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雲飛龍剛走片刻,鎮江警察來了,是由江中虎帶隊的。看來江中虎自從離開青龍會以後一直在鎮江很吃得開,市裏大小的案件少不了他的插手,現在已經榮升爲刑警大隊的大隊長。

“白素老師,事情是怎麼回事?”江中虎也已經知道白素對雲飛龍失憶的事情,對造成他們今天的局面感到非常的惋惜。

白素便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不過並沒有透露出這個救白素的人是誰?江中虎是何其有心之人?聽白素的描述便知道這是雲飛龍的所作。他慨嘆一聲:“這個鐵手大哥也怎麼不停留一下,我們正想……”

白素這麼一聽急問道:“江隊長,你知道鐵手飛龍?”

“當然。他其實一直暗中幫了我們警局很多的忙,我們正想聘任他爲我們鎮江的偵探。”的確,江中虎在破案的過程中多少次都是因爲有云飛龍的參與才能夠取得成功,所以這句話也是江中虎對雲飛龍的由衷謝意,側面也告訴了白素鐵手飛龍雖然出身與黑道,但絕對不是壞人。

果然,白素聽後對鐵手飛龍的信任度更加深了。

“你們真的想聘他爲偵探?”

江中虎說道:“當然是了,有一次在他助我破獲一個大案後,我就曾經和局裏商量要聘他爲鎮江偵探,局裏也已經同意了,只是他說有幾件大事等着他去辦理,說辦完以後會考慮我們的要求。唉,他是一個人孤獨漂泊,上哪兒去找他呢?”其實這些話是有意說給白素聽的,希望她聽後對雲飛龍產生一種憐惜之情。

“他有沒有說辦哪些大事?”白素對鐵手飛龍的事情產生了好奇。

“據他所說,是去查訪一個對他有恩卻已經下落不明的企業家的消息,對了,那個企業家也姓白。”

“我爸爸?”白素激動地說道。

其實江中虎早就知道白天成是白素的爸爸,不過沒有一下子挑明,是想一步步來探明白素對雲飛龍的心意。

“你放心吧,鐵手大哥古道熱腸,有他的幫助,你爸爸的安危遲早會查出來並救出來的。”

白素的眼圈紅紅的,她說道:“大哥這段時間會在我的周圍出現,到時我一定會將你的心意轉告給他。”

江中虎聽白素稱呼雲飛龍爲大哥,心中暗喜,同時又爲他們這麼曲折的愛情感到慨嘆,於是說道:“那好,我就先在此謝謝你,另外如果你一旦有什麼危險都可以隨時聯繫我,我們警局的人二十四小時都一定爲你奔走解難。”說完便留下自己的聯繫方式。然後便回到一樓院子押解着那幫歹人回警局。

“還是好人多。”白素望着警車離去時嘆道。一面想到鐵手飛龍屢次對自己的援手相救,現在又費盡心思查訪自己父親的下落,此恩比天還大,此時此刻,白素再也不會顧忌對方曾是威震三江的黑道大哥,相反在他身上卻找到了一種真正的安全感,一種難以言語的情感。但是她怎麼也沒想到這個身穿一襲黑衣,面戴黑麪具的鐵手飛龍,竟是目前自己最爲厭惡的且又是曾經的最愛雲飛龍。一方面又想到江中虎的爲人仗義,是個鐵錚錚的硬漢子,此時白素不會再爲自己的安全擔憂了。

這件事的主謀真的是劉全,他一直視蔣寒玉爲眼中釘,於是假借白素的名義,將蔣寒玉騙回家中,至於那對中年夫婦,他倒是不看在眼裏,用最簡單的利誘和威逼便能夠奏效,於是叫來自己在社會中網羅的二流子,精心佈置了這個英雄救美的策略,通過英雄救美,他堂而皇之的以白素一個人居住不安全爲由,搬進來接下來便可以來個生米煮成熟飯的佈局,哪知陰謀還沒有布開,便被雲飛龍破壞了,當時他的車正好來到拐角處,等待消息,卻沒有得到那羣人的信號,這點也是雲飛龍所沒料到的,不然便可以來個人贓並獲。看來有的時候人算還是不如天算。

雲飛龍在江中虎離開以後,他自己卻一直沒有離開白素的家中,沒辦法只得辛苦的做了一晚的樑上君子,直到天矇矇亮時才離去。當然這一切,白素並不知道雲飛龍一直在默默地守候她的安全。 第二天下午,雲飛龍便接到蔣寒玉的消息,探聽到姜秉承的下落在離華東地區最近的一個城鎮三名鎮,爲了將這件事查的水落石出,並讓白素知曉這事情的主謀人是誰?於是便給陳明君留下了信息,並讓他務必帶上白素。而他自己則以鐵手飛龍的身份前往三名鎮。

事實上姜秉承果真是受了某人的指令,將陳明君在韓國進的新貨轉移到三名鎮,而對外則製造了貨船被海浪打翻的消息。姜秉承並不是那種昧着良心幹壞事的人,他對於陳明君對自己的信任,自己卻這麼的對待他,每天都受着良心的譴責,但是他又不得不這麼做,因爲有人以他的性命還有他家人的性命作要挾,逼他這麼幹。他人雖在三名鎮,但是無時不再掛念着家人,並且此時的家人還不知道他還活着,同時他又牽掛着蔣寒玉,他的的確確對蔣寒玉動了真感情,所以在思念之下,他偷偷的回到鎮江見蔣寒玉,不料竟然被雲飛龍和白素所扮的冬雨看見,他驚慌失措之下,連夜趕回三名鎮,後一次又出現在汀江車站,也是爲了見一見蔣寒玉,他不敢見自己的家人,一旦被家人發現,必然惹來殺身之禍,不料竟然又在汀江車站見到白素,萬般無奈之下,只得和另外一個同伴想將白素擄走,威脅她不準說出實情。不料天違人願,竟然又被雲飛龍碰見並且救下白素,幸虧泰國飛來燕及時出現,才使得他脫身出來,但是他已經如驚弓之鳥,知道事情終會有一天水落石出的,於是他更是提心吊膽過日子。

這天正是星期六,姜秉承走進倉庫清點貨品,他走在前面,卻不知道一個黑影緊跟在他身後潛了進來。

“這麼多的新產品不知什麼時候才能交到陳董的手裏?”姜秉承自言自語道。

“既知今日何必當初?”倉庫中突然響起這麼的聲音。

“誰!”姜秉承驚駭的將室內的燈光打開。

“姜秉承,我們又見面了。”還是隻有聲音沒見人影。

姜秉承只聽得毛骨悚然:“你是誰?你不知道這倉庫是不準來人的嗎?”

那聲音又響起了:“哈哈,這倉庫的東西是你的嗎?是你的主子的嗎?你不是在海中被海浪捲到海底淹死了嗎?怎麼還會在這裏出現?”

一連串的幾個問題,將姜秉承嚇得面如土色,不過他知道這裏已經不再是祕密。


緊接着只見一道人影出現在他的面前,“啊,你是鐵手飛龍?”姜秉承只覺得腳底冒着冷氣。

“對,正是我,上一次在汀江三角板沒把你抓住,現在還準備去哪兒?”

姜秉承這時反倒冷靜下來:“該來的始終會來,我這次不會走了,即使走我也走不了。”

“對,自己做的事情該自己承擔。”雲飛龍說道。

“我會承擔自己該承擔的責任,但是我的父母親人如今還矇在鼓裏,如果讓老闆知道這件事情肯定會對我的家人不利。”姜秉承說出了自己的擔憂。

雲飛龍看的出姜秉承也是條漢子,自己做的事情不會抵賴。

“好,現在我便帶你去見一個人,只要你配合得好,不但你會沒事,你的家人也會沒事,並且後來你還有可能見到自己的家人。”雲飛龍覺得該給他壯壯膽了。

“真的?”

“我鐵手飛龍說話什麼時候騙過人?怎麼樣去不去?”

姜秉承稍作遲疑後說道:“好,等等,我拿個非常重要的物件來,這關係到陳董這批貨留存。”

雲飛龍知道姜秉承肯定握有某人很重要的證據,於是便放心的讓他去取。

姜秉承走進辦公室,在一個保險箱中拿出一份包裝的很好的文件。

正要出門的時候,姜秉承問道:“飛哥,你進來的時候有人發現沒有?”

“如果被人發現了,現在外面有那麼平靜嗎?”雲飛龍暗道姜秉承傻。

姜秉承拍拍腦袋又說道:“那現在你要怎麼出去?外面一定很保安看守着。”

雲飛龍拍拍他的肩膀說道:“你先管好自己來,出去的時候留心一下週圍的人,不過不要太明顯,別讓他們發覺有異,至於我你就不用放心。你出去以後在此處往東五公里外的小樹林等我。”

姜秉承點點頭,轉過身準備出去的時候,再翻回來看卻見雲飛龍早已經消失了蹤跡。

“果真是鐵手飛龍,來無影去無蹤,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保護好我的家人?”姜秉承心中始終還有些疑慮。

姜秉承出了以後,外面的保安朝他走了過來。

姜秉承對保安說道:“小光,你是剛剛換班?。”

“是的。”保安說道。

“小心一點啊,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來,老闆交代這幾天要特別留意有沒有陌生人出現,你和另外一個一定要前後門把守住。”

“知道。”

“回頭我對老闆說,給你們加獎金。”姜秉承臨走的時候不忘這麼穩住他們。

出門的時候,還是被一個人盯上了,這個人就是他的老闆專門交代盯梢姜秉承的人。

“怎麼擺脫此人呢?”姜秉承想着,那人走了過來。

“姜哥,怎麼?去哪裏?”

“沒想去哪裏,你看我的頭髮。”姜秉承將自己的頭髮拉了拉。剛好此時他的頭髮長得比較長,是該剪得時候了。

“剪頭髮,那好,我也正要去。”

姜秉承正沒主意的時候,突然想到他這人的特點就是非常好色,於是一計便上來了。

“姜哥,還是我帶路吧,我知道有個地方的手藝非常的好。”

姜秉承卻說道:“虎兄弟,你都知道我向來只找一個地方剪頭髮的,其他地方我就是不舒服,還是我帶你去吧,保管給你弄個新潮髮型。”

姜秉承執意的走在前面,那人有點不耐煩的跟在後面。不到十分鐘便到了一個理髮室,這裏的理髮室不像某些地方一片紅光,或者紫光,這裏卻是光彩明亮,一眼看去就知道這裏是正規的理髮室。

姜秉承坐在理髮凳上,開始理髮,不過這裏的洗頭妹確實非常漂亮,只是她們做的是正經生意可把這個虎兄弟給急的。

果然還沒到三分鐘,那人便不耐煩了,說道:“姜哥,你先在這裏剪好了,還輪不到我,我去別的地方好了。”

他急不可耐的走了出去,就在那個虎兄弟出去三分鐘左右,姜秉承對理髮師說道:“大哥,我有點急事要先走,回來的時候再來你這兒剪,待會如果剛纔的那人問我哪裏去了?你就說我剪好以後走了。”

“阿承,你放心吧,該說的我們會說,不該說的,我一句話也不說。”看來這個理髮店的老闆和姜秉承關係還不錯。

“好了,那我就先謝謝了。”

姜秉承快步離開理髮室,然後攔了輛出租車在城東五里的小樹林外五十米之處停下。然後一個人朝樹林走去。

果然雲飛龍早在那裏等着了。

“怎麼現在纔到?”雲飛龍話雖這樣問,不過他也猜想到姜秉承肯定是被人跟蹤了。

“飛哥,我老闆派了一個人專門留心我的行蹤,我好不容易的纔將他甩開。”

“你是怎麼將他甩開的?”雲飛龍很留心這件事,不然一旦事情被對方知道,不但對姜秉承很不利,而且對於事情的真相也很不利,他們完全現在就可以開始想對策。

姜秉承於是便將自己怎麼甩開那人的經過說了一遍。

雲飛龍讚賞道:“好啊,看來他現在還在溫柔鄉里纏綿呢?”

這時,一輛小車聲傳來。

“喏,要見你的人來了。”雲飛龍指着從另外一個方向而來的小車隊姜秉承說道。

話音剛落,小車停了,車上下來三個人。陳明君、白素還有蔣寒玉。


“陳董,我對不起你。”姜秉承走過去向陳明君低頭認罪。

“姜秉承,真的是你!想不到我最信任的一個員工竟然這麼的背叛我?”陳明君言語之中非常氣憤。

“陳董,我,我是有難言的苦衷。”

“難言的苦衷,竟然以假死的消息瞞天過海,你還有什麼苦衷?”


雲飛龍因爲此時是以鐵手飛龍的身份出現只得以不太熟悉的身份對陳明君說話。

“陳董,姜秉承所說的並不是有意推卸責任,你到不妨聽聽他怎麼說?”

“你是?”陳明君沒見過雲飛龍以鐵手飛龍的形象出現,自然不知道他就是雲飛龍。

白素這時說話了:“陳董,你是鐵手大哥,你相信他。”

“鐵手大哥?”陳明君不由倒吸了口涼氣,莫非是威震三江的鐵手飛龍?

“對,我就是鐵手飛龍。”

對方這麼的承認了自己的身份,陳明君一時倒有些愣住了,自己向來和鐵手飛龍沒打什麼交道,他怎麼會幫自己呢?還有白素怎麼認識他呢?

“陳董,你不要對我有任何的猜疑,我是受一人之託前來的。”

“受人之託,莫非是龍雲?”陳明君心裏這樣想,卻不方便說出來,因爲他知道白素在一旁,她對龍雲的看法很偏激,不如隱忍不言。

這時,蔣寒玉走過來對姜秉承說道:“秉承,你真的做了對不起陳董的事是不是?”

“小紅,我……”姜秉承還不知道蔣寒玉就是蔣高昌的親生女兒。

雲飛龍走過來對姜秉承說道:“好了,別吞吞吐吐了,該說什麼就說什麼?”

“陳董,我之所以這麼做,全是因爲我現在的老闆以我和我家人的性命對我進行威脅,讓我製造海上遭遇海浪沉船的消息,然後將所有的新產品祕密轉移到這三名鎮來。”

“有人以你的性命和家人的性命威脅你?”

“是的,我知道自己昧着良心做了很對不起你的事情,對你的事業造成了巨大的打擊,但是我也是沒有辦法。”

接着姜秉承便將自己和另外一個業務員去韓國受到某個人的威脅等等的經過對陳明君說了一遍。

陳明君聽後如夢初醒,原來自己貨船沉海的事故竟是有人事先設計好的,接着他急問道:“那麼和你一塊的那個肖漢東呢?他現在在哪兒?”

“現在我也不知道肖漢東在哪裏?不過據說因爲他知道原本我們公司的好些祕密,可能被他們帶在身邊去了。”

“對,肖漢東的確知道我公司的好些祕密,甚至這些祕密關係到我後來進的那一批貨的技術資料。”

雲飛龍插上說道:“很有可能你公司的芯片事件與肖漢東有關係。”

“有道理。”陳明君說完又奇怪了,怎麼這件事情鐵手飛龍也知道?自己只跟龍雲和冬雨說過,不過此時卻還不是查究此事的時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