間到了。」

「對啊,你和少爺的婚禮啊,少爺不是跟你求婚了嗎,少夫人現在該不會想要悔婚吧。」

「這婚都答應了,當然要開始婚禮的事情。」

有了婚禮的事情,慕初笛就沒有時間去胡思亂想,不會過度擔心霍驍的情況。

管家覺得這是少爺想的吧,那也是一份心意。

慕初笛還沒有時間回話,便聽到響亮的高跟鞋的聲音,這聲音十分的乾脆利落,慕初笛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霍太太,好久不見了。」

聲音從大門口傳來,慕初笛連忙看了過去,只見大門處站著一身穿職業服裝的女人。 頭髮高高盤起,帶著個黑色框眼鏡,給人一種嚴謹肅穆的女精英的感覺。

這走路都帶風的人,除了喬安娜還能有誰呢?

「喬助理?」

她沒有想到,霍驍竟然把喬安娜都叫過來。

如果喬安娜過來的話,那霍氏集團怎麼辦?

霍驍已經不在容城,很多事情都是靠喬安娜處理,喬安娜實在是處理不到的,才找霍驍。

國師大人饒命啊 慕初笛眼底閃過一抹擔憂,這種憂慮一閃而過,卻還是被喬安娜捕捉到了。

喬安娜笑了笑,「霍太太請放心,我能到京城,霍氏集團那邊就不會有問題。」

「雖然我在這邊,事情也是可以處理的,所以請霍太太不用擔心。」

「更何況,對霍總來說,你們的婚禮,可是比一切都要重要呢。」

不然,霍驍也不會讓她親自過來的。

對於這點,喬安娜一點都不意外,早在慕初笛出現在霍驍身邊,喬安娜便看著霍驍一點一點地為慕初笛而改變。

他們的愛情,她也是作為旁觀者,一直看著的。

現在見他們終於能夠終成眷屬,喬安娜也替他們開心。

「恭喜你。」

喬安娜伸出手,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這抹笑容,倒是讓她這個冰山美人融化了不少,讓人帶來一陣莫名的好感。

「謝謝。」

喬安娜平時不寡言笑,現在這抹笑意,讓慕初笛感受到她的誠意和心意。

「喬喬,我好想你啊。」

牙牙倏然向喬安娜奔了過去,伸手就要抱抱。

別看喬安娜平時那麼冷,她對小孩子還是很溫柔的。

更何況牙牙也算是她看著長大的,喬安娜抱起牙牙,這才發現,牙牙這小子,又胖了很多。

這到底吃了多少東西啊。

「你們都把孩子當豬養的吧?」

怎麼重了那麼多?

之前在容城的時候,她還能抱得起,現在,還真抱不動了。

她小命都要搭在上面了。

喬安娜喘了口氣,然後厚著臉皮在牙牙失望的眼神里把他放下。

大神引入懷:101個深吻 「實在不是我不想抱,是能力有限。」

喬安娜做出個抱歉的動作。

牙牙扁了扁嘴,「哼,我不信,我才不胖呢,我一點都不胖。」

眼神黯淡下來的牙牙,自個兒在一邊畫圈圈,怎麼都不肯承認,自己胖乎乎的事實。

慕初笛見喬安娜想安撫牙牙,便笑道,「放心,他沒事的。牙牙並沒有放在心上的。」

果然,慕初笛話才剛落下不久,牙牙便在一旁自個兒玩起遊戲來,哪裡還有剛才的那一丁點憂桑呢。

喬安娜收回視線,繼續問道,「對於婚禮的事情,霍太太有什麼想法沒有?」

霍驍說了,婚禮上要以慕初笛的意見為主。

婚禮的想法?

慕初笛搖搖頭,「說實話,我還真的沒有什麼概念。」

「而且,我沒有想過自己也會有這麼的一天。」

「現在還是覺得在做夢。」

「如果只是一個夢,也許也不錯。」

喬安娜知道慕初笛指的是全球嘉獎的那件事。

「其實不管求不求婚,結果都不會改變,霍太太沒有必要太過自責。」 「而且你這樣想的話,並不見對霍總是好事,要知道,霍總可是冒著一切的風險,跟你求的婚啊。」

「所以難道你不覺得,那怕是有襲擊,這樣的求婚都更加的美好,有誠意嗎?」

慕初笛點點頭,「嗯,我知道的。」

「我也知道他一定會把人救回來的。」

「所以這個婚禮我要好好布置,等他回來。」

說不自責,那是假的,畢竟自己連累了心愛的男人。

不過這點自責並沒有擴大,基於她對霍驍的信任和了解,自責反而是對他的不公平。

他義無反顧地冒著風險想要給她最好的,可她卻在這邊後悔。

所以,她不後悔。

現在對他們而言,婚禮便是最重要的,而慕初笛能夠做的,就是乖乖當準新娘,等待她的丈夫凱旋而歸。

「霍太太會這樣想就很好。」

「等下如果有時間的話,我帶你去見一個人,之前某國的王室婚禮就是他設計和安排的,當時可是無比的轟動,效果也很美。」

霍驍並不是在求婚後才找的喬安娜,而是到了京城不久就讓喬安娜做準備。

所以喬安娜的準備做的很足的。

後面慕初笛還要見的人有很多呢。

「好,我等下換身衣服就可以去了。」

慕初笛無比的焦急,雖然不知道霍驍什麼時候會回來,可她就是想當他回來的時候,一切全都處理好了。

喬安娜拉住慕初笛手,「先別急,吃早飯先吧。」

「不然被霍總知道,我可是功抵不過過啊。」

「再說,霍總也不想讓你太勞累的,放心,一切都有我呢。」

有喬安娜在,慕初笛帝的確挺放心的。

很快,管家便安排了早飯,喬安娜也留下來跟慕初笛他們一起用早飯。

吃早飯的時候,喬安娜發現慕初笛的口味便了許多,怪不得霍總特意交代,不要先固定慕初笛的口味,因為她經常在變化。

喬安娜往慕初笛的肚子瞟了一眼,「霍太太,你的下一次產檢是什麼時候?」

霍驍叮囑過,如果他還沒有回來,就由喬安娜陪著慕初笛去做產檢。

慕初笛愣住一下,喬安娜補充一句,「我陪你去。」

「哦。」

慕初笛的眼神黯淡了一下,平時都是霍驍陪她的。

以前懷牙牙的時候,霍驍沒有陪她,現在懷的這個寶寶,霍驍不管忙什麼,都一定會抽出時間陪她的。

原來,他一點一點地在補償著自己呢?

他在的時候,她反而沒有聯想太多,他現在不在,她反而想了很多。

她一直跟他說,以前的事情就不要太過計較。

畢竟那時候他也沒有愛上她,沒那個義務對她好的。

只要以後對她好就可以。

可是,原來霍驍全都上心了,以前的一切,他都在慢慢補償自己。

怎麼辦,她又開始想念他了。

超級異能眼 他現在執行任務怎麼樣了,有沒有危險?

會不會受傷?

一想到這些,她都迫不及待地想要飛去櫻花間。

可是不行,她不能任性。

慕初笛搖搖頭,她一定要讓自己的日子過得充實,不然就會壓抑不住去見霍驍的心了。 霍園的早餐做的很不錯,三人都吃得很滿足。

慕初笛換了身衣服,便跟喬安娜一起準備出門。

司機早就在門口等著,見喬安娜他們出來了,便馬上下車,給她們開門。

車廂的門被打開,露出裡面那張粉雕玉琢的小臉。

牙牙沖她們揮了揮手,「早。」

「快點上來吧,不然等下就晚了哦。」

喬安娜沒說什麼,只讓慕初笛先上車。

兩人上車后,慕初笛狐疑地問道,「牙牙,你怎麼在這?」

本來她是不想帶牙牙去的,畢竟最近外面都不怎麼太平。

媒體和網路對於全球嘉獎的那些事情意見不同,而且還有一些網民有著一些偏激的看法,慕初笛不太敢讓牙牙出門的。

慕初笛臉色沉了沉,牙牙知道這回媽咪生氣了。

平時他怎麼鬧媽咪都不會生氣的,這次他也沒做什麼啊。

他只是也想參與媽咪跟爹地的婚禮而已啊。

牙牙機靈地往喬安娜身上躲了躲,眨巴著水汪汪的大眼睛,開始賣慘賣萌,博取同情心了。

「媽咪,牙牙也想陪著你。」

武傲九霄 「管家先生說婚禮對你們而言很重要,我也想幫點忙。」

「再說,爹地不在,保護媽咪的責任就是我的了,所以……」

「對不起,我錯了。」

最後那句承認錯誤的話,奶聲奶氣,透著無比的委屈。

牙牙還很懂時機地抽了抽鼻子,眼眶通紅,淚珠在眼眶裡轉動,就是說什麼都不滑落下來,倔強得要命。

這更加挑起她們的憐憫之心。

需要浪漫 反正喬安娜率先舉白旗,「算了,沒事的,那位先生的工作室是獨立的別墅,附近都沒什麼人的,所以不會見到其他人的。」

喬安娜知道慕初笛在擔心什麼,連忙給牙牙解釋了一下。

慕初笛的怒氣在看到牙牙那可憐的小眼神時,全都沒了。

哎,她真是敗給他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