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難道害我的人不是老太婆?亦或者說,害我的人不只是老太婆,還有其它人?

恐慌,再一次籠罩住了我。我內心一片驚慌害怕。

我的小心臟再一次嘭嘭直跳了起來,我知道,這一次若不是我想着咬了一下舌尖,或許我就真的完蛋了。

雖然兩次都與死亡相肩而過,但這更加的讓我感到窒息般的恐懼!

小花!對,小花呢?

шωш ◆тTk дn ◆℃o

我忙朝牀上看去,只見牀上空空如也,小花不見了……

這時,我眼角一瞥,看到房門竟然敞開着。

這一次,我真是驚愣住了,心想難道這次還是做夢,難道我還沒從夢中醒來?

我再次一咬破舌尖,痛得直哆嗦,可是這一次不再是夢了,這一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實的。

門怎麼會開了?小花怎麼會不見了?她去哪了?而我又怎麼會莫名其妙的在上吊?

一大堆的疑惑涌上心頭,頓時把我壓得又驚又恐,對於這未知的一切,我感到無助與不知所措。

我急忙喊了幾聲小花的名字,可是並沒有她的迴應,於是我就慌了,心中大叫一聲不好,她一定是出事了!

想到這裏,我立即就衝了出去,接着就看見在月色下,有一個白色的背影正朝外邊的街上走去。這個人雖然背對着我,而且離得有些距離,但是我還是一眼就認出來了,那就是小花。絕對沒錯,因爲她睡覺前穿的就是那一身白衣服。

當下,我就朝小花追了上去,一邊追,一邊喊着她的名字。

外面月冷星稀,空蕩蕩的街上沒有一個人影,就只有一個白衣背影在前方走着。 穿越女尊之遇上醜男 不知道爲何,小花就這麼急匆匆的往前走,對我的呼喊一點也沒有反應。怎麼說的,她給我的感覺就好像是在夢遊似的,根本就聽不見我喊她的名字。

當我追上她時,已經來到了外邊的一個十字路口,這個路口就是我和小劉、老王當初撿到冥錢的那個路口。而我眼前的這個白衣人,也的確就是小花。

小花走到這個十字路口,就停了下來。說實話,我不知道她爲什麼要來這裏,爲什麼對我的喊叫聲會不聞不問。

就在我好奇的時候,只見小花突然走到路邊上,然後彎下腰,好像要去撿什麼。我一看,媽呀,嚇了我一跳,只見在小花的眼前,竟然有一大堆的錢。

是的,是錢,一大堆的錢。

當然,之所以我看到這些錢會害怕,那是因爲這些錢全他媽的是冥錢!

看到小花竟然彎腰要去撿那些冥錢,我就嚇得心猛地一跳,因爲這不就是跟我們鬼節那天撿錢一樣麼?

當下我就急忙竄了過去,就在小花快要將手伸向那堆死人錢上去時,一把將她給抱住了。

我大聲叫道:“小花,不要去撿,那不是錢。”

被我這麼突然從背後一抱,一聲大喝,直接把她嚇得渾身一顫,狠狠一個激靈。接着,她整個人好似清醒了過來,回頭見到是我抱着她,不由臉一紅,問道:“二狗哥,你……你別這樣。”

一看她清醒了,我也就急忙放開了她。

小花這時也發現了自己竟然站在街上,頓時顯得迷茫了起來,問我,她怎麼會在這裏?

我說:“這還得你問呢,剛纔你一個人出了門,我一直叫你都不應,像着了魔似的。”

“啊?我……我怎麼什麼都不記得了?”小花顯然不知道自己剛纔做了什麼。

“我想你可能是中了邪,因爲……因爲你剛纔正要去撿這些錢,所以我纔會抱住你的。”說着這話的同時,我指了指路邊上的那堆冥錢。

看到那堆冥錢,小花嚇得花容失色,看了看左右,空無一人,立即就抱住了我的胳膊,後怕道:“怎麼會這樣,我怎麼會去撿那些晦氣的東西。對了,我哥不就是撿了這些錢,然後就出事的嗎?”

我點了點頭,心裏隱隱感到十分的不安,我告訴她,在她一個人走出房間的同時,我也莫名其妙的差點在房間裏上吊了,所以我懷疑這是有人在害我們。

聽到這話,小花十分的害怕,她問道:“你不是說那個老太婆魂飛魄散了嗎?怎麼還會有人害我們?”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因爲我也不知道這一切到底他媽的是怎麼回事。不過有一點我十分肯定,那就是這一切絕對不正常,我活了二十來年,從來就不會夢遊,怎麼可能自己莫名其妙的拿繩子去上吊呢,何況小花還一個人跑到十字路口來撿錢,這就更加不正常了,偏偏這個路口就是我們上次撿錢的地方。所以,我認爲這一切一定是背後有人在搞鬼,爲的就是要取我們的性命!

我安慰了一下小花,叫她不要擔心,告訴她,天一亮就帶她去找我的師父張天師。

回到租房後,我們就沒有再睡覺了,兩個人都處在惶恐與不安之中。

就這樣,我們一直坐到了天亮。大約是七點多鐘吧,我們就出了門,直奔市二院,去找師父張開師。

市二院是一個精神病院,我也是第一次來。我們來到詢問窗口,向那值班的醫務人員打聽這裏是不是有一位叫張天師的人?

那個醫務人員眉頭一皺,問道:“張天師?你說的是張小梅嗎?”

“張小梅?”我一愣,說實話,張天師之前只告訴我,有事就到市二院找他,就說找張天師,可是我倒真不知道他的真名叫什麼。於是我說:“我找的是一個六七十歲的老人,他是男的。”

那醫務人員說:“你找的是不是自稱茅山派掌門的那個張天師?”

我一聽,連忙點頭稱是,說就是他。

醫務人員說:“那就沒錯了,他就是張小梅。不過你們是誰呀?”

我告訴對方,我是張天師的徒弟,今天有事來找他。

烈火紅顏 哪知話剛一說完,那醫務人員卻道:“死了,張小梅昨天晚上突發心臟病死了,人昨天已經送去殯儀館了。”

一聽這話,我整個人都傻眼了,腦袋“嗡”的一聲。

原來,師父他之前說他陽壽已盡的那些話,竟然全是真的,他真的死了!

頓時,我鼻子一酸,心中一陣難過。是的,雖然我們才相識兩三天,雖然他昨天就已經告訴過我他要死了,但是如今聽到他的噩耗,我還是忍不住感到一陣悲傷。

師父死了,那這個世上就真的沒有人可以幫我了…… 張天師的死,有些讓我不知所措,我原本還打算找他救我們,沒想到他竟然已經走了。

我愣在了原地,一動不動,什麼也沒做,直到小花摟住了我的胳膊,叫我不要難過,我這纔回過神來。

我問那位醫護人員,張天師臨終前有沒什麼臨終遺言。

醫護人員說:“有,他昨晚好像知道自己要離開了似的,叮囑我們,如果他死了,要我們告訴他徒弟,每年七月半記得給他燒紙錢。”

一聽這話,我整個人都傻眼了,我說:“他的臨終遺言就是這個?”

對方點點頭:“是的,這是他的原話。既然你是他的徒弟,那麼我已經將他的遺言轉告給你了。”

雖然張天師的死,讓有心裏十分的難過,但是突然聽到這話,我還是被張天師這貨給雷到了,這貨的臨終遺言竟然是要我每年七月半給他燒紙錢,我也是醉了。

既然張天師也沒有什麼交代,於是我就準備離開,這時那醫務人員突然又喊住了我,叫道:“對了,差點忘記了,他還有一個箱子,全是他生前的物品,他說你覺得有用就留下,不用的就燒給他。”

說着這話,對方轉身離開,不久就給我抱來了一個紙箱子。

紙箱並不大,用透明膠封着,大概裏頭裝的就是一些衣服玩意吧,並不重。

那醫務人員對我說:“謝謝你師父長期對我院作出的貢獻,這裏有一本榮譽證書是我院頒發給他的,現在交給你吧。感謝他生前爲我院的付出。”

我一愣,心想我師父不是市二院的病人麼,怎麼還有榮譽證書呢,而且還感謝他長期的付出?

我急忙將榮譽證書接過來一看,臥槽,慈善家證書!

這一下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貨不是很窮嗎,混得連自己墳墓都買不起,怎麼還是慈善家啊?當下,我就急忙往下面看去,只見榮譽證書裏頭寫着,感謝張小梅先生長期對市二院的捐贈。

看到這裏,我真的是亮瞎了我的狗眼,忙問對方,張天師對你們醫院捐贈過多少錢?

那醫務人員說:“張先生曾先後多次向我院捐資,總計應當有兩三千萬元吧!”

一聽這話,我直接震精了,臥槽,這貨怎麼會有這麼多的錢?

現在,我終於相信他之前跟我說的那些話是真的了,感情經他手裏的錢還真是說出來能嚇死我。

這時,我想起張真人沒有錢買墳墓的事情,於是就說:“那個啥,既然我師父生前捐贈過這麼多錢,那如今他死了,你們醫院可否給他買個墳墓?”

按我想來,我這個要求並不算高,張天師生前既然對市二院做出了那麼大的貢獻,如今只是讓市二院買個墳墓一點也不爲過。

可是,哪知我這個要求剛一說出口,對方便笑了笑,說了一句:“非常抱歉,因爲我院是公家的,而且張先生昨天在家屬欄中特意備註了一個姓名,也就是說,他有家屬,所以按照規定,他的安葬費是不由政府負責的。如果你有這個要求,可以向民政局去申請,我院並無法作這個決定。不過,受張先生生前的囑託,我們爲他進行了火化,這個火化的費用,院長也說了,由我院來負責。”

我發誓,我差點就想跳起來罵娘了。人家生前爲醫院付出了這麼多,如今要你們買個墓地都還要去民政局申請,申你麻痹啊申,當初他老人家捐款時怎麼不叫他先申請才能捐?這他媽的也太不人道了吧,太寒心了吧!

就這樣,我十分氣憤的抱着箱子離開了市二院,然後往殯儀館趕去……

不多久,我們來到了殯儀館,領到了他老人家的骨灰盒。不過,此時的我全部家當就是九百多塊錢,根本就無法給他買到墳墓,於是只好將他的骨灰盒,暫時寄存在了殯儀館。

說實話,我真的感覺非常的愧疚,張天師幾次三番救我性命,如今他死了,我竟然連讓他入土爲安的心願都滿足不了。

當然,我心裏也在發着誓,我一定要想辦法努力賺錢,早日替師父買下一塊墳墓,好讓他入土爲安。

從殯儀館回到租房後,我和小花都十分的不安。

小花說:“如今你師父已經死了,沒有人能幫得了我們了,那我們該怎麼辦?”

是的,如今依舊有人在害我們,之前有張天師幫我,現在呢?我還能靠誰?

我十分的迷茫與無助,如今的我們,只知道有人在害我們,但卻連對方是人是鬼都不知道。

就在我們沉默不語,惶恐不安的時候,這時,我身上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我拿起一看,竟然是公安局王隊打來的。

看到是王隊打來的電話,我就立即來了興趣,因爲他沒事的話是不會打我電話的,於是急忙接通電話,問道:“王隊,您是不是幫我查到什麼了?”

王隊說:“是的,我昨天幫你調取了那個路口的監控,發現你們撿的錢,是一箇中年男人扔到那個路口去的。而且我還調取了一個月前李強他們撿錢監控,他們所撿的錢也是同一個中年男子所留。”

聽到這話,我就更加覺得我們當初在路口撿到錢,絕對不是偶然的,而是有預謀的,而背後的那個人,多半就是那個將冥錢留在路口的那名男子。

我說:“您不覺得這事不對常嗎?”

王隊說:“雖然你們撿的冥錢是同一男子扔在路口去的,但是對於你朋友的死,並沒有直接的證據構成,所以我們並不能就說是他害死的你朋友。”

我點了點頭,警察辦案,講的就是證據,可是眼前我們遇到的顯然是邪術,自然不可能有科學的證據。

WWW ✿ttκa n ✿CΟ

我想了想,於是道:“王隊,一個月撿錢的那個李強,前幾天也死了,你知道嗎?”

“他也死了?”王隊一愣,顯然他並不知曉。

我說:“是的,他死了,出了車禍。不過我並不覺得他的死是簡單的一起意外事故。”

“可是我們並沒有它殺的證據。”王隊道。

這時,我想起了老太婆的事情,於是就問王隊:“王隊,你知道兩個月前,在***路有一個摔倒的老人,因爲沒有人扶,後來死在了路邊的這個事嗎?”

王隊說:“這件事我當然知道,這事不是都上新聞了麼。怎麼,你突然問起這事了?”

我道:“你能幫我一個忙嗎?幫我查一下老人摔倒時的路邊監控,看一下事發之時,都有哪些人在場,是不是除了我們,還有李強他們在。”

電話那頭的王隊,似乎聽出了我的意思,驚訝道:“你是說,你們撿冥錢的事,跟當天那老太太摔倒有關?”

我道:“說出來怕您不信,我前天見到了那個老太婆的鬼魂,她來向我索命,因爲我們當時沒有扶她。反正你去幫我查一下老太婆摔倒時的監控好嗎,看一下是不是李強他們當時也在圍觀。”

“竟然有這種事?你不會是看花眼,或者因爲這些天心裏壓力大,產生幻覺了吧,這世上怎麼會有鬼呢。”王隊有些詫異。

我說:“我知道您一時半會兒不會相信,但是我說的都是實話。”

雖然王隊依舊嘀咕了幾句,不太敢相信這事,但最後還是答應馬上就去幫我們調看一下當日的監控。

閒話不多說,話說或許王隊也是對這事越發的感到好奇吧,所以我們並沒有等太久,就再次接到了王隊的電話。

這一次,電話中的他,聲音顯得比較急切,一接通電話,他就對我說道:“陳二狗,兩個月前老太太摔倒的監控我已經調看了,你說的沒有錯,老太婆摔倒後,圍觀的路人裏除了你和你的朋友之外,的確還有李強他們在場!” 王隊告訴我,事發當時正好是將近深夜,所以路上並沒有太多人,一共就是八個路人經過。而這個八人中,正好就有我、小劉、老王,還有五個人就是李強及他的朋友。

聽到王隊的這個電話,我就對之前的猜測更加的肯定了,兩個月前老太婆摔倒時,我們八個人不巧路過,後來我們這八個人又不巧全都在路口撿到了冥錢,再很不巧的,我們最後都出了事,暫時我造化大,還活着,可其它七個人都全部莫名其妙的死了。試問,這世上會有這麼巧的事情嗎?會有這麼多的巧合,全都湊在一塊?

我不相信這會是巧合,更不會相信這些天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會是偶然。所以,聽完王隊的話,於是我就對王隊說:“老王、小劉乃至李強他們的死,肯定都與當初摔倒的那個老太婆脫不了關係,這絕不會是巧合。”

“這事的確不對勁,要說這是巧合,或許連我也不會相信。可是,不管是你的朋友老王,還是小劉,亦或是李強他們,均是死於意外或自殺,根本就沒有任何的他殺證據。”王隊說道。

我說:“實不相瞞,我前兩天也差點上吊了,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爲什麼會跑去上吊。”

聽到這話,王隊顯得十分驚訝,問明這兩天我莫名上吊的經過和細節,最後他沉默了一會兒,然後告訴我,如果這事真的與鬼怪靈異有關,那麼他也幫不了我,因爲這種案子以前也有過,最後都被歸爲懸案,永久塵封掉了。

聽到這話,我不由有些急了,我說:“王隊,現在只有你們能幫我了,如果你們也不管,那我就真的沒辦法了。”

王隊在電話中嘆了口氣,並沒有說話。

這時,我就問他,能不能幫我查出在十字路口故意留下冥錢的那個男子到底是誰?

王隊說,這有些困難,雖然有對方的畫像,但是對方的其它一切信息都沒有,很難找得出來他到底是誰。

我想了想,於是說:“那麼,兩個月前摔倒的那個老太婆的信息能查到麼,會不會那個在路口留冥錢的男子與老太婆有關係,或者說那個男子就是老太婆的家人?”

王隊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說:“你是懷疑那個扔冥錢的男子,是因爲你們沒有扶那位老人,心生怨恨,所以纔來害你們的。”

我說:“如果那個男子真是老太婆家人的話,我想老王和小劉他們的死,就一定跟那男子脫不了關係。”

王隊想了想,然後說:“要查兩個月前摔倒的那個老太婆並不難,畢竟那件事還上過新聞。這樣吧,我先去查一下那個老太婆是誰,再去查一下老太婆的家庭成員,到時候有結果了我通知你。”

見王隊願意幫忙,我十分感激,不過我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惡性腫瘤,於是就叫王隊再去幫我們調看一下昨天晚上,同樣是那個十字路口的監控,因爲昨天晚上小花差點也在那裏撿錢了。

王隊聽後滿口答應了,然後叫我們等他的電話。

掛斷電話後,小花就問我,警察真的能幫我們抓到那個兇手嗎?

我苦笑了一下,說:“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情太邪門了,就怕警察查到出有用的證據!”

八零福氣嬌妻 是的,畢竟小劉和老王他們都是自殺的,以其說是被他殺,倒不如說是中了邪。可是,法律是不講迷信的,你總不可能說是某個人施用邪術害死的他們吧?

不過,眼下對於我來講,目前除了想知道是誰在害我們,最主要的還是保命要緊。

我原本打算叫小花先帶着她哥哥的骨灰回老家,因爲她明顯也被人掂記上了,如果還繼續逗留在這裏,說不定就該出事了。

可是小花鄧不願意走,她說想等警察找出害死她哥哥的兇手再回,無論我怎麼勸說,她都不聽。

這時,我才後悔不矣,後悔當初不該將真相告訴她。

就這樣,一天就這樣渾渾噩噩的過去了,到了晚上,應當擔心還會發生昨晚一樣的事情,所以我決定讓小花先睡,而我則爲她守夜。

晚上一個人發着呆,是十分無聊的,於是我就把從市二院帶回來的張天師那個箱子拿了出來,只見箱子裏面裝着的全是他生前的吃飯家伙,什麼筆墨紙硯、八卦鏡、道袍、銅錢劍、桃木劍一類的法器之物。

這些東西可是師父他生前傳給我的,而且還是法器,對我來說,這可是寶貝啊,這些東西說不定可以保命呢?

當下,我將八卦鏡掛在了房門上,如果真的有鬼來了,這玩意說不定能把鬼給照死。

當然,除了這些法器之外,箱子裏還有幾本書。拿起來一看,一本《金瓶梅》、一本《蒼井空圖集》,還有一本《少婦白潔》的小讀物。

我勒個擦,同道中人啊!

看到這三本書,張天師那猥瑣的模樣就浮現在了我的腦海裏。瞬間,他老人家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又高大了幾分,我不禁肅然起敬。

沒想到師父他老人家竟然對文學涉獵如此之廣,不僅有當代網絡版的《少婦白潔》,還有國外的蒼老師圖集,而且就連中國五大名著之一的《金瓶梅》都有涉獵,真是不得不讓人敬佩,看來師父他真是一個有品位的人。

當下,我就好好的將師父珍藏的這三本書拿了出來,用此打發了一晚上的無聊時光。一讀就是一晚上,最後這才戀戀不捨的合上了這三本書,因爲天亮了,小花醒了。

說實話,真的多虧師父的這三本書,因爲它不僅讓我忘我的度過了一夜,而且還趕走了心中的恐慌。

這一夜,時間過得份外的快,也十分的太平,並沒有發生任何的事情,這或許是因爲師父留下來的法物起到了作用吧?

我心裏這般想着,然後就決定將師父的這三本珍藏拿出去燒給他,雖然我還沒看完,雖然我也很不捨得,但是這畢竟是師父他老人家的珍藏,何況他一個人在下邊一定很寂寞吧,我又怎麼能做出那種奪人所愛的事情呢?

當下,我就拿着三本書打開房門,然後在門口去燒。

燒着燒着,眼睛一瞥,我就感覺不對勁了,因爲在我的房門口的另一邊,竟然放着一個黑色的塑料袋子。

那塑料袋子鼓鼓的,也不知道里頭裝着什麼東西,就這樣扔在我的門邊上。

我第一反應就是,麻痹的,哪個生兒子沒屁眼的缺德鬼把垃圾亂扔在老子的門口啊?

我看了看四周,並沒有看見誰。於是我就問房間裏的小花,這外邊的這個袋子是不是你扔的?

小花說不是她扔的。

於是我就走了過去,將袋子打開看了看,這一看,可把我嚇壞了,只見袋子裏裝着的竟然是冥錢!

是的,冥錢,一袋子的冥錢。面值全是十萬,幾十萬一張張的,上面還清清楚楚的印着閻王爺的頭像及“天地銀行”四個大字。

臥槽哦,這他媽的又是怎麼回事兒呀?

房間裏的小花聽見我的驚呼聲,也立即就跑了出來,問我發生什麼事了?

此時的我已是震驚的說不出話了,只是指了指地上那個黑色的袋子。當小花看清那個袋子裏裝着的是什麼後,也嚇得臉都青了,滿臉的驚恐,問我這裏怎麼會有一袋死人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