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雲嵐偷偷看了秦風一眼,自己都沒想明白,心裏怎麼會突然冒出這樣一個奇怪的想法?

加百列上前,俏生生的站在了秦風順便,那乖巧的模樣,讓迪文等人目瞪口呆。

於是,眾人也放鬆了警惕,紛紛收回自己的兵器。

秦風打量了一番加百列之後,才好奇的問道:「你怎麼會在這裏?」

「我聽說這裏有一個叫七聖柱的聖地,我猜測主人可能會來這裏,便一個人過來了!」

加百列老老實實說道。

秦風摸了摸頭,「不是,我的意思是……破風號沉沒了之後,你是怎麼活下來的?」

加百列眨了眨眼,這才明白秦風的意思。

當下便將自己的經歷說了出來。

說來也巧,當時秦風和葉獨尊正在大戰,實力耗盡的加百列提前回到了破風號上,躲到了船艙裏面給自己充電,同時也進入了睡眠狀態。

結果沒想到,秦風和葉獨尊之間的大戰直接引發了海嘯,整艘破風號都因此被顛覆。

幸運的是加百列是人造人,即便沉入大海深處,也能通過身體里的晶片調整呼吸狀態,避免被淹死的結局。

於是,當加百列充完電,蘇醒過來之後,便發現自己連帶破風號已經沉入大海深處了。

她四處尋找了一拳,沒有找到秦風,便獨自一人離開了破風號,來到海面上。

接下來,加百列又在大海上漂泊了幾天,才終於來到亞特蘭蒂斯!

聽完加百列的經歷,秦風和葉輕眉表情都是相當精彩。

沒想到這個人造人的運氣比他們還好!

之前秦風和葉輕眉都以為加百列已經沉入大海了……

更誇張的是,這麼短的時間裏,加百列居然學會了亞特蘭蒂斯語,擁有智能晶片的人造人果然不一樣!

能夠在迪利斯山脈重新相遇,也不得而不承認,他們之間確實很有緣!

秦風笑道:「既然能重新相遇,那就再好不過了,以後你繼續跟在我身邊吧!」

加百列激動的半跪在地,「多謝主人!」

「你這一路上沒遇到什麼危險吧?」

秦風好奇的問道。

加百列搖了搖頭,「那些凶獸對屬下威脅不大,只不過,屬下能夠來到這裏,體內能量也差不多快要耗盡了!」

「如果主人再不出現,屬下已經準備在山洞裏面開啟自我毀滅程序了!」

聽到這話,秦風心中一驚,差點忘記了,在落後的亞特蘭蒂斯,很少有能夠讓加百列補充能量的地方。

當然,那些已經和外界接觸過的大勢力肯定可以進行充電。

但加百列跑了這麼遠,來到迪利斯山脈最深處,身上的能量肯定也是不夠用了!

秦風道:「我會將你帶回去的,放心!」

「多謝主人!」

加百列充滿感激的說道。

於是,就這樣,秦風的隊伍里又多出了一個人,意外回歸的人造人加百列!

雲嵐盯着加百列看個不停,總覺得對方有些不對勁。

她終於忍不住朝着秦風問道:「這是你的女人嗎?為什麼我感覺她身上的氣息,很奇怪?」

秦風摸了摸鼻子,笑着解釋道:「她並不是完整意義上的人類,而是被改造過的人類,在外面的世界,稱之為人造人。」

「人造人?」

雲嵐驚呆了,顯然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稱呼。

但在秦風一番解釋后,很快就明白了過來,心中震驚不已!

「想不到你們外面世界的科技已經強大到了這樣的程度,可以直接製造出宗師級別的強者?」

雲嵐問道。

秦風想了想,「像加百列這樣的人造人可不是那麼容易製造出來的,當初可是耗費了一個強國很多資源,這樣的人造人整個世界只有七個,而且其餘六個都已經被我殺了!」

聽到秦風的話,雲嵐又是一驚。

她心中隱隱覺得可惜,這樣強大的人造人,如果全部收服過來,為自己所用,豈不是更好?

簡直就是浪費!

一邊聊著外界的事情,眾人一邊前行,沒多久便是穿過了重重森林!

終於,來到山脈最中心的位置,在這裏,他們看到前方出現了一片無比巨大的湖泊!

不,這根本不是湖泊,而是隱藏在山脈內部的一片大海!

。 其他哨兵據點中的戰爭邪教徒真的很好解決,靈城的副指揮官蘭迪出面,以回程時間太晚,夜深天冷為由進入那些哨兵據點休息,帕爾裝作隨從掃視一番就能找到偽裝成冒險者的戰爭邪教徒。

確定目標,兩人暗中交流一下,然後就會突然暴起,解決戰爭邪教徒。

一路之上二十多個據點,有的據點之中戰爭邪教徒竟然多達四五個,但實力都是學徒級,有的只有一名,實力當然強一點,是青銅級。

這些戰爭邪教徒中也不全是施法者,也有近身戰鬥的邪教徒,他們使用的能量和戰氣類似,普通人根本分辨不出來,但在帕爾眼中,渾身血紅的他們比邪教徒施法者還晃眼。

……

時間來到黎明時分,帕爾和蘭迪走進了最後一個哨兵據點,過了這裡,再往前走就是靈城了。

「……」

此時據點中的所有人都已經起床,正在跑步,後面跟著一名手持細棍的士兵,那模樣就跟帕爾初進靈城之時看到的蘭迪訓練士兵一樣。

見帕爾將目光投向那名手持細棍的士兵,蘭迪有些得意的說道:

「他是我教出來。」

蘭迪自有得意的道理,因為整個靈城的兵權都掌握在他的手中,其中大部分士兵都是他訓練出來的,就算不是,也是他巡邏出來的士兵訓練出來的,他本人在靈城士兵之中的威望無人可及。

然而,接下來帕爾低聲說的一句話讓蘭迪愣住了。

帕爾仔仔細細的看了那名士兵幾眼,又皺著眉頭看了被訓練的那些冒險者一眼,然後湊到蘭迪旁邊低聲說道:

「這裡就一個邪教徒,就是那名你訓練出來的那名士兵。」

「怎麼可能?」

蘭迪聞言差點驚呼出聲,但想起帕爾這一晚無一失手的戰績,頓時壓低聲音再三確認了一下,看到帕爾超級認真的點頭之後,蘭迪不得不接受這個難受的事實。

呼……

深呼吸一口氣,蘭迪表情如常的走向了那邊,笑著跟那名士兵打了一聲招呼,然後開始閑聊起來。

閑聊還沒兩句,蘭迪猛然暴起,直接制服了那名士兵。

「為了戰爭!」

那名士兵也是一個狠傢伙,見到自己被識破,竟然直接身體漲大自爆了。

砰!

在那一瞬間,帕爾總算是見到蘭迪拔劍了。

蘭迪拔出了他一直背著的那把長劍,那是一把比制式單手劍寬厚一半的長劍,由某種棕黃色金屬打造而成,仔細看去,劍刃無鋒,散發著一股厚重的氣息。

蘭迪拔劍的一瞬間,一圈土黃色的護罩直接籠罩了自爆的士兵,將其自爆產生的衝擊波給圈在了裡面,沒有對周圍事物造成任何傷害。

「他是邪教徒,你們今天不準離開這裡……」蘭迪簡單的跟受到驚嚇的據點其他人解釋了一下,然後又命令他們堅守這裡。

交代完畢,想到什麼的蘭迪一臉陰沉的轉身就走,騎上自己的黑色戰馬直奔靈城而去,速度極快,要不是大黃二黃已經成為了准魔獸,絕對追不上他。

帕爾看出了蘭迪的不對勁,他上去問了一句怎麼了。

「靈城之中還有一條大魚。」

蘭迪如此說道,臉上的表情很是複雜,有憤怒,有悲傷……

帕爾不再言語,舉起繁星長槍看了看一晚上的收穫。

那些哨兵據點中的戰爭邪教徒已經全部玩完,帕爾砍了大部分,蘭迪砍了小部分。

如今繁星長槍上有十五個白色光點,七個銀色光點。

……

噠噠噠……

奔往靈城之時,帕爾和蘭迪兩人速度很快,但當看到靈城之後,蘭迪速度慢了下來,他深呼吸幾次,抬手揉了揉臉,將表情調整為了平日里略顯嚴肅的表情。

「蘭迪大哥你回來了。」

「蘭迪大哥。」

「蘭迪副指揮。」

「……」

進城之時,守門士兵熱情的跟蘭迪打著招呼,路過的靈城居民也是一樣。

蘭迪就是在靈城長大的,少年之時出去闖蕩一番,青年之時歸來從基層士兵做起,不到幾年,就爬到了靈城副指揮的位置。

要不是馬丁.金蜓有著貴族背景,靈城的指揮官應該是蘭迪才是。

所以居住在靈城中的人們都認得蘭迪,大部分還是蘭迪的街坊鄰居。

到了軍營門口,蘭迪扭頭對帕爾說道:「我要進去安排一些事情,你要不要跟來?」

「不了。」

帕爾吸了吸鼻子,轉頭看向了一邊,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行吧。」

蘭迪順著帕爾的目光看了一眼,笑了笑,然後走進了軍營,開始調撥自己的精銳手下。

帕爾將竟然趴在二黃背上睡著的尾巴抱下來晃了晃,放到地上之後抬手指了指在軍營門口不遠處擺攤賣吃食的小販,他剛才就是在看那邊。

敢在這裡擺攤的小販都是老靈城人,在靈城建立起來的幾十年裡,因為地處兩國交界,平常之時往來商販往來頻繁,所以他們綜合兩國飲食文化,研究出了獨屬於靈城的小吃。

尾巴的大眼睛瞬間亮了起來,但也沒鬧,身為一名半獸人奴隸,她知道自己的地位,所以她將自己的大尾巴塞到了帕爾手中,然後伸手指著小吃攤那邊輕嗷了兩聲。

「走!」

帕爾笑著拍了拍尾巴的腦袋,然後牽著她走了過去,一晚上的奔波,再加上他昨晚連飯都沒吃,所以他也有些餓了。

帕爾不差錢,各種小吃來一樣,他是吃不下那麼多東西,但尾巴的胃像個無底洞似的,來者不拒。

逛了一圈兒,兩人都吃得很滿意,尾巴的大尾巴勾著帕爾的手不鬆開,顯然她也很滿意帕爾這個主人。

……

「帕爾。」

在帕爾正好逛完一圈回來的時候,蘭迪從軍營裡帶人走了出來,他朝著帕爾招了招手,等帕爾過去之後小聲問道:

「有沒有問題。」

說話之時蘭迪的眼睛直往身後的手下身上撇,那意思不言而喻,帕爾秒懂,他瞪大眼鏡掃視一番,然後搖了搖頭。

蘭迪也是秒懂,他臉上的表情稍微放鬆下來,然後轉身說道:「記住我剛才所說的話,立即行動!」

「是!」

雖然很好奇蘭迪剛才和帕爾的小動作是什麼意思,但蘭迪的手下還是毫無折扣的去執行了剛才在軍營之中蘭迪布置的任務。

什麼任務?

封鎖靈城出入口,只許進不許出,與此同時,蘭迪帶著帕爾和一部分手下來到了位於靈城中央的一棟豪宅外面。

「這裡就是指揮官的住所。」

話雖如此,但蘭迪這個副指揮一點尊敬的樣子都沒有,他直接踹開大門闖了進去,帕爾讓大黃二黃在外面等著,牽著尾巴的大尾巴緊隨其後。

其他士兵直接包圍了豪宅。

門口的動靜傳出去老遠,豪宅之中的守衛跑過來已一看,竟然是靈城內最強的蘭迪副指揮官,頓時有些躊躇不前,只有真正忠於金蜓家族的人站出來擋在了蘭迪面前。

「蘭迪,你這是要幹嘛?私闖貴族宅邸可是重罪!」

這是一名仗著金蜓家族狐假虎威的傢伙,馬丁.金蜓的狗腿子,蘭迪理都不理他,掃視了一圈兒之後大聲吼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