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頭髮花白的神尊大吼道,

「先退走,等他的帝道古字沉寂了,我們殺他就如捏死螻蟻般簡單,早知道他體內有帝道古字,我們就不該催動准帝器,如此也就不會將帝道古字激活,」

秦家的幾名神尊追悔莫及,但是事實已經這樣了,他們無力抗衡,只能快速退走,

葉辰停止了腳步,沒有再追下去,因為他發現隨著秦家的人駕馭准帝器越來越遠,他的帝道古字的氣息也快速斂去,即將再次沉寂,

一旦帝道古字徹底沉寂,那麼在那些神尊的面前他就如同待宰的羔羊,

秦家的神尊連准帝器都帶來了,身上肯定也有聖兵,葉辰心中慶幸,秦家的人因為先前催動過准帝器,所以才順便以准帝器封印空間,阻止他逃走,若是他們使用的不是准帝器而是聖兵的話,葉辰估計此刻的自己已經成為砧板上的魚肉了,

帝道古字蘇醒,聰明如葉辰早已明白了是受到了准帝器氣息的刺激,自動復甦的,秦家的人也知道,所以日後再遇到他們,他們絕對不會再使用准帝器,而會改用聖兵封印空間,屆時就是絕境,

看著秦家的人快速逃走,葉辰毫不猶豫,轉身大步離去,祭動時空梭,瞬間遠去數十萬里,

此刻的他遠不是平時能比的,帝道古字復甦,帝極之力加身,催動時空梭,可謂是天上地下盡可去得,

秦家的人逃出了很遠,他們發現葉辰並未追來之後才停了下來,

頭髮花白的神尊將准帝器收起,臉色陰沉得能滴出水來,斗戰秘術沒有得到,反而失去了一隻手臂,

這隻手臂是他自己斬下的,無法重生,因為斬掉了本源,否則只是單單斬掉手臂,無法切斷那詭異力量的侵蝕,整個人都要化為光雨,

「九祖,我們現在怎麼辦,那混沌體葉辰太可惡了,一個螻蟻般的東西,真沒想到他體內竟然有帝道古字,」

秦家以一位神王說道,

「只要沒有帝道氣息壓迫,他的帝道古字就無法蘇醒,顯然他無法主動激活帝道古字,否則也不用他身邊的人催動古劍了,我們現在原路返回,我已在他的體內種下了烙印,可以追蹤他,他絕對逃不了,」

頭髮花白的九祖冷聲說道, 怎麼就被拒絕了呢,不是說嚕嚕族的少女都比較開放的麼?

他看見附近和人閒聊的旅店老闆,於是走了過去。

伸手一拍,那傢伙正和幾個附近店鋪的老闆聊着天,被斯坦貝爾突然一拍肩嚇了一跳。轉身後退,看清來人後,他才鬆了口氣。

“我說老闆,你這是個什麼情況,莫非是做了什麼虧心事不成?”笑嘻嘻道:“所謂半夜不做虧心事,白天不怕,呃,好像哪裏不對。”

“是白天不作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吧?”旅店老闆試探的問道。

果然,智慧這玩意兒是相同的,上一世的俚語在異界一樣存在着。點了點頭,他問道:“怎麼,做了什麼虧心事了?”

“不是,被你一拍和被別人一拍不一樣,我剛纔感覺有什麼東西進到體內了一樣,忍不住一激靈!”老闆很奇怪的說道。

這話進到斯坦貝爾的耳朵,那就不是簡單的事情了。

師傅的告誡縈繞腦海。他記得師傅說過,當一個人的氣勁不受控制外泄時,那就說明這個人練功的方式出了問題,那是經脈受損的徵兆!

“對了,你有什麼事情麼?”老闆看斯坦貝爾陷入了呆滯,眨了眨眼問道。

暫時把想法放在一邊,他頓了一下道:“我是想問你,嚕嚕族少女邀請別人跳舞是不是就是那個意思?”

“哪個意思?”老闆疑惑的道。

斯坦貝爾剛要發火,老闆就繼續道:“哦,你是說費用的事情是吧,我們到這邊談好了。”說着話,他就拉着斯坦貝爾往遠了走。

察覺到不對味,斯坦貝爾往他身旁閒聊的幾人望去,發現其中有兩人是嚕嚕族打扮。

“我說斯坦貝爾先生,你說話也先看下場合呀,我剛纔身旁兩個傢伙可是嚕嚕族人,其中一箇中年男人還是嚕嚕族族長的丈夫,要知道,就算是行政廳的長官見到他們也會禮貌的問好,你說你突然對我問那種問題,我還要不要在這裏做生意了?”他忍不住埋怨了兩句。

“哦。”應了一聲,斯坦貝爾問道:“對了,你幹嘛要避着他們,嚕嚕族人不是出了名的開放麼?”

搖了搖頭,老闆解釋道:“在我們外人看來,嚕嚕族人對兩性問題好像很開放,但這種印象主要還是因爲這個姻緣舞會。說起來,姻緣舞會雖不對外人設置門檻,但是腦袋一根筋的嚕嚕族人始終還是有排外思想的。那些嚕嚕族少女在參加舞會前通常都找好了情郎,等於已經是內定了伴侶的。所以,我們這些常住鎮上的外地人才沒有一股腦的去參與他們的舞會。畢竟,這種碰一鼻子灰的風頭只有傻子纔會去!”

“你這傢伙,那你還跟我說這什麼我很幸運?”斯坦貝爾拎着他的衣領惡狠狠的道。

“哎喲喂,我只是說說而已,我也是想給員工放個假呀。你想啊,我的員工都是嚕嚕族年輕人,在這種重要的嚕嚕族節慶日,要是不給他們放假的話,我就會引起嚕嚕族的反感,到時我還怎麼在這個地方待下去?而且,員工都來過節來了,我旅店那麼大,一個人也忙不過來呀!所以我就和客人們說,今晚的舞會有多麼多麼的誘人,主要是想讓大家都能出門輕鬆一下!”他滿腹牢騷語速飛快,把斯坦貝爾說的一愣一愣的。

“那…嚕嚕族少女邀請我跳舞到底是不是那個意思?如果是,爲什麼又突然拒絕我了?”他繼續剛纔那個問題。

揉了揉被斯坦貝爾拎變形的衣領,他輕咳了一嗓子,歪着眼睛問道:“我說斯坦貝爾先生,你不會是對那個少女說了些什麼吧?”

斯坦貝爾覺得男人之間這種事情沒必要隱瞞,所以他把對少女的調戲一五一十的告訴了旅店老闆,甚至把之前英雄救美的橋段也一併告訴了旅店老闆。

聽了斯坦貝爾的敘述後,老闆嘖了嘖嘴,陷入了思索。

“斯坦貝爾先生,聽你這麼一說吧,我覺得這種事情有兩種可能性!”

“哦?哪兩種?”

“第一種可能性是她被你嚇到了,要知道,每年的姻緣舞會都有很多年輕的少女參加,她們的臉皮和我們國內的女孩兒其實一樣薄,可能是因爲害羞所以跑了。”旅店老闆猜測道。

“那第二種呢?”斯坦貝爾的疑惑也是很多外地人所疑惑的。

旅店老闆高深莫測的搖了搖頭,道:“我覺得,那個女孩兒還有可能是去換裝去了!嚕嚕族的少女若是已經在舞會上選中了意中人且和意中人有了口頭情約,她就沒有必要繼續呆在男子衆多的舞會上。她會先回家去換衣服,換了衣服後會再次來到舞會現場尋找那個約定好的情郎。到那時,宿棲地點會由女方定,通常她們會帶着相約的男孩兒到自己的閨房。如果那個女孩兒非常的喜歡那個男孩兒,她也有可能願意到男方的家中共度良宵!”

斯坦貝爾聽他這麼一說,轉頭往舞會那頭看去,果然,先前鶯鶯燕燕的嚕嚕族少女們已經所剩無幾了。至於那些嚕嚕族少男們,則翹首以盼的坐在篝火旁等待着佳人歸來。 秦家的九祖在葉辰的體內種下了烙印,他們可以此追蹤葉辰,就算是葉辰使用領域世界隔斷了氣息都不行,

對此,葉辰並不知曉,不過他深知秦家的人了解自己體內的帝道古字是被動激活,所以肯定會追殺他,一則為取他性命,二則為了斗戰秘術與大帝寶藏,

秦家的人原路返回,追蹤而去,他們追了好幾日都不見葉辰的蹤影,

葉辰當時離開的速度太快了,不知遠去了幾百萬里,

這一日,葉辰來到一片古老的山脈之中,這片山脈幾乎處於亘古絕域的中心邊沿地帶,

這片地域被迷霧所籠罩,霧氣隱隱呈現一種紅色,像是有鮮血混合在其中,

葉辰與死烏龜兩人感受到了一種慘烈的氣息,這種氣息若有若無,但是卻攝人心魄,讓人從骨子裡發寒,

他們在一座山巔之上停了下來,看著四方迷霧升騰,有種十分怪異的感覺,似乎在四方的某個地方有詭異的事情正在發生,

葉辰與死烏龜並未看到,但是潛意識中卻有這樣的感覺,這片地域太詭異了,到底是如何詭異卻說不上來,這只是一種感覺,

「葉小子,不要走了,我需要修復傷勢,」

死烏龜說道,他顯得非常之虛弱,臉色蒼白,嘴角時時有血跡溢出,

「拿著,它內蘊法則碎片,有精純的法力,可助你療傷,」

葉辰從葯田中採摘一株萬年古葯遞到死烏龜的面前,

「算你小子有良心,」死烏龜撇了撇嘴,很快眼珠子又轉動了起來,道:「這次受傷太嚴重,我看你不如將葯田都給我,這樣我能恢復得快一些,」

「你怎麼不去死,」


葉辰一把掌蓋在他的龜~頭上,一點都不給面子,

「妹的,」死烏龜大叫,齜牙咧嘴,「你可不可以照顧傷員,沒看到大爺受傷不輕么,」

「我看你一想到葯田,什麼傷都好了,生龍活虎,連真龍都能撕裂,」

「缺德小子,你給大爺記住了,若不是大爺,你如何能得到斗戰秘術,真是忘恩負義的傢伙,」

死烏龜很不滿,不過話落之後也沒有再多說什麼,他盤坐下來,將古葯吸入命海中,體內溢出神光,在體表形成光繭將身體包裹,

葉辰守護著,警戒四方,心中卻升起諸多疑惑,

想到那片古戰場,葉辰的心中就十分不平靜,關於蒼天戰血與斗戰聖血他了解一些,三十萬年出過蒼天戰血傳承者與斗戰聖血傳承者,百萬年前也出現過蒼天戰血,可是古戰場中的蒼天戰血與斗戰聖血是怎麼回事,

百萬年左右,蒼天戰血被聖皇有巢氏抹殺,三十萬年前的蒼天戰血天風被後土聖皇抹殺,古戰場中見到蒼天戰血乃是被斗戰聖血傳承者所殺,那麼這個蒼天戰血是誰,是哪個時期出現的,

葉辰雖然不知曉古戰場的蒼天戰血與斗戰聖血是那個時期的存在,但是他可以肯定,這兩個人至少是百萬年以前的人,比他所知道的百萬年前第一次使用真龍聖滅弓的蒼天戰血出現得還要早,

「看來萬古之前還有許多不為人知的事情,很多的傳說都沒有了記載,被人們所遺忘,淹沒在歲月長河之中,多少的天驕埋名,只留下一抔黃土,」

葉辰感嘆,再傑出的天驕也有落幕的一天,或是成皇成帝成就輝煌留下萬古傳說,或是被人所血殺,死在皇與帝的爭雄路上,暗淡落寞,留下無盡的悲涼,被人們所遺忘,

想到蒼天戰血與斗戰聖血傳承者,想到上代混沌體鎮天王,葉辰似乎看到了一條屬於自己的血路,

那條路過於血腥殘酷,不單單屬於他,還屬於活在這個時代的人,長生路在這一世開啟,迎來歷史上最黑暗最動亂歲月,屆時天下將會變成什麼樣子,

九天十地的年輕至尊,那些封印后覺醒的強人,宇宙各大星域,諸天萬界的強者,無人不在追逐長生,都將降臨在長生大陸這片土地,屆時生靈塗炭,伏屍億萬里,這個世界將變成一片修羅地獄,

葉辰無比迫切想要讓自己變得足夠強大,屆時才能自保,才能保住身邊每一個親人與朋友,

想到未來即將面對的一切,葉辰的心就變得沉重起來,在那黑暗動亂的年代,有多少人能夠活下來,身邊的親人朋友,他們都能在這條血路上走到終點么,

葉辰搖了搖頭,或許會有讓人難以承受之痛,或許會有心靈的殤,但是這些都是大勢所趨,難以改變,

葉辰站立在山頂絕巔,靜靜地看著遠方,霧靄朦朧,輕輕涌動,他的眼神也變得堅定而炙熱起來,

「當世無敵,什麼都不懼,唯有實現當世無敵,才可以轟碎一切,避免那些痛與殤,」

葉辰的拳頭緩緩捏緊,指節發白,心中有股無敵信念在瘋狂攀升,在他的身周形成一種君王般的氣場,使得他看起來丰姿絕世,霸氣無邊,

「什麼是無敵,」

葉辰輕聲自語,整隻拳頭都化為純金色,一拳轟向九天,

「轟,」

無敵的信念,霸絕的氣息,

無敵拳印化為一道拳光轟碎大片天宇,使得九天上浮現一個巨大的黑洞,法則之痕片片浮現,

「轟碎一切,唯我獨尊,俯視萬古諸天無人能攖鋒便是無敵,」

葉辰的精氣神更加的霸道了,更加的無敵了,

這一刻,他沒有運轉混沌秘術,沒有混沌霸諸天加身,可精氣神已經攀升到了一個巔峰,

體內的混沌血液奔騰流淌,血液之中分裂出點點金光,一些未曾覺醒的混沌意志在此時覺醒過來,與他完美融合在一起,

他就像是一尊仙王,一尊無敵聖皇一般,氣勢蓋壓萬古,黑髮飛舞,衣襟在風中獵獵聲響,

他的身影就宛如一座亘古不朽的聖山屹立在那裡,任憑時光流逝,歲月匆匆,任憑山河更替,宇宙崩塌,永世不朽,

「好,好,好,」

混沌仙魂醒來,只是聲音依舊很虛弱,他連續說了三個好字,聲音中帶著欣慰與傷感,或許是想到了上代混沌體的悲涼落幕,

「混沌血脈傳承的無敵意志你已經完全覺醒,從此幾乎沒有任何事情可以衝擊到你的道心,無敵之路你邁出了一大步,」

「老鬼,你醒了,」


葉辰仿若自語,他並未因為混沌仙魂的話而有任何高興之色,在他的心中有著深深的擔憂,他知道自己那無敵的心或許有可能被打破,

似乎感受到了葉辰的心緒,混沌仙魂深深一嘆,

「我知道你最擔憂的是什麼,也正是因為如此,你才更要實現絕對的無敵,只有無敵才能護佑他們,」

葉辰搖頭,輕聲道:「長生路何時開啟,盛世何時來臨,這一切雖然可預計,但沒有人知道確切時間,我相信我可以無敵,但是就怕那一切過早來臨,」

「小子,你什麼都好,幾乎具備了無敵至尊的所有優點,但也有致命的弱點,或許不論是在那個年代,萬界諸天中都沒有真正的完美吧,」

混沌仙體深深嘆息,

「我是人,不管有著什麼樣的特別之處,我都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是人都有感情,因為是血肉之軀,有些東西不可泯滅,若是泯滅了,或許就不能稱之為人了,與畜生無異,」

「哎,可是無敵的至尊路太殘路,尤其是你,所以太多的牽挂有時候雖然能讓你因此而拼搏,但是有時候也會讓你失去無敵之心,」

「這不可避免,我亦無悔,」葉辰搖頭,他沉默了一會,而後道:「有她們我很幸福,若沒有她們,無敵又如何,終究要萬古寂寞,」

「我也不多說了,需要沉睡恢復耗損的魂力,希望早日恢復過來,未來可以在危機時刻幫到你一些,這一世,老夫就算是魂力耗盡也絕不讓你隕落在這條路上,」

混沌仙魂說完就沉寂了,

葉辰心中一陣感動,上次在萬妖森林對付神尊,混沌仙魂為了幫他入主聖屍而消耗了很多的魂力,使得自己無比虛弱,

「老鬼,你放心,一旦我無敵之後,定為你塑造身體,」

葉辰自語,

在這山頂絕巔之上,葉辰一站就是十日,

十日之後,死烏龜體表的光繭開始生出裂紋,他像是一隻即將破繭化蝶的蠶蛹迎來新生,

「咔嚓,」

光繭發出裂聲,其上的裂紋如同蜘蛛網般密集,像是一個快要碎掉的玻璃罩,

「轟,」

光繭破碎了,光雨四射,快速消融在虛空之中,這一刻緊閉雙眼的死烏龜變得十分神聖,他渾身都繚繞神聖光輝,讓葉辰吃驚,

「唰,」

死烏龜睜開了眼睛,兩束神光洞穿長空,射出數米之遠,十分犀利,

葉辰愕然,這傢伙竟然因禍得福,在修複本源的過程中使得元神修為上升,自身的境界足足上了一個台階,成為了巔峰神主,


「哈哈哈,妹的,大爺天眷地佑,竟然因禍得福了,哈哈哈,」

死烏龜一改先前的神聖氣質,得意大笑,神態無比囂張,挽了挽袖子,叫囂,道:「葉小子,大爺現在有種揍你的衝動,保准能將你揍成豬頭,」 “嘿,我找了你半天呢,原來你在這兒!”

朝身後看去,那個嚕嚕族的美女正一臉燦爛的看着她。果然,她換了衣服,已經不是先前的打扮了。她現在穿着一襲長裙,那長裙從大腿根位置往下竟然是半透明的薄紗。她上衣穿的是一件低胸的裹胸裝,那胸前的飽滿將那吸人眼球的深溝體現的極具誘惑。

這麼時髦?斯坦貝爾眼睛看的有些呆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