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魏遠認真的點了點頭:「夫子說,院試的題目不會太難,大多都是考一些書本上的東西,要下苦功夫,將書上的東西記牢了,大部分都是能過的。」

看着這個孩子認真的模樣,張瑜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只能思考了一會,問道:「這一次只有你一個人去考嗎?魏方那邊夫子怎麼說?」

魏遠皺了皺眉:「夫子說弟弟的年紀太小了,現在下場去考試有些不妥,我這個年紀去嘗試一下剛剛好,要是考中了,自然是好事,若是沒考中,大不了回書院在認真苦讀。」

這話說的也有道理。

張瑜摸著下巴沉思了一會:「那你告訴我,這一次考試,你想去嗎?」

魏遠眼前一亮,用力的點了點頭:「想!不管能不能考中,我都想去試一試!」

張瑜抿著嘴唇,微微一笑:「好!既然你想去考,那我就支持你!」

「但是,不論如何我都不希望你給自己太多的壓力,順其自然就行,別忘了你今年才幾歲!」

魏遠驚喜的笑了起來:「是!」

定下了魏遠去參加今年夏天的院試,張瑜很快就看到了回來的男人。

整個冬天,魏川都有些神龍見首不見尾。

時常都會帶着些有趣的東西回家,但似乎家裏頭有重大事情發生的時候,對方几乎從不缺席。

而且每一次回來總能帶回不少銀票,張瑜起初是有些緊張的,可瞧著男人這麼坦然自若的樣子,到了後來,張瑜乾脆也就不想了。

結果,張瑜不再胡思亂想以後,反倒是魏川主動的坦白了,之前送過來的兩個婆子,加上後來放在家裏的廚子和照顧幾個孩子的書童。

都是魏川留在家裏的眼線。

目的是為了保證張瑜和幾個孩子的安全。

張瑜坐在書桌前,看着幾個孩子搖頭晃腦的背書。

身後傳來響動時,幾乎沒有回過頭,就知道是魏川放下了手裏的東西。

「這一次能在家裏待多久?」

挑起眉頭,問出這話。

反倒讓身後的魏川有些不太自在,摸了摸自己的鼻尖,沉默的坐到了張瑜的身旁。

「能待上幾日,這段時間就在家裏陪你們。」

瞧著對方一副不知從何辯解的模樣,張瑜哭笑不得的搖了搖頭:「小遠要去院試的事情,你應該已經知道了吧?」

魏川點了點頭:「知道了。」

然後就沒了下文。

張瑜在一旁端著杯子等了一會,看着對方什麼話都不說的時候,無奈的嘆了口氣。

「你兒子馬上就要參加科考了,你這個做爹爹的好不容易回來一趟,難道就沒什麼話想對他說嗎?」

魏川被張瑜這話說的一愣。

下意識的把目光落到了魏遠的身上,突然發現這個小傢伙手裏拿着書本,正小心翼翼的朝着自己這個方向看。

「我……」

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點什麼。

張瑜在心底里嘆了口氣,伸手推了一把這人的胳膊:「不管說什麼,至少先去鼓勵一下唄!」

。 「……」

教堂內,貞德「Alter」靜坐着思索,她時不時抬頭看向那禮堂上的雕塑、浮雕,那三位一體的「天主」似乎在看着她,那眼神依舊慈祥,如同看着自己的孩子。

「哼~~原來如此……原來如此……你其實根本就不在乎,是嗎?」

貞德「Alter」譏諷的笑着,這些天,她並未想到自己的未來,但是卻想清楚了自己的現在。

那屠殺法蘭西,玷污神殿的貞德在神殿中依舊能夠感受得到主的「愛」。

而這份愛也並非是只對她,也是對着那個此刻依舊要拯救法蘭西的貞德。

也就是說……無論法蘭西到底是毀滅,還是被拯救,都無所謂了,主不在乎。

正如同祂能夠發下滅世洪水毀滅世界一般,祂對於人類根本就不在乎。

但是,祂也愛着人,愛着所有的人,而不是愛着某一個人,祂愛著名為人類這個種族,所以會將「聖人」降臨在世間。

但是,祂並不愛任何一個人,所以對於人不會有着憐憫。

至於說……「聖人」是人嗎?當然是,但是也不是。

聖人有着人的一面,但也有着「聖」或者說「神」的一面,而主所特意傾斜的「愛」的,便是對着聖的一面的。

何為神聖?

超脫凡俗,是脫離人類的存在。

這個部分是沒有善惡的,至少人類的標準無法約束,所以無論是拯救,還是毀滅,對於主來說,祂根本就不在乎。

而貞德「Alter」即使是假的貞德,是以吉爾斯·德·萊斯的願望所凝結的貞德。

但是,還是那句話……她也是貞德,一樣是具有着「聖」的一面,是否真假,所做何事?主不在乎。

「未來要做什麼?呵~~到時候在說……由我自己決定。」

貞德「Alter」站起身來,她也不在乎了,未來要做什麼,未來在說。

因為她所知的一切並不多,所以以目前的知識來說,她無法判斷自己想要去做什麼,但是她知道了……自己不想去死,自己想要做自己。

這就夠了……

「嘭~~」

背後的大門打開,吉爾斯的身影緩緩走了進來,幾天不見,吉爾斯給人的感覺變得更加的怪異。

「吉爾斯?你來的正好……就讓我們………等等……吉爾斯?」

貞德「Alter」的目光落在吉爾斯身上,他的外表並沒有顯著的變化,但是表示上那無法自控的狂亂化為了冷靜,他就像是一位冷靜的魔術師。

這似乎是好事?但是貞德「Alter」卻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對勁。

灰暗的霧氣瀰漫在神殿之中,一隻隻眼睛在霧氣中窺視着貞德「Alter」,一股令人作嘔的深海魚腥氣伴隨着霧氣瀰漫,吉爾斯手中的書籍散發出血紅色的光輝,那光給人的唯一感覺就是……臟,就像是白布上的灰塵,骯髒噁心。

「吉爾斯?」

貞德「Alter」本能皺起眉頭,她掃視周圍,並沒有做出舉動,她在等著吉爾斯的回應。

「哦哦……貞德啊!我感受到了吾主的榮光,我將要恭迎吾主的降臨。」

吉爾斯變得彬彬有禮,整個就像是一位優雅的紳士,他的狂亂早已變成了過去,在接受了禁忌知識后,他成為了「主」的信徒,那的道德觀與知識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成為了一位……深潛者祭祀。

新的吉爾斯覆蓋了過往了吉爾斯,或者說……一個新的存在,藉著吉爾斯的皮,降臨了。

「吉爾斯……別開……唔~~」

一隻包裹着魚鱗,形態如青蛙腳蹼般奇怪,散發着極其扭曲魔力的手從背後刺入了貞德「Alter」的身體,一顆閃爍的光球從貞德「Alter」身上挖出。

那正是聖杯……

失去了聖杯的一刻,貞德「Alter」當真是身體被掏空,魔力的供給,那本就虛假的靈基遭到了毀滅性的破壞。

力量一下子衰減,直線跌落至了貞德的水平。

「吉爾斯……」

貞德「Alter」絕望的看着那個身影,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燒,不是之前虛假…借來的怒火,而是她自身的憤怒。

貞德「Alter」若是在發覺吉爾斯異樣第一時間準備戰鬥,也不會落入此等下場。

但是她信任吉爾斯,因為在她的認知中,只有吉爾斯是能夠真正信任的,而吉爾斯背叛了她。

因為那份真實的信任,所以貞德「Alter」心中燃起了真實的怒火。

「幹掉她……拿走她的靈基……」

來自於世界外的聲音通過《螺湮城教本》傳遞到吉爾斯的腦海,並驅使着他的身軀做出動作。

而新吉爾斯也立刻準備執行,只是……

動不了……

一具身影之中的主人可以被替換,但是這身體多年養成的條件反射卻並沒有那麼容易更替。

也就是說……即使是主體意識已經被更改,化為了新的自己,但是潛意識卻很難短時間內接受指控。

一旦出現想要對貞德「Alter」動手的想法,那麼身體的本能就會妨礙他。

魔術迴路會堵塞,魔術會難以施展,總之吉爾斯無法本身出手。

而《螺湮城教本》則是……

光輝照破了霧氣,存在於神殿的「神」閃爍著光輝,三位一體的「主」看向了吉爾斯手中《螺湮城教本》,兩尊神靈似乎在這一刻對視。

「走!」

吉爾斯接受到了新的指令,霧氣與吉爾斯都緩緩退出了神殿。

一切都恢復到之前,彷彿一切都沒發生,唯一留下的證據,便是貞德「Alter」背後那一個「洞」。

她苦笑着,看着那教堂上的浮雕,這一切……太過於戲劇化。

最親近的戰友背叛了她,那並不寄託希望的「主」保護了她。

「為什麼你在那時沒有顯靈,而現在現在卻顯靈了呢?」

貞德「Alter」望着「神」。

那時是指審判貞德為魔女的時候。

為什麼呢?

可能是因為……當時的貞德那作為「聖」的一面過於強大,並不畏懼死亡,也不在意死亡吧!

而現在……她不想死的願望,被愛着她的主,傾聽了。

不過,也沒什麼用了,現在失去了聖杯,即使是還能夠苟活,也並沒有任何的能力了。

求推薦票!求收藏!求月票! 醫生們一個接一個地開口,紛紛勸說慕夏在旁邊獃著。

章醫生更直白,直接說:「小姑娘,你哪涼快哪獃著去吧,有了這個東西,這個患者會醒過來的。」

章醫生看着慕夏的眼神更顯冰冷。

虧那些人還把他進退皆有度的女神跟慕夏比呢,這能比嗎?是同一個級別的嗎?

慕夏聽了也不生氣,依舊語氣平靜地開口:「這個東西你們之前用過嗎?」

一個醫生開口回答:「沒用過,我們華國所有的醫院只搶到了這一台,恰好分到了我們醫院,這是我們第一次使用,所以更具意義。因此……這位小姐,你別怪我們不給你機會,這次手術實在是意義重大,說不定可以載入華國醫學史的。」

章醫生哼了聲,開口道:「我保證,如果有載入醫學史的機會,只要你安靜呆在旁邊別搗亂,我就加上你的名字。」

慕夏雙眸晦暗不明地掃了眼章醫生,隨後直接無視他,說:「我知道意義重大。這個患者對我來說也意義重大。但正是因為你們沒做過,所以得由我來做。」

「哈?」章醫生聽笑了,開口問:「由你來做?你這話說的,就好像你做過了這種手術?這台機器你見都沒見過吧?」

「很不巧。」慕夏為了儘快手術,也不隱瞞了,直接說:「這台心臟起搏微型機械人,我發明的。」

「……」

搶救室內安靜了兩秒,隨後章醫生仰頭哈哈大笑起來。

「小姑娘,你開什麼玩笑?為了在夜少面前表現,也不是用你這種吹牛皮的方法吧?躺在這裏的是患者,是一條生命,不是你用來出風頭的工具!」

到現在,章醫生已經非常看不慣慕夏了。

如果不是夜司爵就在外面,他早就叫人把這個不知好歹的丫頭轟出去了!

慕夏皺起眉,認真地說:「我說的是真的,這真的是我發明的。」

「哦。」章醫生點點頭:「你怎麼不說,S集團是你開的?」

慕夏一點頭:「對啊,我開的。」

她在國外投資最大、耗費心血最多,也最賺錢的公司就是S集團,主攻各種高科技,其中一塊就是做醫療科技。

「哈……你……」

「章醫生!」慕夏直接打斷章醫生下一波冷嘲熱諷,說:「這次手術給我做,我可以給你們送十台這個產品。」

章醫生愣住了,也顧不上嘲笑,安靜下來認真地注視着慕夏。

女孩戴着口罩,看不到完整的表情,但女孩那雙眼睛卻是格外嚴肅認真,似乎並不是他以為的那樣在開玩笑,或是吹牛。

難道……S集團真是這個小姑娘開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