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靠著這筆巨款,巨斧冒險隊成功的換來了一本真正的黃階低級功法,也正是由於這本功法,使得巨斧冒險隊再度多出了三名真正的元武者。

也正是在這種誘人利益的驅使下,使得他們的野心進一步的膨脹開來,實力的提升沖昏了他們的頭腦,使得他們不再滿足於僅在落雪鎮附近獵殺妖獸,於是他們進一步深入了落雪山脈,準備故技重施,再獵殺一頭一階妖獸。

若是這次還能成功的話,那麼他們就可以按這個方法多來幾次,然後想辦法換一本好一些的功法,給他們冒險隊里唯一的寶貝靜欣修鍊,只要有了好的功法,他們相信,以靜欣的天賦,實力一定會有一個質的提升,或許未來能成就元師也說不定。

若是靜欣實力強大了,以後就有希望脫離冒險者的身份,進入一處不錯的宗門或者學院,未來能夠尋到一處好人家嫁了,從此告別每日處於生死邊緣的生活。

靜欣是巨斧冒險隊所有人心中的寶,為了能夠改變靜欣的未來,讓她不必再走他們的老路,他們也甘願進來冒險一次。

只是這一次,他們的運氣明顯不太好,雖然前邊的一切都進行的非常順利,但他們的陷阱卻並沒有吸引到他們想要的一階妖獸,反而引來了二階妖獸墨玉蟒。

望著墨玉蟒那豎瞳中戲謔的笑意,巨斧冒險隊眾人的心中都是湧上了一股悲哀。

「或許等它玩夠了,我們就會死了吧!」五人心中都是這般想著。

「不!」那為首一人-大喝一聲,「不要放棄,就算我們打不過他,也得給我逃幾個出去!」


… 「咻咻咻!」

接連幾支箭矢,夾雜著破風聲,呼嘯著沖著墨玉蟒而去。

「叮叮叮!」

箭矢撞在墨玉蟒的身上,卻只是發出叮叮的響聲,顯然,以靜欣那連元士都不到的實力,想要射穿墨玉蟒的鱗片,實在是太過艱難了。

「嘶嘶!」

吐了吐信子,墨玉蟒將射到身上的箭矢隨意的抖掉,眼神淡漠的看著面前的幾隻螻蟻,它已經不想再玩下去了。

墨玉蟒巨尾一甩,而後化作一道墨色的閃電,急速的沖了過去。

看到墨玉蟒突然認真起來,幾人心中都是一驚。

身為名副其實的二階妖獸,墨玉蟒的實力堪比人類武者中的元師強者,那氣勢實在太過駭人,再加上其嘴中鋒銳的毒牙,一下子令的靜欣有些驚慌起來。

「躲開,靜欣,快躲開!」看到墨玉蟒直衝靜欣而去,黑袍中年武者頓時冒出一頭冷汗,瘋狂大喊道。

那叫靜欣的女孩身著一身青色衣裙,容貌也算秀麗,其手中所拿的長弓,更為其平添了一分英武之氣。

此時的她,同樣是神色慌張,手中拿著的長弓,胡亂的向外放箭。

可墨玉蟒乃是擁有二階實力的強大妖獸,豈會在意這些不痛不癢的箭矢。

對於這個向自己不斷放冷箭的少女,墨玉蟒早就不爽了,雖然憑那少女的實力,根本無法對自己成任何傷害,但總是被箭矢打到身上,也不是什麼令人高興的事情。

這就好比是兩個大人在打架,而一旁卻有一個小孩不時的往自己身上扔石子,雖然傷不了自己,但還是會有些疼痛的,更何況來的不是石子,而是鋒銳的箭矢,墨玉蟒心中當然不爽了。

看到墨玉蟒向自己急衝過來,靜欣驚恐地要快速逃跑,可是卻被腳下的石頭一絆,整個人都跌了一個跟頭,回頭再一看,墨玉蟒已經張開了猙獰的大嘴衝到了她的跟前,以靜欣那連元士都不到的實力以及那無比柔弱的身軀,恐怕墨玉蟒輕輕一碰就能把她給撞死了。

看到墨玉蟒那猙獰的大嘴已經來到了自己的面前,靜欣竟是一下子呆立當場。

其他兩男一女三位中年武者也嚇得不知所措,他們根本來不及救人。

「靜欣!」黑袍中年武者痛苦焦急的大喊著。雖然他是七星元士,但面對完全發威的墨玉蟒,他實在是弱的太多了。


「噗嗤!」

就在靜欣即將被墨玉蟒吞入腹中的時候,一桿散發著濃濃毀滅之意的長槍陡然冒了出來,長槍之上,流轉著淡淡的銀藍色光芒。

墨玉蟒鱗甲雖然堅硬,可是依舊無法擋住長槍的鋒芒,長槍將墨玉蟒整個穿過,鋒銳的槍尖從其腹下露出,墨色的鮮血從其腹出汩汩的流出。

可惜長槍只是刺穿了墨玉蟒身上並不重要的肌肉上,在面臨生死危機之時,墨玉蟒的做出反應,強行扭轉身體,將要害避了開來。

「嘶!」

墨玉蟒痛苦的嘶吼了一聲,將碩大的蛇頭扭轉過來,它要看看,究竟是誰,竟然敢在這個時候偷襲偉大的墨玉蟒。

轉過頭來,一張看似人畜無害的英俊面龐出現在墨玉蟒的視線之中,看到這張和煦的面龐,墨玉蟒瞬間嚇尿了。

「怎麼會,他不是已經爆體而亡了嗎,怎麼可能好端端的出現在我的面前?」墨玉蟒那剛剛開啟靈智不久的大腦飛速的運轉著。

很快,它就得到了一個自認為合情合理的解釋:「詐屍!」

想到凌雲爆體之前所釋放出來的那股無比強大的能量風暴,墨玉蟒就是一陣膽寒,再聯想到他詐屍的可能,墨玉蟒頓時沒有了戀戰之心,只想著趕緊遠離這個恐怖的少年。

然而如今的凌雲,早已今非昔比,此時的他,不僅實力等級提升了不少,更是修習了強大的身法元技,以他現在的速度,根本不是區區一頭墨玉蟒可以相比的。

「噗嗤!」

凌雲腳步一動,身體化為一道幻影,瞬間到達了墨玉蟒的身體之上,緊接著,一柄黑色短刃從上方,如閃電般直接刺入了七寸之處,鮮血暴涌,黑色短刃將其身體完全貫穿,墨玉蟒不由痛苦的一樣顫抖了起來,鮮血大量的湧出,僅僅一會兒就不動了。

看著白衣少年乾淨利落的表現,黑袍中年武者,靜欣等人心臟都是劇烈的跳動著。

這少年年紀看上去不過十三四歲的樣子,其實力竟是如此的恐怖。

他們看著這位身著白衣的少年非常熟練地取出了墨玉蟒的妖晶,然後隨意擦拭了一下手上的鮮血,掉頭就要離開。

黑袍中年武者在四人中實力最強,也是最先回過神來的,立即高聲喊道:「這位少俠,請等一下。」

「恩?」凌雲腳步一頓,眉頭微微一皺,他可沒想過與這些冒險者有太多交集。

黑袍中年武者立即走了過來,感激道:「我是巨斧冒險隊的隊長,少俠叫我老黑就行,非常感謝少俠的幫助,如果不是你,恐怕靜欣就已經被那墨玉蟒給殺死了。」

那名叫靜欣的少女這個時候也跑了過來,她顯然還心有餘悸,喘息的胸脯不停起伏著,一雙清澈的雙眼卻是好奇的盯著凌雲道:「謝謝你救了我的性命,我叫靜欣,今年十四歲,是巨斧冒險隊的一名隊員。」

「沒關係,你們叫我凌雲好了。」凌雲擺了擺手,說道:「人與人之間本就應該互幫互助,尤其是在這妖獸橫行的落雪山脈里,只有這樣,才能活得更久。」

「少俠說的是。」老黑點了點頭,心中卻道:「看這少俠的年紀以及實力,多半是大家族出來歷練的弟子,對於這叢林法則認識還不夠透徹啊!」

凌雲淡漠地看著這一群人:「你們進入落雪山脈多久了?」

「第一天。」老黑無奈說道:「我們也沒想到,進入落雪山脈妖獸區第一天就遇到了二階妖獸墨玉蟒,真是太倒霉了。按照以往的經驗,這裡是處於凶獸區與妖獸區接壤的地帶,只有一些一階妖獸和一些低級的凶獸,以我們巨斧冒險隊的實力,應該沒太大危險的。」

凌雲搖了搖頭,道:「說實話,以你們冒險隊的實力,實在不應該深入落雪山脈,在這妖獸區,隨便蹦出一頭妖獸,都能讓你們喝上一壺,這次算你們運氣好,遇上了我,負責你們幾個恐怕都得交代在這。」

「所以說,為了你們的安全著想,要麼等實力變強了再來妖獸區獵殺妖獸,要麼就會凶獸區安穩一點獵殺凶獸,雖然收入少上一點,但勝在安全。」

「冒險者過的雖然都是在刀口上舔血的日子,但也不能為了錢就不要命了吧,所以以後還是盡量不要到妖獸區來了。」

老黑立即恭敬地對凌雲說道:「少俠,我們也是第一次到妖獸區來,以往也只是道聽途說,僅僅知道個大概,沒想到這裡竟然這麼危險,希望少俠能夠好人做到底,幫助我們離開這妖獸區。」

凌雲眉頭一皺,看到靜欣那可憐兮兮的表情,不禁想起了同為冒險者的風鈴,心中不禁一軟,說道:「那好吧,我也是順道出去看個朋友,就帶著你們一程。不過在回去的路途上如果遇到妖獸,我也只能保證盡量幫忙,如果你們誰被殺了,我也沒辦法。」

老黑大喜道:「少俠能夠幫我們,我們就非常感激了,若是真的有人遭遇了不幸,那也只能說他命該如此,怪不得別人。」

凌雲點了點頭,道:「既是如此,那就跟我走吧。」說著,凌雲一馬當先,走在最前面,老黑等人立即跟著凌雲,在凌雲的保護下,向著落雪鎮的方向走去。

「對了,不知少俠是去尋哪位朋友,我巨斧冒險隊雖然實力不強,可也在這落雪鎮生存了好些年頭了,這裡的人物,我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在回落雪鎮的途中,老黑出生問道。

凌雲想了想,自己並不知道疾風冒險隊的住處所在,要是出去了,還是需要發射信號彈統治風鈴,然後讓她來接自己,而風鈴也是冒險者中的一員,老黑作為常年居住在落雪鎮中的老牌冒險者,或許知道疾風冒險隊的住處所在,到時候還能給她一個驚喜。

想到這,凌雲笑了笑說道:「不知道黑叔有沒有聽說過疾風冒險隊這個名字?」

「疾風冒險隊?」聽到這個名字,老黑神色先是一怔,腳步頓住,錯愕的看著凌雲。

「呵呵,沒聽過也沒關係,等到了地方我自有辦法通知他們。」看到老黑錯愕的表情,凌雲還以為疾風冒險隊規模太小,所以他們沒有聽過疾風冒險隊的名字。

獃獃的望了凌雲一眼,老黑咽了口唾沫,聲音乾澀的說道:「冒昧的問一句,少俠與著疾風冒險隊是什麼關係?」


「怎麼了,難道他們出事了?」看到老黑等人奇怪的神色,凌雲也是察覺到了一絲不尋常,趕忙問道。

老黑道:「少俠有所不知,那疾風冒險隊,早在一個月以前,便被猛虎冒險隊徹底滅掉了,疾風冒險隊上下十餘人,全都被虐殺,無一倖免。」

「什麼?!」聽到這話,凌雲的雙眼瞬間紅了起來。

… 「怎麼會這樣?」凌雲瞳孔泛紅,臉色大變,身體瞬間軟了下來,心更是一顫。

想起那雙清澈明亮的眸子,凌雲的心就不住的顫抖著,當初他們,不是說好了再見的嗎?

「疾風冒險隊的根據地可還在?」凌雲連忙問道。

「還在。」老黑點頭道,「疾風冒險隊並不是什麼大型的冒險隊,與我們巨斧冒險隊相仿,隊里財產並不算多,因此他們的住所也不過是一處庭院而已,這樣的地方,猛虎冒險隊根本看不上眼,因此倒是沒有將其佔領毀壞。」

「只不過自從疾風冒險隊被全滅之後,他們的庭院也就空了出來,現在不知道是不是已經被其他的冒險隊買下了。」

「全滅?」凌雲心都揪起來了「你可知道風鈴?」凌雲急切的問道,「疾風冒險隊有一個叫風鈴的少女,年紀和靜欣相仿,應該是他們隊長的女兒。」

聽到此話,靜欣趕忙答道:「我知道,我巨斧冒險隊和疾風冒險隊都屬於同一層次的冒險隊,平時也有不少來往,所以風鈴也是我非常要好的朋友。」

「那風鈴呢,她有沒有死,你和她這麼熟,一定知道的對不對?」凌雲目光陡然扭轉過來,發紅的眼睛直直的望著靜欣,面色顯得有些猙獰。

靜欣瞳孔也是微微泛紅,流露出無盡的傷感之意,道:「我不知道,靜欣已經被他們抓取一個月了,這一個月來她音信全無,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風鈴怎麼會被抓的?」凌雲死死的盯著靜欣。

靜欣抽泣著道:「事情發生在一個月之前,當時疾風冒險隊正進山獵獸,途中卻碰見了進山獵殺妖獸的猛虎冒險隊。」

「當時的疾風冒險隊不知道是撞到了什麼狗屎運,竟然讓他們遇到了一頭重傷垂死的一階妖獸,而疾風冒險隊的隊長風烈,同樣也是一名元士修為的強者,雖說不敢單獨獵殺妖獸,但這頭妖獸都已經重傷垂死了,風烈斷然不可能放過這次機會。」

凌雲平復下胸中的氣息,點了點頭。面對這樣千載難逢的好機會,那風烈只要不傻,肯定不會放過的。像這巨斧冒險隊,就是因為成功獵殺到了一頭一階妖獸,這才成功換來了一本黃階低級的功法,從而使得另外三人突破到元士之境,隊伍實力大大提升。

隊伍實力提升了,他們就可以去獵殺真正的妖獸,然後換取更強的功法,躋身成為大型的冒險隊,隊員們的生活水平也會大大提高。而如今一頭即將死亡的妖獸擺在風烈他們面前,他們只需要輕輕動一動手,便可以輕輕鬆鬆的擁有這一切,他們自然是選擇動手。

靜欣哭道:「可是他們沒想到,這次的好運氣,最後卻是變成了他們的噩夢。」

「在他們將那頭妖獸徹底殺死的時候,猛虎冒險隊的少隊長樊岳,卻是帶著一干人馬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硬說這頭妖獸乃是他們猛虎冒險隊跟蹤許久的目標,如今好不容易將它重傷,一時不察讓它逃到了這裡,所以要求疾風冒險隊的眾人將之歸還。」

「可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那猛虎冒險隊也是剛剛進入落雪山脈而已,怎麼可能重傷這頭原本位於落雪山脈深處的妖獸,只是猛虎冒險隊家大業大,實力雄厚無比,縱使知道他們是為了搶奪戰果,疾風冒險隊也根本不敢得罪他們,只能打碎牙齒往肚子里咽。」

聽到這話,凌雲心中也是怒氣上涌。

這猛虎冒險隊他是知道了,實力非常不一般,甚至不會比凌家堡弱,他們原本只是清月王國的一個普通冒險隊而已,但由於其祖上在獵殺妖獸是獲得一些機緣,又善於經營,最終成長為一個以冒險隊起家的強大家族。


因為猛虎冒險隊是從一個普通的冒險隊發展成為清月王國的三大家族之一,所以在冒險隊這個圈子裡一直備受推崇,不少冒險隊都視他們為偶像,並向著他們的成就努力著。

而由於他們是以冒險隊起家的,故此家族中人-大多驍勇好戰,只是沒想到他們家族這麼大的基業,竟然還會看上這麼一頭普通的一階妖獸,和疾風冒險隊這種生活在最底層的冒險隊爭搶機緣,實在是有些自降身份了。

靜欣嗚咽著說道:「那猛虎冒險隊自己是由冒險隊起家的,定然也害怕有別的冒險隊效仿他們,影響了他們的地位,故此才處處打壓其他的冒險隊。」

「而且風鈴天賦過人,雖然年紀不大,但卻早已達到了煉體九重之境,只要能夠得到一份好的功法,她就可以順理成章的突破元士了。」

「猛虎冒險隊當然不希望看到這樣的天才出世,影響到他們的地位,故此即便是一頭普通的妖獸,他們也不願意留給風鈴他們。」

凌雲問道:「如果只是這樣的話,那風鈴他們將妖獸給他們就好了,又怎麼會被滅掉呢,難道那猛虎冒險隊為了打壓其他冒險隊,竟然如此喪心病狂?」

靜欣搖了搖頭,道:「事情還是出現在那頭妖獸身上。面對猛虎冒險隊的威勢,風鈴他們根本不敢有任何的抵抗,雖然心中不甘,但還是將妖**了出去。」

「可是那猛虎冒險隊明顯是想生起事端,他們的少隊長樊岳接過妖獸檢查了一番后,立刻翻臉,聲稱妖獸的妖晶被風鈴他們私吞了,可是他們才剛剛將妖獸殺死,還沒來得及探查,樊岳等人便來到了他們跟前,怎麼可能有機會私吞妖晶呢?」

「所以,他們就把疾風冒險隊滅掉了?」凌雲雙眼眯起,微眯的眼眸中,有著一道寒意閃過。

「不。」靜欣搖了搖頭,說道:「那樊岳說妖晶被風鈴他們私吞了,非讓他們交出來,如若不然便要將他們全部滅殺,可風鈴他們根本就沒有拿,而以他們冒險隊的實力,也根本沒有妖晶儲備,縱使想自掏腰包化解此局,都是有心無力。」

凌雲心中一寒。

「看到疾風冒險隊的幾人都是面色難看,樊岳卻笑著提出了一個辦法。」

「是什麼。」凌雲問道。

靜欣道:「他說不歸還妖晶也可以,但是必須拿風鈴抵債,可誰都知道,那樊岳荒淫無度,風鈴一去,必然是羊入虎口。」

「風鈴在疾風冒險隊里,那就是他們的小公主,別的事情可以答應,但這件事情,他們堅決不妥協,即便是知道這樣會得罪猛虎冒險隊,他們依然義無反顧。」

接下來的事情,不用聽,凌雲也知道發生了什麼,疾風冒險隊不願妥協,引出了樊岳的殺意,最後將疾風冒險隊整個滅掉,至於風鈴,或許被他給抓走了吧。

凌雲深吸一口氣,心中充滿了擔心和不安。

距離風鈴被抓走已經一個月了吧,一個月啊,什麼都有可能發生,風鈴恐怕真的凶多吉少啊!

凌雲恨啊,自己出了天陣府之後,為什麼不去找她,反而要留在落雪山脈中修鍊一個月,如果自己出了天陣府之後就去見她,以自己凌家堡之人的身份,或許就能挽救他們團滅的事實了。

「一定,一定不要死啊!」凌雲咬了咬牙,低喝一聲:「帶我去疾風冒險隊的根據地!」

凌雲心急如焚,猶記得在自己剛來了落雪山脈時,她看向自己的那清澈善良的眼神以及活潑開朗的話語。

「你好,疾風冒險隊,風鈴。」

「不如這樣,你到我們疾風冒險隊來吧,我們疾風冒險隊在這一帶還是有些名氣的,到時候,我會罩著你的。另外,偷偷告訴你,我父親可是疾風冒險隊的隊長,而且還是一位真正的元武者,加入我們疾風冒險隊,保管一般的凶獸進不了你的身。」

這是我疾風冒險隊特有的信號彈,你拿著,我不管你有什麼依仗,但若是你遇見危險,就發射這枚信號彈,到時我一定會想辦法去幫你的。」

回想起風鈴那熱情開朗的性格以及關切的話語,凌雲的心中就有著一陣暖流湧出。

「不會的,一定不會的,她那麼善良,怎麼會死呢?」凌雲心急如焚。

在凌雲焦慮的心情中,他們很快便回到了落雪鎮里,抵達了疾風冒險隊經常落腳的庭院。

「去那邊。」走進庭院,凌雲指著遠處,只見遠處正有著數名穿著普通衣衫的中年武者,正揮著斧頭砍伐著一些枯敗的木材,應該是要準備做飯使用。

「什麼人,膽敢強闖我鐵鎚冒險隊的地盤?」看到有人闖入,正在砍伐木材的幾位中年武者趕忙放下手中的木材,拎著斧頭跑了過來。

人群之中,一位看似領頭模樣的中年武者穿過眾人,走了出來,定睛一看,笑道:「哦,我當是誰呢,原來是巨斧冒險隊的大老黑啊,稀客稀客,不知來我鐵鎚冒險隊有何要事啊?」

「這怎麼成你們的地盤了?」凌雲抬起頭來,冷冷的盯著面前的中年武者。

「喲,這位小兄弟看著很面生啊,說話還挺沖的。」聽到此話,中年武者也是眯了眯眼睛,說道:「你也不去外邊打聽打聽,這處庭院早在一個月前就已經歸我鐵鎚冒險隊所有了,我說大老黑,你不會是看上這裡,帶人來砸場子的吧?」

「少廢話。」凌雲盯著中年武者,冷冷的說道,「我問你,疾風冒險隊的風鈴原本住在這處庭院里,現在她人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