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雙手抬起,鬼氣形成道道氣流,刮向餓鬼。

我盯著那群餓鬼,黑氣將餓鬼團團包裹其中,黑氣中,所有餓鬼,不情願般敘敘下跪,跪倒在嬴政面前,如同一個草民在拜一個帝王。

所有人都驚呆了,餓鬼居然下跪了,寫得是多麼強的力量,一群餓鬼看著牟晨子,張著血盆大口咬在牟晨子身上。

「啊,你們這群餓鬼,我不收你們,你們早死於他人之手,給我住口。」牟晨子發出慘叫。

我拿著軒轅砍向眾鬼,居然將餓鬼砍散了,看來這軒轅,還真不是浪得虛名。

牟晨子喘息著,滿身鮮血,身上皮肉破贊而開,鮮血流出,只剩下一口氣,在饞喘。

「沒想到被你救。」牟晨子看著我。

「小爺我心善,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說這話時,感覺自己帥呆了,酷斃了,宇宙都要毀滅了。

「苦海無邊,回頭是岸,阿彌陀佛,請鬼君回府吧!咳咳咳咳。」悟塵咳了幾聲。

「哼,請神容易,送神難,對寡人如此不敬,殺之。」

悟塵閉上眼睛,全身泛滿金光,再次睜開時,身後巨佛展現,霸氣十足!

「君應為天下蒼生,而不為私慾,民應朝拜帝王,不阿諛奉承,民有錯以誤而改之,君應心胸寬廣,加以繞之,而不是將其斬殺,讓殺戮停息吧!」悟塵念念有詞。

「哼,如此賤民,不可繞。」

「佛本是道,裝天下蒼生,卍字元。」

身後巨佛手中,發出一個金色卐字,打向嬴政。

嬴政露出一絲笑意,「哼,有意思。」

嬴政發出團團黑氣,向悟塵衝去。

「阿彌陀佛。」悟塵口宣佛號,我感到耳朵一陣刺痛。

「小子,快把耳朵捂上,不然你會耳膜破裂的。」玉玄風捂著耳朵道。

「那師傅?」


「你師傅道行深,沒事,他暈了,只會受一點震動,耳膜不會裂。」

黑色鬼氣和金色光芒,快要碰撞那一刻,我看見黑氣中好像有什麼?仔細一看,原來是太阿劍,只要卐字元,將鬼氣打散,那劍就會穿過悟塵的身體。

此時我吶喊,「大師,小心,黑氣中有太阿劍。」

我話說出后,兩光相撞,「轟。」

光芒格外耀眼,「大師。」我忙喊到。

太阿劍飛過,悟塵身後佛像消失了,太阿劍回到嬴政手中,劍吸收著鮮血。

「真是君暴器殘,沒想到劍居然會稀釋人血,還好躲的快。」悟塵踉蹌的站著,地上還流著血,左手捂著右肩。

我驚訝的看到,他的右臂沒有了,董靈看此一幕,害怕的發抖了起來。

「阿彌陀佛,貧僧就算是死,也要拉你去地藏王菩薩那去受罰。」

悟塵一聲暴喝,一道金光發出,金光掃過嬴政身體,頓時身上冒出了絲絲黑煙,身體被金光鎖住。

「看來可以拖延一會時間,師娘帶上師傅,我們走。」

師娘拽過師傅,我扶著師傅向別墅里走去,玉玄風見此,和董靈隨後跟來。

「媽的,他們跟著,沒人托住嬴政,如果被發現,全他媽玩完,怎麼辦。」

我開始瘋跑,「師娘跟上。」

由於體傷,我跑的不行,體力很快透支了。

「啊!」只聽身後一聲慘叫,我回過頭,發現玉玄風身體被太阿劍貫穿。

劍吸著他的血液,董靈哭了起來,「哥……哥。」

「董……董靈……快……快……快跑……小……小子,你若跑出,務……務必……將我……妹妹帶出去。」

玉玄風沒有了氣息,我看著他被太阿劍吸收了血液,肌肉萎縮,皮膚乾枯發皺,很快成了一具乾屍,趴在地上。

第一次見到這樣死的人,很慘…………

「哥……哥。」

「董靈快走。」

師娘拉起董靈,向前跑著,我感覺到傷口撕裂開的疼痛。

「媽的,師傅你醒醒啊!」

這是我身體第一次如此疼痛。

「啊。」< 悟塵發出的慘叫,我知道,他已經被殺了。



出口離這隻有一百米遠,但我覺得似乎很長。

「哼!想跑。」

我聽見嬴政一聲冷喝,鬼氣慢慢向我們攻過來,「出口。」

我很歡喜,因為進了別墅中,就可以逃出去。

「師娘,快跑。」

我開始拖著師傅大步狂奔。

「小黑快點。」師娘她們進去了別墅中。

來不及了,我進去,那黑氣攻擊過來,師娘也一定會受牽連。

「當。」

我關上門,擋在門口,「師娘,你和董靈走吧!我出去大家都活不了,我托住他,師娘帶董靈走,別墅外的鬼氣,師娘你可以破吧!」

眼看著鋪天蓋地的黑色氣中,嬴政就隱藏在其中。

「小黑,晨宇。」師娘拍著門。

「要死了嗎?這一次真的沒那麼幸運了嗎?我想到這,只覺得失望,灰心,到了極處,人生有什麼趣味?縱然抱著極大的願望,又有什麼用處?又有什麼結果?到頭也不過是歸於虛空。」

漆黑的天空里,只有幾點閃爍的星光,不住的顫動著,樹葉楂楂槭槭地響著,看著黑氣離自己越來越近,我不知自己為什麼會笑,不是應該恐懼嗎?

一,二,三,「師娘,一定要跑出去。」我大聲喊出。

黑氣一剎那將我和師傅包圍住,我打著師傅的臉,戳他鼻孔,但還沒醒來,我放棄了叫醒師傅,看著四周一片黑暗,我看不見了在我身旁的師傅,什麼也看不見,黑暗,無盡的黑暗。

被鬼氣包圍那一刻,我絕望了,我不知嬴政在哪,我以沒有了還手之力,但師傅,「如果我死了,師傅也一定會被殺,剛才為什麼沒把師傅交給師娘,不行,以前都是師傅保護我,現在就讓徒弟保護師傅一次。」

我拿起軒轅劍,看著黑氣,不知什麼時候嬴政會將我秒殺,軒轅劍發著微光,估計劍氣以開,「怎麼會。」

想起嬴政拿到太阿劍時說的,血祭,一定是我的血沾在了上面。

原本絕望的我閉上眼睛,聆聽那黑暗中的聲音。

「呼。」

陰風像我吹來,背後已被冷汗浸透,嬴政站在我面前,空洞的眼睛看著我,劍握在手,不知什麼時候將我一劍捅死。

「當」


「你怎麼能接下我的劍。」嬴政有些驚訝。

「哼,小爺我可是很不一般的,我可是陰陽先生。」

軒轅和太阿相碰,一股巨大的劍風呼嘯兩側。

「卑微賤民,為何不把他丟棄自己逃走,而要拖著一個累贅。」冰冷聲音好像在質問我。

「我忘記把師傅交給師娘了,不然師傅已經出去了,至於我為什麼不自己跑,因為他是我師傅,徒弟危險師傅保護,而現在師傅危險,徒弟也該為師傅冒一次險。」

我怒吼著,用盡了力氣,「你的劍很厲害,不過你不會使用。」

嬴政將軒轅從我手中震落,太阿發出巨烈劍氣,將我震到了牆上。

「啊!咳咳咳咳。」我劇烈的咳嗦,咳出了很多血,眼睛已經發花了,「師傅。」

即便我的命會被瞬間抹去,即便疲備重傷不堪,我也要保護師傅。

我爬向師傅,但身體時在堅持不住了,「真是把好劍。」嬴政用手去碰觸,手被燙的冒出白煙。

「軒轅乃是神器,怎會由一個鬼隨意碰觸,軒轅十大名劍排行第一,你的太阿,只不過排個第四而已。」

嬴政眉頭一皺,一把拽住我的衣領,將我扔出兩米外,在地上翻了兩下,我痛的幾乎喘不上氣來。

「去死。」太阿劍向我刺來。

看著那劍越來越近,我閉上了絕望的眼睛。

眼前一片黑暗,雷電的聲音噼里啪啦的響著,「想殺我徒弟,先過我這關。」

我睜開眼睛,看見道道雷電從天而降,在嬴政周圍閃爍,上空巨大黑氣集中於嬴政上空,裡面閃著雷電,好像蓄勢待發中,準備隨時攻擊。

我看見師傅站在我面前,點了只煙,「媽的,耳朵這麼疼,草,我的臉怎麼腫了。」

「師……師傅。」

「哼小子,師傅永遠保護徒弟,何來徒弟保護師傅。」

好美的電光,雷電交加的閃爍,黑暗中唯一光明的存在。

「師傅,我困了。」

師傅蹲下拍著我臉,「小子,別睡,看十二點了,新年到了,你十六了,新年許個願啊!」師傅焦急的拍著我。

「願望?我想我父母了,我要回家……」

「等師傅把嬴政殺了,我就帶你回去,別睡,堅持住。」

「願望啊!希望師傅能贏,我要在夢裡和家人團聚了…………」我閉上了眼睛。

「你小子,敢他媽睡,我他媽給你人工呼吸。」師傅大喊著。

「師傅啊!我只是想睡個覺,不用這麼對我吧!我知道我長的帥,那你也不能親我啊!」

「去死。」師傅大吵著。

師傅站在我面前,我頓時心裡踏實了不少,漸漸安定了下來。

嬴政手一揮,鬼氣消散了,花園恢復了面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