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韓雪笑的更加嫵媚起來,就差掛在吳天的身上。吳天跟韓雪的話,葛寶彤聽不見,可是遠在後面的楊柏聽得一清二楚。

「切,這就是有錢人的生活。」楊柏皺著眉,沿著山路,朝著前方而去。前方有一處平緩地帶,一條溪流從山巔而下,正好可以讓眾人休息在這裡。

楊柏也背著包,從裡頭拿出翡翠黃瓜,遞給常志遠。身邊的女伴於佳佳就是一愣,沒有想到楊柏背著一包黃瓜進山。

「吃吧,吃完就有力氣了。」常志遠沒有介意,讓於佳佳用溪水洗了洗,嘎嘣吃了起來。

「吳少,吃點翡翠黃瓜,體力就恢復了。」常志遠的話,讓吳天不屑說道:「常少,一個破黃瓜有什麼用,給你這個,M國的瑪卡軍用藥丸,一粒就能夠讓你重振雄風。」

吳天的話,讓常志遠搖了搖頭,並沒有吃什麼藥丸。吳天不吃翡翠黃瓜,葛寶彤卻是朝著楊柏走去。

「拿來幾根!」

葛寶彤還真直接,上手就朝著楊柏的背包翻著。楊柏那個氣,剛才這個丫頭還坑自己,這時候還要吃黃瓜。

「你吃那個藥丸去!」

楊柏翻著白眼,看著葛寶彤。葛寶彤雙手連續晃動,十分速度的拿走黃瓜。

「是葯三分毒,我才不吃什麼藥丸。我爹了說了,以後你的就是我的。」葛寶彤故意氣著楊柏。

「你等著,葛寶彤,你少坑我。有本事,你怎麼不告訴他們,我們有婚約?」楊柏壓低聲音看著葛寶彤。

「別臭美,我是不會嫁給你的。別以為你救過我,力氣大。我告訴你,好好做我擋箭牌,回頭我們一切對付老頭子,知道嗎?」

葛寶彤可真需要楊柏這個外援,整天被吳天追的,葛寶彤真是沒有辦法。打也沒法打,躲也沒法躲,畢竟自己還要上學。吳家在D市是豪門,就算在全國吳家也是有其勢力的。

「憑啥?」楊柏相當鬱悶,自己已經得罪人夠多了,在得罪一個吳天,還讓自己活不活了。

「寶寶,你吃黃瓜?」吳天再次不滿的走了過來,看著葛寶彤嬌小的口,吃著黃瓜,吳天就感覺自己的邪火出現。

「樂意,我告訴你,這是翡翠黃瓜,楊柏專門培育出來的,很貴的。」葛寶彤現在是誇楊柏,楊柏怎麼總感覺葛寶彤是在坑自己。

「屁,你,給我滾開。」吳天指了指楊柏,不希望兩人坐在一起。尤其葛寶彤拿著黃瓜吃,應該被自己欣賞,越看葛寶彤吃黃瓜,越讓吳天把葛寶彤拿下。

楊柏動都沒有動,楊柏也有脾氣,吃這黃瓜,居然還衝著葛寶彤,碰了一下,猶如交杯酒一樣。

「我去,你找死呢?敢不聽我的?」吳天說一不二,一抬手就準備抽楊柏。而楊柏的速度更快,直接就躲閃過去。

「你敢躲,找死!」

吳天也修鍊過跆拳道,雙臂一晃,三拳連續的點出。在吳天的印象當中,這一套組合拳,一定能夠擊中楊柏。

楊柏猶如楊柳一樣,只是輕微晃動幾下,就把吳天的拳頭給躲過了。楊柏也動怒了,目光冷冷的看向吳天。

「少爺?」這時候吳松也走了過來,作為西南某部隊的兵王,吳松當然看出楊柏的速度很快,能夠坐在石頭上,躲開吳松的攻擊,看來楊柏也不是善茬。

「吳少,追女人不是這麼追的,佳佳,你說是不是?」常志遠摟著於佳佳,也有點不滿的看向吳天。

而就在吳天準備讓人動手的時候,山林當中突然傳來一聲猶如狼嚎的聲音,這樣的動靜讓葛寶彤猛的站了起來,推開吳天,耳朵豎立著,十分認真的開始觀望。

「不好,這附近有野狼!」

葛寶彤著急起來,山中的狼都是陰狠的,能夠利用山裡的地形,把獵物圍困住。

「野狼,你們看過狼圖騰沒?哈哈,能夠在這裡遇到野狼,我們要是抓住狼崽子,那多好的事情。」吳天一點都不害怕,反而興奮起來。

可韓雪那幾名大學生卻緊張起來,畢竟他們什麼也不懂,說是聚會,就是為了給吳天創造條件。

「你懂什麼,趕緊離開這裡,找一個山坡的所在。不知道也幾頭野狼呢?」葛寶彤真是著急,而此時的楊柏卻站了起來,凝重的看向溪流的上游,輕聲說道:「七頭,不對,還有一頭,不是狼。」

「什麼?」葛寶彤再次背起包,拿起拐杖戒備的看著。而吳天卻好不害怕,一抬手,就看到吳天的包里掏出一把手槍。

「你帶槍了?」葛寶彤就是一愣,就聽到吳天哈哈笑道:「我可是有持槍證的,傑克,吳松,讓他們看看。」

吳天說完,就聽到吳松和傑克,從包里拿出一堆零件,當著所有人的面,飛快的組裝起來。傑克和吳松不愧是兵王,來自伯明翰的雙管散彈槍很快的組合在一起。

「哈哈,寶寶,別害怕,就算來一隻老虎,我們也有辦法的。」吳天十分興奮,能夠在葛寶彤面前展示男人的雄風。

「你當狼那麼好打,這是山裡。」葛寶彤還是不放心,而就在此時,溪流上面突然出現一頭野狼,這頭野狼十分巨大,而背後的陰影當中卻伸出兩條腿,這頭野狼彷彿擁有六條腿一樣。

「不好,這裡頭有狽。」葛寶彤再次緊張起來,狽在傳說當中,一直都是狼的近親,前肢很短,只能夠依靠狼來行走。很多地方都是傳說,狽就是狼,只是被獵人斬斷前腳。狼是群居動物,不放棄夥伴,這才把斷腳的狼背起來。

可是葛寶彤那是從小就在山林當中生活,狽這種動物,絕對是真實存在的。狼群當中有一隻狽的話,那簡直就是狼群的大腦。

「不好,我們走,獵槍沒有用的。」葛寶彤手中沒有武器,相當緊張。而此時的吳天看到野狼過來,一抬手朝著野狼就打了過去。

吳天抬手的時候,野狼的身影就消失不見。子彈打在山壁之上,冒起一串火花。而就在吳天動手的時候,後方的石頭之上衝出七頭野狼,灰色的毛髮已經都豎立起來,這些野狼朝著眾人嘶吼起來。

「轟,轟!」

傑克和吳松的獵槍,穩穩的扣動。這些野狼悶哼一聲,顯然有幾頭中了散彈槍,地面有血跡,不過這些野狼再次靈活的躲避開來。

「退,退到一起,被分散了!」

葛寶彤的話,讓眾人明白過來。楊柏護著常志遠靠在一處榆樹的邊上,其他眾人也都圍攏在一起。

那個於佳佳已經開始哆嗦起來,畢竟看到野狼,也有點害怕。要不是吳天手中有武器,常志遠也十分鬱悶。

「來啊,有本事來啊,哈哈哈。」吳天真的很囂張,這時候天空當中,突然飛來陰影。吳天趕緊扣動扳機,結果卻看到卻是一隻山雞。

陰影再次朝著眾人飛來,傑克和吳松的獵槍也開始了。不過馬上這兩人就發現不對,陰影都是山雞。

「這是幹嘛?給我們送好吃的嗎?」 貼身狂少 吳松依舊很興奮,而這時候葛寶彤卻鬱悶吼道:「你個白痴,你留點子彈,你當你那是無線子彈嗎?」

獵槍也在裝填子彈,就在裝填子彈的功夫,四頭野狼,朝著眾人就撲了過來。葛寶彤一把就抓回吳天,吳天嚇了一個激靈,這時候沒有剛才的囂張,手槍亂髮,再次打了三發,徹底啞火沒有子彈了。

而傑克和吳松卻是同時倒轉槍托,身形如電,直接就把野狼砸飛出去。野狼吃疼,嗷嗚一嗓子,另外幾頭野狼也猙獰看著眾人。 由於蘇安嵐里機場大門並不算遠,所以黎胖子的車隊一來,蘇安嵐看到了。

不過出於謹慎,蘇安嵐並沒有第一時間跑出來。

直到黎胖子下了車以後,蘇安嵐這才從角落走出來,來到機場大門口。

「誒,黎總裁接的好像就是這個人誒。」

「應該是,看這女的直接直接朝著胖子走過去了。」

「胖子?你敢叫人家胖子?」

「那有什麼不敢的。」

「你沒看到人家旁邊的那些保鏢嗎?小心把你拉到廁所里去教育教育。」

「這……他應該聽不到吧……」

蘇安嵐一出來,一群人就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甚至於有些人的議論還跑偏,聊起了黎胖子的體型。

黎胖子的耳朵也不差,自然是聽到了一些。但是他也沒有多說什麼,看在蘇安嵐安全歸來的份上,他打算繞這些人一馬。

「嫂子!」

看到蘇安嵐走過來以後,黎胖子連忙小跑著上前迎接。

聽到黎胖子開口便叫自己嫂子,蘇安嵐的臉不由得微微一紅。

不過由於大半張臉都被帽子和墨鏡遮住的緣故,所以倒也不太明顯。

「誒誒誒,聽到了嗎?這位黎總裁叫這女的嫂子誒!」

「聽到了聽到了!我又不是聾子。」

「黎總裁把她叫嫂子,難道這是黎總裁哥哥的媳婦?」

「黎總裁還有哥哥嗎?我怎麼沒聽說過?」

「別說你了,我也沒聽說過啊。」

「倒是聽說以前天辰集團還有個董事長,但是不是說失蹤了嗎?」

「這可能回來了也說不定呢,再說了,人家失蹤了,人家媳婦還好好的不是挺正常的嘛。」

「這倒也是,不過那個天辰集團的董事長,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據說可能是死了……」

「誰知道呢,反正跟我們沒什麼關係……」

黎胖子叫的那一聲嫂子,激起了四周眾人的八卦之心,紛紛議論開來。

蘇安嵐一開始聽著也沒什麼,但是在聽到最後那些人說姜辰失蹤了以後,她的臉色瞬間表情一白。

回想起剛才給姜辰打了那麼多的電話,姜辰一個都沒接。再加上現在這些人說的,關於姜辰失蹤的言論。

蘇安嵐聽的一下子就慌了神,脫困的喜悅瞬間便消失無蹤。

其實路人討論的是一開始姜辰失蹤的事情,他們並不知道姜辰已經回來了。這次出海去救蘇安嵐的事情,他們更是不清楚。

所以他們也不過是瞎議論而已,但是無巧不成書,這些人的瞎議論,不經意之間便觸碰到了些許事實。

蘇安嵐的臉色瞬間一白,腳步有些不穩,這全都被黎胖子看在了眼裡。

以為是蘇安嵐受了什麼傷的黎胖子,臉色瞬間一變,連忙加快腳步衝到蘇安嵐的身邊,伸手扶住蘇安嵐的胳膊。

「沒事吧嫂子?」

黎胖子關切的詢問道,同時立馬給四周的保鏢使眼色。

保鏢立馬行動起來,疏散圍觀的人群,同時立馬幫忙把蘇安嵐攙扶到林肯車上。

「嫂子你怎麼了?受傷了嗎?」

等蘇安嵐在車椅上坐好以後,黎胖子連忙出聲追問道。

「我沒事。」

蘇安嵐擺了擺手,勉強的露出一個笑容。

這半個月來,她一直擔驚受怕,精神高度緊張,沒吃好沒睡好。精神難免不好,神色看起來也是異常的疲憊。

剛才用墨鏡遮著的時候還看不太出來,現在墨鏡一摘,整個人的精神狀態一下子便展露出來。

「還說沒事,你看你都憔悴成什麼樣了。要是姜辰看到了,還不得心疼死。」

黎胖子的臉色有些不太好看,從蘇安嵐這樣子就能看出她受了不少的苦。

自己兄弟的老婆,受了這麼大的委屈,自己還不能幫兄弟報仇,黎胖子心裡那叫一個憋屈。

不過蘇安嵐此時卻不太在意自己的狀態,一聽到黎胖子提起姜辰,她的臉上瞬間湧上一股急意。

「姜辰他在哪兒?沒出什麼事吧?為什麼我打他電話他都不接?我剛剛聽那些人說姜辰失蹤了,真的失蹤了嗎?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蘇安嵐難臉焦急之色,直接拋出一連串的問題,問的黎胖子有些眼暈。

「等等等等,嫂子你別急,你有什麼問題一個一個的問,還有就是你注意自己的身體,不要太過激動。」

黎胖子連忙出聲打斷蘇安嵐繼續問下去的打算。

他雖然能夠感受到蘇安嵐很著急,而且已經猜到剛剛蘇安嵐之所以差點摔倒,可能就是因為聽了那些人多嘴的話。

讓本就有些虛晃疲憊的精神,瞬間被壓垮,所以才腳步虛浮,差點摔倒。

既然猜到了原因,那麼胖子肯定不能還讓蘇安嵐這麼著急下去。不然可能等會兒就真的暈了。

不過他顯然低估了現在蘇安嵐對姜辰的擔憂程度,在聽到黎胖子的話以後,蘇安嵐的雙眼瞬間起霧,眼看著就要哭出來了。

「我怎麼可能不急,你快告訴我姜辰他到底怎麼了!」

「辰哥他沒事啊,他只是去找你去了。」

看到蘇安嵐馬上就要哭出來了,黎胖子瞬間覺得有些頭大,連忙說道。

「找我?」蘇安嵐聞言一愣,「他去哪兒找我了?」

「大概半個多月以前,辰哥他收到一封信,是抓你的人送的,讓他去港口……」

「後來呢?」

「後來……」

黎胖子的臉色突然有些尷尬,因為他發現,他好像不太清楚後來姜辰發生了什麼事。

「後來發生什麼事了啊! 豪門圈寵:失守的緋色遊戲 來勢洶洶:奪情總裁 你快說啊!」

看到黎胖子支支吾吾的樣子,蘇安嵐的臉色頓時一急,連忙追問起來。

「後來,辰哥就給我發了消息,說他要去羅瑪帶你回來,估計得要一段時間才會回來,讓我處理公司的事情來著。」

看著蘇安嵐這麼急,黎胖子連忙把自己知道的所有情況全盤托出。

「還有呢?」

蘇安嵐明顯不滿足黎胖子的回答,直接繼續追問。

「後來我就真不知道了,辰哥他一直沒給我打過電話,沒跟我聯繫過,所以我是真的不知道了!」 很快,記者招待會如期召開,邢小璐馬不停蹄的趕到現場,欲為趙以諾澄清事情的「真相」。

「準備好了嗎?」趙以諾拍了拍她的後背,趕忙問道。

「嗯,準備好了,放心吧。」邢小璐堅定的點了點頭。

「各位,大家安靜一下,我邢小璐,現在要開始澄清一個事實,上次的胸衣事件,是我錯怪了趙以諾小姐……」邢小璐說的很是客氣,但是她並沒有將黛兒小姐曝出來。

很快,事情得到解決,而那些黛兒背後安排要將事情搞大的人們,見狀紛紛離去。

「這樣可以了嗎?」邢小璐轉過頭來,看著面前的趙以諾,神情有些焦急。

「可以了,辛苦了。」趙以諾笑了笑,終於鬆了口氣,其實這個邢小璐,本質並不壞,只是被錢財蒙蔽了眼睛而已……

「你可以走了,注意,最近最好不要出現在這個城市裡。」凌辰在一旁提醒著面前的邢小璐。

是啊,誰知道那個黛兒以後會做出什麼事情?

「好,我知道了,謝謝你。」說著趙以諾便徑直離開了。

一場丟人的八卦風波,就這樣結束了。

趙以諾以為以後自己就可以和顧忘一起過上安生日子了,可是她又怎麼會知道,黛兒早就已經在暗地裡計劃好了一切。

「你說什麼?那個邢小璐逃跑了?而且還澄清了事實?」黛兒一下子從沙發上站起來,不可思議的看著面前的助理,有些緊張。

臭女人,她怎麼就突然變卦了!

黛兒緊緊攥著拳頭,渾身顫抖著,慌亂的看著面前的助理,立即問道:「她是怎麼和那些記者說的?」

「小姐,您放心,她並沒有將你曝出來。」助理回答。

那還好,黛兒瞬間鬆了口氣,眉頭迅速舒展,隨後眼睛里積聚著怒氣,該死的,那個賤女人,竟然敢莫名其妙的背叛自己!

「現在她人呢?跑去哪裡了?」

「好像已經出國了。」助理低著頭尷尬的回答。

乘鸞 她竟然有錢兒出國?不對,這中間肯定有人使詐!該不會是那個趙以諾吧?

「你去查一下,看看那個邢小璐最近有沒有和趙以諾聯繫。」黛兒咬牙切齒著,心中一團怒火。

邢小璐,還好你足夠聰明,沒有將我曝出來,不然,我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黛兒走到窗前,看著窗外的天空,眼睛里閃露出一股殺氣。趙以諾啊趙以諾,真是想不到,你竟然還會耍這麼一招!該真是小瞧你了!

「叮叮叮。」

突然,旁邊的桌子上,手機響了起來。

「黛兒小姐,我們已經準備好了。」電話里傳來一個男人的兇殘的聲音。

「不,現在你還不能動手!一切等我的指令!」說著,黛兒便直接掛了電話。

胸衣事件剛剛才結束,她必須消停一段時間,狗急了還跳牆呢,更何況是人?

自從胸衣時間得到澄清以後,趙以諾終於可以光明正大的走在馬路上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