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靈覺不似靈識,可以收發自如隱秘、顯露單憑一心。靈覺是一種感應探測的法能,是對靈識的一中利用從而擴大感知範圍。

這種靈識的運用方式雖然給修士帶來諸多的便利,但也有著各種弊端,首先便容易暴露行蹤,只要對方修為高於自己便可察覺到靈覺掃來時的波動。其次有時候特殊環境下因為沒有靈識敏感,探查出來的東西有可能與實際不符。

相對於靈覺,修士根本的靈識就要強大得多。只要不是修士主動放開禁制,或者對方的修為實在太高一般都是不會被發現的。

羅天以靈識探外也是追求穩妥,不想徒生事端。

然而,如此極好的天氣羅天精神抖擻的等了一天,也未發現那江灣城有何動靜。

「難道青山派是直接由山門派出探靈隊的?」

七天內對方仍無動作,這讓羅天不得不去懷疑自己當初的猜測是不是出了偏差。


本想就此打住即刻趕往匯合地點,但轉念一想天色已晚;黑幕下在十萬大山中遁形,這顯然不明智。羅天想了想最後還是決定第二天天一亮在出發,心中也隱隱的期盼著青山派能有所動作。

時夜星空披氈點點星光從雲霧中探出頭來,月牙兒也灑下冷凝的白芒;地面之上也逐漸凝聚起淡淡的白霧,若是遠遠看去十萬大山藏匿於翻騰滾動的雲海之中;頗有一些傳說中雲海仙境的模樣。

識沉靈海參悟中,羅天猛地一顫睜開了雙眼。

「還真以為你們沒了動作!」羅天嘴角微微一裂露出一個微笑,靈識中江灣城降仙台上接連飛起十幾道身影。

這些影子在空中稍稍匯聚,便向著十萬大山深處遁去。

夜色下目視無法看清,但羅天靈識下卻是一清二楚。這十幾人均是青袍縛劍,正是青山派修士打扮;並且那領頭的強修還是羅天的老相識凝神境極限強者卿元英。

「都是碎體靈修?這是不是有些太低估十萬大山的兇險了?」

羅天靈識掃探下,自然清楚無比的刻印下這些修士的修為。除了那卿元英外其他修士都是如羅天一般的碎體靈修,而且普遍都在巔峰期一下多是凝鍊。

碎體凝鍊期修士雖說不是很弱,可對比茫茫十萬大山中的兇險;卻是有些兒戲了。

羅天所在的小山一道靈光極閃一滅,一道黑影在空中急遁而去,下一瞬更是消失在空中。

在身邊隨行布下幻靈陣,將靈息降低至最低羅天低空尾隨而去。

隨著身形移動藉助幻靈陣隱藏,羅天也不是第一次這麼做自然做的行雲流水。但因為是隨身而動這幻靈陣終有欠妥,雖然可以隱去身形卻是不能隱藏遮擋對方靈識掃探。

所以,羅天只是遠遠的綴在這群修士身後五十里之外。

這正是凝神境靈修靈識所能探測的最大範圍,若是對方動用靈覺羅天一身靈息降到極致,再有幻靈陣遮擋那靈覺也發現不了。

五十里,是羅天最安全的距離。

近了便有可能被發現,遠了就極可能讓循著靈息波動追尋的羅天失去對方的蹤跡。

一明一暗就這般在十萬大山開始接受新的一天,朦朧晨光的剎那向著群山腹地遁去。

那青山派修士的遁速並不快,畢竟在十萬大山中穿行危險重重。

現在還只是外圍早被修士們探尋乾淨,並沒有什麼厲害的精怪奇獸空中遁形倒還無妨。

可以一旦開始接觸十萬大山那些還未被探查徹底的區域,若還是這般肆無忌憚的遁飛,恐怕不出百里就得道損身滅。

十萬大山之所以被稱為禁地,不僅僅是因為其中各種精怪奇獸多不勝數。

更因為其中還隱藏著無數的遠古遺迹,據傳這些遺迹大多數都是上古仙魔大戰時起留下廢墟。

其中不乏一些已經滅門的上古宗門的洞府,而這些遺迹也正是吸引無數修士到這十萬大山中冒險的動力;經過久遠時間的粉滅這些遺迹中大多數的禁制早已失效,就像敞開了雙臂的小白花任憑修士們探查肆虐。

當然,更多的是那些被強大禁制所隱藏的絕地。

這些區域才是十萬大山中最恐怖的地方,有些禁制甚至於連飛升境的仙修碰到都要搭上性命。

在十萬大山中冒險有一條不成文的顯規則便是:寧可日行百里,絕不飛遁一里。

可見在十萬大山的空中是多麼危險的事情。

羅天一路尾隨這青山派的修士,這些修士先是一路向南、隨後又改方向正東面向剛剛升起的晨曦。

還未化去的晨霧,包裹著朦朧中升起的晨陽擴散來一股清冷的暖意令羅天目清神靜。

從青山派行動的路線,羅天對比了自己購置的圖鑑。發現這些青山修士的目的很可能是一處叫,祭望台的古遺迹。

這處遺迹早在千年前便被發現,相對於那些曾為修士們帶來好處的遺迹;這處遺迹唯一值得稱奇的就是那祭台的構造。

那是一種莫名的黑石構造而成的黑暗祭台,任憑無數歲月流失沒有絲毫被腐蝕的痕迹;這種堅硬黑石曾一度引起修士們的注意,可後來任憑修士們如何研究都無從發現這奇妙黑石的用處。

久而久之下,這黑色祭台就成了進入十萬大山後一個確定坐標的重要標誌物;而被修士們稱作祭望台。

這些青山派的修士進入十萬大山的第一站便是祭望台,倒不出羅天的意料。

茫茫十萬大山,各種風雲變化無常唯有時刻確定自己的方位,才能在遇到危險或者離去時走上正確的歸途。

一旦迷失十萬大山,幾乎便和身死道滅差不多了。

不過,羅天猜測這些青山派的修士到這裡,恐怕不僅僅是為了確定坐標。

更大的可能是為了回合青山派山門派出的援兵。

十幾名碎體靈修這樣的隊伍在十萬大山中,雖然可說是一股不小的隊伍;可實力真有些讓人不敢恭維,青山派好歹是一門大派。

靈脈如此要緊關乎門派生計的所在,又怎會寄托在這群碎體靈修身上?

在羅天的考慮中,怎麼都得有化神境的強大修士出現統領隊伍;隊伍中修士的組成也應該以凝神境修飾為主,碎體境修士為輔才是最完美的搭配。

待到日升劍眉,羅天終於看到了遠處的祭望台。

青山派修士顯然沒有要去那祭台的打算,而是遠遠的便落在了一座山峰之上。

青山派是十萬大山為最靠近的門派,這十萬大山可說是他們最熟悉的地方。便是這祭台不知道見過多少遍了,也只有羅天這樣初次進入十萬大山冒險的修士才會有興趣過去瞧一瞧。

羅天繞過一條弧線盡量躲避那青山派修士的探查,繞行到了祭台山峰之上。

這祭望台極為顯眼便坐落在一做千丈高的大山山頂,那山峰好似被人一劍削去峰巔,然後依靠那平台建成那黑不溜秋的祭台。

祭台構造極為簡單,分屬五行方位的位置被樹立高大十幾丈、五六人無法合抱的黑石柱體,中間是一座方圓百丈的菱形祭壇,祭壇高出地面一丈也用黑石鋪就,上面密密麻麻的刻畫著不知名的紋洛,好像是什麼不知名的陣法。

而在祭壇中央則是一個基座,基座不大粗細如水盆、高越十歲孩童身高,基座中央一個緊窄的插縫。

羅天望著這插縫想了一下,揮手召出一柄玄劍『錚』的一下便插了進去,向後爆退十數米好奇的觀察起來…… 「沒有動靜?」

羅天狐疑的望向四周,祭壇一片墨黑那有什麼絲毫異狀。想想羅天也就釋然了,這祭壇都被修士發現了千年之久,這基座上的插縫修士們又怎麼會想不到用物什插入其中。

莫說羅天用玄劍,就是其他各色各樣的法器、靈石也不在少數;更是有修士不惜精血灌溉,也是毫無反應。

羅天回到那基座處抽回玄劍召回納物空間,在插縫處有比較了一番暗暗點頭。

從形狀來看,那插縫應該是玄劍之類的兵刃留下的痕迹。

不過很顯然,羅天手裡的玄劍與這插縫不符。

「難道,需要找到那能出這插縫的玄劍本體才可?」

這種玄之又玄的事情,普天修士用了上千年都沒弄明白;有怎是羅天幾個想法、隻言片語就能解開的。

無奈的露天只好隨便的轉了幾步,便回到了面對青山派修士那面;盤膝而坐靜等對方後續動作。

這些青山修士到此便不再前行不定有所原因,更是令羅天覺著此前的推斷大有可能。

閑來無事羅天便將靈識小範圍的探出,將整座祭壇籠罩想要看看能不能找出什麼疑處。不過,羅天很快便失望了。

羅天探出的靈識就像撞到了鐵板,根本一絲一毫都無法探入。

雖說靈識探查事物內部本就有些艱難,但也不至於一絲一毫都無法探入的地步。只能說明這些黑石有阻隔靈識的功效,便像那烏蟬絲屏蔽靈識探查。

但這黑石比起烏蟬絲更加厲害,好像根本就是靈識的剋星銅牆鐵壁滴水不進。

「我倒不信,你這黑石滴米不進!」

羅天倔脾氣一下子便冒了出來,識沉靈海立刻開始催動九劫丹;藉助九劫丹發出更加洶湧的靈識感應。

轟!

直覺腦中一炸羅天心中咯噔一下,連忙停止運行靈識。

羅天面露震驚剛才不過稍稍發動靈識,竟是發現比之以往強了數倍不止;不過剎那那藉助靈識擴散開來的靈識便覆蓋了數十裡外那青山派修士暫時休息的位置。

羅天心中狂喜的同時,也是驚恐。怎麼都沒想到,吸收了『心魔』幽魂和妖狼精元后;對自己的靈識、元魂的精益竟是如此巨大。

幸好那靈識若不是主動放開隱制便不會被發現,而且那卿元英的靈識顯然不如羅天強大。饒是如此仍是嚇得羅天整整半盞茶的功夫都不敢有所異動,便連呼吸都壓制到了極致。

半盞茶之後,觀察那青山派歇息的山頭沒有動靜羅天才放心心中的巨石。

一陣急促呼吸之後,羅天的心情才稍稍平靜。要是在這裡被青山派修士發現,羅天恐怕腸子都要悔青了。

鎮定之後,羅天再次藉助九劫丹放出靈識。不過,這次可是小心翼翼的多了,一絲一毫都怕驚動了那青山派修士。

強化后的靈識再次覆蓋整座祭台,靈識繼續向黑石內探入。


「嗯?」

羅天眼睛一亮,感覺到靈識似乎稍稍的向黑石內探入了幾分;雖然這幾分不過是一丁點的探破黑石的表皮,但依然令羅天興奮異常。

從無到有的突破,縱使再小也是令人鼓舞的。

但羅天所能做到的也就僅僅如此,靈識又在黑石的銅牆鐵壁面前再無寸進。

「散不成,聚而凝之!」

羅天嘴角一裂露出一個笑容,不怕你銅牆鐵壁就怕你油鹽不進,既然已經被羅天打出了口子。哪裡還想不出對付的辦法。

將擴散開來的強化靈識一收,羅天將那散而不聚的靈識凝聚成針;更是依靠強大的掌控力,讓靈識旋轉針頭形成鑽頭便認準那插縫死命的鑽探了下去。

在羅天堪稱恐怖的靈識鑽探下,從插縫探入的靈識鑽頭一點一滴的向黑石內探去。

不過羅天的靈識越是進入黑石內愈深,羅天感覺到那黑石內部的阻力也就愈大。

逐漸的羅天開始感覺到掌控靈識的力道還是有些吃力,甚至於額頭都開始冒出細汗。

「哼!」

羅天心中冷哼一聲,大風大浪生死間隙都經歷過;這點阻隔又怎能攔得住羅天想要探查黑石內部的決心。


轟!


羅天咬牙目中堅定之意隱忍,靈識開始逐漸的加強可說九成靈識都用在了窺探黑石上;剩下的一成則監視著那青山修士。

當羅天的靈識鑽探到黑石內部十寸左右,便察覺到靈識已經到了崩潰的極限;四周轟壓過來的黑石壓力比之化神境強修的靈壓更讓他喘不過氣來。

「這便就是極限了么?」羅天額頭的汗水已經順著臉頰落下,浸濕脖頸四周的衣領。

嗯?

那剩餘的一成靈識中一陣波動,羅天連忙收回所有的靈識元神抱一睜眼向那遠處山峰看去。

重重山巒間正有七八道修士身影御空而來,最令矚目的便是這些修士前方的一尊驅獸御空的影子。

其他人都是腳下遁器,唯獨此人身下騎著一隻龐然大物般的赤虎碧眼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