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風老柒一臉無語,便手指輕輕一指!這隻鼠王的眉心,便被擊穿一個洞!鼠王的眼神此時也是立馬變成了灰暗色的!不過就算死了,他依然保持著這個動作,因為在先前的時候,他就被風老柒給定住了!

而這時候,那些老鼠們在見到他們的鼠王被殺死了,也是嚇了一跳,現在他們所要想的那就是逃命!

葉風這時候有些迷茫的看著這兩人!卻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再說了如果不是這兩人的話,估計他今天就被殺死了。

「小螞蟻!你很不錯,很有骨氣!就算受了這麼重的傷,居然戰意還如此的強烈!」白常天笑呵呵的看著葉風說道。

葉風這時候,看了看風老柒和白常天,雖然他沒有看到白常天出手,但是他知道,能與像風老柒這樣高手站在一起的,最起碼也要實力相當,更有甚者還可能更高。

「多謝相救!今日的救命之恩!我將來必定會回報的!」葉風對著兩人說道。

而這時候,兩人也是詫異了起來,沒想到一隻才剛剛成為妖獸的螞蟻居然就能口吐人言了!在他們二人看來,這隻妖獸的天賦也確實不錯,而且他們兩人也知道,螞蟻的生命本就很短,能夠成為妖獸,那他必然有過人的天賦,而且能夠在螞蟻有限的生命裡面達到後天一階,那可是很多人類都比不了的啊!

可以說,就算在人類當中,葉風這樣的天賦,那也可以稱之為天才啊!

「哈哈哈……沒想到你現在就能口吐人言了!」風老柒也是笑了起來說道。

而這時候,白常天也是對著風老柒說道:「風兄,現在是開始履行承諾的時候!」

「哦?沒想到你現在就想有掉你的這個承諾?你不好好想想?留著以前關鍵的時候再用?」風老柒也是笑著說道。

當然,他自然想讓白常天把他的承諾用掉,這樣一來,他就可以輕鬆了,至少不會被誰整天的掛在嘴邊上了。

「哈哈哈……你也知道,我來這裡是為了建立一個宗門,而我要你給我的這個承諾,那就是在這裡與我一起建立宗門,直到我宗出現第一個玄王級別的弟子!如何?」白常天一臉壞笑的對著風老柒說道。

風老柒也是被白常天嚇了一跳,我靠,這不是要老子免費給他當苦力啊!而且還要等到出現玄王強者之後,他的承諾才到期!以後沒有好日子過了啊!風老柒一副苦瓜臉的樣子看著白常天,想要讓白常天換一個要求。

可是白常天卻直接把頭扭到了一邊,根本不去看他!

風老柒也是沒辦法了,隨即說道:「好吧!干就干!我可先說清楚!要我給你當苦力,那是想都別想的!不過讓我在你這裡,以後什麼好吃好喝的把我供著,那還是沒問題的!而且教徒弟的事那也你自己去辦!我可不管!我只會在宗門有難的時候,才會出手!」

白常天就是等的這個答案!他知道,如果要把風老柒留在這裡,那就必須這樣!而且既然現在風老柒已經同意了,那其他的事情,以後就好辦了!白常天可不相信風老柒在陪著這個宗門一起成長之後,會對這個宗門不會有感情!

「好!那以後,你就是我擎天宗的大長老了!以後宗門的事情!除了我這個宗主之外,你的權利最大!」白常天一臉笑容的對著風老柒說道。

而葉風他們自然也是被完全的無視掉了,畢竟葉風也只不過是一個後天一階的妖獸罷了,白常天沒有將他這個做為妖獸的存在給殺死就很不錯了!

所以就算被忽視了!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再加上,葉風的實力,能被對方重視得起來嗎?

葉風聽到了這個白常天要在這裡建立一個擎天宗,所以也是立馬說道:「宗主,不知道你們收不收像我們這樣的弟子啊?」

白常天也沒有想到這時候葉風會突然插了一句話,不過現在雖說是打算在這裡建立宗門,不過那也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加進來的,當然,妖獸的話,一般在人類宗門裡面,那都是一些十分低賤的存在,像什麼拿來守門啊,守山之類的!

不過白常天看向葉風的時候,卻也是笑了起來,說道:「像你們這樣的第子?你是指妖獸嗎?」

葉風立馬了點了點頭,當然,如果能夠帶著他的這些子民們加入這個宗門,那以後也可以得到庇護啊!而且到時候上面他們宗門強大了,那到時候,他們在地下的話,那自然也就可以稱霸了。

風老柒也連忙說道:「妖獸成為人類宗門的弟子?」

「怎麼?不可以嗎?」葉風立馬詢問了起來。

而白常天卻也是有些為難了起來,原本人族與妖族就是對立的!要是他把葉風收為了弟子的話,到時候被其他宗門發現了,那豈不是說他與妖族勾結嗎?估計到時候宗門還沒有建立起來,就會遭受所有人族的圍攻了!

這其實也不是他最想看到的一幕!

不過他在看到葉風先前的情景,也是起了收下他為弟子的心!雖說只是妖族,但是這隻妖族可以為了自己的子民,不懼強敵!哪怕是死,也要一戰!這不是就與自己十分相像嗎?

當然,白常天不是為了自己的子民,而是為了自己的朋友,最終卻受到了宗門的追殺,也導致白常天直接背叛了宗門!

當然,像白常天這樣的存在,所在的宗門,那必然是十分強大的! 墨雲臣又猶豫了幾秒,最終還是沒有追出去。

他的確是將上官文佩慣壞了。

他記得他們剛結婚那幾年,上官文佩都不是這樣的。

那時候,她是真的很溫柔懂事,也是真的將一個家維持打理的很好。

那時候的她太好了,所以才會讓他想要寵著她,對她好。

可沒想到,因為他太過嬌慣她,會將她慣成現在這樣。

想到剛剛墨夫人那嘶聲力竭,表情猙獰的可怕模樣,墨雲臣覺得老太太說得或許沒錯。

他不能再慣著上官文佩了。

讓她去外面吃點苦,沒準是好事。

如果吃點苦,可以讓她改改脾氣,讓她想清楚一些事情,那就再好不過了。

*

墨夫人就這麼第二次離家出走了。

上一次離家出走,她沒能堅持幾天,就回了墨宅。

而這次。

墨夫人像是下定了決心般,離開墨宅后,便再也沒有和墨家的任何一個人聯繫過了。

這一走,很快就是一周過去了。

墨家老宅發生的矛盾,喬綿綿他們這一群小輩是第二天才知道的。

作為兒媳婦的喬綿綿和姜洛離對這件事均沒有發表什麼意見。

倒是墨夜司和墨時修這兩個親兒子,對於墨夫人這次的所作所為,都和老太太一個態度,沒人想過要去找墨夫人,也都覺得她在外面吃點苦反而是一件好事。

兩個親兒子都是這樣的態度。

喬綿綿和姜洛離便更是沒什麼可說的了。

畢竟她們都不喜歡這個婆婆。

只要不和這個婆婆住在一起,墨夫人作天作地,那都跟她們沒關係。

尤其是姜洛離如今更是有女萬事足。

天天開開心心奶著孩子的她,就連墨時修這個丈夫都被她忽略了不少,她哪裡還有什麼心情去關心墨夫人怎麼樣呢。

喬綿綿也是閑了兩天,便開始忙起來了。

金像獎事件告一段落後,年度大製作古裝玄幻電影《鳳凰于飛》正式啟動,身為女二號的喬綿綿需要跟隨劇組一起去國外拍攝近三個月的時間。

喬綿綿之前參演的電視劇《如果不能愛》和錄製的綜藝節目都是在國內拍攝的,所以那時候雖然她在外地待了幾個月,她和墨夜司卻也還是經常有見面,並沒有因為異地的原因聚少離多。

就是那個時候,墨夜司比較辛苦一點。


但國內的航班,一般都是兩三個小時。

所以墨夜司只要能抽點時間出來,雖然折騰了點,倒也是可以當天飛個來回的。

對他工作上,也沒有太大的影響。

但這次不同。

喬綿綿去的那個國家光是單程,就要飛十個小時。

如果飛來回的話,延誤一下,一天的時間就沒了。

這也就意味著,這次分開,兩人想要見面,就不可能再像以前那麼容易了。

尤其是,墨夜司這段時間也開始忙起來了。

墨氏收購了沈氏,就得替沈氏收拾爛攤子,而沈氏遺留的爛攤子太多太多了。

想要將一個大型破產企業轉虧損為盈利,並不是件簡單的事情。 白常天看了看風老柒,然後又看了看葉風,隨即說道:「想要加入本宗,那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以你現在的情況,如果加入進來的話,以後在宗門裡面也不好混!要是你能達到先天之後,化形成功,那到時候以人類的身份加入本宗,那自然是可以的。」

「達到先天嗎?我一定會做到的!」葉風堅韌的眼神望著白常天說道。

此時,風老柒卻是立馬說道:「想要達到先天,以你螞蟻的生命,你可以做到嗎?而且像你這樣的存在,能夠成為妖獸,那也是十分不錯了!先天可不是誰想踏進就可以踏進的啊!就連人類,都有很多人,一輩子卡在了後天巔峰無法進入先天!」

葉風對於風老柒的話,卻是有些不愛聽了!人類不行,那他就一定不行嗎?葉風根本不相信這些!而且只要自己努力,那也是有可能在自己有限的生命裡面踏入先天的!

雖說螞蟻的生命很短暫!但是自己修鍊到後天一階之後,就明顯的發現,自己的生命在不斷的延續著!只要自己突破到了後天二階,他相信,自己的生命那也一定會延長不少的。

「好了!只要你達到先天,本宗主就讓你加入我擎天宗!不過,還有另外一種方法,可以讓你加入本宗!就是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分割出自己一半的靈魂出來了!」白常天對著葉風說道。

分割一半的靈魂出來?葉風也是傻眼了!當然風老柒也是張大了嘴巴,葉風不知道,但是他可是知道啊!

「你是想要這隻小螞蟻修鍊一具分身?那怎麼可能!你看看他現在才後天一階,靈魂能有多強?要是再分出一半出來的話,那豈不是要了他的命嗎?要是到時候他的靈魂進入了一個廢物的身體裡面,就算有了分身,也不會有多大的成就!還不如就他現在這個樣子呢,只要能夠有機會達到先天,那還是有機會的!」風老柒立馬說道。

在他看來,修鍊分身,那是一件十分恐怖的事情!而且一旦失誤,那會連帶本尊也會一起覆滅的!

葉風聽了風老柒的話,也才明白,原來是這樣!如果真的是要分割出一半的靈魂然後去修鍊一具分身,那以後他就可以以人類的身份行走在人類世界了!

「我願意!修鍊本就是與天爭命!如果這都不敢去博的話,就算將來修得再高!心中永遠都會差人一等!如果不能成功,那就是死!二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葉風堅定的說道。

而葉風的話一出,兩人也是嚇了一跳,這還是一隻螞蟻嗎?居然能從一隻螞蟻的嘴裡面說出這樣的話來!此子如果真的修鍊出分身出來的話,那將來一定不可限量啊!

「好!有膽色!沒想到你的膽色居然比我還要高!雖然你是一隻螞蟻,但是比起很多人類來,那也不差了!而且世上的人類,要是遇到這樣的選擇他們一般情況下都不會選擇的!雖然修鍊了分身出來,實力會強大許多,但是沒有成功,那就是死路一條!只要你修鍊出了分身,那你便是我天擎宗的弟子!」白常天此時也是高興的笑了起來。

隨後,一道功法,直接以醍醐灌頂的方式,傳送進了葉風的靈魂裡面!這樣一來,葉風便可以按照裡面的方式來修鍊自己的分身了!

當然,現在葉風的靈魂還十分的弱小!就算分身修鍊出來了,那也是十分弱小的!可以說,比起一般的人,那都要差上很多很多。

葉風得到了修鍊分身的方法,那也是十分的興奮的!終於可以不用修鍊到先天就可以變成人了!這如何能讓他不高興呢!

而白常天把功法給了葉風之後,便與風老柒直接離開了。

葉風見兩人離開了之後,也是一陣感概,畢竟自己現在還太弱小了!要是自己什麼時候也能夠達到像他們這樣的實力,那該多好了!

當然,此時的那結老鼠已經早早逃走了,畢竟他們的鼠王都被殺死了,要是留在這裡的話,那自然也不會好過了,而且現在蟻皇的身後有著兩個如此強大的人類,那更是他們不敢招惹的對象了。

對於那些老鼠的離開,葉風也並沒有去追擊他們,因為現在那些老鼠已經成為了什麼氣候了。所以葉風根本不會去在乎他們的。

而這時候,葉風也是讓其他的螞蟻開始清理戰場了。

葉風來到了老鼠將軍的前面,說道:「老鼠那邊,便有你去收服了,相信以為你的實力,當上那相鼠王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是!屬下一定將那些老鼠全部收服!而現在那些老鼠們見到了陛下您的背景之後,自然是願意臣服的了!到時候我再出現在他們的面前,他們自然就會奉屬下為鼠王了!不過到時候那個軍師不知道該如何處理?」老鼠將軍對著葉風恭敬的說道。

葉風看了一眼他,便說道:「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了,你自己看著處理吧!」

葉風說完,便直接離開了,而老鼠將軍也是朝著以前的鼠窩飛奔而去,這一次他第一是要收服那些老鼠們,再一個便是要將那鼠王以前得到的東西全部送到葉風這邊來。

而他也相信,只要等到葉風的實力強大了起來,以後像那樣的東西,那是要多少就有多少的。

所以他根本不會在意現在的得失的!

葉風回到居住的地方之後,也開始恢復了傷勢起來,畢竟這一次與鼠王對戰,那可是傷復不輕啊!這可是他自出道以來,第一次受到如此的傷!不過這對於葉風來說,那也不是沒有好處的!至少讓他知道了自己實力如何!這樣一來,以後也就會更加的努力進行修鍊了。

同時也為自己所修鍊的這套功法所感到震驚,沒想到以自己後天一階的實力,居然就可以抵擋得住對方三次強大的攻擊。如果要是沒有這修鍊功法的話,估計葉風連一招都抵擋不住就被殺死了。 哪怕是墨夜司再有能力,也不可能一夕之間就將這些問題都解決了。

*

「明天早上九點的飛機,到了機場我們再聯繫!好了,就不打擾你了,這次過去至少得待三個月的時間,你和墨總抓緊時間好好溫存溫存吧。」

喬綿綿接完琳達的電話,將手機丟到一旁,轉身去更衣室準備收拾下行李。

卧室的房門被人推開,黑色的修長身影走了進來,看著喬綿綿朝更衣室走,男人低沉磁性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你要去收拾行李嗎,還是我幫你收拾吧,你自己弄不好。」

墨夜司邁著一雙大長腿,很快就走到了喬綿綿身旁。


「你將你日常要用的護膚品收拾一下就行了。其他的都交給我。」

之前喬綿綿每次去外地,都是墨夜司幫她收拾行李的。

他收拾的,確實比她自己收拾的好。

不但將她的所有東西收納的整整齊齊的,而且行李內各個空間的分配也分配的極好,喬綿綿自己收拾需要裝兩個行李箱才能放下的東西,墨夜司用一個行李箱就可以了。

雖然是從小含著金湯匙長大的豪門少爺,從不缺人伺候,可跟墨夜司生活在一起后,喬綿綿才發現這個男人的各項生活技能比很多普通家庭長大的人都要好得多。

普通家庭還會嬌慣出很多什麼都不會的「巨嬰」。

而像墨家這種真正的名門望族,對後代的教育和培養,往往是標準要高於普通家庭很多的。


不管是墨夜司,還是墨時修,兩兄弟在各方面的條件都是極為優秀的。

姜洛離整個孕期,都被墨時修照顧的很好。

「好吧。」對於這件事情,喬綿綿也沒跟他客氣,她點點頭,「那行李就交給你了。對啦,我查了下,Y國那邊挺熱的,都在過夏天了。我得帶一些夏天穿的衣服才行。」

墨夜司勾唇:「知道,我早讓人查過了。不過那邊雖然是挺熱的,可早晚還是有點涼,薄外套還是要帶幾件的。」

「你讓人查過了?什麼時候查的?」

「當然。」墨夜司抬手捏了捏她弧線秀美的下顎,溫柔道,「你的事情,我什麼時候有不上心的?你這是第一次去離我很遠的地方,我也不能再像以前那樣經常去看你了,真是對你一點都不放心。」

喬綿綿對上男人溫柔深情的目光,心口輕輕一顫:「墨夜司,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放心吧,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可是在我眼裡,你就是一個讓我牽挂,讓我擔心的孩子。寶貝,我對你真是一點都不放心。」男人低低的嘆了一口氣,眼裡儘是不舍,「真不想讓你去,我就不應該答應讓你去那麼遠的地方。」

男人頓了頓,俊美的臉龐上露出一絲遲疑之色,過了幾秒后,還是試探著問了出來:「這部電影,你非拍不可嗎?」

喬綿綿看到了墨夜司眼裡的不舍和擔憂。

她心裡覺得特別的甜,特別的暖,也特別的幸福。 外面那些螞蟻也是很快的便把地面上的屍體清理了乾淨。現在除了有一點老鼠的血跡之外,其他的什麼都沒有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