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體內的力量更是強大到讓臨木玄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果不其然。這種藥丸只要一再服用,力量也就比之前更加強大。哼哼~這一次,我看你拿什麼跟我戰。”

臨木玄狂傲的冷笑起來。

而且他此刻竟然再次吞服了兩粒丹藥。整個人的力量更是滔滔不絕的涌動起來。

與此同時,凌天突然沖天而起,一瞬間就衝到了臨木玄的面前。

沒有任何的徵兆,僅僅是一個擡手,一股強大到足以毀天滅地的力量便從凌天的手中直衝而出。

臨木玄見狀,臉色毫無懼意。

就像是一個絕世高手看見一個初入境界的人一般,極爲不屑。

“萬法歸宗。斬!”

砰!

沒有任何可以用肉眼可見的力量痕跡。

彷彿就連波動也沒有一般。

但就在這一刻,臨木玄整個人卻是感受到了面前有極爲緊迫的威壓感襲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沒有力量可見的痕跡,更加沒有波動的跡象。這簡直就像是什麼都沒有做一樣。”

臨木玄也不知道眼下應該怎麼做,但就在躊躇猶豫之際,他瞬間感受到了一股微弱的波動在自己的面前震盪。

他當下就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危機感襲來。整個人的身體,神經,肌肉,都瞬間緊繃起來。

旋即在潛意識之下,整個人疾速的後倒墜落。

呼!

就在臨木玄後倒墜落的一刻,原本所在的虛空之中,轟然爆炸。

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在那一瞬間炸開了一樣。

而且還出現了一道極爲巨大的弧形氣狀,那軌跡一眼就能看出它是劈砍過來的。

像是一把巨型鐮刀劈砍過來的軌跡弧度一樣。

“好恐怖的力量。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臨木玄內心深處一陣震驚不已。

他實在不知道凌天還有多少這麼超絕於世的功法招式可以使出來。

畢竟凌天收藏的各種各種的絕世珍寶可是除了名的。

臨木玄也認爲,凌天絕對會研修這些功法。

此刻,那些逃離的魔族,人族的將士們,一個個都看傻了眼。一個個都極爲詫異錯愕。

原以爲已經死去的人,竟然生龍活虎的再次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而且還有種捲土重來,毀天滅地的氣勢,這簡直讓魔族軍隊的將士們差點嚇死過去。

至於人族軍隊的將士們,一個個除了震驚錯愕,也就剩下無盡的佩服崇拜,當然,還有那種被救贖的強烈感覺。

而就在此刻,凌天斷然從天而降。看準臨木玄此刻出神的狀態,直撲過去。

“萬法歸宗。滅!”

聞言,臨木玄整個人都在這一瞬間懵逼了。

他之前之所以能夠逃脫掉,那是因爲自己的本能使然。現在還能不能逃掉真的說不上來。

而且就在凌天開口揮手的一瞬間,臨木玄完全的感受到了一股比之前那一招更爲強大的力量。

“現在到底怎麼辦?難不成我就這樣要被老頭在這裏滅了?這怎麼可以?我怎麼可以就這麼死了?”

臨木玄心中一陣不甘的吶喊,心中突然閃過一個辦法。雖然並不知道有沒有效果。但總比這樣等死強。

臨木玄當即深吸一口氣,隨後雙手快速超前猛拍出去。

咚咚咚~

頓時一陣陣力量相撞發出的巨大悶響,讓整個天空驟然變色。一道道如同放煙花一般的景象也赫然出現。

“出現了!既然真的出現了。”

臨木玄見狀,心中頓時升起了希望。臉上頓時掠過一抹從心底油然而生的欣喜。 這樣的情況,對於有點窮途末路一般的臨木玄來說,簡直就是陰雨過後的晴天一般,滿滿的都是希望。

臨木玄再度奮力揮拍着雙掌,一道道力量不斷朝着身前的位置狂轟了過去。

他的眼前瞬間出現一道道如同炮彈炸裂開來之後形成的亮光與煙霧。

這樣一來,這一招攻擊的範圍,形狀,以及攻擊的軌跡完全暴露在了臨木玄的眼裏。

“哼哼,真是天無絕人之路啊!哈哈哈~”

臨木玄一聲長笑,隨後凝聚靈力一個轉身朝着遠處躲閃而去。

此刻,凌天仍舊面無表情。

就在臨木玄躲避出去的瞬間,身形瞬間移動來到了臨木玄的面前。

臨木玄見狀,差點沒有嚇死。

只聽見他啊的一聲,右手化拳便是本能的朝着凌天轟砸了過去。

但就在舉起的一瞬間,凌天的意念移動,沒有任何的徵兆,沒有任何的舉動,

臨木玄根本就沒有感受到有任何的靈力波動和變化,但是自己的身體就像是一個被人控制的皮球一般。

咚的一下,整個人便是朝着身後的地方粗暴的倒飛出去。

沒有任何的阻礙,甚至說臨木玄想要使用體內的力量去阻擋這中狂暴的倒飛。但是卻是有心無力,只能是想想而已。

他此刻的心瞬間咯噔一下。

因爲他不知道自己此刻到底面對的是以前那個自己熟知的師傅,還是一個全新充滿未知數的凌天。

很顯然,他此刻面對的是後者。

唰!

又是沒有任何徵兆,凌天的身影竟然再度出現在了臨木玄的面前。

可惡的是,他並不是一之跟着過來的。而是先讓臨木玄飛一段時間,距離之後,才瞬間移動到了他的身旁。

如此循環往復,這簡直就像讓人感到一陣震驚無比。

“這到底是什麼神奇身法?”

此刻,不僅僅是人族這邊的將士們一臉懵逼,就連魔族那邊的人都一陣緊張不已。

隨後,不過眨眼的時間,臨木玄當場如同隕石一般直接砸落到地上。

轟隆炸響,塵土再度飛揚而起。整片大地震顫搖晃,地面皸裂的程度已經完全超過了滿目蒼夷所能夠描述的樣子。

然而,臨木玄整個人墜落在地的瞬間,他趕緊做出了相對應的應急反應。

拼盡了全力凝聚了體內的一些靈力護住了自己的各處要害。

但這也只是徒勞。

因爲就在他掉落在地的時候,凌天毫不留情的一拳轟砸了過去。

目標不是別的地方,正是他的心臟部位。

這一拳看似普通的崩山裂,但實際卻是蘊含着毀天滅地的巨大力量。

轟隆隆!


此拳一出,別說是被擊打的位置驟然崩裂深陷,就連遠處的數千裏外的那座樹林也當場化爲烏有。

就像是被什麼恐怖的咋蛋炸燬得不成樣子了。


噗!

臨木玄此刻身受重傷,鮮血瞬間從口中噴涌而出。根本壓都壓制不住。

不過他此刻對凌天的感覺並沒有過多的恐懼。

相反的僅僅是一陣的震驚錯愕罷了。

“你到底,學了什麼?”

臨木玄壓根不動凌天此刻的狀態是如何的。

畢竟他可是連續吃了四粒丹藥,也就是說,他此刻的力量完全衝破了武仙中期境界達到了武仙后期境界。

這樣的實力境界竟然在凌天的面前毫無還手之力。

這怎麼不讓臨木玄感受到深深的挫敗。所以不想承認自己無能的他,現在只是想要迫切的知道,發生的這一切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你這到底是什麼,功法?”

臨木玄大聲咆哮起來。口中的鮮血到處飛濺。

與此同時,他快速的朝着凌天猛撲過去。整個人都是一副納命來的架勢。

那全身的氣勢和力量,簡直就像暴怒的海嘯一般,席捲而來。

但凌天仍舊不緊不慢,鎮定自若。

“天罰!跪!”

僅僅是意念一動。巨大的強橫力量瞬間崩涌而出。

咚的一下,原本還騰空,齜牙咧嘴,滿臉兇相的臨木玄當場摔落在地。


地面當場被他一雙膝蓋跪得崩碎,一個深坑赫然出現。

“啊!”

臨木玄一聲痛苦喊叫。


因爲這一刻,他感覺到自己的雙腳從外到內,從下到上,不斷傳來如同被千刀萬剮一般的痛楚。

甚至好想有一股熊熊的烈焰在不斷燒烤着他一般,煎熬,難忍。

破天的慘叫聲不斷傳出,凌天的臉色卻是始終冷漠無情。

“死老頭,有種你就殺了我。我,我絕不會跟你磕頭認錯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