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顧念手機叮咚了一聲,是江亦琛發來的消息,說他好了,她急忙收回手機對陸湛說:「我朋友在等我,我先跟他吃飯去了。」

陸湛站起身來:「就走啦?」

「我朋友等的很急,遲到了會被說。拜拜!」

導購員急忙走上問:「小姐,你看上的那件皮裙,還要嗎?」

「啊,不用啦,謝謝。」顧念和善一笑:「下次再來吧!」

「好的。」

等到顧念走了之後,陸汐就給陸湛使眼色。

看着自己這個哥哥還是一臉獃滯的模樣,陸汐有些無語:「哥,趕緊把這條裙子買下來送過去啊,我剛進來的時候看她很喜歡這條裙子呢!」

一旁導購趕緊幫腔:「是啊,那位小姐很喜歡這條裙子,猶豫了好久。」

陸汐撇嘴:「哥,你不是喜歡人家嘛,趕緊送點東西表示一下心意。」她翻了翻吊牌:「兩千八,哥,你買得起的哦。」她擠眉弄眼:「你不是剛發了工資,買的股票又大漲嗎,趕緊下點血本追妹子吧!」

陸湛聽她這麼一說也對,他對一旁滿臉期待的導購說:「把裙子包起來吧!」

陸汐揮舞著小拳頭:「哥,加油,fighting,別忘了回來幫我買單哦!」

…………

顧念走出Molly門店沒幾步,身後就傳來陸湛的聲音:「顧念。」

停下腳步轉過身去,顧念就看到陸湛拎着白色紙袋子朝她這邊小跑過來。

「有什麼事嗎,陸湛?」

「顧念這個給你。」陸湛將印Molly這個logo的白色手提袋遞給顧念。

顧念心中一凜,他不會給她買了件衣服吧。

果然下一句,陸湛的話就是:「我看你很喜歡那條裙子,就自作主張給你買下來了。」

顧念被震驚到了,後退一步急忙擺手:「陸湛,我不能要的,謝謝你啊!」

二千八的裙子,陸湛說買就買,這對於從小家境優渥的他不算什麼,但是對顧念來說卻是一價值不菲的禮物,再說了,她以什麼理由收下這禮物,就算臉皮厚收下了,回去江亦琛那關她要怎麼過,那男人還不得分分鐘弄死她,她如撥浪鼓一般搖頭:「對不起啊陸湛,這我真不能收。」

「沒關係的念念。」陸湛叫着她的小名:「我就是看你喜歡所以買給你了,你穿上肯定很好看拿着吧,就當我提前送你的生日禮物。」

顧念無語,她這生日還要幾個月之後呢!

她剛想說,身後一道清清冷冷的聲音響起來:「怎麼了?」

顧念心中頓時一凜,緊接着一股子麻意竄上了頭腦,瞬間全身的血液都往頭腦那邊集中,她頭頂開始發麻,然後是脊背發麻,最後蔓延到四肢。

江亦琛走上來,臉上的表情很淡,但是到了顧念和陸湛跟前,卻突然笑了笑,他自然而然地伸手搭在顧念的肩膀上,將她朝懷裏面摟着:「甜甜圈給你買好了,趁熱吃還是等會兒?」

陸湛看到那雙手搭在顧念肩膀的時候臉色一瞬間變了,心情也沉到了谷底,他愣了好久才開口:「顧念,這是你男朋友嗎?」

顧念扯了扯唇角,還沒開口,一邊的男人已經替她開口了:「不是。」

陸湛還沒來得鬆口氣,江亦琛又開口:「我們結婚了,我是她老公。」

結婚,老公,這幾個字竄入陸湛的大腦,他忽然呼吸紊亂了,看着顧念的眼神裏面多了一抹傷痛。

江亦琛伸手摸了摸顧念的頭頂:「念念,這是你朋友嗎,給我介紹一下吧!」

他聲音很溫柔,摸着她的頭髮的動作也很輕柔,可是顧念卻有那一巴掌要拍在她天靈蓋的錯覺,他明明就知道陸湛,卻還要她介紹,什麼意思,她也能猜到。

顧念調整了一下表情,抬起臉,對着陸湛溫和一笑:「這是我老公,江亦琛,我們三月份結的婚。」她將臉轉向江亦琛:「這是我的朋友,陸湛,算起來是老同學了。」

「好的。」江亦琛依舊是溫和挑剔不出毛病的表情,他拿出一張名片遞給陸湛:「以後有事可以拿這張名片來江城集團找我。」-

那張名片上簡簡單單就只有三個字——江亦琛。符文意識……

【原生符文】

【符文:蟠虯(完整)】

【圖騰:司命之斗】

【登神路線:「宰陰」→「治陽」→「死北斗」→「生南斗」→「真如」→「真世」→「真武」】

【適配天賦:「命理循天」】

【古老地球的自然之格,窺見理性的演變,注死治生,世人皆

《從污染全世界開始進化》017又是我的勝利 吉德羅洛哈特這個寒假的收穫果然巨大——

不僅僅魔法知識增加了許多,而且魔力也同步增強了。

這是那個儀式之前,湯姆里德爾餵給吉德羅洛哈特的那份自製魔葯的功勞。

由於日記本只是個魂器的原因,湯姆里德爾給出的那份魔葯是伏地魔研究出來的最原始版本的魔葯配方,也就是在貝拉特麗斯拉斯特蘭奇身上試驗的版本。

而伏地魔本體雖然被莉莉伊萬斯的未成年人保護法反彈瀕死,但不代表人家這十幾年的時間裏面就完全窩在一個陰暗的角落裏面什麼都不幹天天扎哈利的小人玩。

伏地魔是個實幹家。

因此伏地魔要考慮自己的復活儀式——

但又不能只考慮自己的復活儀式。

伏地魔還要考慮自己復活以後怎麼攫取權力。

比如怎麼建立一隻不敗的食死徒大軍。

尤其是在他附身在奇洛教授身上之後,伏地魔有了一個可用的身體把之前的這些猜想付諸實際。

因此曾經用在貝拉特麗斯拉斯特蘭奇身上的那種藥劑的新版配方在提耶拉一年級期末的時候連同伏地魔的魔葯實驗筆記和其他魔葯佩服一同落入了提耶拉手裏。

提耶拉把湯姆里德爾老版的那個配方攔了下來,根據自己的理解把那個新版的魔葯配方做了一點改變,加入了一定比例的奎托果,眼睛王蛇的毒素,木乃伊的粉末,山茶木的樹根,利比亞高地蜂的翅膀,日本蠑螈的皮膚,人魚的鱗片和變色巨螺的粘液,在伏地魔的藥劑下面又構建了另一劑副藥劑——

湯德勒藥劑。

這是巫師界用來治療阿尼馬格斯或者其他變形術失敗的藥劑,可以抑制巫師體內異常組織和細胞的增殖。

但副作用也是明顯的,服用者以後的生長發育都會停止,並且會提前衰老。

提耶拉着意加重了湯德勒藥劑裏面變色巨螺的粘液和日本蠑螈皮膚的分量,讓這種藥劑的毒性更加顯著。

伏地魔的改良藥劑再加上那個殘忍的儀式讓吉德羅洛哈特的力量獲得了爆炸式的增長。

在吉德羅洛哈特對提耶拉使用奪魂咒的時候,提耶拉甚至感受到了自己的精神圍牆微微的顫抖。

但是依舊沒有卵用,吉德羅洛哈特的奪魂咒很輕易的就被提耶拉抵抗住了。

提耶拉依舊配合吉德羅洛哈特的演出——

目光變得痴獃,甚至嘴角還流下了幾滴口水,傻笑着,獃獃的站在那裏。

吉德羅洛哈特伸出手,在提耶拉眼前晃了晃。

提耶拉笑了笑,但是沒有任何其他反應。

「嗯……提耶拉,原地轉個圈。」吉德羅洛哈特命令道。

提耶拉原地轉了個圈圈。

「讓他扇自己一巴掌。」湯姆里德爾這麼對吉德羅洛哈特說道。

「提耶拉,扇自己一巴掌。」洛哈特又命令道。

提耶拉輕輕的扇了自己一巴掌。

「讓他扇得再狠一點。」湯姆里德爾又說道。

「扇得再狠點。」吉德羅洛哈特再次命令道。

提耶拉只好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這讓提耶拉的左半邊臉變得微微有些紅腫。

「讓提耶拉連續扇自己巴掌,你不叫停不准他停。」湯姆里德爾又命令道。

提耶拉:……

不是吧,阿sir,你一個黑魔王心眼這麼小的嗎?

「讓提耶拉走吧。」提耶拉通過「傳承者」瞞下了湯姆里德爾的命令,然後這麼跟吉德羅洛哈特說道。

「你走吧。」洛哈特命令道。

想了想之後,吉德羅洛哈特又說:

「把你的口水擦一擦,笑容也收斂一下,表現得正常一點。」

「洛哈特教授再見。」提耶拉收起了一臉痴獃相,禮貌的沖吉德羅洛哈特鞠了一躬,然後轉身就走。

「你怎麼讓他直接走了。」從洛哈特的視野裏面看到提耶拉離開之後湯姆里德爾開口問道。

當然,這句話也被「傳承者」直接瞞了下來,並沒有傳達到洛哈特那裏。

「還是不要下達太過激烈的命令。」

提耶拉通過把「傳承者」偽裝成吉德羅洛哈特,這樣對湯姆里德爾反饋道,「以免引起反抗情緒,畢竟你說了,提耶拉的天賦不低,如果給他下達太多違背他本身意志的命令,很可能引起他的抵抗,我們只需要控制住他,讓他在我們需要的時候出現在我們身邊就行。」

「傳承者」給的理由很充分,湯姆里德爾無法反駁,只能悻悻然。

走出了黑魔法防禦術教室之後的提耶拉收起了他那副痴獃的表情。

「嘖……」提耶拉咂了一下舌,他有點低估了湯姆里德爾的報復之心。

按理來講,把拉斐爾莫文迪這麼一個老儀式大師的腦袋安吉德羅洛哈特身上三個月,再加上湯姆里德爾不要錢的教習,就算一個「猶格索托斯召喚儀式」加一個「紗布尼古拉斯召喚儀式」再加一個「召喚奈亞拉托提普」也夠吉德羅洛哈特學的了。

而提耶拉給吉德羅洛哈特服用的湯德勒藥劑還延長了拉斐爾莫文迪的腦袋待在吉德羅洛哈特身上的時間,防止他回到學校之後還要收割新的腦袋替他思考。

但湯姆里德爾偏不,生活就是要有儀式感。

他就是要把吉德羅洛哈特和提耶拉一起送上祭壇。

因此湯姆里德爾跟吉德羅洛哈特說的這個儀式的持續時間只有一個月。

吉德羅洛哈特大概是在十二月三十號完成的他現在的這個儀式。

也就是說按照湯姆里德爾的說法,吉德羅洛哈特必須在一月二十五號之前就得準備好儀式。

而今天已經一月六號,在湯姆里德爾和吉德羅洛哈特的心裏,「提耶拉」已經沒幾天好活了。

提耶拉有些頭疼的皺了皺眉——

這是他第一次覺得惹上湯姆·村級·串兒·小心眼·中二·儀式感很重要·里德爾是一件麻煩的事情。

他本以為湯姆里德爾榜上吉德羅洛哈特之後能專心自己的復活儀式,但是提耶拉千算萬算沒算到湯姆里德爾那麼小心眼。

都過去一個寒假了,還記掛着自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