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風岩亦是笑道:「大哥這次可真是把天給捅破了,天堂界派系只怕是該抓狂。」

「崑崙界如果能夠多幾個張若塵,崑崙界又何懼來自各方的挑戰?」裴雨田有些感慨道。

看完傳訊光符上的內容,風岩三人無疑都很高興,懸著的一顆心,終於得以放下。

與此同時,中域慕容世家,亦是得到消息。

「天堂界派系想要絕我聖明的根,當真是痴心妄想,有殿下在,聖明絕不會亡。」慕容葉楓很是激動道。

他其實很想趕去聖明城,阻止天堂界派系的陰謀。

奈何有強者堵在慕容世家外,任誰也無法出入慕容世家。

他雖強勢出手,可還是被人給堵了回來,根本就無法殺出去。

而且即便他能殺出去,慕容世家恐怕就得在頃刻間飛灰湮滅。

慕容月道:「殿下此次是徹底殺出了聖明的威風,哪怕是天堂界派系想要對我聖明不利,也要付出慘重的代價。」

「待得聖明的實力再壯大一些,定要好好與天堂界派系清算一番。」慕容葉楓意氣風發道。

等他徹底煉化麒麟至高圓滿果實,修成至高圓滿體質,屆時,他將無懼任何人。

另一邊,聖明城和孔雀山莊發生的事情,傳播開來不久,天堂界派系便是有了反應。

「膽敢與天堂界為敵,無論是誰,都絕不會有好下場,沒人可以踐踏天堂界的威嚴,張若塵,好好留着你的人頭,等我宙宇來收。」

一名天堂界的頂尖強者發聲,再度引發軒然大波。

「宙宇乃是與軒轅裂空齊名的絕頂強者,不久前,陰間出現一位不朽大聖級別的七劫鬼王,竟是瞞過了巡天使者,可惜其運氣不好,遇到了宙宇,二者激戰數千回合,將萬里陰間大地打得沉陷,最終,宙宇取勝,將那位七劫鬼王擊殺。「

「雖說宙宇因此付出不小代價,但卻通過這一戰,證明了他本身的強大實力。」

「就現階段而言,宙宇是最為希望達到天宮四大天王那一層次的人選之一。」

「真沒想到,宙宇竟是打算親自對付張若塵,這一次,恐怕真的是誰也救不了張若塵。」

「連宙宇都被驚動,定然是天堂界有大人物震怒,要拿張若塵開刀立威。」

「宙宇如今正在陰間廝殺,一旦歸來,張若塵只怕就性命不保。」()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藍妹妹,你且聽我解釋,我也有我的苦衷。」龍葉兒也露出苦澀的笑容,放下了武器。

既然龍葉兒都放下了武器,藍心也放棄了攻擊防禦的姿勢,靜靜地等著。

她其實也覺得無語,有什麼苦衷你倒是說啊,一個勁地說自己有苦衷,現在給龍葉兒時間,讓她說。她卻一個字也不說。

藍心可是最討厭這種情況了,有話就說話嘛,幹嘛一直說自己有苦衷。你倒是說你的苦衷啊。

小白靜靜地等著,黑色的眼珠子以一種不可查覺的速度慢慢地觀察著四周的景色。只見這裡四周空蕩蕩,遠處的樹木隱隱約約像一群隱藏在黑暗中的野獸,在等待著什麼。

奇怪的是不遠處田埂處有幾個人影在晃動,有點像田間農婦。

只是奇怪的是,這明明已經是夜晚了,怎麼還有人在田間工作?

甚至枝繁葉茂的樹上還有幾個高大的人影在忙碌著,好像被野獸吞噬,尤其是圍繞在人們周圍那晃來晃去的長鞭子一樣的物件,不時拍打在人身上,看著慘烈無比。

藍心只覺得內心無比氣憤:她從未見過這樣的景象,在天龍國她也不是沒有見過農婦在田間勞作的情景。但她從未見過這樣辛苦地夜間勞作,還伴有鞭子的鞭打。

哪怕是前世的封建王朝,最殘酷的朝代,也絕沒有讓百姓夜間勞動,還伴有鞭打的現象。

這樣想著,小白那雙剛剛收起的爪子又微微在地上摩擦著,顯示著藍心不平靜的內心。

「藍妹妹,你先不要動怒,我可以解釋的。」龍葉兒以為藍心還在記恨設計她的事,又連忙說了句。

只是這句讓藍心卻更加生氣了。到底說不說啊,不說她可要走了。天大地大,又有飛天白虎相伴,她哪裡回不去家呢?

小白那雙巨大的虎翅也扇動著,不知道要收起來,還是打算展翅高飛了。見到著一幕,龍葉兒也不說無意義的道歉的話,連忙解釋說道:

「藍妹妹,我們天啟王想見你,但這事並不想讓鎮南王知曉。王令如山,我也只能用這樣的計策。」

龍葉兒誠懇地說道,眼裡滿是歉意。

不過藍心肯定不能全信,這個理由她是半信半疑。

藍心收起了小白的虎翅,斂起了周身尊貴的氣息,使小白看起來只是一隻普通的白虎。

龍葉兒說完便一直注意著小白的舉動,見小白只是抖動了幾下身體,隨後便聽到一個熟悉的女聲:「小白鎧化。」

只見小白眼裡光芒更盛,一陣白光閃過,白衣白鎧的藍心便出現在原地。

「藍妹妹?」龍葉兒快步上前,藍心卻一個閃身,沒有和她對視。

「你還在生氣?」

「我應該原諒你嗎?」藍心轉過身,觀察著遠處的景象,心裡愈加疑惑了。

「這些人,披星戴月,在田地里勞作,已經夠奇怪了。只是被長鞭子抽中,為何連呻.吟聲也聽不到。」

「藍妹妹,你看來到來了。離天啟城也不遠了,不如就進去坐一坐吧?」龍葉兒一臉笑意地說著。

藍心卻奇怪地瞪了她一眼,啥叫來都來了?藍心可嘴不吃這一套了。

呵呵噠,來都來了……

藍心又轉念一想,聽龍葉兒的意思,這就是天啟龍族的地盤了。

那遠處景象或許不像她之前想的那樣,或許人家天啟族就是白天睡覺,晚上工作呢?

藍心表示一切還需要再觀察觀察,先不要妄下結論。至於龍葉兒說的,天啟王要見她,難道又是因為上次她從魔化怪物爪下逃生,所謂的天香花盾?

上次在徐州不是已經研究過了嗎?

難道又需要她了?

藍心一想到這裡,隱隱有些興奮。又到了需要她藍心的時候了,一想起上次天啟王獎勵的銀票,她的心跳都加速了。

可是就這樣來到天啟族,不與家人說下,可以嗎?

「不行,我必須回去。如果找不到我,我家人會擔心的。再說了,我還得回櫟陽過年呢!」

藍心雖然心裡那樣想,依舊撇撇嘴,表示很不情願。

「哎呀,藍妹妹,你看你。都來了,姐姐還能讓你空手而歸?」龍葉兒著急了,連忙過來擋住了藍心的去路。

「怎麼個不讓我空手而歸?你倒是說說呀。」藍心也樂了,來了點興趣。

「你不是要提升實力嗎?我們天啟龍族就有可以讓你提升實力的寶貝。到時候見了天啟王,你再好好表現下,還不手到擒來?」龍葉兒笑嘻嘻地說道。

藍心明知道龍葉兒說的寶貝可能沒那麼容易得到,但心裡還是痒痒的。

凝結完美金丹可不容易,她現在的確需要提升實力的東西。

「我現在可不需要啥寶貝,我就想凝結完美金丹。你們這破地方有能讓我凝結完美金丹的寶貝嗎?」

藍心瞥了眼四周,只見這裡土地貧瘠,草盛莊稼稀。

「哎你可別說,我們天啟龍族雖然看起來窮,卻並不缺少資源。龍骨龍珠遍地是,不過到時候能否找到能讓你凝結完美金丹的寶貝,還得看你的運氣呢!」龍葉兒大言不慚地說道。

藍心卻對龍葉兒所說的龍骨龍珠來了興趣,記得之前試煉之地,她可就在岩漿河流那得到過一顆龍珠。

只可惜後來為了讓那個機甲領隊救自己,送給他了。

難道龍珠有能讓人凝結完美金丹的作用?那她可虧大發了!

藍心心疼地不行,哭喪著臉說道:「龍珠龍骨和我又有什麼關係呢?我可是飛天魔虎家族的。」

龍葉兒卻解釋說道:「藍妹妹,這你可就說錯了。龍珠可是個好東西,它是一個人龍血純凈到一定程度,龍魂強大的標誌。而你的飛天魔虎如果能融合龍珠,到時候也就能擁有龍族的某些本領了。期待嗎?」

說到最後,龍葉兒還衝藍心眨了眨眼睛,藍心好奇地問道:「融合了龍珠,就可以凝結完美金丹了嗎?」

龍葉兒聽到這話,一臉無語:「咋可能呢?完美金丹看的是資質和血脈,還需要有頂級王者元魂反覆提純才行。我們整個龍族也沒有幾個完美金丹的強者。當然……額如果你能得到龍王之珠,還是有希望的。」

龍葉兒見藍心好像又要離開,連忙又改了口,說完又盯著藍心。

藍心一聽龍王之珠,瞬間覺得了無希望了。不過來都來了,就去看看吧。

說不定還有其他奇遇呢?等到了所謂的天啟城,再找人寫封信報個平安吧!

「那好吧,我就去天啟城走一趟!」藍心感受著空氣中瀰漫的強大龍威,突然豪情萬丈。 「不論如何我都不會不救你的,你是我的徒兒,我自當竭盡全力的護着你。」

「不要,師父不要!」

被困在結界之中的他瘋狂喊道。

……

十分微弱的聲音。

微弱到風一吹,似乎就可以把聲音給吹散。

「小清兒。」

寧晏也不知道為什麼總是覺得心裏慌的,剛才一聽到丁裕清喊寧晏師父,寧晏便立即出現了。

卻是發現眼前的丁裕清出事兒了。

「小清兒?」

寧晏把手放在了丁裕清的臉上,發現此時的他皮膚滾燙的嚇人。

「唔,師父。」迷迷糊糊之中好似聽見了寧晏的聲音,想要努力睜大眼睛的他卻是無法做到。

他此時虛脫無力。

手下意識卻是握住了寧晏,那大手輕輕的無力的握着她。

寧晏用靈力在丁裕清體內探查了一番,卻是發現是冰魄草的緣故。

冰魄草是可以幫助修仙者鎖住自身靈力的上品靈草。

顯然,此番看來,冰魄草或許與小清兒不是良藥。

「小清兒,你堅持一下,我幫你把這冰魄草逼出來。」

隨着寧晏不停的把靈氣輸入到丁裕清身體,那原本在丁裕清體內的灼燒的冰魄草緩緩被逼出來,隨着丁裕清一聲悶哼,瞬間那滾燙和灼燒皆消失。

「小清兒?小清兒你醒醒。」情急之下,寧晏只好把人抱在懷裏,用仙氣幫他緩緩調理身體,讓他不至於那麼難受。

她這回差點害了小清兒。

「對不起,是為師思慮不周。」

「不,不是師父的錯。」少年此時清秀俊美的臉龐上緩緩變得有氣色。

「師父都是為了我好。」丁裕清艱難道。

寧晏心裏微微一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