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青荒急促的喘息着,額頭上已經見了冷汗,如此下去必將遭受重創,但卻是依舊拼命的防守着,身後的殘破宮殿內,有着一股令他神魂顫慄的感覺,那是一種本源力量。

慕容皓辰手持白龍劍佇立於原地,並沒有出手協助青荒,這是一種生死磨礪,對青荒有着極大的好處,不到萬不得已,他是不會出手的。

“手持極兵也不過如此而已,我玩夠了,極兵留下,你去死好了!”魂滅戲虐的冷笑着,一步踏出,快若閃電的衝刺出去,兇悍的挑開了梵龍金槍,直刺其心口。

嗤嗤嗤!

一道紫金身影出現,一掌握住了魂滅的戰戟,兩者不斷的僵持着,發出嗤嗤的刺耳聲,墨羽身披紫金帝袍出現在了青荒面前,擋下了魂滅的攻勢。

“下手夠狠的呢,魂獸密宗不過如此而已,但還是滅了的好,你說呢?”墨羽冷然的笑着說道。

魂滅神色陰冷的注視着墨羽,墨羽剛纔的速度太快了,竟是阻擋下了自己的必殺一擊,猛然用力抽回了戰戟。

“你就是身穿帝袍的人類,真是狂妄之極,今日我就親手扒下你的地跑,讓我穿好了,嘿嘿嘿。”魂滅淡漠的笑着。

墨羽神色徒然冷徹了下來,龍闕巨劍出現在手中,一步劃出,一記力劈華山斬落,絲毫沒有試探的意思,凌厲之極。

魂滅瞳孔微縮,想不到墨羽會突然出手,揮舞着戰戟直挑而上,與龍闕巨劍斬擊在一起,然而卻是沒有佔到絲毫的便宜,被墨羽劈出數米,踉踉蹌蹌的穩定住身體。

就在剛纔墨羽感受到了許多的獸族強者正在向這裏趕來,想來必是因爲殘破宮殿越加瀰漫的力量,將其吸引了過來。

墨羽想要速戰速決,緊隨魂滅的身影,龍闕巨劍再次斬落,將魂滅的戰戟直接斬碎成了兩截,天上地下唯我的氣勢,讓墨羽攻伐間極爲的兇悍,將魂滅死死地壓制在下風,數次險些將其擊殺。


鐺鐺鐺!

魂衝、魂易衝了上來,與墨羽交戰在一起,墨羽瘋狂的舞動着龍闕巨劍與魂氏三人焦灼在一起。

墨羽一人擋下了三人的攻擊,讓魂氏三人內心極爲的驚駭,三人的力量都是在吞噬八重天上,而墨羽不過是吞噬六重天而已,居然跨階戰鬥,還是獨挑三人,那種有我無敵的氣勢讓三人心神巨震,那是帝心,

鐺鐺鐺!

墨羽連續斬出三劍,將魂氏三人逼退,御風九道劍訣九九歸一,化爲一道奇異的劍斬爆斬而出,將三人再次震退了幾十米。

“萬魂歸一,獸決天地,萬獸掌!”魂氏三人怒吼,幾十頭魂獸咆哮着化爲了光束融進三人體內,瞬間力量倍增,三人力量共同,共同凝聚出了一隻巨大的猙獰獸爪,摧山裂地般的拍向墨羽。

墨羽嗤笑一聲,將龍闕巨劍插進地下,紫金玄力暴涌而出,化爲了一隻巨大的紫金龍抓手,攜帶着無比的威勢拍了出去。

轟轟轟!

巨大的聲響如同九霄怒雷炸響,兩隻手掌同時破裂,化爲了狂暴的能量風暴席捲四野,魂氏三人的身軀砰砰砰的炸裂開來,化爲了漫天血霧。

凝視着天空的血霧,墨羽邪魅的笑着,知道自己離證帝不會太遙遠了!

踏踏踏……

墨羽神色一凜,催促鳳族衆人進入殘破宮殿內尋找機遇,就連青荒、慕容皓辰都是被催促進了殘破宮殿內,墨羽隨手將光明衣袍扔給了呂柔,手持龍闕巨劍佇立於殘破宮殿前,充斥着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

不一會的功夫,近千獸族強者出現在墨羽面前,最前面的正是九陰騰蛇族的騰印,手持一柄赤紅戰戟,顯然是有所收穫,神色陰翳的注視着墨羽。

“怎麼,你想要阻攔我們進去麼,你想在此讓我們爲你鋪就帝路,不可能,莫要以爲只有你擁有帝心!”騰印冷然的說着,赤紅戰戟散發着凌厲的威勢,顯然不是一件凡兵。 墨羽淡然的笑着,並沒有多麼的在意騰印的話,如果騰印有着帝心,那定會讓的墨羽興奮。

“你笑什麼,讓開道路,否則我便用我的帝心,擊毀你的帝心,修怪我無情。”騰印神色陰翳的說着。

噌!

墨羽拔出龍闕巨劍遙指騰印,滔天的戰意衝上九霄,唯我不敗的氣勢瀰漫而出,讓的許多獸域強者神色驚駭,感到了一絲無力感。

“既然如此,那就莫怪我欺你了!”騰印澎湃的力量洶涌而出,吞噬巔峯的力量堪比鳳青炎,但卻是多出了一股威勢,充滿了帝皇之氣。

居然也凝聚出了帝心,難怪要與墨羽一戰,九陰族隱藏的真深呢。

是啊,不過那墨羽可是擁有九皇塔,那等威力絕對會讓騰印吃大虧的,真是期待呢!

快點退後,騰印手中的乃是一件聖器,在聖兵榜上排名可不低呢離着遠點好!


“短時間內,你們恐怕還不能夠進入那裏面呢,所以,想要進去進攻我吧。”墨羽淡然的說着,有着一種披靡天下的霸氣,如此的平淡卻又如此的不凡,仿若在訴說一件簡單的事情。

刷!

騰印動了,帶起道道殘影攻伐向墨羽,凌厲的槍勁點出,一道赤紅光芒猶如鮮血般紅豔,直挑墨羽的天靈蓋,下手極爲狠辣。

鐺!

龍闕巨劍橫擋在了墨羽頭部,硬是將赤紅槍勁擋住了,腳下劃出了十幾米方纔停了下來,騰印如影隨形般跟了上來,赤紅戰戟鋒利的槍尖猶如暴雨般點擊向墨羽的咽喉,招招凌厲狠辣。

嗤嗤嗤……

шωш ¸t tkan ¸C ○

墨羽一張抓住了快若閃電的赤紅戰戟,即便是與九皇塔相容的手掌亦是爆出了蓬蓬鮮血,嘀嗒着墜落地面,墨羽雙眸中閃現着瘋狂的戰意,早已揚起的龍闕巨劍猶若一座山峯降落,勢大無匹,斬向騰印的頭顱。

騰印雙瞳緊縮,沒有想過墨羽會如此瘋狂的出手,想要抽回赤紅戰戟顯然是來不及了,眼眸中迸射出狠辣的眸光,徒然張開嘴,舌頭已經化爲了猩紅的蛇信子,猶如的分叉戰戟般爆刺向墨羽的咽喉,想要與之亡命一搏。

刷!

墨羽鬆開赤紅戰戟,瞬間後退半步,龍闕巨劍威勢不減的斬落,騰印雙眸猩紅,匆促的將赤紅戰戟挑起,狼狽的擋下墨羽的斬擊,巨大的力量衝擊的騰印略顯狼狽的倒退數步。

“御風九道劍訣-九九歸一!”墨羽怒喝一聲,快若疾風的連續斬出九劍,九劍合一,乃是御風九道劍訣的最終真諦,威力不言而喻。

紫金色的劍斬樸實無華,卻是內蘊着一種磅礴之勢,凌厲的斬過虛空,襲殺向了騰印。

騰印戲虐的笑了起來,赤紅戰戟紅光暴閃,一條血色的血蛇凝聚而成,嘶嘯聲如雷炸裂,讓許多獸族強者踉蹌的癱軟在地下,血蛇嘶嘯着衝出,轉瞬間纏繞住了紫金劍斬,僵持了不到半刻便是將紫金劍斬絞碎。

血蛇的速度快到了極點,電光火石間纏繞上了龍闕巨劍,遊動在劍刃上,奔襲向墨羽握劍的手掌。

噼裏啪啦……

墨羽急速運轉神武幻龍訣,演化出了雷霆真龍,雷霆之力噼裏啪啦的作響在龍闕巨劍上,雷霆真龍與血蛇廝殺在一起,龍闕巨劍成爲了一處戰場。

“給我滾開吧,擋我之路必死無疑!”騰印肆意的笑着,手持赤紅戰戟爆衝了雙手空空的墨羽,攻伐間狠戾之極。

小衍降魔訣!

大衍破魔訣!

無上龍抓手!

墨羽一口氣施展出數個威力強大的招數,但與騰印相差四重天的實力,仍舊是難以拉近,在赤紅戰戟下一一破滅。


騰印神色陰翳的抖動着赤紅戰戟,一道道的赤紅槍勁爆射而出,鎖定了墨羽的周身要害,看的衆多獸族心神震駭。

墨羽怒哼,雙拳齊出,足以摧山毀嶽的力量轟擊在赤紅槍勁上,將其生生轟爆,不過每一次轟爆赤紅槍勁,都會被巨大的力量轟退數米,嘴角始終流淌着鮮血。

這一戰可謂是極爲的辛苦,騰印的強大與氣勢亦是出乎了他的預料,近乎是被壓制着打,但卻是始終沒有離開,等待着進入殘破宮殿的鳳族等人出來。

“最後一擊,成全你,讓你永遠的守候在此,赤蛇撕天!”騰印眸光冷戰,全身力量近乎是沸騰,爆發出赤紅光芒,一條巨大的紅蛇猙獰的出現,一片片的鱗片好似利劍,雙眸閃爍着火光,嘶嘯着衝向了墨羽。

“充死你!”

墨羽暴喝一聲,將九皇塔投擲了出去,劃過虛空,硬憾在赤蛇頭顱上,發出了山嶽般的巨震,赤蛇慘烈的哀嚎着,將九皇塔硬生生頂了出去,全身光華暗淡,退後到了騰印身旁。

居然擋住了,將騰印的致命一擊擋住了,好厲害啊!

那可是傳說中的九皇塔,重達億萬鈞,騰印的赤蛇居然沒有破滅!

看這個樣子,今天定會進入到殘破宮殿內,會有大機緣!

不少人開始議論紛紛,討論着兩人的戰鬥,很多人都是神色驚喜。

“墨羽,快走,鳳族衆人衆人已經離開了獸域祕境。”青荒的聲音通過靈魂陣圖傳入了墨羽腦海中。

墨羽雙眸中神光暴閃,龍闕巨劍爭鳴一聲,震碎了上面交戰的龍蛇,快速的出現在墨羽身旁。

墨羽握起龍闕巨劍神色冷然的注視着騰印片刻後,轉身向着西北方向疾馳而去,墨羽的突然離去讓的獸域很多強者神色驚異。

騰印更是眉宇緊皺,想要前去追殺墨羽,墨羽的離去太過詭異,騰印疑惑的注視着殘破宮殿,一步踏出,快若閃電的衝了進去。

不出十個呼吸,萬獸便是聽見了殘破宮殿傳出的憤怒吼聲,萬獸都是身體一顫,感受到了滔天的怒火,紛紛後退着。

殘破宮殿內如同蝗蟲過境,就連一些殘破的椅子都是沒有剩下,只有一個空蕩蕩的房屋,騰印頂着黑鍋臉走了出來,目光冷徹的盯着墨羽遠去的方向,急速的飛了過去,想要追上墨羽。

騰印一走,萬獸雖然知曉定然沒什麼好東西了,但依舊是擁擠的衝了進去,若不是宮殿極爲的結實,險些被被拆了帶走……

墨羽在一座大山深處與青荒幾人會合,幾人隱去了氣息,在暗中凝視着千丈外天空中的騰印,騰印太過強大了,竟是能夠短時間內尋到墨羽的大體方向,讓墨羽眼眸冷光近乎凝實。

“鳳族的人離開了獸域祕境,你們在殘破宮殿內發現了什麼?”墨羽微微笑着,背靠在石壁上悠閒自在的注視着天空。

嗡!

青荒取出了一副地圖,可卻是一份殘缺的地圖,上面標註出了半顆紅點亦是不完全,看着這幅殘缺的地圖,墨羽英氣的眉宇微蹙,突然神色驚訝的想起了什麼,瞳孔微微緊縮,從須彌戒中翻倒了半柱香的時間,一幅殘缺的地圖出現,墨羽將兩幅殘圖拼在一起,竟然驚人的相似着,中間的紅點恢復到了一半。

“這是一幅殘圖,而現在的我們擁有半張,這個地貌是屍山血海,這裏是殘破宮殿,難道是獸域祕境的地圖!”墨羽驚訝的說着。

青荒、慕容皓辰、呂柔三人亦是十分的驚訝,這幅地圖上記載了很多東西,而許多的地點連起來,竟是一條路線,這條路線直通紅點所在之處,也就說,要經過這些地點,放次啊能夠到達紅點的所在之處。

“這些地方如屍山血海、殘破宮殿只是第一、第二個地點,我們便是獲得了稀世珍寶,那麼接下來所要經過的地點雖然危險重重,但是卻必然有大機遇!”呂柔眨動着可愛的大眼睛流光溢彩,歡喜地說着,而墨羽送給他的光明衣袍已被呂柔傳上,外面在套上了一件袍子,竟是隱去了呂柔的一切氣息。 墨羽摩擦着下吧,仔細的看着這條路線上的每一個地點,這些地方都是極爲兇險之地,而想要達到紅點的位置,必然要經過此地,墨羽恍然明白了什麼。

“我好像明白了些什麼,一路如此艱險,紅點之處必然是有着什麼大凶或者大福,需要經過磨難方纔能夠得到!”墨羽淡然的說道。

青荒幾人神色一震,他們獲得半張地圖有兩條道路,而另一半地圖雖然不知道在何處,但卻是必然有着兩條通往了紅點的路線!

“我明白了,四條路線與四大霸族對應着,想來與他們有關,四大霸族每族應該掌控一條路線,當然這只是理論上的推測,目前來看,我們掌握了兩條道路。” 超時空醫館

衆人點了點頭,雖然覺得有些巧合,但卻是並沒有否認慕容皓辰的推測,墨羽敲打着地圖上的紅點,手指突然停了下來,停留在了一條路線上,正是另一條路,因爲有幾個地點被點被畫上了叉號,很明顯,這幾個地點應該是幾處危險之極的禁地!

幾人都沒有意見,只有經歷生死的磨礪,才能成長,越是危險之地伴隨的給予亦是越大,呂柔身穿的光明衣袍便是最好的例子,雖然不知排名與威力,但是可以確定的是這是一件極兵!

接下來的幾天中,騰印好像是吃定了這片山域,盤旋在高空中仔細的思索着,想要尋出墨羽等人,而墨羽幾人卻是微微一笑,盤坐在山洞內開始修煉,隱匿氣機,絲毫不去理會天空上的騰印。

“早晚有一天,我要去九陰騰蛇族走上一遭,千年的恩怨與現在恩怨,一併了除!”青荒冷冷的說着,幽冷的目光掃視着天際。

“不會太過遙遠的,靜下心來。”墨羽微微笑着,淡淡的說道。

三日後,天際上的騰印突然身體一震,面色陰沉快要滴出水來,雙拳緊握昂天怒吼,俯視着無盡的大山。

“墨羽,今日我暫且離開,來日定當將你生擒!”騰印憤怒的聲音貫穿天地,隨即化爲一道極光衝向了遠方而去。

墨羽揹負龍闕巨劍,凝視着騰印遠去的方向,急忙取出半張地圖,正是墨羽沒有選擇的那條,屍山血海開頭陣,九陰騰蛇族不知道去到了第幾處地點,看騰印的樣子很着急,想來九陰騰蛇族遇到了大難。

“青荒,天鳳族獲得了什麼,怎麼退走的那麼快?”墨羽突然想了起來,不解的問道。

青荒神色有些凝重,咬了咬嘴脣,開口說道:“傳說中的朱雀聖血,足足有着半斤之多,這個世界出了天鳳族,其餘的種族吸取了都沒用,所以讓他們都帶走了。”

墨羽笑着點了點頭,朱雀聖血只對自己的後裔天鳳族有用,這是血脈傳承,就算是神武之威亦不能化爲己用。

墨羽幾人起身,向着另一條路線疾行而去,這條路線極爲的隱祕,若不是以爲內有着殘圖,想要尋找這些地方,很是困難。


半日後,墨羽等人來到了這條路線的第一個凶地,千丈內佈滿了一個個的墳墓,有些墳墓早已經破碎,而有着少數的墳墓卻依舊是保持得很完整。


千丈內充斥着一種陰煞之氣,墨羽眉宇微皺的俯視着千丈內的大地,此處佈局乃是陰煞之局,大地下必有陰煞之脈,而足足近萬座墳墓深埋於此,充斥着妖異的感覺,很是詭異。

“小心,這些墳墓中必有一座墳墓下連通着陰煞之脈洞穴,而剩餘的墳墓在此必然是守護着那座主墳,你們爲我護法,我來佈陣以防後患。”墨羽神色凝重的說着,這纔是第一個地點,便是如此的恐怖。

墨羽從須彌戒中取出數百把劍,鋒利的匕首劃破手指,墨羽在每一柄劍上都滴上了鮮血,頓時間有了一種奇異的聯繫。

靜靜的盤坐在虛空之上,紫金光芒湮沒了墨羽的身軀,溢出的紫金光芒在虛空中以墨羽爲中心,演化出一道道的複雜紋落,遠遠看上去極爲的晦澀,青荒幾人遠遠觀望,慕容皓辰驚訝的注視着,眼神越發的激動。

“這是一種及爲驚人劍陣,但這拜把劍的材質卻是弱了一些,若是換上一些寶劍,威力定會徒增,此陣很是玄奧,我們慕容家族的護族劍陣與之比起來簡直就是小兒科!”慕容皓辰驚訝的說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