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體育老師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運動服,看模樣也有些懵逼。

今天一早他都還沒起牀,就接到高三一班班主任的電話,讓他來上一節體育課,到現在他還有些莫名其妙。

不過他也無所謂,像體育、美術、音樂這些學科,期末考試早就考了,現在根本就不需要再組織着學生鍛鍊。

於是他讓幾個男生從保管室搬出一些體育用具,然後大手一揮,一句“自由活動”之後就跑到一旁抽菸去了。

其他的學生自然是興奮異常,就像是關了一週的哈士奇突然出籠了,在操場上一陣大呼小叫,引得那些高一高二的像看神經病一樣看着他們。

張誠朝四周看了一眼,在操場邊找了塊水泥墩子坐下,正打算繼續玩手機。

“呼……”

誰知屁股還沒坐熱,就突然感覺到腦後生風,似乎有什麼東西朝着自己的背後急速飛來,張誠頭也不回,左手隨意往後一擺,“嘭”的一聲,一個足球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飛了回去。

“哎喲!”身後不遠處傳來一聲痛呼,張誠回頭一看,一個穿着皇馬球衣的傢伙捂着肚子蹲在地上,腳邊還有了一個滾動的足球。

“你幹什麼!”

操場上又跑來幾個人,見皇馬小夥兒像便祕一樣蹲在地上,滿臉痛苦,頓時對着張誠怒目而視。

“對不起,勁兒用大了。”張誠道了句歉,然後就回過頭繼續玩手機。

皇馬小夥在衆人的攙扶下站了起來,臉上陰晴不定,幾步走到張誠面前,看着他大聲說道:“你是不是叫張誠?”

“不是。”張誠頭也不擡的回道。

“呃?”皇馬小夥愣了下,難道是自己認錯人了?不應該啊……

他猶豫着跑到一旁,拉住一個高三一班的學生問了幾句,那學生朝四周看了一圈,然後果斷伸手指向了石墩上的張誠。

於是他又怒氣衝衝的跑了回來,指着張誠叫道:“你明明就是張誠!想耍我是不是?”

張誠放下手機,看了皇馬小夥一眼,淡淡的說道:“好吧,我是,要簽名嗎?”

皇馬小夥差點被氣暈過去,這傢伙到底是哪冒出來的奇葩!怎麼都不按套路出牌!

“你們到底想幹什麼?沒事就一邊玩去,別影響我玩手機行不!”張誠有些不耐煩了。

“我……我們是來找你決鬥的!”皇馬小夥看了看周圍的同伴,黑着臉說道。

“什麼玩意兒?決鬥?”張誠一愣,還以爲自己聽錯了。

“沒錯!”皇馬小夥一本正經的說道:“你這傢伙居然敢對雪晴小姐出言不遜,我們正打算放學去找你呢,沒想到就在操場上碰見了,今天我們就要讓你認識到,女神的尊嚴是不容褻瀆的!”

“誓死保衛女神!”後面的幾人也舉起拳頭,激動的喊起了口號。

什麼鬼啊?張誠一頭霧水,愣愣的看着這幾個義憤填膺的中二少年……暗想這些貨該不會是從哪部腦殘動畫片裏穿越出來的吧?

但他隨即就反應過來,對方剛剛好像提到了雪晴,難道是……蘇雪晴那丫頭?

神經病啊!老子連她手都沒摸過,什麼時候褻瀆過她了!

張誠站起身來,一臉凝重的看向皇馬小夥,一字一頓的說道:“難道說……幾位好漢就是傳說中的……”

“沒錯!”皇馬小夥跟身後幾個人都昂起了頭,一臉自豪的說道:“我們就是寒冰騎士團!” “噗……”張誠看着這幾個中二少年一本正經的模樣,再也繃不住了,噗嗤一下笑出了聲。

“你笑什麼!”以皇馬小夥爲首的騎士團成員,彷彿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一個個都憤怒起來。

“沒什麼沒什麼……”張誠拼命憋住笑,但誇張上揚的嘴角還是無情的出賣了他。

“混蛋!看來不讓你嚐點苦頭,你是不知道我們寒冰騎士團的厲害!”皇馬小夥怒視着張誠,牙齒都咬得咯咯響。

“哎喲……哈哈哈……求你……別提這個名字了……噗噗……”張誠終於忍不住大笑起來,聲音之大,引得周圍的人紛紛側目,眼神古怪的看向他們。

皇馬小夥一幫人氣得直哆嗦,一個滿臉青春痘的男生大聲叫道:“團長,咱們別跟他廢話了!揍他丫的!”

“不行!”皇馬小夥擡手攔住了蠢蠢欲動的衆人,“這小子褻瀆了雪晴,現在還敢侮辱我們,要是我們仗着人多揍他一頓,他肯定也是口服心不服,還讓人覺得我們寒冰騎士團只會仗勢欺人,這樣只會給女神抹黑……”

說完他又看向張誠,昂首說道:“別說我不給你機會,文鬥還是武鬥!你自己選一種,我會讓你輸得心服口服!”

張誠對這羣中二小子也來了興趣,將手機揣回兜裏,笑吟吟的說道:“那文鬥怎麼講?武鬥又怎麼講?”

皇馬小夥哼了一聲,“文鬥當然是比做題,誰做得快並且正確率高就算贏,至於武鬥嘛……田徑、足球、籃球還是乒乓球,隨你挑!”

“哦……原來是這麼個文鬥武鬥啊。”張誠笑嘻嘻的說道:“那如果我輸了怎麼辦?”

“這個……”皇馬小夥犯起了難,這一點他之前還真沒認真想過,只是聽蘇雪晴要好的同學說,自己的女神被一個叫張誠的給欺負了,就連忙跑來給女神出頭。

“如果你輸了就跪下向我們道歉,而且以後不準再騷擾雪晴女神!”青春痘突然在後面大喊道。

“對!”皇馬小夥眼睛一亮,看着張誠說道:“你敢答應嗎!”

“這有什麼不敢的,但如果你們輸了又怎麼樣?”反正閒着也是閒着,張誠也不介意陪他們玩玩。

“我們會輸?哈哈哈……”皇馬小夥對張誠剛剛的取笑耿耿於懷,覺得終於逮到了報復的機會,頓時學着張誠那樣誇張大笑起來,他身後那幾人也跟着一起咧嘴傻笑。

不過張誠表情一點沒變,依舊一臉認真的看着他們,在對方拒絕配合的情況下,皇馬小夥覺得自己的行爲似乎有點傻x,只得乾笑兩聲停了下來,黑着臉說道:“如果你贏了,我就跪下叫你爹!”

“我可沒你這麼大一坨兒子……”張誠撇了撇嘴,“別說這些沒用的,來點實際的!”

皇馬小夥想了想,咬牙說道:“如果我們輸了,你說什麼就是什麼!這樣你總該滿意了吧!”

“那好,到時候你們可別耍賴。”張誠點點頭,饒有興致的打量了他們一下,嘴角一挑說道:“看你們的身材打扮,應該都是體育特長生吧?”

“那是!”青春痘指了指皇馬小夥,“咱們團長今年才高二,就已經是國家二級運動員了!厲不厲害!”

“厲害厲害!”張誠連連點頭,但臉上卻沒露出一絲佩服的意思。

自己最牛逼的事蹟被人說出,皇馬小夥心裏不禁一陣得意,但還是故意板着臉說道:“小豆,低調……我給你說過這些都是浮雲。”

“是……團長。”青春痘一臉受教的表情,閉上嘴不再說話了。

張誠只覺得尷尬症都要犯了,看來還真是物以類聚,二貨跟二貨之間真的存在着天然的吸引力。

他搖了搖頭,看着皇馬小夥問道:“你是練什麼項目的?”

“你這是想套我話?然後好選別的項目比?”皇馬小夥不屑的笑了起來,“不過沒關係!既然我說了讓你隨便選,就不怕你耍詐,聽好了!我是練田徑的!快說你想比什麼吧!”

“那好,咱們就比田徑!”張誠毫不遲疑的說道。

“哈哈!我就說你會……啊?你說啥?”皇馬小夥的話剛冒出來一半就被噎了回去,兩隻眼睛鼓得老大。

張誠吸收陽氣之後,除了力量增大之外,屍體外表也在慢慢發生着變化。

特別是昨天吃了一頓“大餐”之後,身上的肌肉又變得鼓脹了幾分,雖然並不明顯,但看上去也不再是以前那副弱不禁風的模樣。

不過這也要分跟誰比,眼前這一幫子人都是正兒八經的體育特長生,哪一個不是長得又高又壯。

特別是皇馬小夥,那一雙毛腿更是肌肉虯結,一看就充滿了恐怖的爆發力,加上個子又高,往張誠面前一站,足足高出半個頭去……

“你剛纔……說要跟我比田徑?你是不是不懂田徑是什麼意思?其實就是跑步……”皇馬小夥還有些不敢相信。

張誠翻了個白眼,“我又不是從外星來的,用得着你解釋嗎!到底比不比?不比我可就走了!”

皇馬小夥看着張誠自信滿滿的樣子,內心滿是疑惑,但很快就想到了一種可能……

張誠的名字他以前也聽說過,人慫體弱學習差,連續三年成績墊底,在江城一中豎立了一個學渣的典型。

在他看來,學習能瘟到這個地步,文鬥張誠肯定是輸定了,只要不是腦殘當然不會選。

而武鬥呢,瞧他那小身板,估計自己一撅屁股就飛了,球類運動頂天也就能彈個玻璃蛋子。

所以這麼一算下來,他能選的也只有跑步了,雖然聽說這小子以前連女生都跑不過,還因此淪爲全班的笑柄。

但是現在可不一樣,自己已經是二級運動員了,等到進了專業大學之後,達到一級運動員水平也不是沒有可能。

可以這麼說,別說是在一中了,就算是全江城的高中,估計也沒幾個人能跑過他,所以張誠今天就算是輸了,說實話也沒什麼可丟人的。

一想到這,皇馬小夥忍不住暗罵張誠奸詐,同時也在心裏打定主意,一會兒一定要使出全力,讓張誠輸得難看一點,等他跪在地上道歉的時候,自己再狠狠的羞辱他!

同時也讓其他人好好看看,得罪了寒冰騎士團會是什麼下場! “行!”皇馬小夥冷笑着說道:“你想怎麼比?”

“怎麼比?”張誠看了他一眼,“跑步當然是比誰快了,這你還要問我?你到底是不是練田徑的?”

皇馬小夥被他這話一堵,差點憋出內傷,咬牙道:“好!不過田徑也不是單求速度,還要有耐力,咱們也不比多了,就三圈,一共一千二百米,誰先到終點就算誰贏,你看怎麼樣?”

“行!”張誠聳聳肩,表示自己沒有意見。

“哈哈哈……你就等着跪下道歉吧!”青春痘一幫人都大笑起來。

就張誠以前的表現來看,跑下一圈都夠嗆,就更別提三圈了,估計最多堅持到一半就要累趴在地上,這場比賽在他們看來根本就沒有任何懸念,只看團長能領先多少圈而已。

在皇馬小夥的示意下,這幫人四散跑開,很快,張誠要跟二級運動員比賽的消息就迅速傳遍了操場。

有熱鬧不看王八蛋……更何況是這些閒得蛋疼的學生。

於是乎,全操場的人都集中到了跑道兩邊,就連那些體育老師也忍不住好奇湊了過來。

“誠哥……”四眼偷偷將張誠拉到一邊,小聲問道:“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沒事跟那飛毛腿比什麼跑步?”

張誠瞟了一眼正在熱身的皇馬小夥,笑道:“你認識這貨?”

“誰不認識啊……全校估計也只有你這種原始人才不知道!”四眼說道:“這貨上次八百米跑了個2分01秒,直接就成了國家二級運動員,雖然現在才高二,但是聽說已經有體育大學準備破格錄取他了。”

“哦……這些我剛纔都知道了。”張誠點點頭,不就是個二級運動員……很了不起嗎?

美漫喪鐘 “知道你還跟他比!”四眼瞪眼道:“而且我還聽說這傢伙的老爸可是當官的,校長見了都要點頭哈腰,你說你沒事去招惹他幹什麼?”

“我是那種人嗎?”張誠一臉無辜的說道:“我好好的玩手機,是這貨非說我褻瀆了他的女神,硬要跟我決鬥。”

“褻瀆?女神?”四眼愣了愣,脫口而出道:“蘇雪晴?”

見張誠點頭,四眼頓時張大了嘴,嚇得扁桃體都要爆出來了,“誠哥,你真是作死無極限啊……居然連寒冰美人的便宜都敢佔!學校裏誰不知道黃馬是她的頭號粉絲……”

“這貨叫黃馬?”張誠笑了起來,“難怪穿一件皇馬的球衣,我還以爲他是c羅的球迷呢。”

“喂!我說你的關注點是不是歪了!”四眼叫道:“算上沈彪那王八蛋,你現在已經把學校最有勢力的三個學生全部得罪完了!敢這麼作死的,你也是蠍子粑粑獨一份了!”

黃馬已經做好了熱身,回頭見張誠居然還跟沒事人一樣在那吹牛,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你準備好了沒有!要是好了咱們就開始!”

“我早就好了,就等你呢。”張誠笑了笑,晃盪着肩膀走到起跑線前。

黃馬瞟了一眼張誠腿上的牛仔褲,用嘲笑的口吻說道:“我看你還是去換條褲子吧,別一會兒再把褲襠給崩開了!”

張誠搖搖頭,“不用了,反正也就是分分鐘的事。”

“隨你,不過一會兒輸了可別找藉口!”

“你也一樣。”

二人都站在了起跑線上,黃馬雙手撐地,屁股朝天,雙腿肌肉繃緊,光這姿勢就專業得不得了。

再看張誠呢,居然還是吊兒郎當的站在原地,甚至還伸出小拇指掏了掏耳朵眼,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

圍觀的人羣裏頓時暴發出一陣噓聲……

“就這樣還敢跟飛毛腿比賽,鬧什麼呢!”

“我看這傢伙就是想出名,故意譁衆取寵,只是不知道黃馬爲什麼會答應他,跟他比不覺得掉價嗎?”

“我聽說好像是這小子調戲了蘇雪晴,黃馬才跑過來報仇的。”

“蘇雪晴?你是說……寒冰美人!”

“廢話!能讓黃馬這麼緊張的還有誰。”

“臥槽,張誠這小子最近是不是腦子抽了……怎麼什麼人都敢惹啊!”

學生們議論紛紛,在驚歎張誠作死的同時,也一致認爲這場比賽他輸定了。

操場上的體育老師也聚在了一起,饒有興致的看着張誠。

“夏老師,這好像是你的學生吧?既然敢跟黃馬比賽,應該實力不錯吧?難道也是二級運動員?怎麼以前我從沒聽你說起過?”

說話這人正是黃馬的體育老師,姓韓,因爲在自己手上出了一個二級運動員,所以平時傲氣得很,跟教張誠他們班的夏老師一直有些不對付。

夏老師哪能聽不出話裏的意思,但他一句話也不敢說,一張臉漲得通紅,在心裏把張誠罵了個狗血淋頭。

這小子到底在搞什麼飛機!自己有幾斤幾兩不知道嗎?以前扔個鉛球都能砸到腳,現在居然還敢跟黃馬比賽!不知道人家是二級運動員嗎!你特麼的發神經也就算了,還害我也跟着一起丟人!

周圍的議論聲逐漸大了起來,黃馬覺得效果差不多了,於是對着青春痘點了點頭。

青春痘神情一振,將右手舉過頭頂,扯着嗓子喊道。

“各就各位……”

“預備……”

“跑!”

隨着聲音落地,黃馬沒有絲毫遲疑,在地上猛的一蹬,整個人就像一陣風一樣躥了出去。

而張誠的起步則要慢多了,黃馬都跑出去十來米了,他纔開始慢悠悠的往前邁腳。

“不愧是二級運動員……”一個體育老師轉頭問身邊的同事道:“如果你再年輕十歲,有信心能跑過黃馬不?”

“開什麼玩笑?”對方翻了個白眼,“我年輕的時候要是有這水平,還教什麼書!”

“哈哈……說得也是,不過話說回來,黃馬能有今天,還是多虧了老韓的訓練啊!”

“哪裏哪裏,是這臭小子爭氣……不過我還是比不上夏老師啊!剛纔我聽學生說,跟黃馬比賽這小子好像是夏老師班上體育成績最差的一個,連這樣的學生都能跟黃馬比一比,可見夏老師的教學水平之高啊……”

韓老師一邊挖苦,一邊滿是得意的掃了一眼夏老師,夏老師頓時急怒攻心。

“韓文生!你少特麼陰陽怪氣的!不就是教出個二級運動員嗎?你得意什麼!”

“哎喲!這話好酸……”韓老師諷刺道:“有本事你也教一個出來啊!”

夏老師嘴硬道:“那只是你運氣好而已,碰上了一個好苗子!要是我來教的話,肯定比你還好!”

“哈哈哈……”韓老師大笑起來,“夏秋生,說你胖你還喘上了,就你那慫樣也敢說教得比我好!行行行!我韓文生今天就把話放這了!要是你的學生裏也能出一個二級運動員,我特麼就去chi屎!”

“行了行了……咱們還是看比賽吧。”旁邊的一個體育老師見氣氛不對,連忙上來打圓場。

而就在這時,學生堆裏突然爆發出一陣驚呼。

“臥槽!你們快看!我是不是出現幻覺了!”

“張誠開始跑了,好……好快!我的天!要追上黃馬了!”

“反超了!反超了!尼瑪啊!張誠是不是開掛了!” 衆人都認爲張誠輸定了,然而讓他們意想不到的一幕發生了。

張誠原本出發就比黃馬慢了很多,而且姿勢實在不敢恭維,但是起步之後,他的速度卻越來越快,兩條腿擺動的頻率簡直誇張,肉眼都幾乎看不清。

頭一百米的時候,黃馬還能保持領先,但是在兩百米的時候,張誠就已經趕上了他,甚至還轉頭衝他咧嘴笑了笑。

再接着跑,黃馬很快就開始落後,被張誠甩得越來越遠,第一圈跑下來,張誠就已經反超了十幾米。

“這……這是什麼情況!”所有人都是一副癡呆的表情。

一個體育老師在張誠跑完一圈的時候掐了下表,頓時像見了鬼似的大叫起來。

“50秒30!臥槽!這小子400米居然只用了50秒30!”

其他體育老師一聽這話,連忙跑到他旁邊,瞪大了眼睛去看秒錶上的數字。

租個大神玩網遊 “這!這!不可能吧!這麼快!”

剎那間,所有的體育老師全都傻了……

學生可能還不清楚,但是他們這些當老師的都知道,400米能跑到53秒14之內,就算是達到了二級運動員的標準了。

而這張誠……居然跑了個50秒30,距離一級運動員的49秒6都只差0.9秒了!

這是什麼概念!雖然一級和二級看上去就只有幾秒的差別,但是對於專業運動員來說,每一秒代表的可都是十幾米的優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