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馬偉鵬一一給我們介紹了他們,然後就拿出絕鬼帝遺蹟的地圖給我們看了一下。

這畫的有模有樣的,簡直跟真的一樣。

“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我對着馬偉鵬問道。

“我們的團隊爲了這個,早就已經準備好了,隨時都可以出發。”

這樣的節奏簡直是棒,我們當天就離開了冒險者公會,從這裏徒步前往絕鬼帝遺蹟所在的位置,喪魂谷!

喪魂谷距離我們這邊,正常行走大約需要三天的時間,但是大家都各有各的趕路方法,我們終於在第二天的早上,趕到了喪魂谷的位置。

“絕鬼帝的遺蹟,怎麼進去?”

我對着馬偉鵬問道。

這一刻,我就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了,不爲了別的,就因爲這裏的風水問題,這裏的風水,根本就不適合埋葬,也不適合修養,這是大凶的地勢。

“我們先下到谷底,那邊有機關!”

(本章完) 果然學習了風水玄學還是有好處的,光是這個趨吉避凶的本事,那就是走到哪裏都吃香了。

我傳音提醒了蘇小魅,但卻沒有和林蛋蛋還有山膏他們兩個說,山膏太咋呼,林蛋蛋太直,他們兩個要是知道了,那就完蛋了,什麼都露餡了。

蘇小魅則是給我回了一個放心的意思。

我們跟着馬偉鵬他們,順着一條小路下去,到了喪魂谷的谷底。

“怎麼進去啊?”

我對着馬偉鵬問道。

本來以爲,馬偉鵬會矜持一段時間,再等等再露出他的馬腳的,但是我沒想到的是,他翻臉的這麼快。

“進去?你們想進大哪去啊?”

絕地求生之全能戰神 他大手一揮,身邊的五個人,把我們給團團圍住了。

“小弟弟,你叫林星,我沒猜錯吧!”

面對這個情況,我和蘇小魅都還算的上是淡定,但是山膏和林蛋蛋的反應,可就不是那麼好了。

山膏這個傢伙,直接就躲到蘇小魅的後面去了,而林蛋蛋則是一臉憤怒的想要衝上去把這個馬偉鵬給幹翻,但是我把他給攔住了。

“別衝動,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我對着林蛋蛋傳音說道,他這才淡定了下來。

“馬偉鵬,你把我們騙到這裏來,到底是想要幹什麼?”

我一臉憤怒的對着他問道。

“幹什麼?”

馬偉鵬的臉上,露出了邪惡的微笑。

“把你們騙到這裏來,無非就是兩點,劫財劫色被,不過你放心,我是直男,肯定是不會幹你的,當然是幹你身邊的小妞了。”

說到這裏,馬偉鵬的聲音提高了好幾個聲調。

“現在把你們身上的錢交出來,然後乖乖的按照我們的話做,我就留給你們一條生路,不然的話,我們兄弟幾個人手上的傢伙事,可不是吃素的!”

馬偉鵬說着,他旁邊的幾個人,都拿出了自己的武器,虎視眈眈的看着我們,繼續昂視在看着一羣即將被宰殺的小綿羊。

蘇小魅的臉色已經變了,我感覺到了一股澎湃的殺意。

“你確定,你想動我的女人?”

“錯了,現在,應該是我,哦,不對,使我們兄弟的女人了!要是你表現的好的話,說不定還能再賞你玩兩下,哈哈!”

馬偉鵬的不要臉,讓我在也忍不住了。

“蛋蛋,動手!不用留活口!”

林蛋蛋在一旁也是氣的夠嗆,看他那樣子,似乎是早就在等着我這句話了。

“幹!”

一聲怒吼,林

蛋蛋朝着身邊的一位五階鬼將衝了過去。

蘇小魅朝着馬偉鵬衝了過去,我自然是有自知之明的,對上了最弱的那位三階鬼將!

上次和曹老大,我就沒有打個過癮,這次可是個鍛鍊實戰的好機會!

我一個鬼火箭,拉開了搶攻的序幕。

之前吸收掉曹老大之後,我一直感覺鬼氣處於爆滿的狀態,現在有個對手給我練手,這真的是太爽了。

鬼火箭被對面擋住了,顯然他也不是個菜鳥,並沒有硬接,而是用鬼氣形成的盾牌擋了一下,幽冥火只是燃燒掉了他部分的鬼氣,對他本身沒有一點影響,好狡猾的對手。

但是這對我來說,沒有任何的影響,我再次朝着他衝了過去,其實我更擅長近身戰鬥,他也不虛,我們在一瞬間對拼了十幾招。

從表面上看,他作爲一個三階鬼將,應該是是可以壓着我打的,但是實際上的情況並不是這樣。

真正打起來的時候,我並不比他弱勢很多,這主要還是得益於《化鬼大法》,在修爲提升到鬼將的層次以後,《化鬼大法》的使用,也更加寬泛的說。

我一邊打,就一邊運轉了《化鬼大法》

雖然每一次交手能夠吸收到的鬼氣真的不多,但累積下來,還是一個不少的數字。

我是越戰越強,可對面的鬼將,卻是越打消耗越大,因爲他不光是每次使用鬼術需要鬼氣,還有一部分鬼氣,被我不知不覺之間給吸收走了。

我這邊的情況還是不錯的,我趕緊的看了看其他的兩邊。

饕餮也就林蛋蛋那邊的情況,是相當的樂觀的,這小子的實力可是相當於是鬼將巔峯的存在,還是神獸,對兩個鬼將五階自然是不在話下。

對面的兩個鬼將,還在被林蛋蛋追着打呢。

他們根本就不是林蛋蛋的對對手。

而另外一邊,也就是蘇小魅那邊,戰況則更是簡單了。

雖然馬偉鵬是五階巔峯的戰鬥力,可是別忘了,蘇小魅的身份。

蘇小魅曾經可是鬼王級別的強者。

不管是在鬼術上,還是在其他的方面,蘇小魅皆壓制了馬偉鵬一個檔次。

馬偉鵬開始還是挺牛逼的,但是打了一會以後,也開始逐漸被蘇小魅壓制了下來。

戰況一時之間膠着了,對面的三階鬼將看着我,渾身上下的鬼氣都開始爆起,似乎是要使用絕招了。

而我也絲毫不甘示弱。

到了鬼將層次以後,我在《鬼神經》上面,學到了我目前可以使用的最強大的依照《鬼神印》

我幾乎是

拼盡了全力催動鬼氣,《鬼神印》朝着對方砸了過去。

對方也是全力施爲。

而就在這一刻,林蛋蛋那邊也準備結束戰鬥了,他的大嘴化爲一個黑洞一般恐怖的存在,把對面的攻擊全部都給吸了過來。

“鬼神印”果然是牛逼,在《化鬼大法》的輔助之下,“鬼神印”進行了超水平的發揮,一個黑白相間的,猶如太極一般的的印記,打破了對方聚起了半天的招數,直接擊打在他的胸口。

這一刻我才知道,爲什麼“鬼神印”能夠當得起鬼神兩個字,當真有着神鬼莫測之威能,打在了對手身上以後,直接鑽入了他的身體你見面,然後三秒鐘之內就開始爆開。

鬼氣在體內爆炸的感覺,我是沒有體驗過,但是想想都覺得酸爽。

一個鬼將三階的強者,直接被我跟秒掉了。

饕餮那一邊,兩個鬼兵五階和兩個鬼兵四階,居然被他一個人給收拾掉了。

最後一個收手的是蘇小魅,在他的手上抓着的,也是我麼此行唯一的活口了。

是馬偉鵬,這小子已經被蘇小魅打的是奄奄一息了。

我的絕色總裁老婆 此時此刻的馬偉鵬,早已經沒有了剛纔的猥瑣,現在只是一臉的軟弱。

“對不起啊二位,是我馬偉鵬瞎了狗眼,得罪了你們,你們放過我,我什麼都答應你們!”

“貢獻點!”

蘇小魅簡簡單單的踩在他身上,對他說了三個字。

“給,我馬上就給你們!”

說着,馬偉鵬從身上掏出了好幾張票子。

我們仔細一看,上面還真的寫了貢獻點幾個字,而且輸入鬼氣,可以得到反饋,這是真正的自由城貢獻點,足足有一萬多呢。

“可以放了我吧?”

“放了你?當然沒問題!”

蘇小魅朝着後面退了一步,馬偉鵬的臉上剛剛露出了一點獲救的欣喜,林蛋蛋就衝了過來,一腳踹在了他的心口。

饕餮的一腳力道有多重,真的是不好說,不過我可以很輕易的知道,對面的這位馬偉鵬,應該是已經死透了。

因爲他已經化作一縷黑煙消失了。

再仔細找找,看看有沒有什麼遺留?

爺的影子殺手 經過了一番仔細的搜查,我們終於在他的身上,又搜出了五千多個貢獻點,就在檢查他的空間裝備的時候,突然有一個東西,引起了我的注意。

是委託卷軸,委託卷軸旁邊放着一幅地圖,而委託卷軸下面,也放着一幅地府,起初我並沒有注意,但是無意之中的一眼,讓我發現了,這兩張地圖居然不一樣。

(本章完) 這是包裝什麼都一樣的兩張地圖,但是上面畫的東西,卻是截然不同。

放在旁邊的那一副地圖,也就是我們之前看過的那一副地圖,上面標註的很簡單,而地圖的最中間,就是我們所站的位置,絕帝遺蹟。

而另外一張地圖,則是迥然不同,上面關於絕帝遺蹟的位置和信息,和我們之前看過的這一章,迥然不同。

之前的那個委託書,我們都拿在手上研究過,很顯然那個玩意是真的,而這個詳細的地圖,會不會也是真的。

這樣的一個想法,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馬偉鵬他們的隊伍確實接受到了一個去探索絕帝遺蹟的任務,但是自己隊伍的實力不夠,他們探索不了,於是他們心存歹意,製造了一張假地圖,專門開始騙人。

拉人入夥,然後用假地圖把他們騙到這裏來,劫財或者劫色。

之前他們應該已經得手過很多次了,身上的貢獻點應該就很可以說明問題了。

這一次,他們本來是準備對我們下手的,可是沒想到,碰到了我們這個點子比較硬的存在,所以反倒被我們給消滅了。

我把地圖的事情,和蘇小魅說了,蘇小魅也不知道這個地圖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我們決定先把這個事情給擱置一下。

現在的當務之急,還是鬼尊塔的事情,現在我們身上的貢獻點,已經足夠大家每個人都進一次鬼尊塔了,當然還有很多的剩餘。

回到了自由城以後,我們立馬開始收集鬼尊塔的資料。

天桐神女 比如說,進入鬼尊塔,有什麼禁忌啊,注意事項之類的,果然是有錢能使鬼推磨,我們收集到的資料相當的齊全,但是令人遺憾的是,這些資料都沒有什麼太大的價值。

這是爲什麼呢?

因爲每個人進入鬼尊塔以後,所遇到的情況都會不一樣,鬼兵進入鬼尊塔,會觸發鬼兵級別的試煉,鬼將會觸發鬼將級別的試煉,鬼王當然就是鬼王級別的了。

林蛋蛋對鬼尊塔這種東西不感興趣,按照他的話說,他們神獸成年了以後,就是鬼王級別了,慢慢修煉,總是可以到鬼帝級別的,而且他們種族有自己的傳承,根本看不上這些東西,山膏自然是跟着林蛋蛋一起。

蘇小魅倒是也想見識一下這個鬼尊塔,於是我們一起進入到了貴遵它的等待序列。

第一次見到鬼尊塔的時候,我也是被他的雄偉壯觀所折服了,雖然從表面上來看,只是一個二十二層的建築,但是實際上,每一層都有平常的十層樓房那麼高,這二十二層,頂的上兩百多層樓



據說鬼尊塔並不是後來修建起來的,而是一位鬼尊直接放置到此處的。

我們分別交了一千個貢獻點之後,就進入了鬼尊塔的範圍。

看守鬼尊塔的人,並沒有說什麼,只是告訴我們往前走,不行了就大叫一聲退出,鬼尊塔會自動把我們給送回來。

我朝着鬼尊塔裏面走進去。

這個塔似乎是個空間結構的,從外面看,就已經很大了,但是實際上,裏面的面積更大,我一進去,就感覺自己到了一片一望無際的沙漠,什麼提示也沒有,我就這麼走着,我只是記得,看守人說的,向前走的話。

突然,我的腦子開始活泛起來,裏面給我冒出了一個響噹噹的詞語。

“活下來!”

我還沒有明白是怎麼回事,我就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了,在我的周圍,十幾個鬼兵,朝着我包圍過來,每一個,都是鬼兵巔峯的存在。

他們的裝備精良,訓練整齊,就好像是地府的正規軍一樣。

“上,抓住那個逃犯!”

“逃犯?我什麼時候成了逃犯了?”

來不及多想,對面的攻擊,已經朝着我過來了。

神臂鬼弩,衝着我射出了鬼箭。

還好我的行動靈活,並沒有被射中。

我閃避了幾下以後,朝着地上插着的箭只看過去。

它所在的地上,居然被腐蝕了好大一片。

這個程度,簡直是顯而易見了,有毒!

真他媽的狠啊!

本來看到幾個鬼兵我的心裏是沒有什麼想法的,覺得殺了就完事了,但是看到哪個毒,我纔是徹底的反應了過來。

要是真的被這個讀搞到的話,我估計也是夠嗆的,還是要當心。

硬碰硬不划算,我衝着一個方向開始了突圍。

鬼影重重瞬間啓動,幽冥鬼爪連殺了兩名鬼兵,包圍圈硬是被我撕開了一條口子。

鬼步開啓,我朝着外面逃了出去。

我一路開始逃,但這沙漠似乎是無窮無盡的,不管我怎麼跑,我都跑不出去。

沙漠是屬於那種一望無際的存在,想跑都是很困難的,遠遠的就會被別人看見。

我的速度也不是永遠都能夠保持在最巔峯的狀態,有好幾次都被後面的人給追上了,我和他們打了好幾場遭遇戰。

毫無意外的,都是我全殲了對手,但是令我感到蛋疼的是,每次全殲了對手以後,都會有心的敵人出現,並且對我窮追不捨。

敵人殺不完,最操

蛋的事情還是出現了,幸虧我的手上有《化鬼大法》這樣的神功,每次殺了鬼之後,鬼氣可以得到迅速的回覆,不然的話,只怕我早就已經跪了。

重生福氣小軍嫂 饒是這樣,我的消耗也不小,這種消耗,不管是來自身體上的,有時候還是來自心理上的。

每天被人這麼追着跑,一股深深的疲倦,開始朝着我侵襲過來。

我終於知道,爲什麼地藏王在這邊試煉了以後,會擁有那麼強大的戰鬥力了,這簡直就是一個鍛鍊戰鬥本能的地方啊,在這裏鍛鍊了這麼久,只要不是太差勁的人,戰鬥的能力都會提高的。

就比如說現在的我吧,實戰經驗和一天前想必的話,肯定是提高了好幾倍的,一天前的我,現在要是站在我的面前的話,我估計我一個人,就可以殺三個一天前的自己。

效果就是這麼的誇張,我感覺自己的鬼氣沒有提升,但是實力卻是比之前上升了不只是一個檔次。

這應該就是蘇小魅所說的基本功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