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驚鴻意外地挑了挑眉,“不問我去幹什麼嗎?”

姬狄瞟她一眼,“不問,省得你又給我找麻煩。”

驚鴻,“……”

姬狄站起身,“你打算什麼時候出發?”

驚鴻揉揉額角,“十天後吧。我打算先回聖熙山看看我娘她們。”

姬狄點點頭,“那我現在就去抽調人手。”

一個月後,大陸東南,距離萬花谷百餘里遠的一座城市裏,姬狄和再一次被他變成了蝶妖的驚鴻正等着萬花谷谷主、花妖蓮華派來的使者。

這萬花谷乃是一個由植物精怪組成的妖修門派,谷內妖修全都是罕見的木系靈根,不僅極爲擅長培育植物,而且煉丹之術也相當高超。

再加上萬花谷售賣丹藥的價格又極爲公道,所以無論是人族還是妖族,大家都喜歡到這萬花谷來換取自己需要的各種靈丹妙藥。

久而久之,萬花谷外就多了一座以客棧、酒樓、茶肆衆多而聞名的城市。

這座城市名叫白城,是萬花谷治下源州境內的第二大城,專門負責接待那些與萬花谷有貿易關係的各路修士。

而驚鴻之所以打着購買靈草和靈丹的旗號來到這裏,其實是因爲天澤告訴她,妘羲的魂魄就在這附近。

代罪新娘:總裁,放過我 因爲天澤對這片大陸並不熟悉,所以她只能隱約確定妘羲魂魄所在的方向以及與她們之間的距離。

如果不是萬花谷佔地廣闊,剛好把大半可能的區域都覆蓋了進去,驚鴻也不會貿貿然就跑來這裏。

託九黎山與萬花谷守望相助數萬年的福,姬狄他們很快就被萬花谷的使者請到了谷內。

谷主蓮華親自接待了他們,而且還吩咐屬下去把自己的夫君和女兒全都請過來作陪,顯然是把姬狄當成了通家之好的晚輩。

一旁扮作蝶妖的驚鴻聽了,心中不禁涌起一陣暖意。

谷主蓮華的本體是一株重瓣白蓮,迄今已有六萬餘歲。

她的夫君跟她一樣,也是蓮花修成的精怪。

這夫妻二人不僅實力強悍,而且手上還握着萬花谷這樣雄霸東南的勢力。

但對驚鴻來說,蓮華還有更重要的意義——她是她前世唯一一個可以以性命相托的外人,對驚鴻來說,她是一個亦師亦友的特殊存在。

好不容易見了面,驚鴻的感知不由自主就會往蓮華身上探去。

蓮華立刻就發現了這個小蝶妖的異樣,她看一眼姬狄,結果卻發現姬狄絲毫沒有提點這個小蝶妖的意思,這讓她不禁有些意外。

要知道,自從姬叡過世,姬狄就再也沒有跟其他人一起來過她這裏。

他就像個固執的小孩兒,努力守護着曾經姬叡悄悄帶他來玩兒的記憶。

彷彿只要他這麼做了,那個已經死去的人就還會回來似的。

她看在眼裏,但卻從來沒有開口勸解。

因爲她知道,這孩子骨子裏其實執拗的很,如果他不能自己想通,那她說什麼都不會有任何意義。

而且她私心裏也希望,這世上還有一個人也跟她一樣,一直把那個慵懶到骨子裏、卻也靈秀到骨子裏的女子記在心上。

然而今天姬狄卻很奇怪,他不僅把這個小蝶妖帶了過來,而且還任由她一次又一次的打量自己。

蓮華心中起疑,對姬狄的觀察就比往常更仔細了些。

然後很快她就發現,姬狄以往那種深沉的痛楚和抑鬱不知何時竟然已經消失無蹤。

不對勁。

這完全說不通。

蓮華微微凝眉,略帶幾分探究意味的眸光不着痕跡的落到了姬狄身上。 “娘!”奶聲奶氣的呼喚伴隨着蹬蹬蹬的腳步聲由遠及近。

姬狄和驚鴻齊齊側頭看向門口。

“娘!”一個看上去只有四五歲的小姑娘炮彈一樣衝進了蓮華懷裏,她穿着一襲粉衫,烏黑的髮絲在頭頂紮成兩個小小的包包,包包上則繫着綴了珍珠的粉緞。

隨着她奔跑的動作,戴在她手腕、腳腕和頸間的銀飾發出一連串清脆悅耳的撞擊聲,與她歡快的呼喊聲交相輝映,倒也別有一番童趣。

蓮華清雅高華似不食人間煙火的神情頓時染上了一抹屬於慈母的溫柔,她素手張開,將自家寶貝女兒一把攬進懷裏,“昭兒,你又淘氣了?”

蓮昭咯咯笑着往自家孃親懷裏鑽,驚鴻卻已經呆住了。

因爲就在蓮昭衝進來的那一瞬,天澤激動的差點兒自己蹦出來。

“姐姐,就是她!主人的轉世就是這個小女孩兒!”她欣喜、激動的心情通過兩人之間那絲隱祕的聯繫源源不斷地傳到了驚鴻心裏。

“師傅。”驚鴻默默在心底呢喃一聲,喜悅和悲哀的心情同時涌上心頭。

師傅沒事,而且還託生到了蓮華的肚子裏,這是好事。

可師傅卻再也不記得那些有她的記憶,她看她的眼神充滿好奇,但卻再無一絲熟悉。

她看一眼姬狄,姬狄會意,含笑看向蓮華,“蓮姑姑,這是您的女兒?”

蓮華清麗脫俗的臉龐上滿是笑意,“她叫蓮昭,今年纔剛四歲半。”

將女兒放回到地面上,蓮華含笑指了指姬狄,“昭兒,這是你姬狄哥哥。”

蓮昭先是忽閃着大眼睛打量了一會兒姬狄,然後才邁着兩條小短腿兒走到了他面前,笑呵呵的說了一句,“狐狸哥哥好。”

姬狄罕見地呆了片刻,驚鴻則忍不住笑出聲來。

這孩子咋能這麼有意思呢!

看穿了姬狄的本體也就罷了,竟然還直截了當的說出來。

蓮華有些尷尬,“昭兒,你怎麼跟哥哥說話呢?”

姬狄忙對蓮華擺擺手,“無妨,無妨。昭妹妹也沒有叫錯。我就是……有點兒意外。”

驚鴻不敢再明目張膽的笑話姬狄,她低垂着頭,肩膀一聳一聳的暗自悶笑。

蓮昭似乎是被她的動作吸引,三步並作兩步跑到她面前,然後仰起一張玉雪可愛的小臉蛋兒好奇地問驚鴻,“人類的姐姐,你是跟這位狐狸哥哥一起來的嗎?”

驚鴻忙止住笑對她點了點頭。

蓮昭眨眨眼,“那你也一起陪我玩兒好不好?”

驚鴻一怔,然後又下意識地看向蓮華。

蓮華愣了一瞬才緩緩對她點了點頭。

驚鴻回她一笑,然後彎下腰牽起了蓮昭的小手兒,“昭妹妹想玩兒什麼?”

蓮昭白嫩的小手兒一指門外,“我想去蝴蝶谷!”

蝴蝶谷是萬花谷內的一處小山谷,在驚鴻還是姬叡的時候,她沒少禍害蝴蝶谷的靈草。

那時萬花谷就像第二個九黎山一樣,幾乎每一寸土地上都留下了她的足跡。

不過現在卻已經不是曾經,她這個來歷不明的人類女子可沒資格去位於萬花谷腹地的蝴蝶谷。

她正猶豫着要怎麼讓蓮昭改變主意,門外卻忽然有溫和清朗的聲音傳來,“昭兒,你怎麼又鬧着要去蝴蝶谷了?”

“爹!”蓮昭眼睛一亮,拔腿就往門口跑。

驚鴻鬆了口氣,擡起頭看向門口那個一身白衣、風姿出衆的罕見男性蓮妖。

他就是蓮華的丈夫蓮仲,萬花谷裏修爲最高的妖修。

“仲叔叔,好久不見。”

“是姬狄啊,難怪你蓮姑姑非得叫我過來。”蓮仲一手抱着自己的寶貝女兒,一手用力拍了拍姬狄的肩膀。

熱情的招呼着姬狄重新落座,蓮仲這才問起姬狄的來意,“你這孩子有快一百年沒來萬花谷了吧?這次除了靈草和靈丹的交易,是不是還有其他事情?”

姬狄含笑點頭,“有人託我送份薄禮給昭妹妹。”

蓮華和蓮仲俱是一愣。

兩人對視一眼,蓮仲半是玩笑半是認真的對姬狄說道:“這可真是……竟然還有人敢指使你這個狐族之主?”

姬狄摸摸鼻子,“這個……其實是因爲我欠了對方天大的恩情。”

蓮華一邊將剝好皮的靈果遞給蓮仲懷裏的蓮昭一邊隨口說道:“天大的恩情?我怎麼感覺你好像是在說叡兒那丫頭?”

“蓮姑姑英明,晚輩正是受了叡姑姑之託。”

姬狄說的輕描淡寫,蓮華和蓮仲卻俱是大吃一驚。

蓮華似是心有所感,她下意識便朝驚鴻看了過來。

驚鴻的心跳不受控制的快了一拍,她忙垂下眼簾遮掩自己的情緒波動。

蓮華的動作惹得蓮仲也注意到了站在角落裏的驚鴻,他快速打量了一番這個扮成蝶妖的人類女子,但卻未能從她身上發現任何異常。

蓮華神色複雜的盯着驚鴻看了片刻,然後才緩緩將視線轉回姬狄身上,“你叡姑姑……”

姬狄脣角浮現一抹淺笑,“她很好,只是現在還不方便跟您相見。她說請您見諒。”

蓮華眸中閃過一抹水光,“只要她沒事就好。”

驚鴻的雙手在廣袖之下緊握成拳,低垂的視線因爲溢出眼眶的水汽而變得朦朧。

姬狄看一眼驚鴻,驚鴻忙將一塊龍紋白玉佩和一隻鳳血石手鐲遞給了蓮華。

那塊龍紋白玉佩是通往某個小世界的鑰匙,而那隻鳳血石手鐲則是一件下品防禦神器。

蓮華和蓮仲不知道的是,那塊龍紋白玉佩連接的小世界不僅靈氣充沛,而且還存放了無數奇珍異寶。

這些奇珍異寶有大概一半來自驚鴻上一世積累的家底兒,另外一半則來自之前妘羲的饋贈。

姬狄指着那塊龍紋白玉佩和那隻鳳血石手鐲對蓮華說道:“這是她託我轉送給昭妹妹的禮物。”

饒是已經有了一定的心理準備,蓮華和蓮仲卻還是被這份厚禮嚇了一跳。

兩人飛快地交換了一下眼色,蓮華這纔將這兩件東西收了起來。

“幫我謝謝你叡姑姑。”蓮華的聲音輕靈中透着一絲溫暖,溫柔的視線如同羽毛一般撫過驚鴻的臉,“再幫我告訴她,我永遠都站在她這邊。”

姬狄含笑應“是”,驚鴻卻微微低着頭,努力不讓眼淚流下來。 在萬花谷逗留了十天後,姬狄和驚鴻踏上了返回九黎山的旅途。

蓮昭窩在自家孃親懷裏,一直依依不捨的將他們送到萬花谷外,這才含着兩汪眼淚目送他們離開。

驚鴻因此一路心情都不是很好,害得姬狄連大氣都不敢出一口。

一直到回到九黎山,圍繞在驚鴻身邊的低氣壓這才消散。

姬狄還沒來得及高興,驚鴻就提出自己要閉關十年。

重生之貴女嫡謀 “所謂震懾並不能一勞永逸,在別人再次對我羣起而攻之之前,我必須做好準備才行。”驚鴻一邊清點着她自萬花谷換回來的靈草和靈丹,一邊淺笑着對姬狄說明自己閉關的必要性。

姬狄慵懶的靠在椅背上,“可你若長久留在驚鴻殿,那些人就必然會打聖熙山脈的主意。”

驚鴻自信一笑,“未必我還會怕別人打我主意不成?”

姬狄眉梢微挑,“若是直接衝你來當然無所謂,可你別忘了,驚鴻殿可還有別人呢。”

驚鴻神色平靜,“你應該不會天真到以爲只要我一直在外遊蕩,驚鴻殿就真的會安穩如昔吧?要我說,想要見利忘義的人終歸是要見利忘義的。背叛這種東西,又豈是我一味逃避就能避免的。”

姬狄當然沒有那麼天真,他只是覺得如果驚鴻不老老實實守在聖熙山脈,那麼盯上驚鴻殿的眼睛就會少一些,爲了利益出賣她或者她重視之人的人就也會相對少一些。

不過現在看來驚鴻顯然很不喜歡這種被動防禦的措施,她分明是已經打定了主意要讓各路牛鬼蛇神都行動起來,然後她纔好把他們一個一個全都揪出來。

這種做法雖然沒辦法一勞永逸,但至少震懾的效果還是會很明顯的。

“你一定要這麼做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姬狄食指輕叩桌面,“如果你不答應,那我就只能硬是將你留在九黎山了。”

驚鴻哭笑不得的瞪他一眼,“怎麼?你覺得自己現在胳膊比我粗了,所以就敢威脅我了?”

姬狄璀璨一笑,“這怎麼能叫威脅呢?我這一片苦心可全都是爲了你的安危。”

驚鴻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條件是什麼?說來我聽聽。”

“在你那輪迴塔裏設下傳送陣,方便我隨時過去找你。”

姬狄話音剛落,作爲輪迴塔器靈的景暉就立刻跳了出來,“我拒絕!”

姬狄眉梢重重一跳,他覺得自己需要給這小子點兒顏色看看了。

驚鴻見勢不妙,忙一把將景暉拉到自己身後,“我們倆的小世界裏不是已經設了彼此互通的傳送陣嗎?你幹嘛還要在我的輪迴塔裏再設一個?”

“以防萬一。”

姬狄的回答言簡意賅,驚鴻和景暉卻瞬間領會了他的意思。

驚鴻的小世界並不是一個他人可以隨意進出的地方,如果她出了什麼意外,那別人根本沒辦法通過她的小世界來到她的身邊。

而輪迴塔就不一樣了,即使沒有了她這個主人的御使,器靈景暉也可以把塔內的人送到塔外來。

景暉強自按捺住自己對眼前這個男人的敵意,然後一臉彆扭的扯了扯驚鴻的袖子,“驚鴻,他說的有道理,我……我同意了。”

驚鴻愛憐的摸了摸景暉的頭,看得姬狄恨不得把景暉的腦袋給揪下來丟到萬丈深潭裏去。

設立傳送陣的事情就這麼定了下來,一陣忙碌之後,驚鴻辭別姬狄回了聖熙山。

自此之後,驚鴻就開始了帶着親人、朋友一起閉關修煉的日子。

當然這期間也有很多不長眼的傢伙將主意打到了驚鴻殿其他修士的身上,不過在驚鴻等人用雷霆手段處置了幾個叛徒之後,驚鴻殿就再也沒有出過裏通外賊的事了。

時而平靜時而兇險的日子過了十年之後,驚鴻成功突破到了大乘前期。

當然,在其他修士眼中並不算長的這十年時間,對於幾乎一直待在輪迴塔內修煉的驚鴻等人來說卻是實實在在的整整千年。

這一千年間,羽靈、萬煌、萬熵突破到了大乘後期,雲祁突破到了大乘中期,端木子陵突破到了合道前期,陶章突破到了化形後期,風千廣突破到了分神後期,拓跋雪玉、拓跋明宵和蘇鳳白突破到了分神中期,苗秀突破到了分神前期。

就連已經是二劫散仙的姬狄也成功地再進了一步,他於五年前挺過雷劫,光榮的邁進了三劫散仙的行列。

境界穩固之後,驚鴻欣喜之餘,想要出去放放風的心情頓時高漲起來。

不過還沒等她跟端木子陵等人提出自己要下山,軒轅鄴就先給她發來了一條格外驚悚的消息。

原來就在五天前,軒轅鄴的妻子李少宛竟然在回孃家的途中失蹤了。

已經是碧遊派副掌門的軒轅鄴又驚又怒,當即就親自帶人下了碧遊山追查線索。

調查的結果很快就送到了軒轅鄴手上,可這個結果卻氣得他一掌拍碎了面前的石桌。

對於一向掛着一臉招牌笑容的軒轅鄴來說,這樣的雷霆震怒是相當罕見的,跟着他一起下山的碧遊派子弟嚇得大氣都不敢喘一聲,生怕在他氣頭上的時候遭了池魚之殃。

他們這位驚才絕豔的副掌門,懷着身孕的妻子竟然被人當成尋常女修擄去了,而且那些不知死活的賊人竟然還準備把她賣給某個有特殊癖好的修士。

軒轅鄴倒是沒有像他們擔心的那樣遷怒於人,不過他首次展現出來的狠厲一面卻也着實嚇到了他的衆位同門。

擄走李少宛的那隊修士足有百餘人,他不僅一個不落的將他們全都殺了,而且就連他們的屍體和元神也沒有放過。

所有的屍體都被他梟首示衆,所有的元神都被他捏成了飛灰,手段之狠辣比起當年連鳳嶺上的驚鴻來有過之而無不及。

那些親眼見證了這場血案的碧遊派弟子看他的眼神不再只是單純的景仰和歆羨,他們就像重新認識了軒轅鄴這個人似的,每個人的心中都隱隱對他生出了幾分敬畏和忌憚。 那隊修士的首領在臨死之前被軒轅鄴搜了魂,而且搜魂的結果還證實了這次的事情確實是有幕後黑手的。

所以李少宛被擄的這件事並沒有因爲兇手的死亡而結束,相反地,這件事不過纔剛剛開始。

將動了胎氣的李少宛和那些爲了保護她而死去的修士送回碧遊派之後,軒轅鄴就給驚鴻傳了訊息過來。

他要與青雲宗聯手攻打陽寧宮,傳訊是爲了委託驚鴻做箇中人。

搞清楚事情來龍去脈的驚鴻久久無語,捏着情報沉默了好半天,她這才苦笑着對羽靈道:“這可真是‘天欲其亡,必令其狂’,這女人是徹底沒救了。”

羽靈也很無語。

正常人誰能想到,配合親生母親殺掉自己祖父的行動失敗之後,上官夢竟然還敢把主意打到自己表嫂身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