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顧邵陽問:「我看她對你怒氣沖沖的,等下下班,我送你回去。」

「謝謝,不用了,她還不會把我怎麼樣。」

「不能怎麼樣我也送你回家可以不?」顧邵陽翻了個白眼,「怎麼不知道感恩呢?」

「喂,我沒要用你好不好?」說著往出走說:「自作多情!」

留下顧邵陽一人,指著自己鼻子,問自己:「我自作多情?開什麼玩笑?」

下班后,夏芷兮換了衣服,準備下班。她並沒有看到顧邵陽,以為他先走了,心裡還樂的清凈。

出了餐廳,和同事揮手道別,剛一轉身,就不出所料的看到夏語兮站在自己面前,正怒視著。

「瞪什麼?顯你眼睛比我大嗎?」夏芷兮扒拉開她,就要朝前走。

夏語兮又攔在她面前,趾高氣揚的說:「我眼睛不用瞪就是比你大!你現在趕快跟我回海城!」

「我憑什麼要聽你的?」夏芷兮不屑的對她說:「在家裡,他們都捧著你,慣著你,我可不是——這點你應該比誰都清楚。所以,你別挑戰我的底線,現在趕快從哪來,回哪去!」

夏語兮沒好眼色的看她。她說的沒錯,在家裡,自己是得寵的孫女,她卻是不受待見的。可她卻從來不巴結討好自己,面對自己給她的欺負,她也會全力反擊,從來沒有懼怕!

可雖然是這樣,可夏語兮卻並不怕她,雖然她只比自己大兩歲,可那又怎麼樣?

「夏芷兮,行啊,你不和我回去,我就叫爺爺派人來抓你回去! 生生登皇記 看你到時怎麼辦?」 璀璨女王 夏語兮見拿她沒辦法,只有搬出了夏老爺子。

夏芷兮譏諷的笑著說:「四小姐,你還真是天真呢!我逃婚出來這一年,你以為爺爺不知道我在哪兒嗎?他只是放任不管罷了。我可沒有你那好命,被那麼多人喜歡著。」

「就算是爺爺知道你在這,那我也要把你綁回去。」夏語兮說:「你知道就因為你逃婚,馮家都找上門來了!爺爺也因為你而氣的住院了,你心裡都沒有愧疚嗎?你倒好,在這裡做起了服務員,我們夏家的臉都叫你丟盡了!」

「說這話之前拜託你照照鏡子好嗎?到底咱倆是誰做了更多給夏家丟臉的事?我逃婚這事都過去一年了,早都解決完了,你現在問我有沒有愧疚?不覺得可笑嗎?」夏芷兮笑笑說:「你那小心思我能猜的出來,無非就是想叫我回去,想拿這件事在其他人面前羞辱我不是嗎?這一年沒人和你斗,你很寂寞無聊吧?」

夏語兮冷眼看她,「你在這過的倒是滋潤!我怎麼能看著你在這好好的生活而無動於衷呢?我當然不會讓你好過了,這段日子,估計我們得要回到從前了。姐姐。」

「你究竟來蓉城是幹什麼來了?自己一個人來的對吧?」夏芷兮說:「別說我沒提醒你,爺爺是不會讓你一人在外的。我估計啊,現在來抓你回去的人已經在路上了。妹妹。」 夏語兮滿不在乎的說:「那又怎麼樣?反正爺爺喜歡我,也不會說我的。」

夏芷兮無奈:「你說的對,不止爺爺,全家誰不寵著你。」說完,看了眼手機,說:「行了,你這受寵的大小姐,該去哪去哪吧,不要再來煩我了!」說完,越過她就要走。

「你回來!」夏語兮又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大聲的說:「我還沒讓你走呢!」

「有意思了,我走不走還得讓你允許嗎?」夏芷兮心裡不痛快,就要甩掉她的手。

「芷兮!」顧邵陽不知道從哪裡走過來,叫了她一聲,又看向夏語兮。

姐妹倆怔愣一下,看向他,夏芷兮問:「你怎麼還沒走?」

顧邵陽卻沒有理她,看著夏語兮問:「這位在我餐廳鬧事的小姐,你現在又來騷擾我女朋友,是幾個意思?」

「你胡亂說什麼?」夏芷兮沒好氣的說。

夏語兮也很吃驚,看向夏芷兮問:「他是你男朋友?真的假的?」

「假的!」夏芷兮說著就去推顧邵陽,生氣的說:「偶像劇看多了你,裝什麼我男朋友!這裡沒你的事,你快走吧!」

「你真是不知好歹!」顧邵陽說:「我說是你男朋友,不是可以給你撐腰嗎?她也不敢欺負你!」

「我謝謝你,不必!她欺負不到我頭上!」夏芷兮說。

夏語兮走上來,沖著顧邵陽就喊:「喂!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欺負她了?都是她一直欺負我好不好?」

「你說這話不怕遭雷劈嗎?」夏芷兮冷冷的問。

話音落下,突然手裡的電話響了起來。夏芷兮一看,臉色微變,看向了夏語兮。

「怎麼了?」夏語兮擔憂的問:「爺爺的人來了?」

夏芷兮看她害怕的樣子,譏諷的說:「膽小鬼,剛才不還挺無所謂的嗎?」說罷,接起了電話。

「林叔,是我。 鈺樓明玥長相憶 嗯,語兮在我這呢,好,我知道了,那還是留兩個人在這邊吧,她整天雞飛狗跳的,萬一有點什麼事身邊也有人。好,告訴爺爺不用擔心。」夏芷兮跟著對夏語兮說:「林叔叫你聽電話。」

夏語兮不情願的接過了電話,走到了一邊去接。

顧邵陽問:「你妹妹過來蓉城幹什麼來了?」

「我也不知道。」夏芷兮抱著胳膊冷眼看她,嘲諷的說:「偷跑出來的,一看就沒好事!」

「說不定也是逃婚呢?」顧邵陽揶揄的笑著說。

「呵!」夏芷兮自嘲一笑,「你以為誰都向我一樣不受寵嗎?爺爺可捨不得看她受委屈。」

顧邵陽看了她一眼,說:「嗯,像你這性格,不受寵也是有原因的。」

夏芷兮斜眼瞪了他一下,沒說話。

夏語兮接了電話回來,把手機遞給她,說:「爺爺讓你照顧好我。」

「你又不是小孩子,我為什麼要照顧你?」夏芷兮根本就不買賬,繼續說:「家裡已經有兩個保鏢留下來了,你在酒店住,吃喝不愁,還要我照顧你什麼?你在這邊辦完你的事,就趕快回去,別出了什麼事,爺爺又該罵我了!」

夏語兮說:「我不要住酒店,我自己一個人害怕!」

「害怕你自己一個人跑出來?活該!」夏芷兮毫不留情的罵道。

「夏芷兮!」夏語兮終是不高興了,「你有完沒完?我不管,我要去你家住!」

「不可以!」夏芷兮拒絕道:「花生蘸不喜歡家裡有生人,它會害怕的。」

「我還不如一隻破貓了?」夏語兮生氣的大叫。

「你說話給我小心點!」夏芷兮警告的說:「再說一句破貓,我撕爛你的嘴!」

「來呀來呀!我怕你呀!」夏語兮也不甘示弱的大叫。

顧邵陽見狀,急忙過來打圓場,「都別吵吵了,都是一家人,這是幹嘛呢?」

「誰和她一家人!」姐妹倆異口同聲的說。

顧邵陽苦笑:「這你們倆倒是很默契。行了,先聽我的,都沒吃晚飯呢吧?我先帶你們倆去吃飯,什麼事,吃過了飯再說。」

夏語兮說:「那好吧,正好我都餓了。那走吧。」

夏芷兮呼出一口氣來,心裡大罵真是冤家,冤家!肚子也咕咕的叫了。

找了一家口味不錯的飯店,三人吃飯。

「你來蓉城幹什麼來了?」夏芷兮問。

「嗯,追人!」夏語兮喝了一口湯,認真的說。

「追人?什麼人?欠你錢的人?」夏芷兮好奇的問。

夏語兮看著她,狠狠地白了她一眼,說:「今天都是因為你,壞了我的好事!」

「喂!你別什麼事都往我身上推好不好?」夏芷兮不悅的說。

顧邵陽問:「你是來追你喜歡的人?」

夏語兮重重的點頭,「嗯,我今天來餐廳,就是來找他的。」說完,又瞪著夏芷兮看,說:」要不是看到她,和她吵起來,我就能坐我男神身邊了。哎……我的形象啊,剛才在餐廳鬧的那麼大,我男神肯定看到我了,全毀了!」

顧邵陽也很認真的點頭說:「如果你男神不是聾啞盲人的話,估計剛才你的醜態他會全都看到的!」

「所以我說這事都怪她不過分吧?」夏語兮問顧邵陽。

「你不抓著我像個潑婦似得大喊大叫,你男神也不會看到你醜惡的一面!」夏芷兮大口吃飯,毫不客氣的說。

「你——」夏語兮說:「誰叫你說話那麼難聽的?」

顧邵陽見又要打起來,忙說:「打住打住,吃飯吃飯。」

三人餐桌恢復到了平靜,誰都沒說話,默默的在吃飯。

可也只平靜了幾分鐘,夏語兮抬頭問顧邵陽:「喂,你在蓉城的人脈怎麼樣?上層人都認識嗎?」

顧邵陽給自己杯里倒水,邊說:「你問這個幹什麼?」

「當然是要找門路了,我去我男神公司,他不見我,叫保安給我趕出來了。」夏語兮可憐巴巴的說:「我想,找個和他熟識的人一起去他公司,他多少都會給點面子的,我也不至於的被趕出來。」

「你那男神哪個公司的?叫什麼啊?」顧邵陽邊問,邊喝了一口水。

「他叫顧邵霆,是顧氏企業的總裁。你認識他嗎?」夏語兮期望的看著他問。

「噗!」顧邵陽剛喝進去的水,一下全都噴了出來,吃驚的問:「你說誰?顧邵霆?」 車上,簡依然轉頭看了看顧邵霆,又轉過了頭來,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邵霆。」她輕輕的叫了他一聲。

「嗯?」顧邵霆應道,「怎麼了?」

簡依然握住他的手,朝他輕輕的笑了笑,「想什麼呢?怎麼不說話?」

顧邵霆反手握住了她的手,大拇指在她的手背上輕輕的摩挲,說:「在想寧嘉要和我說什麼。」

「你覺得她會要和你說什麼?」簡依然心裡緊張,問道。

顧邵霆呵的笑了一聲,「不知道。不過肯定是不讓說的吧?景言一直在攔著。」

簡依然緊抿著嘴,附和著說:「應該是吧。」

顧邵霆看了她一眼,也沒再說什麼。

車子到了簡依然家的小區門口,顧邵霆和簡依然下了車。

「不用送我進去了,你喝了酒,早點回家休息吧。」簡依然體貼的說,邊給他整理了一下衣領。

顧邵霆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小區,搖頭說:「我還是送你進去吧。」

「不用啦。」簡依然說:「你送完我,我還擔心你有沒有安全出小區。這小區治安很好,不用擔心我。」

顧邵霆不確定的問:「真的不用我送?不害怕嗎?」

簡依然抿嘴輕笑,雙手摟上了他的腰,臉緊緊的貼著他的胸膛,輕聲問:「邵霆,你這是在關心我嗎?」

顧邵霆手摸上她的發,「小傻子,問什麼傻話呢?」

簡依然吃吃笑了兩聲,又說:「邵霆,如果寧嘉以後跟你說了一些事,你會不會相信?」

「那要看什麼事咯!」顧邵霆不以為意的說。

「嗯……如果是……」簡依然支吾,還是沒有說出來。

「如果什麼?」顧邵霆扶她起來,問:「是不是有什麼在瞞著我?」

「呵呵,沒有啊。她要和你說什麼,我不知道啊。」簡依然窘迫的說,「沒什麼了,你快回去吧。回家叫傭人給你沖杯蜂蜜水。」

說完,她又像是想起來什麼似得,對他說:「哦,對了,拍婚紗照的日子訂下來了,清明過後,好不好?」

「你說的算。」顧邵霆在她額頭吻了一下。「到家給我發個信息。」

「嗯。」簡依然心裡甜絲絲的,又在他臉頰上親吻一下,轉身進了小區,還不忘回身給他揮手。

顧邵霆見她進了小區后,上了車,離開。臉上帶著一絲凝重,拿出電話來,撥了過去。

「景言,到家了?」顧邵霆說:「等我,我現在過去。」

「什麼事啊?我都要睡了。」紀景言搪塞道。

「少來!二十分鐘後到。」顧邵霆沒好氣的說完,掛斷了電話。

寧嘉在那邊啃著蘋果追著劇,見紀景言接完電話,臉色不太好,好奇的問:「誰打來的啊?」

「邵霆。」紀景言說:「不用問,肯定是來問你要和他說什麼的。」

「那就說唄。」寧嘉倒是高興了,「你看,邵霆也是想知道的。」

紀景言無奈的一嘆,看著她說:「你快別說話了,成嗎?」說完,又撥了電話出去。

簡依然慢慢的往前走,氣自己沉不住氣,用手敲打著頭。為什麼要問,就應該當沒有發生過啊,真是笨死了!不過寧嘉這個賤人,懷了孕還不消停,真是看出來你和莫雨晴是好朋友了,就這麼著急的為自己姐們兒打抱不平嗎?不給你個教訓看看,真不能讓你閉嘴!簡依然眼裡透露出狠辣,從包里拿出手機,打了過去。

顧邵陽和夏家姐倆吃了飯後,從飯店出來,身邊多了一個狗皮糖——夏語兮。

當知道顧邵霆是他的哥哥后,夏語兮興奮的尖叫聲引來全飯店用餐人員的側目。她坐到顧邵陽身邊,雙手緊緊的摟住他的胳膊,萬分激動,「你說的是真的?他真的是你哥?親哥哥嗎?」

顧邵陽把胳膊費力的抽出來,輕皺眉頭說:「你知道我哥有女朋友吧?」

「知道啊,有女朋友怎麼了?又沒結婚。」夏語兮不在意的說,「邵陽哥哥,等下我和你回家好不好?」

「不好!」沒等顧邵陽開口說話,夏芷兮先厲聲拒絕了,「你一個陌生人,去人家合適嗎?」

「我怎麼是陌生人了?邵陽哥不是你男朋友嗎?四捨五入,我們是親戚了!」夏語兮現在是緊緊要抱住顧邵陽的大腿,決不能讓他跑了。

「親戚個屁!」夏芷兮決不能讓她去顧家丟人現眼,對她說:「你也別回酒店了,跟我回家!」

「我不要!」現在夏語兮不同意了,笑嘻嘻的對顧邵陽說:「邵陽哥哥,等下我和你回家!」

一個要來,一個不讓來,姐妹倆從飯店裡一直到外面,還在爭論不休。夏語兮更是抱著顧邵陽不撒手,死活要和他回家。

「你一個女孩子,還知不知道羞恥?真給我們夏家丟臉!」夏芷兮用夏語兮的話來罵她。

夏語兮不理會,對顧邵陽說:「邵陽哥哥,咱們不理這個瘋婆子,走,回家!」

顧邵陽哭笑不得,對夏語兮說:「你和我回家,我怎麼和家裡人說啊?」

「你就說是朋友唄,或者是小姨子也可以!」夏語兮油嘴滑舌的說。

夏芷兮一聽不幹了,生氣的很,一把拉過夏語兮的胳膊,對她說:「你再給我胡說八道,看我怎麼收拾你!走,跟我回家!」

「我不要!我要和邵陽哥哥走!」夏語兮掙扎,卻逃不脫夏芷兮的桎梏。

在街邊攔了計程車,夏芷兮粗魯的把她給推上車后,和顧邵陽連招呼都沒打,直接上車離開。

顧邵陽看著姐妹倆上了車,終是呼出一口氣來,上了車,朝家開去。

夜半下起了雨,淅淅瀝瀝的春雨,輕打在玻璃窗上,吵醒了淺眠的莫雨晴。看了一眼牆上的鐘錶,兩點四十分。

她慢慢的坐起來,揉了揉眼睛,又打了一個哈欠,下床穿上拖鞋,出了房間。

廚房裡,已經有傭人在忙活著了。玉嬸見莫雨晴進來,忙問:「小姐,你怎麼起來這麼早?有什麼需要?」

莫雨晴手裡拿著杯,說:「今天不是要祭祖嗎?蕭遠航叫我早點起來。房間里沒有水了……」

「哦,好,我給你倒水。」玉嬸拿過了她手裡的杯子。

莫雨晴看著偌大的廚房,隨意的走到爐具前,抬手揭開了鍋蓋看,問:「早上吃什麼啊?這是什麼湯?」

玉嬸轉頭看了一眼,忙說:「小姐,別燙著你。這是我們傭人和保鏢的伙食。小姐你們的早餐在另一個廚房做。」 「另一個廚房?」莫雨晴好奇的問,來這裡這麼長時間,還真不知道這裡到底有幾個廚房呢。

玉嬸把水杯給莫雨晴,笑了笑說:「你天天在房間里,自然是不知道了。」

莫雨晴接過水來,喝了一口說:「我這也是看這裡亮著燈,過來的。」

玉嬸問:「餓了嗎?我給你沖一碗黑芝麻糊喝好不好?」

「嗯!」莫雨晴重重的點頭,「玉嬸,你對我真好!」

有傭人從身邊過,對莫雨晴問好。

玉嬸背對著她,從柜子里拿出黑芝麻糊,邊對她說:「玉嬸喜歡你,當然就對你好了。你在這裡舉目無親,又受了些委屈,我呀,看著也心疼。」

莫雨晴心裡湧起一陣暖流,問她:「玉嬸,今天清明,你要不要去墓地?」

「老公和孩子的都在老家,我也回不去,晚上給燒點紙錢就算了吧。」玉嬸用勺子輕輕的攪著黑芝麻糊,嘆了一口氣說:「每年都是這麼過的。」

莫雨晴低頭,不知該說什麼安慰她的話。

玉嬸把黑芝麻糊放到桌子上,又遞給她勺子說:「喝吧,慢點,燙。」

「謝謝玉嬸。」莫雨晴舀起芝麻糊,慢慢的喝了一口。

莫雨晴邊喝邊看著來回忙碌的傭人。沒一會兒,保鏢和傭人都進來了,要吃飯了。正好她也把黑芝麻糊喝完了,站起來給他們讓地方,說:「你們慢慢吃吧。」

從廚房出來,她四處轉了轉,最後在落地窗前站定,獃獃的看著外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