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驚駭的看著那身前老者如黑碳般的面龐,紫楓隱隱間有種世外高人的感覺,難不成他還是個算命的卜卦先生!

常言道,信則有,不信則無,很明顯紫楓信了,可讓他一個真誠的耶穌教徒去信奉佛教的這東西,顯然是有些為難,不過小命要緊,再說了耶穌手再長也伸不到這來吧!

想到這,紫楓也是重新端坐了下去,雙目微眯,幽幽地說道:「那請問老先生可有破解之法啊?」

啪!黑碳老者手一拍桌面,頓時一張鬼畫符,貼在了其桌面之上,「這個你拿去,可能會救你一命!還有,這一次不收你任何的費用。」

不用給錢,還能救自己一命,那自己的命也太不值錢了吧…紫楓在心中將那黑碳老者的祖宗十八代給狠狠地問候了一遍后,也是再不遲疑,直接是起身拿起了那張亂七八糟的鬼畫符就走。

所謂不拿白不拿,拿了也白拿,紫楓甚至是連招呼都是沒有不打一個,直接是奪門而出,朝著鄂爾撒城的城門外走去,這個是非不祥之地還是早走為妙。

當紫楓二話沒說拿起鬼畫符就便是奪門而出后,這處的密室之中也是緩緩地走進來了兩人。

只見一老者正手牽著一模樣可愛的小男孩佇立在了此處,如果紫楓要是在此的話就便是一眼認出此二人正是與他坐在一起的白髮老者與那小正太。

「長老,屬下不清楚你為什麼要幫助他,那張五階符咒可是價值幾百晶石啊!難道就是因為他買下了百靈鼠的原因?」黑炭老者在見到來人之後,提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不解的問道。

白髮老者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但眼神之中卻又不盡使然,讓人很是難以理解,顯然這其中應愛還有些別的意味在其中。

「雖然此件事情的確是與這百靈鼠有著關係,但我總是覺得在未來的某個時期,我們龍騰商會需要他的幫忙……」「包子!採用赤龍一族的赤龍肉所蒸熟的包子…」

「茶葉蛋,新鮮出爐的正宗鳳凰茶葉蛋…」

「佳釀…採用瀚海之藍聖女的眼淚製作而成…」

「…………」

鄂爾撒城的一條車水馬龍的街道之上,無數叫賣聲茲起彼浮的響徹而起,傳盪在了本就熱鬧非凡的大街上,更加增添了一道獨特的風景。

然而此時,一路急趕的紫楓,完全是強行壓住了自己的好奇之心,雖然他也是很想嘗嘗那用龍肉做的包子和那鳳凰下的蛋,更加想饞下那用什麼聖女眼淚所製作的佳釀,但與小命比起來他也是知道塾輕塾重的。

同時他也是在心中不斷的慶幸著自己不是一名吃貨,否則他還真的不好說。

在繁雜混亂的人群之中穿梭了好一陣之後,紫楓也終於是來到了鄂爾撒城的城門口處,可還沒有等他喘口氣,接下來的難題又是隨之而來。

只見那出城的之人,早已經是排成了一條長長的隊伍,彷彿是要趕在同一個點去投胎一般,讓得紫楓很是無比的鬱悶。

「這隊要排到什麼時候啊?硬闖…不行!要是硬闖的話,那沒準會成為那些城門之上守城士兵的活把子,該怎麼辦呢…」

紫楓此時就如同是熱鍋上的螞蟻,四處亂轉著,顯然這要排整整一個上午的長隊,他是不會幹的。

「誒!有了!」紫楓突然間腦海中閃過一個好點子,而這個好點子他在以前自己的那個家鄉也是百試不爽,曾經不知是給他立過了多少的赫赫戰功。


紫楓就是不知道在這個諸神大陸上是不是也能奏效,如果真的奏效且效果很好,那他可就成了橫跨兩大世界的第一人了。

想到這,紫楓不禁是給了自己一個肯定的表情,此時的他真的好想自拍一張,以記錄下這一刻他那充滿自信的表情。 「哎呀…我的晶石卡呢!這位大哥你有沒有見過我的晶石卡啊!裡面整整有一千晶石呢!這位大媽你有沒有看見啊…」

如果說,要是在此時來一場奧斯卡影帝獎角逐的話,紫楓當之無愧奪得那影帝寶座。

只見此時的紫楓滿臉的神傷焦急之色,不斷地側著頭尋找著什麼?同時還不斷地拉著自己身旁的之人詢問著,似是怕別人不知道他丟了一千晶石卡一般。

然而他這如此抓狂的模樣也的確是引起了身前那些耐心等待排隊眾人的注意,紛紛的把目光投了過來,就算他們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但一千晶石卡這個字眼他們還是挺敏感的。

「這位小兄弟,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了啊?什麼一千晶石卡啊?」

好奇心害死人,有歧途的好奇心更加是害死人。這不,一名排隊挺靠前的中年大漢,終於是耐不住誘惑,詢問起了紫楓來。

看著那眼睛紅腫、滿臉酒氣的中年大漢,紫楓一眼就便是看出了對方是想要問他晶石卡丟在了什麼地方他好去找,而像他這種徹夜賭博,錢輸完了就喝酒撒氣,說他不想翻本那是屁話。

「大哥,我把我爸給我屯糧的一千晶石卡給丟了,就丟在了這附近,麻煩你給我找找吧!」紫楓很是焦急的懇求著。

「就這附近…」中年大漢小聲的嘀咕了句后,隨即便是眼珠亂轉重重的拍著自己的胸口說道:「沒問題小兄弟,此事就包在我二狗子身上了!」

說著話的同時,那名自稱二狗子的開始睜大了眼睛仔細的一陣找尋了起來,其仔細的程度就差沒將眼睛貼在地上了。

「小兄弟,我也來幫你找,大媽是最拾金不昧的人了。」

「呵呵…說到拾金不昧,我二老三敢稱第一,他媽的沒人敢稱第二…」

「我也要做好人好事…」

「…………」

看著那些比鬼子掃蕩都是要掃得仔細的道貌岸然的一眾之人,紫楓也是眉頭微皺了下,這人心隔肚皮,誰知道他們安的是什麼好心,不過也不能一棍子打死,畢竟無論是在哪裡好人還是有的。

「呼!」紫楓看著那剛才還排了一條長長的隊伍,此時竟然是沒有了一人,皆是熱心的幫他找尋著晶石卡去了,只留下零散的幾名守城的士兵。不過看他們那原地來回走動打轉焦急的模樣,顯然也是一陣心癢難耐,畢竟一千晶石不是小數目,可以夠他們花幾倍子的了。

「哎呀我真笨!早知道我就說我丟了一萬晶石,把他們幾個也騙過來,那不就是可以不用過安檢了!」

紫楓暗罵了自己一句后,也是不再遲疑,徑直的朝著城門處大闊步的走去。


看著那迎面走來的紫楓,守城的幾人也是主動的迎了過去,其中的一名帶隊的士兵也是略顯掐媚的說道:「這位小兄弟,你丟了一千晶石怎麼不去找,為何來我們這啊?難不成是丟在了我們城門口了?」

帶隊之人的話剛說完,一旁的其他幾名士兵也是急忙的低下了頭去尋找,生怕是被人給搶了先機一般,其模樣顯得是那麼的滑稽搞笑。

看著那目光盯視著自己的帶隊士兵頭目,紫楓也是微微的搖頭笑了笑,隨即便是伸手遞過去了一枚晶石說道:「出城繳納一晶石是吧!」

帶隊頭目狐疑的接過了紫楓那遞來的一枚晶石,愣愣地點了點頭。

見對方點頭后紫楓也是沖著他行了個標準的軍人禮,隨後便是朝著鄂爾撒城的城外走去。

不得不說紫楓的行為與古怪動作,讓的對方僵化在了原地,久久無法回過神來,然而還沒待得他回過神來之後,紫楓早已經是走的沒有了身影了。

剛一出城,紫楓就便是上竄下跳著觀察著有沒有人尾隨跟來,見並沒有人跟蹤尾隨,也是一路急行,盡找些偏僻的崎嶇小道走去,顯然二世為人的他也是不得不倍加小心。

不知道是穿過了幾條溝壑?幾片小樹林?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紫楓終於是大喘著粗氣,在一塊匆郁脆綠的草坪之上停下了身來。他也沒問那片可愛的小草願不願意,就癱軟的一屁股坐了下去。

「公子…公子不要啊…你要是再這樣蛇女我就叫人了啊…」蛇女劇烈的扭動著自己那曼妙動人的嬌軀,想要擺脫著紫楓的無賴糾纏。


紫楓雖然此時才正值十八歲剛成年,親和帥氣的臉上也掩飾不了那稚嫩的青澀,但其發育的卻是很好,要身高有身高,要體魄有體魄,再加之上一世煉就的百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本領,在此時顯得是由為的老道。

此時的紫楓正牢牢地抓住了蛇女的細嫩雙手,滿臉猥瑣的淫笑道:「叫啊!你叫啊…你叫破了喉嚨都沒有人救得了你…嘿嘿…」

「嘿嘿…嘿嘿嘿…」

癱軟坐倒在地的紫楓,傻笑著抹了一下嘴角邊不斷溢出的口水,竟是連吞咽都是來不極,可見紫楓此時將心中的yy情懷,演繹到了何等的高度。

「嗯!一切按計劃行事!」紫楓再度的看了眼自己身旁那可以纏綿翻滾著的綠色草坪,不由重重的一點頭,顯然他也是已經將接下來即將上演的霸王硬上弓的一幕在心中推演了好幾遍加好幾遍了。

在強行的平復了一下自己那激動的心情之後,紫楓也是心念一動,頓時間那裝有蛇女的黑色牢籠也是閃現而出,佇立在了紫楓的身前。

「噝噝…噝噝噝…」黑色牢籠一出,裡面那讓得無數男人噴血的蛇女,也是立馬一陣驚慌失措了起來,不斷的深吐著自己的紅嫩蛇杏,發出了一陣噝噝之聲。

雖然其警告的意味甚濃,但紫楓依然是認為那就是一首輕輕敲打著他心窗的動人旋律,妙不可言。

「呃…你不要怕,我叫紫楓,是個地地道道的老好人!我…我不會傷害你的…是我救了你…」

似是怕嚇到了蛇女,紫楓急忙是出聲解釋道,一邊說著還一邊做著手勢,生怕蛇女會誤會他是想對她那個的之人,完全是忘記了剛才自己的初衷。

在解釋了n遍之後,紫楓見蛇女依然是對他存有著恐懼感,不由的大急。

隨即紫楓也是意識到了他們在語言上也許是有著差異,可他又不會什麼蛇語,只會這一種語言,還有那不算是太流利的英語!

thesnakelady,i『mgood,bigguy,iwon『thurtyou!

紫楓無耐之之下,也是將他那半吊子的英語給賣弄了一下,可是依然是沒有給自己加分,反而是令得蛇女以為他是神經病。

「老天爺!可不帶你這麼折磨人的啊…」紫楓欲哭無淚的雙手抱頭,半跪在了草地上,他費了這麼大的勁,不惜是敗光了自己身上所有的晶石,卻沒成想到敗在了語言的差異之上。

他本來還想與蛇女先從朋友開始,再發展到無話不談的閨秘,最終去捅破那最後的一層紙抱得美人歸,最後再生一個白白胖胖的混血兒,可這一幕的發生讓得他去哪找一個懂得蛇語的翻譯呢!

「喂…你哭啦…」

本來還恨老天不公,天地不仁,給予了他活美人,卻又斷了他活路的紫楓,突然間耳邊傳來了一道甜美中帶著些許的羞澀,羞澀中又夾雜著點鬱悶,總之聲音很好聽,也很動人,宛如是一曲唯美的音弦。

這會是誰呢?我找的這處地方已經很隱蔽、很偏僻了啊!怎麼會有女人的聲音呢?

紫楓如此的想著,也是狐疑的抬起了頭,左右顧盼了下,見並沒有什麼人影,這才猛地想起了蛇女來。當紫楓在看向蛇女的同時,對方早已經是看著他了,且那純真無邪的雙眸之中依稀還有著一絲不解。

「你們人族怎麼這麼的奇怪?剛才還哭得好傷心,怎麼現在又不哭了?」

蛇女雙手抓著身前那冰涼的鐵籠,紅唇輕啟間,清純甜美的聲音也是再次傳入了紫楓的耳中,這一次很清晰也很真實。

沒錯!是她!是她!就是她!

「你…你…你會…會說人話!」紫楓難以至信的張大了自己的嘴巴,實在是難以相信,幸福來的真是太突然了。

在聽了紫楓的話語之後,蛇女頓時是有些略顯不悅的恬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道:「你這是說的什麼話!誰說我們妖獸一族就不能說人族的話了!」

「啊!可以,當然可以了,像你長的這麼漂亮,說什麼話都是好聽動人…」

紫楓顯然是想先拍拍蛇女的馬屁,畢竟美麗漂亮的女孩紙都是喜歡聽人讚美的,就好比如他上一世的所在地,只要你會花言巧語,把女孩子哄的高興了,當天見面,當天開房的都不是不可以,這一招顯然他也是得到過親身驗證的。

可是他的馬屁才剛剛開始,就被蛇女給應聲打斷了,「這裡這麼美!你花這麼多的晶石把我買來,難道你就不想做點什麼嗎?」 試探,一定是試探!

蛇女的話剛說完,紫楓的腦海里也是一瞬間湧上了一個詞,看著那充滿了嫵媚嬌嬈的蛇女,紫楓不禁是暗暗地吞了口唾沫。強行的壓制住了自己心中那正不斷上涌的邪火,緩緩地擺出了一個極度認真且充滿正能量的表情與姿勢,用他那犀利且出淤泥而不染的眼神看向了蛇女。

「如果你要是把我看成一個見色起意的小人的話,我紫楓也無話可說了。但是,你可以污辱我,但卻不可以污辱我的人格,我是一個出淤泥而不染的人,我是一個剛正不阿絕不會為五斗米而折腰的人。但我是不會跟任何人說的,因為我就是我,那個顏色不一樣的花火!」

此時的紫楓仰首挺胸,一副正義凌然的樣子,彷彿他就是正義的化身,正義的化身就是他一般,就差雇幾個群眾演員給他撒花瓣吹風了。

當紫楓如此的一番做秀之後,不知是這個大陸上的人好騙還是他的演技實在是真的很出色,這個只能騙三歲小孩子的話語,蛇女竟然真的是有些相信了,眼神之中的訝異神色彷彿是在說。

天啊!世界上哪有你這麼完美的男人。

「如果你要是打開牢籠肯放我出來的話,那我就相信你並且…跟你交朋友…」蛇女說到最後,聲音也是越來越低直至細不可聞,那悄美的臉上也是罕見的出現了一抹緋紅,顯然她也是第一次與異性而且還是人類如此的接觸過。

「哎呀!你不說我還真忘了!我這就給你打開啊!」紫楓猛地一拍大退,故做一副很是懊惱的模樣,隨即他也便是拿出了龍騰商會交給他的牢籠鑰匙,將其打開了而來放出了蛇女。

看著身前那真的是把自己放了出來的紫楓,蛇女也是徹底地相信了對方之前的那一番鬼話連篇。不得不說紫楓確實是長得挺帥氣的,最主要的是他讓人看起來有種很舒服的感覺,對於涉世不深的少女們來說,的確是殺傷力極大。

「我叫莎莉婭,是獸之荒域靈蛇一族的…「蛇女說著便是突然一陣語塞了起來,彷彿是說到了不能說的秘密般欲言又止。紫楓上一世在醫院擔任主刀醫師的時候,整個醫院只要是姿色稍好一點的,都與著他有著不清不楚的曖昧關係,而他之所以能做到這一點,也自然是有著他的獨到之處,此時的他又豈是會看不出莎莉婭的尷尬與難言之癮。

再者說了,就算對方是蛇靈族的女皇那又干他鳥事,難道女皇還不準人家泡啊!

「莎莉婭你好!我叫紫楓,很高興認識你,」紫楓很是謙虛的說著,還很紳士的伸出了自己的手來,有便宜不佔那豈不是傻子,先收點利息也是好的。

「這是…」莎莉婭看著身前那翩翩公子般伸出手的紫楓,有些略顯羞澀的說不出話來,顯然是不明所以對方的意圖所在。

一看就知道對方可能是誤以為自己有輕薄她之意,紫楓不由急忙暗罵一聲自己為什麼非要收什麼利息啊!細水長流不是很好嘛!

紫楓在暗罵了聲自己魂盪之後,隨即也是出聲解釋道:「哦!莎莉婭小姐,你可能是誤會了,這是我家鄉對待朋友的一種最高對待的友好禮儀,還希望你能尊重我,以及我家鄉的禮儀,好嘛。」

最終莎莉婭無耐,帶著滿臉的羞紅伸手握了上去,可她的手剛一握了上去,紫楓便又是採取了下一步的動作,直接是學著老外那專佔便宜的吻手方式親了下去。

「禮成!」紫楓也不好做的太過份,只是蜻蜓點水般的做了個形式,畢竟欲速則不達,細水長流才是王道。但不得不說紫楓依然還是在莎莉婭的芊芊玉手之上留有了一大塊噁心的口水。

「你…你們家鄉的習俗還…還真怪!」莎莉婭滿臉緋紅的低側著頭,同時不斷地擦拭著紫楓在她手背之上所留下來的口水,宛如那口水有毒一般,就差沒擦破皮來了。

「紫楓,你還不快將莎莉婭推倒!」

「這不好吧!好歹人家是個弱女子…」

「紫楓你還是不是個男人!難道你想坐那個禽獸都不如的人嘛!推倒…直接推到…」

」…………」

看著身前那一臉羞嗒嗒滴莎莉婭,紫楓的內心深處也是在做著激烈的思想鬥爭,被對方推倒那是不可能的了,推倒對方還是可以嘗試一下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