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雖然靠她自己去發現,去證實可能會讓她更加相信,但是想到暗處那些人,墨綵衣猶豫了下還是看著墨九狸說道:「九狸,等一下娘親消失后,會留下教給你的新陣法,你想知道的事情在你成功領悟娘親留下的陣法后,就會知道真相了,娘親知道現在的你和以前不同了,但是你的記憶都回來了,有些真相對你來說依舊會是打擊,娘親希望你想清楚再去面對事實的真相……」

「娘親,我不是前世無憂的神主府大小姐了!我已經是寶寶的娘親,從前世21世紀回來,我經歷的不比前世少,我不會有事的!」聞言說道。

「好,娘親相信你!」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而她的身體也變得幾乎透明。

「九狸,好好保重自己!」墨綵衣不舍的看著墨九狸一點點消失在白霧中。

「九狸,你和溟寒後面會有一劫,到時候記得別相信你自己看到和聽到的,相信你們彼此的心!」眼看著墨綵衣的身體消失的最後,墨綵衣的聲音飄入墨九狸的耳朵里。

墨九狸聞言微微一愣,再想問什麼墨綵衣已經消失不見了,隨之一道白光沒入墨九狸的眉心,接著墨九狸的識海中再次出現一些陣法的內容……

墨九狸簡單一看才知道,這一次娘親的神識和陣法,都在這個戒指裡面,她必須領悟完娘親留下的陣法,然後破解成功,面前的白霧就是陣法,她只有在破解陣法之後,才能看清白霧后的景象,還有娘親說的,當年的真相……

想到這裡,墨九狸跟小書交代了一聲,就直接盤膝坐在地上,開始領悟識海中的陣法,小金的火焰落在墨九狸的身上,保護她的安全……

血靈看到墨九狸身上的火焰,有些膽怯的往後退了退,就算沒有這火焰,它也不會對墨九狸如何的,畢竟它想出去,還要靠墨九狸的……

墨九狸不知道血靈的想法,一門心思沉浸在領悟陣法中……

——

聖域,神主府

夏凌雪臉色難看的從別院走了出來,自從神界被墨紫陽掌控之後,神主府的神主空置了很多年,直到後來四方神尊表示聖域不出大事他們不會理會,讓墨紫陽自己看著辦……

於是神主府的神主,就有墨紫陽安排了自己的親信擔任,為他搜集信息!而夏凌雪這麼多年來對墨紫陽痴心不改,隨著時間流逝,墨紫陽雖然還是對他不冷不熱,但是卻不像以前那麼冰冷了……

雖然不讓她住進聖子府,卻是給她在神主府安排了一個專屬的院子!之前本來她以為墨紫陽去東華山時,自己有機會得逞,結果卻失敗了…… 這大老闆肯定不會在財座裏面,這金座和寶座,肯定在其中一個。

我好奇的問了一下旁邊的人,“你們老闆一般會去哪個池子啊?”

那個人很是客氣的對我說,“都去,主要是看設施,金座裏面還可以看電影。寶座主要是舒緩疲勞,有天然磁石按摩,要看他平日裏的需求了。”

我心裏一沉,那就先去金座裏瞧瞧吧。

現在大家都在忙碌,正好是我混進去的時機,我順勢一個轉身,從門邊上溜了進去,走到金座宅子的面前,只覺得這裏豪華的有些讓我震驚,四周金碧輝煌,還能聽見潺潺水聲。

走進去,就是長長的紅色地毯,一直走到底,赫然有感覺到了熱氣,拐個彎就看到了一扇門,我順勢推開門,朝着裏面一看,好大的溫泉池,裏面還分佈了不同功效的池子,有養生池、玫瑰池、紅棗池、中藥池、牛奶池等等。

原來溫泉還有這麼多的分類,我也是第一次見到,我順着裏面繼續走去,赫然看見了一個屏障,隱隱約約有個人形。

我心裏一驚,莫非這就是老闆,我倒要看看他到底長啥樣。

我從屏障後面饒了過去,露出一隻眼睛小心翼翼的盯了過去,只見一雙犀利冷冽的眼神赫然與我四目相對,看上去很是兇狠,我定眼一看,這分明是陸心,她整個人泡在池子裏,若隱若現的身材,嚇得我連忙後退。

“看了,就想跑?”她的聲音極其冰冷。

我連忙躲在屏障後面,極其不好意思的說,“對不起,我走錯路了。”

就在這個時候,陸心憤怒推開屏障,‘噗通——’一聲,水花四濺,這屏障竟然被她推倒了,她就這樣站在我的面前,我整個人嚇的腿都軟了,還好她已經提早穿好了衣服,不過是一秒鐘的功夫,竟然速度這麼快。

我趕緊說,“我真不是故意的!”

陸心得意的笑了笑,“你就這麼慫嗎?”

這話一說,我心裏可不是滋味了,什麼叫我這麼慫,我做錯了事,我自然認錯,大丈夫男子漢,豈有知錯不認的道理。

見我不大高興,這陸心繼續說,“說吧,你來這裏到底是想弄清楚設麼,你一不來買東西,二不來娛樂,三空手而進,明眼人都知道你來到這裏肯定不會動機單純,你是想找這裏的老闆?”

我點點頭,倒也懶得騙她。

陸心繼續說,“說吧,你想找他做什麼?”

其實我知道,從一開始,陸心知道我是想來找這裏的老闆,所以她纔會讓我來溫泉,不過我和人魚臉溝通後,才證實了溫泉池的重要性而已。

陸心見我一直不吭聲,很是不爽的看了我一眼,然後從池子裏走了上來,一臉冰冷的看着我說,“你身旁的煙盒和打火機遞給我。”

我愣了愣,轉頭一看,旁邊的椅子上放着一盒香菸和打火機,我當時腦子一片空白,她讓我做什麼,我也沒有反抗的意思,乖乖的把東西拿好遞給了她。

她極其熟練的手法將香菸點燃,吐着菸圈對我說,“你不說也可以,不過你覺得你能安全的從這裏離開嗎?我陸心是什麼人,你不是不知道,你身上法劍也不在,只怕你自身難保了。”

威脅我?

我呵呵一笑,“我的釘頭七箭,不需要劍。”

她眼神微微一愣,又極其詭異的笑了起來,“你覺得那招數對我有用嗎?”

我心裏一咯噔,這招數對陰司和鬼魂極有用,除了酆都城的官員和人類,莫非她是人?

我皺着眉頭仔細看着她,很是好奇的問了句,“你是人?”

她輕蔑的掃了一眼,趾高氣揚的說,“是不是但凡是來黑市的人,對你而言都是非妖即怪?”

“倒也不是這個意思,既然我走錯了,還是不打擾你了。”我客氣的行了個道禮,轉身準備離開。

此時她卻厲聲呵斥,喊住了我,“陳蕭!”

她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我可一句話都沒有說。

她眼神瞬間變得幽怨,眼神裏帶着一絲怨念,憤怒的看着我說,“你欠我的,你永遠也還不清了!”

“我不欠你任何東西,我也不認識你!”我很是堅定的回絕了她。

她突然丟下手中的香菸,直接朝着我走了過來,一把將我推倒在椅子上,眼神輕佻的看着我說,“不認識我?當年你可不是這麼說的,如今你也是個熱血青年,要不我帶你回味一下我們當年的過程?”

我愣了愣不知道她說的這話是什麼意思,也極其尷尬的看着她穿着一身不得體的衣服。

突然,她伸出纖細的雙手,就想來脫我的道袍,我嚇得渾身一纏,憤怒的用力一推,大概是我用力過猛,直接將她推進了溫泉池,她極其狼狽的從池子了竄了出來,頭髮全然被打溼了,憤怒的衝着我吼,“你給我滾!”

聽到這句話,我更像是看到了希望,連忙說了聲謝謝,撒開腿就朝着外面跑了出去。

大概是因爲被陸心這突如其來的一嚇,弄得我連旁邊的宅子也沒有心思探索下去,生怕半路她有殺了出來,雖然她沒傷我,我卻總覺得怕的要命。

連滾帶爬的朝着宅子衝了去,一路衝到溫泉池的門口,把我手腕上的木牌趕緊給了臺

子邊上的妹子,不一會,她就把木簍子遞給了我,裏面放着的正是我的赤紅寶劍和揹包,我想也沒想,拿起東西就往外跑,我不知道爲什麼那個妹子還一直追着我大喊大叫,因爲當時的我也太過於緊張了,後來才意識到我沒有給錢就走了。

我急匆匆的衝到了福二娃的面前,他正站在他那倆桑塔拉麪前,我神色慌張的衝着他說,“走走走,快快!”

福二娃一愣,連忙甩下手中的煙,極其迅速的打開車門跳了上去,我剛把車門帶上,福二娃就踩着油門轟了出去。

直到開出去了好一陣子,我纔回過神來。

福二娃好奇的探出頭看着我說,“你小子,咋個回事,臉色白的跟見了鬼似的。”

我尷尬的擡起頭看着福二娃,“差不多,剛從鬼門關回來一趟。”

“我去,不至於吧,你招惹誰了,我之前就看見你的面相是紅顏禍水,莫非是遇到女人了?”福二娃打趣的說。

我心裏很是尷尬,這傢伙,還真被他說準了,也不知道咋回事,竟然遇上了個這麼奇怪的女人,剛從他媽的,是想脫我衣服不成!

福二娃一臉嘚瑟的說,“瞧你慫不垃幾的樣子,我跟你說,兄弟,你現在面相一看就是即將會被女人禍害的模樣,你最好是自己小心點嘍。”

我也懶得和福二娃繼續鬥嘴,一路上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這次去黑市,說實話,我確實沒遇到什麼危險,可就偏偏被這個陸心嚇了個半死,我長這麼大第一次遇到這麼怪異的女人,穿着不雅,長相妖媚,性格也極其多變,言語裏全然是霸氣。

我長鬆了口氣。

不知不覺,也不知道開了多久,總算是回到了村子裏。

我和福二娃告別以後,就直接朝着平大夫的家裏走了進去,剛踏進屋子裏,小胖子連聲大叫,“哎呀我去,哥你臉色咋個這麼慘白,出啥事了?”

江離站一旁,並沒有說話。

我告訴小胖子,沒出什麼事情,並且將我和人魚臉聊天的內容告訴了江離,讓江離分析一下到底有可能是什麼人。

江離低沉思索了一會,極其平淡的對我說,“極有肯能是周文王。”

“你是說,黑市的老闆極有可能是周武王的親爹?”我瞪大了眼珠子,滿臉不敢相信。

江離告訴我,武成王是周武王提攜的,如果說不是對周武王有利的話,誰會一直幫着武成王,卻沒有奪位,除非是爲了自己親兒子的復活。

小胖子似乎想到了什麼,立即說,“黑市的地位這麼高,周武王一旦復活,豈不是相當於擁有了黑市?”

(本章完) 不過,她卻因禍得福,發現了一些墨紫陽的事情,兩個人的關係也是因此變成現在這樣還算不錯的……

之前墨紫陽為了陷害帝溟寒,因此跟夏凌雪在一起的時候,都是易容成帝溟寒的樣子,而且魔界被他握在手裡之後,墨紫陽也經常去魔界住著,所以才有之前夏凌雪在魔界撒野般找帝溟寒的事情……

墨紫陽也利用帝溟寒的一縷魂魄,製造出來一個帝溟寒第二,外表上跟帝溟寒幾乎是一模一樣,加上墨紫陽和帝溟寒是多年的好友,如果簡單的說話,幾乎可以以假亂真……

墨紫陽本來想自己製造出來的帝溟寒第二,跟夏凌雪成親,在對方沒有完全煉製完成時,一直是他自己變成帝溟寒的樣子,跟夏凌雪接觸,並且把屬於帝溟寒的信息一點點灌輸到夏凌雪的思想裡面,原本一切都天衣無縫的……

可是一次意外,夏凌雪撞到了墨紫陽和他製造出來的『帝溟寒』,事情因此而敗露,因為夏凌雪還有用,墨紫陽不能殺了她,只能控制起來……

之後,夏凌雪原本就等著嫁給『帝溟寒』,只要兩個人成親,墨紫陽覺得自己就成功了一半!他沒有想到帝溟寒缺失的魂魄,因為墨九狸而完全恢復了……

更加沒有想到意外再次發生了,那就是夏凌雪,現在的夏凌雪可以說是夏凌雪,也可以說是墨九琪和夏凌雪的合成!因為墨紫陽將墨九琪的魂魄融合到了夏凌雪的體內……

意外的是,墨九琪在靈魂融合的時候,愛上了墨紫陽,接受了夏凌雪的身體,夏凌雪的一切,同樣也接受了夏凌雪的情感,原來夏凌雪心裡一直深愛墨紫陽,無論他是什麼模樣……

加上如今跟墨九琪的魂魄融合,即便是墨紫陽也對如今的夏凌雪無計可施,無法再利用她跟自己製造的『帝溟寒』第二成親,讓墨紫陽十分的鬱悶……

最後,只能放棄讓夏凌雪跟『帝溟寒』成親的計劃!而當墨九琪的魂魄和夏凌雪的魂魄融合時,丟失了一部分記憶……

後來慢慢想起來之後,知道自己的身份換了,但是唯一沒有換的,就是她的敵人,依舊是墨九狸。這個讓她如此狼狽,差一點兒就魂飛魄散的賤人……

夏凌雪也就是墨九琪發誓,一定要殺了墨九狸,並且要讓她魂飛魄散……

最近夏凌雪的心情不好,則是因為神主府來了幾個黑衣人,實力強悍,人又囂張,墨紫陽警告她不想死就別亂走……

昨天她不過是讓自己的貼身丫鬟,去聽聽墨紫陽在跟那幾個黑衣人聊什麼,結果丫鬟就直接別對方殺了!讓她十分的憤怒,恨不得直接把那幾個黑衣人趕走……

「小姐,你別生氣了!」夏凌雪的丫鬟晚雪看著夏凌雪一臉不高興說道。

「晚雪,以後你就是我的貼身丫鬟了,我這個人不喜歡無用和不忠心的人……」夏凌雪看著晚雪眼睛一眯的說道。 江離恩了一聲,我這才明白,原來武成王背後的勢力不是別人,而是周武王的親爹在幫助,所以武成王的位置根本無人撼動,可我轉念一想,那天周王妃的意思明顯是希望武成王下臺,我估計她還並不知道,武成王的背後有他公公的支持,要是周王妃走錯了一步棋,怕是沒等周武王復活,極有可能會被周文王給幹掉。

我自知周王妃是個明事理的人,她一心向着周武王,可是對很多事情持反對的態度,所以陰司才因爲周王妃的執意下改頭換面,周王妃和武成王面和心不和,估摸着周王妃目前的目標就是想把武成王的位置擠掉。

所以當日周王妃說的那些話,都是有原因的。

我雖然不清楚周王妃是敵是友,但是她現在有危險,我心裏莫名的有些擔心了起來。

“陳蕭,你在想什麼?”江離見我臉色不好,立即問我。

我告訴江離,“我擔心周王妃一心想要和武成王對着幹,這事情她肯定不知道黑市的存在,更不知道黑市的老闆就是她公公,我擔心要是周王妃做出些過分的事情,會被周文王幹掉。”

江離看了我一眼,極其平靜的聲音對我說,“周文王這個人,善惡分明,應該不會把周王妃怎樣,畢竟周武王最愛的妃子就是她。”

江離雖然說的輕描淡寫,毫不在意,可我的心裏總是有些放心不下,這幾百年過去了,難保人心會變,萬一爲了不影響自己兒子的事情,對兒媳婦下手的古籍也不是沒有記載。

此時江離極其嚴肅的口吻對我說,“眼下週文王管轄的是黑市,黑市附近就是五里村,這麼近的距離,難保這個五里村沒有他們的人。”

我仔細想了一下福二娃的事情,心裏更是莫名一緊,“師父,你還記得福二娃死了的嘛?”

江離搖搖頭,“並沒注意。”

我把福二娃的事情也告訴了江離,江離整個人顯得極其嚴肅,沉思許久,隔了一會擡起頭看着我說,“藥是誰給你的?”

“一個很奇怪的女人,叫陸心,那些人也喊她陸十一。”我告訴江離。

江離看了一樣在病榻上的雯雯,又轉眼看着我說,“如果再碰見這個女的,儘量躲開吧,你不是她的對手。”

我好奇的問江離,“她到底是什麼人,黑市裏的人似乎都很怕她一樣。”

江離微微皺着眉頭,“沒見過這個人,不太清楚底細,這個地方臥虎藏龍,出現任何有能力的人,都極爲正常,你自己小心點就好。”

我點點頭,這個我自然是知道,只不過這個陸心看上去並不像是會害我的感覺,不然她也不會放我活着出來了。

此時雯雯赫然睜開了眼睛,一動不動的頂着房樑。

小胖子立馬拽着我來到雯雯面前,仔細一看,雯雯雖然是睜開了眼睛,但是整個人雙眼無神,看上去整個人似乎還是在困境中,並沒有走出來一樣。

“師父,這是怎麼回事?”我十分疑惑的看着江離。

江離上前走了過來,用五帝銅錢拋在雯雯的身上,又順勢撿了四個銅錢起來,留下來了一個通竅穩穩的躺在雯雯的身上,江離告訴我,“等過一個小時候,看看這個銅錢會不會變黑,如果變黑了,小胖子你去讓老瞎子來一趟。”

我問江離這是怎麼回事。

江離告訴我,雯雯現在是屬於非常棘手的狀態,稍有不慎,魂不附體,不過因爲我之前用了引魂的方式,將雯雯的魂魄困在了這裏,就算魂魄分離也不會走太遠,基本上很快就會回到身子裏,江離擔心的是雯雯一半的妖力被封印,現在的身體有可能承受不住自己的力量。

一旦銅錢變黑,意味着妖力在增加,而妖力本身被封印,如果不解開的話,極有可能會毀了雯雯。

聽到了這裏,我更加擔心了起來,這雯雯一直不好起來,以前她在我面前活蹦亂跳的時候,我從來都沒覺得有啥,可這下她出了事,我是食不能味,夜不能眠。忽然腦海裏又浮現了在黑市溫泉池,遇到陸心的那一幕,我整個人頭皮一陣發麻,不知道爲什麼,陸心的那一舉動,竟然讓我到現在都不能緩過神來。

“哥,你臉咋個突然這麼紅,是不是發燒啦?”小胖子一臉打趣的衝着我笑。

我連忙使了個眼神“你才發燒了!”

小胖子倒是不依不饒,繼續追問着我,“哥,雯雯不過是睜開了眼睛而已,你咋個這麼害羞做啥!”

我極其尷尬的看着小胖子,恨不得將他的嘴封住,要不是我第一次看見女孩還可以穿成那樣的裝扮,我哪裏知道,女孩子的身材有這麼好,一回想那天陸心穿着一身緊身皮衣,領子穿的那麼低,還穿着短褲,對於我而言,簡直是在看稀奇一樣,雖然後來我才知道,城裏時尚年輕的妹子都是這樣穿衣服的。

可我一時半會,還是適應不了。

再一回想,那天溫泉池內,她穿的那一身,據說在城裏叫比基尼,不知道爲啥名字這麼怪,但是也太過於不雅了。

雖然我不斷告訴自己要淡定,可是腦子裏又忍不住浮現起她上前想要伸手脫掉我道袍的模樣,簡直讓我渾身一顫,像是被電了一下。

“哥,你想啥呢,臉紅的跟猴子屁股一樣!不對,哥,你流鼻血了!”小胖子一陣驚呼。

我渾身一哆嗦,立馬用手摸了一下鼻子,一灘鮮血赫然染在手上,我嚇了一跳,小胖子讓我趕緊躺下來,江離上前朝着我走來,身後摸了摸我的脈象,臉色一陣陰沉,對着我嚴肅的說,“你小子火氣旺盛,一會去村子裏開點清熱的藥喝吧。”

我點點頭,恩了一聲。

小胖子聽了江離這番話,不禁哈哈大笑起來,一副打趣的模樣衝着我說,“哥,你丫的是不是看了不該看的東西了,怎麼回來以後整個人就不對勁!”

我尷尬的笑了笑,“說啥呢!”

小胖子滿臉激動的看着我,極其神神祕祕的模樣湊在我耳邊說,“哥,你說,你是不是在黑市碰見了什麼,或者做了什

麼風流事,你這個樣子不對勁吧?”

我偷瞄了一眼江離,他面無表情的模樣似乎對於這件事情並沒有多大在意,我長鬆了一口氣,生怕江離看出來什麼破綻。

這陸心調戲我的事情,我還是沒敢老老實實告訴江離,總覺得有點怪怪的感覺。

也不知道這塗靈跑去了哪裏,我回來的時候也並沒有見到她,我把鼻血清理乾淨了以後,跟在江離身後走了出去,江離正倚靠在門沿旁邊,面無表情。

我坐在門檻上,一臉擔心的看着江離說,“塗靈去哪裏了,怎麼還不回來,會不會有危險?”

江離隔了許久纔開口說,“應該沒事。”

“你不擔心她嘛?畢竟她現在可是沒有當年那樣威風,她沒了八條尾巴,妖力明顯不足。”我好奇的問。

江離微微皺着眉頭,一本正經的對着我說,“如果出了事情,也是她的命,我帶着她,她自己要離開,我沒有義務時時刻刻守着她。”

江離說的好無情面,我不免有些擔心,要是塗靈聽到了這些話,肯定會很傷心難過的。

我忍不住的嘀咕了一句,“塗靈聽到會傷心的。”

江離愣了愣,一本正經的對我說,“放心吧,她比你想象的要堅強的多。”

我心裏不禁有些好奇,塗靈這個丫頭長得又漂亮,說話又會撩人,還一個勁的對江離這麼好,這樣的好妹子到哪裏去找,我繼續追問,“師父,你覺得遊屍王怎麼樣?她對你挺好的,你對她呢?”

江離忽然滿臉冷冽的看着我,臉色極其陰沉,一字一句都似乎很用力一樣,“出家道士,不談情愛。”

我瞬間覺得很是尷尬,雖然江離這句話也不是第一次說了,可是就算是出家人,七情六慾是不可能沒有的,只不過是裝模作樣的欺騙自己而言,我也跟着江離學做道士,可七情六慾畢竟是人,怎麼可能會沒有。

我對江離好奇的很,就忍不住的問他,“師父,你從來沒有遇到過相好的嗎?”

江離一本正經的看着遠處,“沒有。”

盛夏綻放 這話一聽,我不免也有些好奇了,這江離活了上千年了,難道連女朋友都沒有過嗎?這也太過於奇怪了,千百年來,孤身一人,也太可憐了吧!

想想我自己莫名還有些安慰,至少雯雯已經是我有了婚約的媳婦,我這輩子至少是不用打光棍了。

“師父,你都不想找個女朋友嗎?”我繼續問。

我也不知道我今天的話是不是太多了,江離會不會覺得我太麻煩了,只是我從來也沒有和江離談論過這些問題,特別是遇到了陸心以後,我莫名對男女的事情略有些了興趣,之前還很沒有想過這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