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鬼市雖然曾經是極域開創的,但這麼多年過去,演武大陸的鬼市早已與極域沒什麼關係。

君上這一次下來演武大陸,為的只是慕顏小姐。

其他的事情不會管,也不該管。

古越和鬼市的命運,是早就註定的。

他們不應該多加干涉。

寒夜道:「君上放心,以後鬼市的事情,我們不會再去多加干涉了。」

「如今藥材已經收集齊,不如我們還是儘快離開望江城吧?」

畢竟他們可是殺了一個閻王,若是鬼市知道了,恐怕不會善罷甘休。

然而,寒夜話音剛落,耳邊傳來慕顏慵懶卻清幽的聲音。

「離開?好戲才剛剛開始,怎麼可以現在離開呢?」

寒夜詫異地看向慕顏。

卻見慕顏微微眯起眼,嘴角依舊輕勾笑著,可神色卻說不出的冷。

「剛剛你說出玄寂這個名字的時候,我總覺得耳熟,現在終於想起來了。」

前世的時候,她曾在宮千雪身邊見過一個陰柔詭譎的男人。

在那男人身邊還站著一個渾身裹得嚴嚴實實的女人。

當時慕顏似乎聽到宮千雪喊那男人做「玄寂哥哥」,喊那女人做「柳瑟姐姐」。

慕顏聽得並不真切。

三天閃婚,天降總裁老公 「玄寂」和「柳瑟」到底是怎樣的兩個字。

但當時,宮千雪一見到她,就立刻讓那兩個人離開。

臉上還露出一絲慌張之色,事後多次試探她有沒有認出那兩人身份。

那時候慕顏多傻啊,對宮千雪沒有一絲一毫懷疑。

但如今聽到玄寂這個名字,她卻終於想起來了。

那個玄寂哥哥,就是望江城鬼市的閻王。

而望江城鬼市,早已落到了宮千雪手中。

「你們想回去就先回去吧。」慕顏漫不經心的視線掃過帝溟玦等人,「鬼市的事你們不想管,但我要管。」

凡是和宮千雪有關的事情,她怎麼可能不管呢?

她不管什麼是命運,什麼是因果。

她只知道,重活一世,她一定會讓宮千雪所有的野心和美夢化為泡影。

她一定會讓這個女人,萬劫不復,血債血償!

「娘親不回去,小寶也不回去!」小寶一把抱住娘親,大眼睛滿是認真,「小寶陪著娘親!」

說著,還嫌棄地看了帝溟玦三人一眼,揮揮手,「你們走吧!」

帝溟玦抬眼望向慕顏,目光幽深。 64.兩女相見

在林天的帶領下,一個穿著緊身黑衣的酒紅美瞳少女,神情焦急地向天華宮快步走來。

少女有著一頭赤紅的長發,猶如瓷娃娃般精緻的俏臉上有著一雙酒紅色的眸子,一身緊身黑衣將那曼妙的纖細腰肢盡皆顯露,高傲卻又有些孩子氣般的氣質,讓人看第一眼便忍不住想要憐惜。

毫無阻礙地穿過重重侍衛,進入宮門,林天將那黑衣少女帶領進入聶楓所在房間的庭院前,指著那處奢華的建築說道:「雯…雨姑娘,聶先生便在這裡面的房間之中,我還有事,你自己進去吧,有事吩咐下人就好。」

雯雨聞言,點了點俏美的小腦袋,睜開那迷人的酒紅色美眸對林天感激道:「謝謝你,二皇子殿下。」

微笑地搖了搖頭,林天對著雯雨微微躬身,便快速轉身離開了現場。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呢……還真是期待啊……哈哈哈。」

轉過身去的林天暗暗一笑,難得地腹黑小邪惡了一把。

看到聶楓有雯雨這般精靈般的美人,竟然還敢去招惹那仙子般的青蓮郡主,只要是個男的都會覺得有點不爽。既然好事都讓他佔了,那…總得付出點代價。

沒有什麼遲疑,就在林天退下的那一刻,雯雨便已然踏步向前,走進了那間金碧輝煌的大廳之中。

寬敞的大廳空蕩蕩的,毫無一人,環目四顧,雯雨將視線定在那大廳旁側間掛著珠簾的房間之中,倩影飄動,轉身快步走去。

進入那帶著些許清新淡雅氣息的房間之中,雯雨看到了那不遠處那雍容華貴深紫床榻上的那名男子,那張削瘦而堅毅的熟悉臉龐。

此時,那人正閉上雙眸,面容安詳地躺在床上,臉龐淡然而稍稍慵懶,似乎睡意正濃,沉睡著不願醒來。

雖然之前就聽二皇子林天說聶楓的情況已經好轉,但沒看到實際情況,怎麼也不得安心,直到現在看到眼前的這一幕,雯雨那一直懸著的心,方才鬆了下來,雙手輕輕撫著青澀的胸脯,微笑著閉上了那迷人的酒紅色美眸。

「放心吧,他沒事。」

忽然,房間之中一道優美得猶如天籟的輕盈聲音響起,讓雯雨嬌軀一震,將頭轉向房間之中偏僻角落處,看到了那溫婉靜立的絕美淡雅少女。

此時,那少女正微笑地凝望著自己,滿是善意,但卻也帶著些許好奇與隱隱的好勝。

不大的房間之中,一黑一白,兩道倩影悄然而立,細細地凝視著對方。

憑心而論,不得不說,面前這個溫婉可人,清雅如蓮的白衣少女確實是傾國傾城的絕色美人,就連自己看到,也不由為其而吸引而近乎迷失,驚嘆世間竟然還有此般絕美女子。

這種美,不僅僅是因為那單純的外貌,更多的,是那更深層次的那股清麗脫俗的氣質,仿若不是這個世界的存在一般。

不錯,這個人與聶楓有著相似的氣質,那麼平易近人而又非同一般,似乎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話雖如此,但雯雨卻也沒有太氣餒。對自己的容貌,自己還是有著不少的底氣的,比之雖不如,但也不會相差太遠,而且聶楓是與自己住在一起的,朝夕相處,加上地理優勢,還是自己略勝一籌。

雯雨心中如此凌亂地想著,另外一邊,青蓮郡主看著雯雨那猶如瓷娃娃般的可愛俏臉與迷人的酒紅色眸子,亦是稍稍一驚。

好標緻的一個小美人,難怪乎他會……

思慮片刻,青蓮郡主臉上卻是浮現出一絲淡淡的微笑,清新宜人,仿若春風拂面,讓人見之欣然。

「呵,也好呢,即使我不在你身邊,有這個人照顧你,你應該會過得很幸福的。這樣……就好了,屆時,在遠方的我,也會默默祝福你們的。」

心中這般想著,青蓮郡主抬起那清麗的琉璃美眸,望向雯雨微笑道:「你就是雯雨小姐吧,聶楓經常在我面前提起你。」

「聶楓,在你面前,提起我?」帶著陣陣疑惑的神色,雯雨望著眼前的白衣少女,而後忽地想起什麼似得,恍然道:「你就是青蓮郡主?」

在京城之時,雯雨也時常有聽聞青蓮郡主之名,只是此人深居簡出,除了兩年一屆的望仙樓大比外,很少外出,而自己對所謂的詩詞歌賦又毫無興趣,這才導致兩人雖然同在一城,卻根本沒有見過面。

「嗯,雯雨小姐確實國色天香。」秀目凝望著眼前的赤發少女,青蓮郡主毫不吝嗇自己的誇讚,再度微笑說道,嬌軀微微躬身,對其行一禮。

雯雨眨巴了下那酒紅色的寶石美瞳,望著眼前那毫無敵意的淡雅少女,微微偏了偏頭,亦是誠實道:「郡主也是天生麗質,傾國傾城的絕色美人。但聶楓,是我的……家人。」

聽著雯雨那似是宣戰的稚嫩話語,清雅卻沒有絲毫反駁,俏頭輕點,嘴角露出淺淺的微笑,而後,將視線移向那深紫床榻上的聶楓,琉璃雙眸上泛起陣陣柔和的色彩。

「雯雨小姐此番前來正好,聶先生就交給你了。待到不久后聶先生蘇醒,便將其接回聶府吧,離家許久的人,還是在自己家中才能恢復得更快。」


微微躬身,對著雯雨做了一個萬福禮,林清雅便蓮步輕移,猶如仙子般仙闕飄舞,低頭緩緩離開了這溫暖的小房間,也帶走了那股淡雅如蓮的陣陣幽香。

留下那茫然的雯雨,站立在原地,稍稍有些不知所措。

似乎,是與自己料想的不一樣的展開呢……

……


翌日,聶楓被接回聶府休養。在雯雨的悉心照料下,原本被恢復得差不多的身體,變得更為精神奕奕。


而且不知怎麼的,在蘇醒的那一刻,聶楓竟突破了,晉入了上級巔峰戰師!對此,聶楓自己卻是一片茫然,弄不清楚究竟怎麼回事。

隨後,林震陛下頒布旨意,聶楓退敵護國有功,加封一等侯爵,良田萬頃,黃金萬兩。蒙毅蒙麟蕭雲曹軍師等將領亦一一封賞。

由於聶楓在南唐超然的地位,使得林震心中略有不安,但僅僅過了幾天,這種不安便消失於無。因為聶楓幾日後主動找到林震,一番商談后通過皇榜宣告天下,南唐的聶先生,永不參政。

恢復過後,聶楓繼續往返於守藏閣與聶府之間,編寫書籍,與清雅雯雨調笑玩樂,與以往一樣繼續著那平淡閑適的生活。

……

給讀者的話:

(開玩笑的,嘎嘎嘎……三更到!後面更精彩,敬請期待,順求收藏。) 65.奇怪的兩女

溫暖的陽光從窗戶的縫隙中透射而進,細細碎碎的光斑,點綴著整潔而又簡樸的房間。

房間之中,聶楓身穿飄逸白衣,盤膝於床上,雙手交叉相接,在丹田處擺出一個奇異的印訣,雙眸緊閉,呼吸三長一短,平穩而有規律。

窗外的陽光漸漸抬升,照映在聶楓削瘦臉頰的細碎光斑,也漸漸划落而下。但聶楓依舊一動不動,沉浸在自己身心之中,對周圍的一切恍然不覺,呼吸吐納間,周圍的氣流也隨之微微起舞,煞是奇異。

這房間是根據聶楓在南宮老家的房間所設計,自然是沒那麼破爛,而且多了幾番古色古香的氣息,看起來倒是別有一股熟悉懷念感。

隨著聶楓那平緩悠長的呼吸,四周一縷縷天風之氣被其吸納入體,於經絡之中運行幾周,最終化為一絲淡藍的戰氣,靜靜地躺在丹田處,向那深藍的光球氣團依附而去。

接受到這縷氣息,光球變得愈發凝實與龐大,隱隱透發著駭人的能量。 木葉神武 ,就會發生奇異的變化,屆時,聶楓也就能晉入那可號稱強者的戰靈之境。

……

不知過了多久,聶楓睫毛微微眨動,片刻之後,棕褐色清澈眸子,乍然睜開。

褐色瞳孔之中,一陣淡淡的藍光微微閃爍,而後再度恢復正常,只是雙眼看起來似乎更為清澈純凈。

「呼!」

緩緩將胸中一口濁氣吐出,聶楓抬起目光望向窗外,察覺到那已然日上三竿的陽光,不由略微驚異。

「不知不覺,已經這麼晚了嗎?」

「明明修鍊了一晚,怎麼好像沒什麼困感,反而更精神。嗯,看來…我很有做夜貓子的潛質呢。」自嘲般地輕笑一聲,聶楓微微搖了搖頭,緩緩走下了床鋪。

忽然,門外傳來了雯雨那清脆的輕靈嗓音,仿若黃鸝般悅耳動聽,只是其話語之中的內容,卻說不上多好。

「臭小子,起來了沒?我給你做的粥都涼了。」

「這傻丫頭,怎麼最近這麼勤快的感覺?」無奈地搖了搖頭,聶楓緩緩走到門邊,推門而出,望著門口的赤發少女,頓時,呆愣在了當場。

門外的雯雨雙手捧著托盤,抬起俏美的小腦袋,水盈盈的酒紅色的美瞳盯著自己,手中的托盤上一碗粥還冒著縷縷熱氣,但讓聶楓驚詫的不是這一點,而是雯雨此時的…穿著。

赤紅髮際之上,環繞著一圈秀美的束帶,嬌軀上一件淺紅的領衣外,猶如蟬翼般薄柔的淡紅無袖馬甲套在身上,卻僅僅堪能遮住胸前的部分,將那纖細的曼妙腰肢盡皆顯現而出。

毫無遮蔽的白皙嬌嫩手臂上,套著兩隻略長的深紅護腕,身下是一條淺紅的短裙,將那誘人的嫩白長腿暴露於天地間,看起來似乎整個人都透著一股別樣的野性與魅惑。

「咳咳,雯雨你這是怎麼了?」看著眼前這幅美不勝收的畫面,聶楓忽地感覺腹中一股邪火湧起,連呼吸聲都粗重了些許,連忙移過眼神,無奈苦笑道。

臉色緋紅地偏過頭,雖然此時雯雨有種想找個地縫鑽進去的衝動,但還是強裝地哼了一聲道:「我…我喜歡,怎麼的,有意見嗎?」

「沒…是沒有,最近天氣有變冷,怕你著涼而已。」攤了攤手,聶楓一臉無辜說道。

說完,聶楓再度瞥向著雯雨那曼妙的纖細腰肢,看著那赤紅秀髮遮蔽下的俏美臉龐,心中不由又是一盪,這次卻是能稍稍能適應,只是欣賞地去看的話,確是賞心悅目。

察覺到聶楓那一直凝視著自己的目光,雯雨臉上羞紅更甚,將雙手的托盤提起擋在自己身前,發出有如蚊子般的低聲。

「你…你別看了。」

看著雯雨那可愛的嬌羞模樣,聶楓心中卻是一樂,莞爾而笑道:「你穿出來,不是給人看的?」

輕輕地哼了哼,雯雨翹起可愛的小嘴羞澀道:「反正…不是給你看的。」

撓了撓頭,聶楓有點莫名地說道:「額…怎麼感覺你在罵我呢?」

輕輕地噗嗤一笑,終於,雯雨放開身心,抬起美眸望向那房門處的聶楓說道:「好了,快點來喝粥,不然涼了都。」

緩緩走下台階,聶楓走到雯雨身前,看著那比自己矮半個頭的赤發少女,微笑道:「你笑起來,挺好看的。」

「要…要你管,喝你的粥吧。」雯雨臉上緋紅更甚, 對鬼皮了一下就無敵了 ,低下俏頭,秀髮遮蔽的臉頰火燒火燎一般,滾燙得嚇人。

接過雯雨手中的托盤,隔著碗蓋輕輕一嗅,聶楓睜開雙眸,對雯雨笑道:「嗯,百合蓮子粥呢,最近手藝有見長哈。」

臉色羞紅的雯雨似乎很不在狀態,在聶楓接過托盤的那一刻,便欲轉身逃開。卻在那一瞬,是被聶楓一手拉住柔嫩蓮臂。

「又想逃走!呵呵,你做的粥,不想嘗嘗嗎?給你一口如何?」聶楓一手持著托盤一手拉住雯雨輕笑說道。

聽著這與那日森林火堆旁如出一轍的話語,雯雨嬌軀一顫,轉身望著聶楓那微笑的削瘦臉龐。

「你這個傢伙…還真的是沒怎麼變呢。」貝齒輕咬紅唇,雯雨俏美的臉上,忽地嫣然一笑,輕聲呢喃道。

聳了聳肩,聶楓不可置否地微笑著,而後,緩緩鬆開了拉著雯雨的手,說道:「你也是。」

伸出光潔的白皙手臂捋了下額前的秀髮,雯雨盯著聶楓,臉上泛起些許頑皮的笑意,輕聲道:「那,還記得這個場景,要怎麼演下去嗎?」

聽得雯雨的話語,聶楓先是一愣,而後低頭望了眼手中的那碗粥,苦笑著不確定問道:「一半?」

酒紅色美眸輕輕眨巴了下,雯雨笑靨如花。

……

與雯雨打打鬧鬧地吃過早飯,聶楓走出聶府,身形一閃,向近處的高牆閃身而上,腳下淡藍戰光隱隱顯現,讓其身形有種飄逸而捉摸不定之感。

現在幾乎整個京城的人都認識他,為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聶楓一般還是走偏僻的道路,而樓頂屋檐,無疑是一個好選擇,以聶楓的天風戰氣,藍色幻影在屋頂一瞬而過,一般人不認真觀看,還真是難以發現。

白色身形幾番跳躍,在京城各處高聳建築之上迅走而過,不一會兒,便到了皇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