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靠!”

“草!”

“尼瑪……”

屋子裏一羣人都爆起了粗口了,我甚至都情不自禁的站了起來。

之前在陸家村的時候周濤便已經跟我們科普過了,他們那種級別的太陰司司座,全國足足有一千多個,但是閻王卻只有十八個!

再上面的判官,黑白雙煞,牛頭馬面卻是五帝之下的標配,五方鬼帝都有六位這樣的手下,他們並沒有職稱,但是因爲是鬼帝身邊的人,所以地位還是隱隱凌駕於閻王之上的。

可是,這十八閻王卻也已經是五方鬼帝之下最高級別的太陰司人了!

那能跟十八閻王之一的伊罡一起送來的信,其背後的主人又是什麼人呢? 最後,署名爲黑美玉,一個有點奇葩的名字,信的後面還附帶了一個清晰的脣印,從這個漂亮的脣印之上,我們可以輕易的看得出來,這個黑美玉顯然是一個女人,只是,她到底是什麼人呢?居然會給我寫祝賀信。

問了問其他的人,也都沒有人知道這黑美玉是誰。 重生影后,我超甜 正準備給蕭雨塵打他電話讓他問問他師父呢,突然,外面響起一道巨大的聲音。

“龍虎山掌門人徐建平帶領龍虎山使者團,前來拜訪大陰司!”

聲音如同滾雷一般,在整片茅山地區隆隆響動,可見來人功力之高,絕對是已經到達了三境的人。否則絕對做不到如此恐怖的聲浪傳出。

茅山上下頓時一片譁然,別的宗門都是派了一個兩個實力人物過來道喜,可是這龍虎山的掌門居然直接帶着人過來了,這是何居心?

是祝賀?還是挑場子?

留在龍虎山上的那些小宗門弟子都興奮了起來,一股腦兒的涌向了山前看熱鬧。

我們同樣的驚愣住了。同樣想不通爲什麼龍虎山的掌門徐建平會親自前來,不過不管原因是什麼,我們都必須要出去迎接的,這是最其本的禮儀吧。

可是我前腳剛剛跨出門檻,突然,另一道聲音響了起來,這是一道女聲,很清脆,也很響亮。

“崑崙代掌門洛可可率崑崙使者團前來恭賀大陰司成立,恭賀陸宗主開宗立派!”

洛可可,崑崙山代掌門。是崑崙掌門趙正海數年前閉關修行時選出來的代掌門,據說是一個年輕的女子,而且還長得特別的漂亮,是崑崙山那些普通弟子的女神。只是,這洛可可很少露面,沒想到這一次居然會出現在這種場合!

那些小宗門的人更是激動興奮了,兩大宗門集體聯決拜訪,這可是聞所未聞的事情啊,不得不說,這一次,不論是崑崙山還是龍虎山,都是給足了大陰司的面子的!

然而,事情還沒有完,在大家都以爲事情已經完了的時候,第三個聲音,突然而然的響了起來,而且這個聲音我們大陰司的人都還很熟!

“茅山掌門董天宇,帶領茅山上下,前來拜訪大陰司,恭賀陸宗立開宗立派!”

“譁!”茅山上下炸了鍋了,所有的人都驚到了不能自己的地步了!

誰來了?董天宇!!!

茅山掌門人董天宇,帶着碩果僅存的那些茅山長老團們再次出現了嗎?

祝賀大陰司?祝賀陸宗主開宗立派?

這樣的話從董天宇的嘴裏說出來,哪怕是個人都聽得出來這話裏的酸意是有多濃啊!

也是啊,大陰司可是建立在茅山派的滅派的基礎上的啊,現在大陰司的這一切,可都是從茅山身上搶過來的!

但是,一些知道事情的前因後果的人卻是冷笑連連,因爲誰都知道這一切其實只不過都是茅山的咎由自取,如果不是他們亂打人家陸紅伊的主意,如果不是他們茅山派欺人太甚,甚至把人家的名號硬生生的弄成了千古人屠,又怎麼會遭到如此橫禍呢?

不過不管因果爲何,總之,現在的大陰司跟茅山可以說是完全不死不休的了,而且今天茅山帶着崑崙山與龍虎山殺上門來,那麼跟大陰司之間絕對不會真的只是祝賀那麼簡單的了,至於後面會怎麼樣,這就讓人猜不透了,那些喜歡熱鬧的人卻是激動得滿心都沸騰了起來,如果能夠看到現在的四個大宗派火拼的話……

我們一羣人更是陰沉起了臉來,站在高處,看着山下慢慢靠近的三宗來人,大家的心情都很複雜。

“來者不善啊!”就算是最嘻哈的張梓健都看得出來,今天的這三大宗門絕對是來者不善的!

“管他是什麼來路,大不了,就是與三宗一起做對嘛,惹毛了老子,我他媽非得去把崑崙山跟龍虎山一起砸了不可!”八面漢戒現在可是還有六面的啊,我認爲,不論是崑崙山還是龍虎山,分別受了三劍大血字劍之後還能安然無恙的!

“走,下去看看!”一行人沒有遲疑,下面迎接去了。他估投弟。

山下面,三宗的人都在原本寫着茅山,現在寫着太陰司的巨大牌坊下停了下來,牌坊前面那三十幾顆腦袋顯得無比的猙獰,董天宇站在最中間,一一注視着那一顆顆熟悉的腦袋,鋼牙咬得嘎嘎作響,他的身邊,那十幾名在外面執行任務的長老全部被他找了回來,還有一羣義憤填膺的茅山弟子,聲勢人數上,到時跟其他兩宗沒有什麼區別。

尤其是當雲振海與那個劉師奇站在一起的時候,就算是龍虎山跟崑崙山的人也不由得爲之側目了。

茅山是毀了,但是最頂級的高手還在,這就是董天宇他們現在最大的底氣!

那劉師奇長得很普通平凡,看上去只有四十多歲的樣子,但是實際上他的歲數卻是隻比雲振海小不了多少的。

旁邊,崑崙山的代掌門洛小小戴着一襲斗篷面紗,讓人看不到她的真實面貌,但是從四周頻頻投向她的視線也可以看得出來,她的美貌絕對是超神級的。

另一邊,龍虎山的人也在掌門徐建平的帶領下望着那些高高掛起來的人頭。

徐建平的長得很英武,有點像金城武的模樣,只是要比金城武大了一圈,卻有着一種更加沉穩的感覺,他身後揹着一把巨劍,劍長足足有兩米,哪怕是身高有一米九的徐建平揹着,這劍也得往上聳出去好多它纔不會拖到地上,只是,不知道這麼長的劍他用的是候要怎麼拔出來啊?

我們遠遠的走下來的時候便看到了三宗的人在瞻仰着這些人的儀容,儘管知道對方肯定是來者不善的,這時候,我還是高聲笑了起來。

撩夫成癮:總裁束手就寢 “哈哈哈,友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諸位遠到而來,直叫我大陰司上下蓬蓽生輝啊!”電視上學來的一套說詞,我說得有點想吐,實在是太虛僞了,但是這種場合,卻是無比的應景的。

“哈哈,哪裏哪裏,我等不請自來,卻是大陰司上下受驚了。”那個叫洛可可的崑崙代掌門俏聲聲的說話。

“你才受精,你全家全小區都受精了!”當然這樣的話我是不會說出口的,但也沒再理她,看着董天宇,似笑非笑的問她:“董掌門,我這些裝飾怎麼樣?有沒有很威武?”

“我草尼瑪……”茅山人羣裏,當即便有人大聲的怒罵了起來。

“嗖。”一顆石彈從角落裏打了出來,瞬間擊中了這人的嘴巴,把他的嘴巴都給打爛了,牙?崩碎了,慘叫聲驚起。

“董掌門,還請你管好你的手下,這裏可不是你們茅山派的自家後院,就算是狗,也不準隨意攀咬!”

銳氣四射!霸氣從生!

三大宗門的人看着我都是眉眶直跳,誰也不曾想到,他們三宗同來,原本是想要給我一個下馬威的,但是還沒有等他們出招,便已經被我給了一個活生生的下馬威!

太小看我們的實力了,也太小看我們的膽氣了,這一刻,三宗高手都收斂起了之前的輕視之心,眼神開始變得冷靜了起來。 “陸宗主,雖然你我是敵對之人,但是這些人已經死了,你再割他們腦袋已屬於不義了,現在更是將他們的頭掛出來。這是不仁,難道你想讓人知道你是一個不仁不義之人嗎?”董天宇在努力的壓制着他自己的怒火,剛剛石嘰子的突然出擊打碎了他的一名手下的嘴他沒話說,因爲的確是那名手下太過放肆了,這種場合哪裏有他說話的份兒?

可是我問他的話卻是被他認定成了咄咄逼人了,對此,我只能冷笑以對。

“怎麼,難道我還要對敵人仁義嗎?董宗主,你媽沒教過你,對敵人的仁慈便是對自己的殘忍嗎?這些王八蛋險些害得我家破人亡,害得我女兒被關進狗籠子裏餵養,如今他們被如此對待也是他們罪有應得!”

董天宇也冷哼起來:“哼,你也說了,險些讓你家破人亡而已!實際上你並沒有家破人亡啊!”

董天宇說完貌似挺有道理的話之後。就連崑崙山跟龍虎山的人都不由得衝他投去了鄙夷的目光。

我更是呵呵冷笑了起來,連話都不想跟他多說了,真的,跟傻逼說話真的浪費時間,這就跟那個扯蛋的傻逼新聞似的,受害人被強爆了之後,反抗意外打死了強姦犯還他媽就成了防衛過當要判刑十幾年……所以。我不跟傻逼講話了。

衝着徐建平與洛可可點了點頭,我平靜的道:“諸位的好意我已經心領了,只是不知道你們還有別的什麼目的?我是個爽快人,不喜歡墨跡,有什麼就說什麼吧。”

真的不想再跟董天宇扯皮下去了。有什麼招就使出來,老子接着!

“陸宗主真是快人快語,那我們也就不再拐彎抹角了,我們這次來的主要目的除了恭喜大陰司成立之外,還有一件事,便是驗證陸宗主的大陰司是否有資格在這裏成立!”說話的是徐建平。

我愣了一下,冷冷的問他:“什麼意思?”草尼瑪的,我是否有資格在這裏成立大陰司還需要你們來驗證?你們算個什麼狗屁東西?

“意思很簡單,這也是一個慣例,既然你想要成爲與我們三宗並例的大宗派,那麼就必須要接受我們的考驗。這是歷來已久的規矩。”董天宇接過了話頭。

“哦?這麼扯蛋的規矩我怎麼聞所未聞呢?不會是諸位臨時想出來坑爹的吧?”既然他們來者不善,那我就沒必要與他們虛僞客氣了,值得我虛僞的人,那至少也是對我有所善意的人才行。如果我還對這種對我們不懷好意的人虛與委蛇,那我他媽自己也會看不起自己的。

“這是我們三大宗派共同立下來的規矩,已經幾十年了。”洛可可也說話了,三大掌門同時開了口,這也就是說真的是有這個規矩?或者說,是他們已經達成了一個什麼協議,這是共同來向我等發難來了。

“狗屁!”張梓健在後面叫了起來,他的脾氣火爆,忍受不住這種氣:“如果說已經有幾十年的規矩,那我們怎麼從來都沒聽說過?”

“那隻不過是你孤陋寡聞!”董天宇冷冷的迴應張梓健:“另外,你算什麼東西?我們四大宗主掌門說話,有你插嘴的份?陸宗主,剛剛我的手下插嘴就被你打爆了嘴,這回我便也教訓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吧!”

“你他媽動他一下試試!”我站前一步,冷笑連連,周身氣勢外放,一幅隨時都準備出手殺人的模樣!

董天宇臉色一臉,憋成了紅色,他很想要動手的,但是看着我像是不經意間的轉動着指間的八面漢戒時,他的話卻硬生生的窩囊的吞回了肚皮裏。

如果不是之前看到過我出手,知道我的大血字劍威力有多大,憑他董天宇掌掌茅山掌門人,是無論如何都會如此窩囊的,被我嗆聲之後居然屁都不敢放一個了……那天我一劍把雲振海給慣穿成兩瓣的模樣實在是給他留下了太深的印象了,他很沒面子的縮卵了。

“陸宗主!話不能這樣講,我們彼此身份地位不一樣,說什麼都是自由,但是普通的手下如何能免插嘴呢? 靳少的祕密愛妻 如若我崑崙的弟子敢如此放肆,你就算是幫我打死他,我也不會說半個不字的。”洛可可發難了。

“正是!陸宗主這位手下的確放肆!該殺!”徐健平一出聲,更是定義了張梓健的生死!

張梓健臉色蒼白,三位宗主的氣勢還不是他可以抗衡的,一想到因爲他而同時得罪了三宗,張梓健的心裏就砰砰直跳的亂打?。

“呵呵,你們是覺得他身份低微,不配與你們講話啊?那你們早說啊!”我回身把張梓健扯了出來,笑眯眯的道:“那我陸寧一現在就當着所有人的面兒宣佈,我,把大陰司宗主的位置傳給了張梓健!現在,他就是大陰司第二任宗主了!好了,梓健,現在你跟他們的地平是平起平坐的了,介紹一下自己,然後跟大家說點什麼吧!”

我的話,讓對面三宗的人都集體懵逼了,每一個人都像是吃了十隻癩蛤蟆一樣不敢相信的看着我們。

那可是宗主之位啊,我居然當着這麼多人的面直接交了出來,到了我們這種層次的人,基本上都是字字千金的了,一口唾沫一個釘子,說讓出了宗主之位,那便真的讓了!

可是,如此輕鬆簡單,簡直像是在過家家一樣啊。

張梓健的眼神也是感動得不得了,我看他都差點哭了,趕緊給他使了個眼神,叫他趕緊說話。

張梓健重重的握了我的手一下,然後回頭,義氣風發的衝着全場大吼起來:“大家好,我是張梓健,我是大陰司的第二任宗主!”

我給大家使了個眼色,然後帶領大家同時半跪在地,大聲的吼道:“見過宗主大人。”

董天宇等人也懵逼了,而張梓健則是滿意的衝我們揮了揮手示意我們起來,然後看着眼前的三宗宗主,得意非凡的道:“我說……”他刻意把聲音拖得很長,讓人都忍不住注意到他想要說什麼了:“我說啊,你們都是一羣傻逼,咦,幹嘛用這種苦大仇深的表情看着我?不是洛掌門說的,咱們四位宗主地位平等,想說什麼都是自由隨便的嗎?對不起,我的素質不高,覺悟到是挺好,所以說了一句實話,如果有什麼得罪大家的地方……你們他媽的來打我呀!”

“噗哈哈哈哈……”我們在人羣裏再也忍不住了,爆發出了一陣鬨堂大笑,就連對方三宗的人也都有些忍俊不禁笑起來的。

洛可可他們的臉色無比的難看,張梓健卻是不管他們,突然哎呀哎呀的叫了起來:“哎呀呀,我覺得當這宗主還真沒個什麼意思,算了,我決定,把大陰司的宗主之位讓出來,就讓予陸寧一好了,現在,你就是第三任大陰司宗主了!”

張梓健像模像樣的拍了拍我,其他的人更是配合的半跪在地,再叫了一聲見過宗主大人。

“陸宗主,這樣有意思嗎?”洛可可的聲音是壓抑不住的憤怒。

“怎麼?覺得我在戲耍你們嗎?呵呵,抱歉,我並不是很空,我只是見不得我的兄弟受人欺負,你們不是要他有地位嗎?只要我有的,便是他的,記住了,我的這些人都他媽是我的兄弟,不是我的奴隸,你們敢打他們的主意,那就別怪我翻臉無情!”他臺反圾。

這句話,擲地有聲,張梓健,陳曉威,張德卿,莫家六兄弟,劉旭等人全部都擡起頭,挺直了腰,覺得無比的自豪了。 憤怒的表情在三宗所有人的臉上輪翻上演着,可是我越是囂張,卻越是讓三宗的人剋制了起來,他們雖然憤怒,但是卻都沒有一個人再敢在這個問題上與我糾纏。

洛可可。徐建平,董天宇三個人彼此對視了一眼後,徐建平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開口道:“不論如何,三宗的考驗卻是少不了的,這件事情上我們並沒有騙你,任何一個有資格成爲並例三宗的人都必須要接受考驗,這是慣例,至於那些沒有上位的,那並不是因爲我們沒有考驗,而是他們並沒有能經過考驗罷了!”

“規矩是你們定的?哦,我明白了,只不過是一個派出異已的好辦法而已,是怕再有宗門站起來把你們三宗壓了下去吧?”

被我拆穿了這個目的之後。三宗的人並沒有露出羞愧,反而是都覺得理所當然,我也就明白了,想要成爲統領階層的厲害人物,首先,就必須要臉皮厚才行!

“如果不接受考驗會怎麼樣?”我身邊,張德卿問了一個比較關鍵的問題。

這下子三宗的人都沒有誰會再去指責他的地位不夠之類的。洛可可平靜的笑道:“如果不接受三宗考驗,那便只能迎接三宗的怒火了!我想,你們不會想要與我們三宗同時爲敵的吧!”

“草,敢威脅我?”我的怒火騰的一下便冒了出來,這些狗屁傢伙把一件不要臉的事情都能說得這麼的理直氣壯。簡直太他媽不要臉了。

張德卿在後面拉住了我,劉旭他們也趕緊叫我不要衝動。

我被拉了回去,幾位高層進行了短暫的會晤。

“很顯然,這是董天宇聯合崑崙山跟龍虎山搞的一次針對性的活動。”張德卿肯定的道。

“那他們怎麼不乾脆直接跟我們翻臉開打?”張梓健翻着白眼問道。

“嘿嘿,這就是我們的牛逼之處了,我不知道董天宇是怎麼在崑崙山跟龍虎山挑釁的,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洛可可跟徐建平都不傻,我們可以搞翻茅山,把三十幾位長老的人頭掛出來,這就說明了我們的實力。跟我們硬碰硬想要吃掉我們,哪怕是三宗聯手他們也沒有那幅好牙口,不過更關鍵的還是他們捨不得拿自己的家本來跟我們硬拼,而且還只是爲了董天宇來跟我們硬拼。這不划算啊。”

張德卿的這個分析我們都點頭表示贊同了,我猜也是這樣的。

“這董天宇跟雲振海當初放走了果然是個大後患啊,如果當時他們兩個都被一半搞死了的話,那麼哪裏還會有這麼多破事兒啊,草,失誤啊……”我懊惱不已的錘了錘大腿,不過我也知道,當時的那種情況實在是沒有辦法啊,他們畢境是茅山第一長老跟茅山掌門,兩個人使勁了手段才從我的手底下逃得了一命,只這一點兒就足夠我偷樂好一陣子了,沒殺掉他們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

“嘿嘿,答應他們吧,看看他們有什麼手段,說真的,現在我還真不怵他們,畢竟崑崙跟龍虎山是不可能出全力的,茅山的話,就只有一個劉師奇棘手一點,哼,我還就他媽不信他能擋下我六道血字劍!”我咬了咬,終於做了決定,畢竟如果不答應的話,逼急了他們還不知道會有什麼鬼點子出來呢。

其他的大家見我意已決,也都點頭答應了。

再次回到三宗面前,他們顯然也剛剛開了一個短會,見我們走了過來便又站定不動了。

“既然是諸位早已經定好的規矩,那我們遵守便是,不過我要先了解一下檢驗規矩。”

“單兵對戰!五局三勝,只要你們能贏得掉我們三宗三局,那麼這茅山便是你們的了!”董天宇迫不及待的道。

“去你媽的,這茅山本來就是老子的戰利品,拿老子的東西來跟老子當賭注,你他媽的臉呢?”我毫不客氣的罵着董天宇,董天宇的臉色青一陣白一陣,卻不敢還嘴。

一來,他是真的理虧啊,茅山本來就是屬於我們大陰司的了,他還拿這個來跟我們做條件,這簡直是太不要臉了。

二來呢,就是他現在是真的忌憚我了。

“陸宗主女兒紅伊身上所中九轉黑金丹是吧?想必第二轉的人靈你們已經拿到手了,但是第三轉的葵心呢?我崑崙派就拿葵心來賭。”洛可可揚了揚手裏的一塊小小的紅色之物說道。

我的心猛的跳了跳,僅是這一個條件,我便無法拒絕了啊。

紅伊的毒性雖然被武則天壓制了三年,但是三年之後呢,還不是得靠九轉的解物才能活命,這三轉的葵心我們之前一點兒線索都沒有,現在沒想到居然被洛可可拿出來當成了交換條件!

“這是正一道失傳已久的排名第五的絕學《道三式》原本,我龍虎山拿來賭了。”徐建平也拋出來了一個我們無法拒絕的條件,一本古樸的書本漂浮在半空之中輕輕翻動着,劉旭激動得差點跳了起來,突然,他身體一僵,然後垂下了手去盤膝坐了下來,他的頭頂上,一道金光閃爍了起來,那個把靈識封印在劉旭體內的老人,劉旭的師父陳觀海老人的靈魂再一次的飄了出來,他盯着那漂浮在半空之中的《道三式》,周身金芒大盛。

良久,他長長的嘆了一息,道:“大善!”

緊接着,陳觀海身影逐漸化爲了一道道金光,再一次的鑽進了劉旭的腦袋裏,只不過這一次卻再也沒有了靈識封印,那一道道金光就像是閃電一般遊竄在劉旭的周身,足足持續了兩分多鐘方纔停下,金色閃電鑽進了劉旭的四肢百骸,最終消失不見了。

劉旭卻沒有站起來,軟軟的倒下了,旁邊的張梓健趕緊撫住他,喬沫沫激動萬分的跟了過去,走的時候她激動在我耳邊道:“炫死了,這可是靈識入體啊,他師父陳觀海把全身的記憶與大半的力量都留給了他了!屌爆了啊,這下子劉旭要翻身農奴把歌唱了……”

我聽得呆了,直到喬沫沫走了好久,我老傻笑着看向了董天宇:“你呢,拿什麼來賭?”

“我……我茅山派的東西都在這裏,全部都被你得了,我,我也拿不出什麼讓你看得上眼的東西了。”

我嘿嘿笑了起來:“那對不起了,既然你們出不起讓我心動的東西,那就怪不得我不跟你們機會一展你們的規矩了,請回吧大家。”我趕着回去想要看看劉旭現在怎麼樣了呢,得了他師父的武力,肯定牛逼得要死啊。他臺私劃。

我不由得想起了當初在江東的時候,他師父只不過是從他體內出來一下,連動都動不了的陳觀海,便硬生生的憑藉着高深的武學將兩位雲振龍他們差點打成了傻逼,如果不是雲振龍他們耍詐的話,誰勝誰負還完全不知道呢。

“慢着,我雖然沒有了東西拿出來打賭,但是,我有一樣東西你肯定感興趣!”

“什麼玩意兒?”我有點好奇了,什麼東西能讓董天宇如此的有自信呢?

說真的,他茅山上下的東西都已經被我給翻遍了,雖然還有許多的東西都沒有能研究出來用法,但是能讓我心動的東西還真是不少,比如說那三大陣法的驅動方法,我現在還並不很確定呢,另外還有他房間裏的那一箱子石頭是幹嘛的,這些都是我想要知道的呢,如果他拿這些問題來跟我談的話,我應該還是會同意的,畢竟,我所需要那些東西。

“我這裏有一個本子,本子上面紀錄的絕對是你所感興趣的內容,我就用這個給你賭!”董天宇衝我晃了晃一個本子,我看到本子上面寫的幾個字,連想都沒想,我便點頭答應了…… 考驗,或者是說賭局終於成立了,對賭的雙方是我大陰司與包括茅山,崑崙,龍虎山在內的三宗!

而對賭的條件。我方就是整個茅山,我們輸掉,那便徹底的退出茅山,把茅山與那些俘虜的茅山弟子還給董天宇他們,而且他們也不承讓我們爲與他們實力並例的第四宗。

而三宗的條件,除了已知的洛可可的葵心,徐建平的《道三式》之外,另外就是董天宇拿出來的那個小本子了,本子上的是‘血字鬼筆記’五個字。

不用董天宇多說,我也知道這本子上紀錄的肯定是血字鬼事情,不過我並不放心,讓董天宇拿過來我檢查了一下,他給我看了前面兩頁,的確是血字鬼的字跡。紀錄的事情也是它在茅山之後的事情有,而且,裏面除了血字鬼之外,還講了有許刈跟謝金朋之間的事情,也就是說,他們三個人之間的故事……

現在我最感興趣的事情還真的就是這些事情了,血字鬼跟許刈最開始可是上下級啊。許刈可是血字鬼的上級,甚至在認識我之前,血字鬼跟許刈恐怕都還不認識的,他們爲什麼會走到這一步?他們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

血字鬼跟許刈以及謝金朋又是什麼關係呢?在沙吉的時候我們曾看到謝金朋與血字鬼合作,方纔製作出來了千喜蟲。而在茅山許刈叛逃之戰的時候也可以看得出來,現在他們三個人中的主力其實就是謝金朋跟血字鬼了,之前實力最強的許刈現在就成了最弱逼的一個人。

不管怎麼樣,如果這個小本子裏真的紀錄得有他們之間的那些事情,那就絕對值得我賭了。

“對賭的條件既然是五局三勝,你們定了規矩,那出場順序總得讓我們挑選了吧?”我原本以爲這只是小事一樁,不料三宗的人居然緊咬不放,堅持認爲這個應該抽籤來決定。

如果他們不那麼堅決的,我恐怕還不會注意這其中有什麼異樣的地方,看他們那麼緊張堅決。我便仔細的順了順,最後發現這其中居然還大有門道。

由於對賭雙方的出場人員與順序都是沒有定的,這其中完全是可以大作文章的,大如說我這邊先派喬沫沫上去。他們那邊完全可以再派一個更牛逼的人過來壓制喬沫沫。

也就是說,先出場的一方有着更大的失敗率!

總裁爹地寵翻天 怪不得他們那麼急眼呢,果然都是一羣老奸巨滑的人啊。

不過既然已經想通了這看似並不重要的一面,那我自然不會那麼輕易的答應他們抽籤什麼的,跟他們硬生生的調侃了一個小時,然後終於把出場規矩定爲了,他們有兩次後出,我們有三次後出,也就是說,從這個比例上面,我們要更佔一成的贏面。

然而要打架比式還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三宗的人都覺得這是一件大事,所以把日子定在三天之後,這些天的時間裏,他們廣發英雄貼,號召華夏各個地方的人前來觀禮。

我冷笑着給三宗劃了一座山頭讓他們折騰,那個山頭原本就是茅山派的客房的所在地,想到他董天宇現在回茅山來只能睡客房,我的心情就是無比的好。他臺圍才。

不管他們發什麼英雄貼,我們這三天時間裏也展開了超過十次的上場人員的討論。

五個人,三宗的人裏估計會出這麼些人,這件事情畢竟是茅山的事情,其中的三人恐怕都是由茅山出,董天宇,雲振海,劉師奇三人恐怕就是他們的全部力量了,這三人除了劉師奇之外,其他兩個人我們都是有所瞭解的了。

至於另外的兩人,恐怕都會是在崑崙山與龍虎山平均出了,只是這兩宗裏的人我們卻並不清楚高手有哪些,洛可可跟徐建平會不會出手也是說不準的。

不過我卻是覺得徐建平恐怕不會出手,畢竟他也是一派掌門,這又不是他們龍虎山的事兒,他只不過是馳援罷了,沒必要親自上來跟我們撕逼。

不過,即便如此,我覺得他們恐怕也不會派一個低於三境的人出來,洛可可那邊也是一樣,崑崙山的高手可是不少的啊。

也就是說,對方的五個人裏,恐怕不會有低於三境的人,甚至是還有一個四境的劉師奇。

而我們這邊呢?

劉師奇肯定是留給我收拾的,董天宇他們呢?莫家六兄弟的實力雖然也算是不錯的,但是除了莫言劍之外,其他五人恐怕都有些勉強。剛剛突破了的劉旭能有一戰,然後紅伊加喬沫沫?

或者我們也找外援?周濤周雄?不行,他們的實力恐怕並不能完全勝過董天宇之流。

離婚議嫁 如果周青稚還在就好了,可惜她現在的實力已經倒退到了小女孩兒的模樣了,另外就是她現在也在周雄那裏呢……

要不何沐?她本身雖然沒有什麼實力,但是她可以操縱上千石嘰子啊,而且她還會佈陣,說不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