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離落瑤想著應該是被唐糖帶走了吧。

畢竟只要小夜在附近,離落瑤的身體狀況就會有所緩和。

這對其他人不公平。

好歹唐糖現在也是這個學院的老師。

離落瑤並不知道,唐糖因為昨天晚上的事,被希楓煩了好久。

唐糖是真的後悔,當時自己為什麼要為了逞什麼一時之快,為了可以去壓一下葉雨晴,而去當個老師。

國民男神不禁慾:老公,約不約! 離落瑤就說呢,怎麼感覺忘記了什麼事情來著的。

離落瑤記得之前夏陌歆好像有對季洛辰說過她身體不好的事情來著的,順手就用了這個借口:「身體不好,早上沒吃東西就會這個樣子。」

季洛辰抬眸,指尖微捻著,上面還留有著剛剛觸碰到的微涼和柔軟:「貧血?」

離落瑤咬了口果子,低著一雙眸,嗓音淺淺:「嗯。」

季洛辰拿著果子的手停了下,手肘搭在了他修長的腿上:「很嚴重嗎?」

離落瑤嗓音不平不淡:「還好,吃點東西就可以了。」

季洛辰藍紫色的眸子看著離落瑤。

離落瑤還是低著頭吃著果子,眸低很淡,並沒有什麼情緒。

季洛辰看著她吃的有一口沒一口的,眉心微擰了下:「怎麼吃這麼慢?」

離落瑤拿著果子的手一頓,嘴裡咀嚼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卻又很快又恢復了:「吃飯別吃太快,會噎著的。」

季洛辰清冷的臉上明顯的出現了名為不悅的這種情緒:「那也不至於這麼慢,你又不是貓。」

離落瑤依舊低著眸:「這和貓有什麼關係?」

季洛辰嗓音淡淡:「貓的嘴巴小,吃東西也吃的慢。」

離落瑤嗓音帶著清冽:「那只是你沒見過,有些貓一口就能吃掉一大碗飯,還吃不飽。」

季洛辰眉梢挑了一下,音質清冷佔半:「你見過?」

離落瑤嘟囔了一句:「何止,上次還差點被咬到,那嘴巴比我的嘴巴還大。」

季洛辰低眸看向了離落瑤並不大的嘴,又想起了之前的柔軟觸感和微涼的溫度。

眸光微移,落在了別處:「你的嘴巴也不大。」

離落瑤小聲嘟囔,小嘴微微嘟起:「那也比我嘴巴大。」

她是真的不喜歡上次的那隻貓,差點咬到她手指。

那貓可是直接把鐵給咬斷了的貓,要是咬到她的手,那她的手就廢了。

…… 季洛辰嗓音緩緩:「所以因為這件事,你討厭貓?」

離落瑤搖頭:「不是。」

她確實是因為那隻貓,曾經討厭過貓一段日子。

不過後來因為另一隻更可愛的小奶貓,又喜歡貓了。

季洛辰「哦。」了一聲,沒有再說話,只是在吃完手上的果子之後。

沒有在伸手去那那些放在荷葉里的果子。

只是一雙藍紫色的眸看著離落瑤,那樣的眸光,專註的很。

離落瑤一直低著眸,所以並不知道季洛辰做了什麼。

只是在拿著果子吃。

剛剛那件事,她還是有點不適應。

嘴角處像是還留有著那人指尖的溫度。

這種感覺很奇怪。

別人的溫度染在了自己的身上,總是會讓離落瑤覺得不舒服。

季洛辰在旁邊看著離落瑤吃,等到果子都快吃完了的時候,離落瑤的嘴唇顏色卻還是沒有恢復。

季洛辰眉心微擰了下:「還是沒有變紅。」

離落瑤抬眸:「嗯?」

季洛辰這次沒有動手,只是嗓音淡淡的說道:「嘴巴,還是白的。」

離落瑤一頓,接著眸光又低了下去:「應該是時間問題。」

季洛辰眉心微擰,並不這樣覺得:「應該不是吧。」

離落瑤低著眸子,沒有再開口。

倒是季洛辰看著她沉默了,雙眸微眯了一下,嗓音不平不淡,像是真的在詢問:「是不是冷了?」

離落瑤本來就想著怎麼快點解決這個問題,現在對方給自己了一個理由,那就順水推舟:「嗯。」

卻沒料到季洛辰的接下來的動作。

離落瑤只覺得自己的周圍突然多了一些不是自己的東西。

那種溫度,那種香味,都不是她的,甚至她都沒有聞過那種味道。

清香的像是花,卻又清冽的像是薄荷的淺香。

美麗俏佳人 離落瑤從來沒聞過這種味道。

哪怕是之前和他睡在了同一個帳篷里的時候,也沒有這麼近的感受過這樣的溫度。

這種淺香也是,近的就在鼻腔外打轉。

一點一點的像是滲入了她的皮膚里。

血液被那種不屬於自己溫度給驚擾了,開始了沸騰。

整個腦子都是空白的,滿天的雪花。

就連呼吸都停滯住了一瞬。

與此同時,葉雨晴的呼吸也在一瞬間停滯住了。

接著就是驚天的叫聲。

樂宇軒被震的耳朵發疼,趕緊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別叫啦!」

葉雨晴叫聲確實是停了下來,但是人卻是靠在了樹上,整個人都還沒有回過神來。

一手捂著自己的胸口,胸腔在劇烈的起伏,一雙淺黃色的眸還看著樂宇軒手裡的東西。

睜得大大的,還帶著懼意和幾分茫然。

樂宇軒看著坐在那兒失了魂的人,一張小麥色的臉上,驚恐還未散去:「你怎麼了?」

說著,他還向前走了一步。

葉雨晴卻突然雙眸一睜,一隻手向前伸直,像是想要阻攔他:「別過來!」

樂宇軒身形愣在了原地,接著像是知道了什麼,低眸看向了自己手中的那一幅畫。

那是一幅還沒完成的畫。

沒錯,是沒有完成的畫。

因為那幅畫無論構圖還是線條都可以說是無可挑剔的,甚至連故事都能讓人身臨其境。

但是這幅畫…… 還沒有上色。

從線條就可以看得出來,這並不是素描,而是一幅藝術畫。

畫上是一個戰鬥的場面。

沒有什麼景物,只能看得到在遠處有一個尖尖的頂。

像是歐式的那種城堡,那些美好的童話故事中公主們居住的城堡。

但在這幅畫里,它是一個背景。

是一場戰爭的背景。

因為沒有上色的原因,看不出士兵們的展示區分。

但不難看出,這是兩方勢力的戰爭。

而且是魔法師的戰爭。

空中還有著人們在飛,用著各式各樣的絢麗魔法攻擊著他人。

很多魔法師都喪命了。

有的倒在了地上,血液流淌在了大地上;有的在空中直接化成了灰,不知道飛向了哪裡。

樂宇軒看了眼手中的畫,然後又將眸光落在了葉雨晴的身上,眉梢挑了一下:「你怎麼啦?」

葉雨晴的呼吸平復了點:「沒事。」

這叫沒事?

這還是樂宇軒第一次看見葉雨晴的這種樣子。

不過他也知道,每個人都有秘密。

既然她說沒有,那他就不問咯。

樂宇軒挑了下眉,將手中的畫收了回去:「那繼續走吧。」

樂宇軒看著葉雨晴還是沒動,乾脆直接上前幾步。

伸直了修長的手臂,骨節分明的手攤著:「走吧。」

葉雨晴抬了下眸,對於樂宇軒的反感幾乎沒有了。

也就伸出手去,放在了那隻骨節分明的好看的手上。

樂宇軒卻在那隻纖細的手放在自己掌心的一瞬間,眉心微擰了下。

接著就攥緊了那隻手。

葉雨晴還沒有完全起身,就感覺手掌被一隻溫暖的大手握住了。

接著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一把扯了下。

接著就撞到了什麼硬硬的東西。

「嘶——」葉雨晴倒吸了口涼氣,空著的一隻手抬起來揉了揉自己的額頭,還沒來得及抬眸:「你做什麼呀?」

樂宇軒只是眉心擰著,握著葉雨晴手的那隻手在她的手上摸了摸。

葉雨晴一下就抽回了手:「你做什麼呀?!」

樂宇軒像是才反應過來:「對不起。」

葉雨晴悻悻然的摸了摸自己的手,一臉的防備。

惡魔,我會永遠記得你 樂宇軒抬起眸,一臉的凝重:「你是雇傭兵嗎?」

葉雨晴一愣,兩手都是一頓,連帶著後背都頓了下,語氣還帶著點遲疑:「雇傭兵……」

樂宇軒雙眸一眨不眨。

「怎麼了?」葉雨晴一臉單純。

樂宇軒眉心微擰,又重複了一遍:「你是雇傭兵嗎?」

葉雨晴愣愣的點了下頭:「應該算……是吧……」

樂宇軒挑眉:「那你最近有去做任務嗎?」

葉雨晴覺得不大妙啊:「有哇,每周不去一次是會降等級的嘛。」

樂宇軒也才意識到等級這個問題:「那你是什麼等級?是單人雇傭兵還是團隊?」

葉雨晴覺得說單人雇傭兵的話有點太假了:「肯定團隊啊,不過只有B級就是了。」

樂宇軒看著眼前這個訕訕笑著的人,眸低的光暗了下。

接著又像是釋然了一樣。

葉雨晴將他眼底的變化盡收眼底,面上卻不動聲色。

歪了下頭,看那樣子,像是真的在好奇:「怎麼了嗎?」

樂宇軒搖了下頭,像是有點微微的嘆息:「沒什麼。」

葉雨晴看著樂宇軒開始繼續向前走了,心裡才是鬆了一口氣。

幸好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