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雷姆冷汗直流,他明白BOSS說這句話的意思,支支吾吾的說道:“BOSS您都知道了?”

葉凡搖搖頭:“我不知道!”

雷姆實在是弄不清楚,葉凡的意思,只能硬着頭皮說道:“我見到暗夜公主了!”

葉凡猛然回頭,強烈的殺意形成一股實質性的旋風,從身上噴涌而出,離他最近的那顆鮮花,直接在這股旋風下瞬間凋零。

雷姆更是大氣不敢喘一下,強忍着內心的恐懼抵抗着這股殺意。

看着雷姆的汗水越來越多,葉凡轉過頭,殺氣隨即消失,雷姆這才偷偷的擦了把汗,他的前衣襟已經被汗水浸溼了。

“記住,沒有公主,只有暗夜!傷害了我,我可以原諒,但是傷害我身邊的人,簡直不能饒恕,況且她已經背叛了她的信仰,你明白嗎?”

雷姆臉上的神色一陣黯然,正如他說的,神的意志不是他能左右的,他只能說已經盡力了。

“這次襲擊是不是她安排的?”

雷姆點了點頭:“根據翠鳥的情報,暗夜已經加入了一個神祕的組織,目標最先是寧小姐,後來您的出現使得這個組織的任務發生了一些變化,不過據我們目前所掌握的情報,您的身份還沒有被泄露出去!”

葉凡搖了搖頭,不是很贊同雷姆的說法。

雷姆不解的問道:“BOSS有什麼不對的嗎?”

“她應該同時效力於兩個組織,一個就是你們得到神祕組織,還有一個應該是她的那個家族!”葉凡的嘴角掛着不屑的嘲諷:“自欺欺人的以爲全世界的人都是笨蛋,只有他們纔是聰明的!”


雷姆有些驚疑不定:“暗夜不是說,她不會在回道她的家族嗎?”

葉凡轉過頭看着雷姆,語重心長的說道:“兵無常形,水無常勢。世界上沒有絕對的事情,沒有背叛只是籌碼不夠而已!”

雷姆的臉色陰沉下來:“這羣螻蟻,真該死!BOSS我們的隊伍就在公海外,可以隨時依託美軍海軍入住整個環太平洋的美軍基地,我們有必要活動一下了,現在已經有很多人都開始忽略我們的存在了!”

葉凡搖了搖手:“不需要,打蛇打七寸,況且我答應過她,給她機會。可惜機會只有一次啊!”

雷姆暗自嘆息:”兩個都是驕傲到不肯低頭的人啊,只能看天意了!”

這個時候,房間門在沒有任何提醒的情況下,打開了。葉凡跟雷姆本能反應就是戒備,但是當葉凡看清來人的時候,兩眼放出了綠幽幽的光芒,不是餓狼的光芒,而專屬於色狼的誘惑。 許久的熱情一下子爆發開來,那能量不能小覷。那澎湃的能量,足以撐爆任何飢餓的人。

老人家都說,不能暴飲暴食,那樣會留下後遺症的!

於是葉凡悲催了,後遺症現在很明顯了,除了腰痠背疼腿抽筋這些容許的情況外,還出現了一些併發症,比如眼眶略微的凹陷,再比如本來氣息已經漸好的臉上,又一次成了蠟黃色。

男人不能不堅挺,但是有的時候男人的堅挺在某些特定的情況下是會要人命的!

葉凡用自己的生命去證明了一個俗理,沒有耕壞的田只有累死的牛。體力強如猛獸的他,足足賣力的耕了三個小時的田。

戰況很激烈,而他從起初的進攻者,變成了防守者,最後徹底淪爲了戰俘。而獲得勝利果實的慕容昕,也確實沒有一絲多餘的力氣了直接裹着被子睡覺,至於葉凡,既然乾涸的地已經充滿了水,至於充水的人基本都是被忽略的。

最讓葉凡鬱悶的是,傍晚的時候所有人都回來了,可是整個病房裏還是瀰漫着糜爛的氣息。

只有理論還沒有實踐經驗的楊鐵心跟寧卿,自然不明白這股味道代表這麼什麼意思,看着沉睡的慕容昕,還以爲是累得很了,都沒敢打擾!

可是已經是過來的人李琴自然明白這股味道是什麼意思,對着葉凡一陣千叮嚀萬囑咐,說什麼年輕人是有本錢,可是應該節制,就算不節制也不能讓人家陷入沉睡吧!

好吧,聽了李琴的話,有着豐富理論知識的兩女自然知道是怎麼回事,也都開始加入了討伐陣營,那一言語吧葉凡說的,簡直有種想要刎頸以謝天下的想法!

從此以後,葉凡住院的日子註定與那些曖昧啦,還有什麼約會了統統無關了,因爲每天在病房總會有兩個人一起,監督着葉凡,倘若有一絲苗頭,果斷被扼殺。

那日子太黑暗了,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是看得見吃不着,摸得見做不的。

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葉凡出院的那天。

當葉凡走出醫院的那一瞬間,竟然有種重獲新生的錯覺。當然他也是最後一個出院的,沒辦法,第一他的上最重,雖然他康復能力是最好的,可是架不住身邊人的擔心。第二,鑑於葉凡沒有節制的做着一些猥瑣的事情,被強制要求養身體。於是最先痊癒的他,卻是最後一個出院的。

站在醫院的大街上,葉凡回頭四顧,那熟悉的場景喚醒了他的一些記憶,當初自己從醫院傷情離開的時候,好像就是這個醫院吧。

葉凡的手不自主的抓着寧卿小手,內心感慨着:“兜兜轉轉了一大圈,又回到了原點。”

舍掉的都是自己不曾珍惜的,只有懂了舍掉那些強加於自己的負擔,自己才能得到屬於自己值得珍惜的事物,如果固執的不肯捨得,那麼身上還能有地方放東西嗎?

捨得,捨得,有舍纔有得。

一男三女一母親,外加一羣凶神惡煞的保鏢,足以吸引來來往往所有人的眼珠子,一些時尚的青年,已經開始拿着手機拍照,發微博了上傳朋友圈了。

這年頭,還不懂刷微博,刷朋友圈的,基本上都被定性成OUT人了,在信息氾濫的今天,人們見面最多的問話不是傳統的:“你吃了嗎?”而是“今天你刷微博了嗎?”

對於這羣忙着拍照的人,葉凡沒有什麼好感,拍照就拍照難道你不會關了閃光燈嗎?一想起自己如同非洲野生動物那樣被人自拍,葉凡就有種煩躁的感覺。

身邊的三女,則倒是緊緊的依偎着葉凡,此時不秀恩愛,什麼時候秀恩愛。愛,就要大聲說出口。

在衆人忙着自拍的時候,一輛奔馳打頭的車隊,緩緩行駛了過來,在葉凡衆人面前穩穩停下,這一下使得所有人的眼光都停留在了這個車隊上面。

葉凡衝着身側的雷姆打了個詢問的眼色,雷姆微微搖頭,葉凡輕輕點點頭,身後的那羣保鏢一下子神色戒備起來。

車門打開,一雙踩着銀色亮鑽高跟鞋的修長美腿出現在衆人的視線,那從車門縫隙處露出的嫩的可以擰出水的肌膚,讓人就忍不住開始了聯想。


整個人鑽出車廂的時候,空間都變的炙熱起來,一陣黑色雪紡連衣裙緊緊的裹住她的上半身,胸部的曲線隨着呼吸而做着優美的弧線,尤其是衣裙大V的造型,一抹細膩的嫩白隱隱約約隨着她的若隱若現,引起人們想一窺深處祕密的慾望。

“整個空間都瀰漫一股令人不舒服的氣息!”慕容昕看着來人,整個人變的暴躁起來。

寧卿微微皺眉,她不明白這個時候她出現在這裏是什麼意思!

李琴微微掃了一眼,就低下眼瞼,不在理會。她可是清楚的感受到身邊準二媳婦們的那股憤怒的情緒。

慕容瑤臺,扭動着腰肢邁着優雅的步伐,走到葉凡跟前,今天她完全忽略葉凡身邊的那個她要稱之爲姐姐的女人。

“葉公子,聽了你在燕大的舉動,小女子一直很想來醫院看看的,可惜一直很忙,你看我一得到你今天出院的消息,家裏的長輩就讓就帶着家族的車隊給你來接風,希望葉公子能給個薄面!”

葉凡眼神微眯:“多謝你的好意的!既然你忙就不打擾你了,你先忙你的吧!”

慕容昕捂着嘴巴,故作嬌柔的一笑:“葉公子你還真會看玩笑,天大地大朋友最大,小女子在忙也要擠出時間的不是嗎!”

慕容昕扭過頭不屑的說道:“賤人就是矯情!”

寧卿看了一眼慕容昕,不知道爲什麼她這位姐姐怎麼就對慕容瑤臺有這麼大的怨恨,看着兩張似乎有跡可循的跡象,寧卿捂着嘴:“昕姐,你是慕容家的人?”

慕容瑤臺眼睛底部掠過一線殺機,故意大笑幾聲:“寧大小姐果然天資聰穎,沒錯她正是我的姐姐!”

李琴聽見這話,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媳,心裏嘀咕道:“慕容家不是隻有一個掌上明珠嗎?什麼時候有多了一個?“

慕容昕一聽這話,一下子發火了:“首先,我沒有承認我是你的姐姐,你是我的妹妹!其次,我從來也沒有承認我是慕容家的人。最後,請你記住,我的姓名之前將會冠上葉姓!”

“以吾之姓,冠汝之名; 今生今世,不離不棄; 相濡以沫,惺惺相惜;”葉凡聽了慕容昕的話,慢慢的將這句話的典故背誦了出來,他的眼神是對着三女的,三女也都從葉凡的眼神中,感受到了那抹真摯的感情,一個個都有淚奔的趨勢。

慕容昕被慕容瑤臺的出現,弄的有些不開心的情緒,也有煙消雲散了,她真的很想就這樣跟而葉凡一輩子走下去。

而在外人的眼中,葉凡只是如同一位癡情王子,對着他心愛的公主做着表白,大家很自覺將這一感人的一幕,抓拍進自己的相冊。

索。

葉凡轉過頭對着慕容瑤臺說道:“慕容小姐感謝你的好意,回去告訴慕容家主,葉凡日後自然會上門拜訪!”

慕容昕也想要說話,被寧卿搶先了一步,此時讓慕容昕說話明顯不合時,身爲大家族的子弟,眼力架還是必須要練的。

寧卿很自然的挎着葉凡的胳膊,落落大方的說道:“慕容小姐,真不好意思,我父親馬上就會過來,所以只能抱歉了!”

赤果果的打臉啊,自己親自出來邀請,竟然被拒絕,這要傳了出去,她慕容瑤臺絕對會成爲笑柄。慕容瑤臺看着眼前秀恩愛的一幕,雖然面帶一貫的虛僞笑容,但是內心如同被毒蛇噬咬着疼痛,那股滔天的恨意在心裏一直醞釀着,就等着一個爆發的***~ 上帝欲使人滅亡,別先使其瘋狂。慕容瑤臺陷入了魔障,她天生的那種優越感見不得別人比她好,尤其是那些跟她在同一個檔次的人。更別說,在她眼裏一個只是她替代品的家族棄子,也能得到令人羨慕的愛情,更加的讓她接受不了。

慕容瑤臺的車隊停在醫院門口,已經造成了小小的擁堵,一些脾氣暴躁的司機按着汽笛,催促前面的車隊!

慕容瑤臺回過頭眼神冷冽的看着後面催促鳴笛的人,衝着自己車隊方面呵斥道:“我不不想被聲音污染!”

身爲慕容家族的那些護衛,看見大小姐鐵青的臉色,一個個飛快的朝後面跑去。在慕容家,你如果做錯了惹家主生氣你,最重的也只會等到一頓呵斥,但是惹了慕容大小姐生氣,那下場簡直生不如死!

沒有多久,也不知道慕容家的這些人,說了什麼話,用了什麼手段,總之沒有人在亂按汽笛了,瞬間安靜了好多。

慕容瑤臺對着別人可以冷着臉,但是對着如今的葉凡卻如何不能在冷着臉,但是葉凡身邊的那位中年婦女,就不是她慕容家能惹得起了,在人家身後可是兩大豪門啊!雖然不明白爲什麼她不願意對外承認,甘願當一個爲生活奔波的平民,但是她真心不敢造次,這不就連這次家族的安排,名義上請葉凡,實際上請的人,則是這位。

而葉凡現在正是人家的義子,這就相當於半個兒子,以前的葉凡或許在燕京豪門還屬於一個籍籍無名的小輩,但是但他跨出醫院大門的這一刻起,就已經有資本叫板燕京任何一家豪門了!

寧卿家世背景一點也不落後與自己的家族,她也不好說什麼!至於那位無名的楊鐵心,句慕容瑤臺得到的消息,蘇家大少可是對其可是情根深種啊,再說自己也不是沒有品到,成一個瘋狗,見人就咬的地步!

看來看去,只有慕容昕這個名義上的姐姐,還是自己可以拿捏的。

葉凡看着慕容瑤臺對着慕容昕驚疑不定的眼神,就知道她心中想的什麼,內心嘲諷道:“果然柿子要撿軟的捏啊!”

葉凡當下將慕容昕拉到身邊,對着李琴說道:“媽,咱們還是走吧。站在這裏像個猴子一樣被人看,感覺真不好!”

李琴點點頭:“恩,那咱們先走吧!”


對於慕容瑤臺她現在沒有一點好印象,一個自始至終都沒給她招呼的孩子,在長輩的眼裏就是一個禮貌,一個沒有禮貌的孩子是不會等到長輩的喜愛的。

慕容瑤臺不知道自己小心翼翼不敢泄露人家身份的小心思,被人家看成了沒有禮貌。要是讓她知道了,指不定會委屈成什麼樣子!

一羣人當即轉過身,根本沒有裏慕容瑤臺,轉過身就要離開。

慕容瑤臺着急了,即使內心萬分怨恨,現在也只能面帶着笑容,喊道:“大家請等一等!”

李琴轉過身,對於這個不識大體的女孩露出滿臉的不高興:“還有什麼事情嗎?怎麼你們慕容家還想對我用強?”


一聽李琴的話,慕容瑤臺整個人打了個機靈,這句話要是傳了出去,對於他們慕容家來說可是不妙啊,當即恭敬的賠着笑臉說道:“伯母說笑了,晚輩怎麼敢呢?晚輩只是!”

李琴根本沒有給慕容瑤臺繼續說下去的機會,直接轉過身,故意拉着慕容昕的手說道:“走,丫頭,媽今天晚上給你做好吃的!”

葉凡能看出來的東西,李琴自然也能看明白,這無形的舉動就是要慕容瑤臺明白,慕容昕也不是她想捏就捏的,從今以後,慕容昕就是她李琴的姑娘!爲了兒子甘願隱姓埋名,隱於市的母親,同樣可以爲了自己孩子再一次,傲嘯於廟堂。

在場的人都不是笨人,慕容昕眼眶的淚水終於流了出來,滿心都是幸福滿足的感覺。而她的妹妹滿心除了震撼還有憤怒以外,還有一層莫名的恐慌感!

李琴的話語,今天以後肯定會傳遍燕京,慕容昕這位家族的棄子很定會重新納入家主的眼中,爲了家族的利益,說不定以後慕容昕就會光明正大的成爲慕容家的真正大小姐,而她只能淪落爲二小姐,而自己引以爲豪的東西,通通都會轉嫁到慕容昕的身上。

想到這裏,慕容瑤臺內心的恨意爆發了~

“你們都可以走,唯獨慕容昕不能走!”

葉凡回過頭,眼神殺意爆發:“再說一次!”

慕容瑤臺感到自己的血液冰凍,可是一看見旁邊慕容昕跟李琴那雙緊緊拉着的手,用自己滔天的恨意擋下了葉凡的殺意,一字一句的說道:“慕容昕,不能走!”

起初在李琴的心中,慕容瑤臺還只能算是一個被家族寵溺的孩子而已,算不上討厭只能說是不喜歡,但是現在就是真的討厭。

李琴看着慕容瑤臺的眼神,充斥了濃烈的厭惡:“慕容家是什麼意思?”

這句話已經很嚴重了,說不得以後就會代表了葉,李;兩家的意思。按理說,慕容瑤臺此時最明智的做法就是,道個歉。可惜現在的她滿腦子都是嫉妒的恨意,根本就不會去考慮自己說的話,做的事會有怎麼樣的後果,她現在滿心都是嫉妒的恨意。

“這是慕容家的私事,阿姨還是沒有必要干涉的好!”

慕容昕一句話還是將李琴的話給堵死了,什麼事情牽扯到家族的層面,都不是簡單的就能開口說話的,正如慕容瑤臺的擔心的那樣,李琴雖然隱於市,可事實上她背後確實有葉,李兩家的背影!

葉凡眯着眼睛,看着慕容瑤臺問道:“憑什麼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慕容瑤臺看了一眼慕容昕,譏諷道:“憑什麼?你想要理由,我給你理由!”

葉凡的殺意蔓延,他身後的雷姆等人,已經全部戒備,只等葉凡的一個手勢。

“第一,不管她承不承認,她是我們慕容家的人。第二,她慕容昕已經跟常家訂婚了,這一點想必你是知道的!”

葉凡眼神陰冷:“這個女人真的該死!”他補單知道,而且跟常軍那場驚天豪賭,他作爲勝利者理應享有所有勝利品,當然包括慕容昕。慕容瑤臺作爲見證者他也明明知道這件事情,可她竟然在又提出來,哼,想死其實很簡單!

當慕容瑤臺的話,說話,葉凡身後的人都發出一口冷氣,李琴抓着慕容昕的手也不自覺有些捏緊,不管什麼時候,一個有婚約再身的女人跟着另外一個男人成雙入對的在一起,名聲總是有些不好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