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魔狼四處張望着,有一顆眼睛已經被傷的血肉模糊,煞是噁心恐怖,灰黑色的口涎從它的狼嘴中留下,散發着一陣惡臭。

見是一頭小小的三眼魔狼,凌逸便站了出來,朝這頭三眼魔狼行去。

以他如今的實力想要將這頭魔狼擊殺,簡直就是小菜一碟的事情。

那頭三眼魔狼顯然也是發現了凌逸,僅存的一顆眼球中流露出一種恐懼之色,緩緩地向後退去,卻又不縱身逃出這個山洞,似乎在他後面,還有什麼讓他害怕的存在。

凌逸正要出手將這頭魔獸擊殺,當他運氣魂氣的時候,卻驚訝的發現,丹田中,剛纔還好好凝聚着的十幾顆魂氣液滴,就在魂氣抽離的一剎那,如止不住的洪水一般,開始快速的消散。

凌逸心中咯噔大驚,連忙收手,仔細尋找根由。

恰在此刻,洞外又傳來一陣又一陣破風聲,聽這聲音,似乎人還挺多。

毫不猶豫的,凌逸立馬邁腿向洞內走去,在魂氣漸漸消散的時候,可不能隨便讓人發現,不然的話,恐怕自己還沒出手,體內的魂氣就已經完全消失了。

他要躲回到泉水邊,找出自己魂氣消失的原因,他隱隱覺得,與那朵融合到自己體內的紫色妖花一定脫離不了干係。

洞口處,很快就出現了七八個人的身影,幾人說話極爲的大聲,在加上這山洞本就構造奇特,凌逸遠遠的躲在泉水邊,竟然也能聽得清清楚楚。

“喂!吳老狼,趕緊把這頭魔狼收拾了吧!我怕待會兒魔煞傭兵團跟來!到時候可不好處理了!”幾人之中,一名大漢擔憂的向另一人說道。

“趙七啊趙七,你怕什麼,難道我們還會怕他們?我們血影傭兵團怕過誰來?”吳老狼哼了一聲,驕傲的笑道,引來衆人的一片贊同。

“可是……”趙七還是有些猶豫。

“算了,把這條魔狼收拾了吧,也省的惹上麻煩!靈苑那臭女人的確不好對付!”吳老狼環視了一眼周圍舉着火把的傭兵們,又看了看躲在一邊的魔狼,不耐煩的命令道。

“休想!吳老狼,你好不無恥!”洞外,突然傳來一聲清脆的女子叫罵聲,之前還有些吵鬧的洞內立馬安靜了下來。 洞內陷入了安靜之中,凌逸甚至能夠聽見自己突突的心跳聲。

“來的似乎都是些傭兵?”從剛纔幾人的對話中,凌逸猜出了幾人的來歷,稍微安了安心,躲在這裏,這些傭兵應該不會發現自己的蹤跡。

既然如此,凌逸便閉上了眼睛,他要開始恢復自己的魂氣。

之前也有過幾次這樣的經歷,不過卻不像今日這般,魂氣流失的速度太過嚇人,還沒過一刻鐘,居然就只剩下了十分之一,這種現象,就好像有人躲在自己的體內拼命的吸收自己的魂氣一般。

凌逸沉下心往丹田處看去,除了那團小小的魂火火種之外,丹田處所剩魂氣僅存少許,那十幾顆液滴也已經消失。

“記得自己晉級到魂師九段的時候,丹田裏又多了幾顆魂氣液滴,可是現在卻是一顆都不見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凌逸苦苦尋找着根由,卻並沒有注意到丹田開始慢慢地顫抖起來。

“當!”忽然間,丹田內傳來一聲低響,宛如暮鐘的沉悶響動,將凌逸從思考中拉了回來。

他立馬反應過來,趕緊往丹田處看去,剛纔還顯得空空蕩蕩的丹田內,已經充滿了從經脈中流入的魂氣,而經脈中的魂氣又從天地間的靈氣補充而來,如此周而復始,魂氣恢復的速度極爲快速。

見此,凌逸喜上眉梢,趕忙調動起一絲精神力加快速度,因爲他有一種預感,發生的這一切,必定是紫色妖花造成的,而最終的結果,極爲可能讓他再度晉級,到時候,他就可以進入魂狂境界!

伴隨着天地靈氣瘋狂涌入凌逸的經脈之中,並經由丹田內的魂火迅速煉化,凌逸體表上的肌肉也漸漸的鼓脹起來,那一條條青筋也很是明顯,雖然帶來了些疼痛,可凌逸卻毫不在意這些,他必須快速提高自己的實力!

隨着時間的推移,身上的疼痛也是越來越強烈,凌逸的皮膚上,漸漸的沁出了一層細汗,浸透了他的衣衫。

“快了……”凌逸咬牙堅持着,皮膚表面泛起的紫色光華無疑在告訴他,這便是紫色妖花的作用,他發現在這種紫色光芒的照耀下,他的肉體竟然也變的更加的堅硬。

這紫色妖花不僅能夠提升自己的實力,竟然還能讓自己的肉體變得更加的強硬!

泉水邊,凌逸盤坐一旁,一道道純淨的天地靈氣不斷的竄入他的丹田中,經久不消……

山洞口。

一名身材姣好的女子站在七八名大漢的眼前,身着勁裝,前凸後翹,手中提着一柄精緻的短劍,柳眉倒豎,滿臉冰霜,正憤怒的瞪着眼前的幾人。

“哈哈!我還道是誰呢,原來是靈苑大美女那!”吳老狼哈哈一笑,眼珠子在靈苑身上游走不停,喉嚨連續的滾動着,那熾熱的目光,讓得眼前的靈苑心中怒意更勝。

望着眼前嬌俏的女子,趙七心中卻是興不起一絲玩笑之意,他所在的血影傭兵團和靈苑所在的魔煞傭兵團都來自墨城,兩者爭鬥不休,已經持續了十幾年之久,卻是彼此都奈何不了對方,反而讓彼此各自成爲了墨城傭兵團的兩大勢力。

而這靈苑,就在前幾個月前成爲了魔煞傭兵團的副團長,自身的實力自然不用多說,不然也不可能孤身一人就敢追上來,所以他的心中也是有些忐忑,雖然吳老狼也是血影傭兵團的副團長,但是靈苑的實力決不可小視,恐怕即使自己這一方人多,也不是她的對手。


“吳老狼,這三眼魔狼分明是我們魔煞傭兵團先發現的,你們竟然橫插一手,難道是真的想和我們魔煞傭兵團撕破臉皮嗎?”兩道宛如實質般的厲芒從靈苑的雙目中放射而出,臉上更像是罩上了一層寒霜,酥胸急劇的顫抖,怒氣沖天的樣子依舊嬌俏動人,更讓吳老狼眼中淫光四放。

艱難的吞了口唾沫,吳老狼笑道:“靈苑美女,不過是一頭三眼魔狼而已,有必要爭成這樣子嗎?若是傳了出去,不是讓別人笑話你們魔煞傭兵團?”

“哼!”靈苑冷哼一聲,昏黃的火光照耀在她白皙的臉蛋上,卻沒有將她臉上的寒意融解一絲一毫,只聽她繼續冷冷的說道,“從我們魔煞傭兵團手中搶走三眼魔狼,還打傷我們的幾名兄弟,如果這事情傳出去,不是更讓別人恥笑嗎!”

見靈苑緩緩地舉起了手中的短劍,大有一言不合就開打的勢頭,吳老狼也收起了淫穢的心思。

“那是他們沒用,我幫你們魔煞教訓一下也是應當的,憑我和靈苑美女的交情,這是應該的。”吳老狼雙手抱臂,歪着頭笑道,那雙賊眼,時不時還偷瞄幾眼靈苑高翹挺立的飽滿酥胸。

靈苑臉色鐵青,她沒想到血影傭兵團的人竟然這麼無恥,吳老狼身後幾人也跟着大笑起來,讓得她臉色更加的難看。

“把三眼魔狼交給我,我便不和你們血影傭兵團計較!”靈苑冷聲的說道,帶着無可置疑的威嚴。

“你若是伺候大爺我舒舒服服的,我就把這頭三眼魔狼交給你,怎麼樣,我的靈苑大美女?”吳老狼放聲調笑道,似乎對靈苑隨時可能出現的攻擊極有信心應付。

靈苑鐵青着臉,手背上隱隱可見一條條淡淡的青筋,顯然是陷入了暴怒之中。

“吳老狼,今日我必取你性命!”一聲冷叱,靈苑化作一道電光襲向大笑之中的吳老狼,速度煞是驚人。

趙七瞪大了眼睛,也只能看見一道虛影閃過,他自己的實力只是魂狂一段,而靈苑,恐怕已經達到了魂狂五段的水平,吳老狼絕不是她的對手。

就在靈苑的短劍刺向吳老狼心臟的時候,後者忽然猛地一揮手,拋灑出一種白色的粉末,靈苑觸不及防之下,便被這粉末籠罩住。

皺鼻聞了聞粉末上散發的香氣,靈苑的臉色忽的劇變,也是忘了對吳老狼的攻擊,趕緊退後,從白煙的籠罩中急速退出來。

“哈哈!你中計了!”吳老狼撫掌揮散眼前漂浮着的白色粉末,笑道。

“卑鄙!你居然使用軟骨散這種下三濫的毒藥!”靈苑緊咬着牙,眼神更加的冷厲,身爲魔煞傭兵團副團長,她對於軟骨散還是很清楚的,那是種能夠讓人瞬間喪失力量的毒藥,雖然不會致命,但是遇上了比如像現在這樣的形勢時,便再也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可謂是任人宰殺。

當下,靈苑便發現自己的力量在快速的流失,修長的一雙美腿也開始打起抖來,身子有些站立不穩,那是毒藥開始生效的跡象。

“哈哈!除了軟骨散之外,還有另一種無色無味的藥物。”吳老狼露出了**的笑容,盯着靈苑漲紅的臉頰道:“奇淫散……”

“你!”靈苑柔弱無骨的香軀在不停的打抖,奇淫散,顧名思義,便是一類極爲霸道的**,她怎麼也沒想到,吳老狼竟然會這麼卑鄙。

她恨得銀牙緊咬,似乎是想要將眼前的吳老狼生生的咬碎,可是身體上逐漸流失的力量卻讓她癱倒在地上,體內,一股熱流逐漸涌了上來,臉也變得紅撲撲的,她知道,奇淫散開始起作用了。


吳老狼**的大笑一聲,一步步逼近躺在地上的靈苑,望見靈苑被衣裳掩蓋住的玲瓏曲線,他的眼神更加的火熱,便要伸手去解開靈苑的衣衫。

“吳老狼,你有沒有考慮過後果!”趙七趕緊拉住吳老狼,以他的身份,倒也不是很怕吳老狼這個副團長,所以他纔敢走上前來制止,他擔心魔煞傭兵團會因此瘋狂報復。

“滾開!”吳老狼用力推開趙七,舔舔嘴脣,又咽了口唾沫道:“這騷娘們硬是要在我眼前裝清高,現在這麼好個機會,我倒是要看看這娘們夠不夠勁!哈哈!”

絲毫不顧靈苑那放射着歹毒的眼神,吳老狼的大手伸出去就要撕開靈苑的衣裳,背後,一道冷笑兀自傳來。

“我看,你倒是有個機會,一個選擇生或死的機會!”

昏暗火光照不到的山洞內部,一名身穿灰衣的少年信步走出,一步步的踩在地上,如同踩在衆人心底裏那般沉重,那一道掛在嘴脣上的冷笑,讓得轉頭看去的吳老狼,後背也是不由得冷汗涔涔。 一雙孤傲的眼神,一道帶着嘲諷的笑意,眼前的少年身材消瘦,卻在無形中給吳老狼一種強烈的威壓。

見眼前的吳老狼傻傻地看着自己,凌逸也不由得笑了笑,對吳老狼更爲不屑,“吳團長,你怎麼了?剛纔不還好好的嗎?”

吳老狼立刻反應過來,心中暗自責怪自己竟然會怕了這麼個小毛孩,當下面色一變,怒道:“我的龜孫子,你倒是狂妄的很那!”

“龜孫子說誰呢?”凌逸反問道。

“說你!”吳老狼一聲大吼,威勢甚是驚人,一旁的幾人更是鼓譟着要將凌逸剝皮抽筋。

“哦!”凌逸笑着直直點頭,指着吳老狼說道:“原來你是龜孫子啊!”

洞內安靜了一會兒,都在想着凌逸這莫名其妙的一句話。

“噗嗤!”那一直躺在地上的靈苑第一個笑了出來,驚醒了那疑慮不解的吳老狼。

“你笑什麼!”吳老狼瞪着靈苑吼道。

靈苑毫不示弱的回瞪了一眼,想起凌逸說的話,又出聲笑了起來。

吳老狼被氣得捏緊了拳頭,看着笑意滿臉的凌逸,手臂一展,一把巨大的鋼刀便被他握在了手裏。

“團長。”吳老狼身邊一人畏畏縮縮的湊上前來,偷偷瞥了眼吳老狼的臉色,小聲地說道:“他是罵你龜孫子呢!”

“噗嗤!”離得最近的靈苑聽了這人說的這句話,又大聲笑了起來,似乎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如今的處境。

吳老狼臉色憋成了醬紫色,他早就反應了過來,靈苑這麼一笑頓時間激起了他的怒氣。

只見他揮刀一斬,便將剛纔那人橫腰斬斷,血光飈射的同時,他踏起步子就朝凌逸砍來,那雙瞪得溜圓的眼球,也是因爲怒意而暴起了一條條血絲。

凌逸在心底冷笑一聲,藉助紫色妖花的作用,他已經在泉水邊晉級到了魂狂境界,雖只是魂狂二段,似乎對付不了魂狂四段的吳老狼,但只有他心中最爲清楚自己的實力,有魂火在手,即使是魂靈級別的武者也得讓上三分!

“小心!”平躺在地上的靈苑嬌聲一喝,那靈轉的大眼睛裏充滿了焦急,她看穿了凌逸的實力,當下已爲凌逸擔心,畢竟她可不認爲凌逸能夠將吳老狼擊敗,況且還有五六人在旁邊虎視眈眈。

“放心!”凌逸笑道,身形一閃,便避開了吳老狼的攻勢。

“哼!這裏,便是你的葬身之處!”吳老狼冷哼一聲,氣勢一變,那巨大的鋼刀開始震動不安起來,發出一聲聲嗡鳴嘶響,似有一頭野獸要從中衝出來。

望着那震盪不停的鋼刀直勾勾的對準着自己,凌逸手掌一翻,一柄寒如冰霜的長劍出現在他手中,傲然一揮,數百道劍影便出現在他的身後。

若不是身處山洞之中,千重光影功法無法發揮到極致,他身後的劍影可不僅僅只是幾百道而已,不過用於對付吳老狼,這已經足夠。

“呼!”帶着破空聲而出,數百道劍影如同寒風中呼嘯着的兇狠餓狼,不顧一切的向自己的獵物衝殺而去,而在凌逸揮劍斬下的同時,吳老狼的刀身上也是突然竄出了一隻猛虎,邁起虎蹄就衝向籠罩而來的劍影。

“咔咔!”“吼!”

空氣一陣搖盪,山洞跟着一陣的搖晃,產生的也是餘音迴響不絕,那條猛虎發出最後的一聲嘶吼之後,便與幾道劍影撞成了碎片,而其他的劍影,則是從吳老狼的身體上穿透,轟打在了他身後的山體上。


吳老狼驚駭的張大了嘴,可身上那些血洞卻是不在給他任何說話的機會,就這樣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聳了聳肩,凌逸輕鬆自如的拍了拍自己的雙手,邁前一步笑道:“各位,還有誰想要上來試試的?”

血影傭兵團僅存的幾人連忙退後幾步,畏懼的看着那臉上帶着笑容的少年,唯獨那趙七站着不動,眉頭緊鎖的看着凌逸。

凌逸心頭一愣,但也不想再管那麼多,這些人不除去,若是讓他們回到血影傭兵團,自己就會成爲這個傭兵團的仇敵,他可不想因爲一件小事而再次惹上什麼麻煩。

緩緩的舉起亂雲劍,凌逸踏起凌煙步,似閃電般的襲殺而去。

寒光直射,劍影重重,血光四處飆射而出,人一個個倒在地上,到了最後,僅剩下那個讓凌逸有些在意的趙七。

“別殺他!”那一直沒有再說話的靈苑趕緊出手制止了凌逸。

緊皺着眉頭,凌逸低下視線望着玉臉通紅的靈苑,又回頭看了看脖子上被自己架着亂雲劍的趙七,問道:“你是想從他口中得知什麼嗎?”

“沒錯……”靈苑的聲音開始變得有些顫抖,粉臉已是潮紅一片,雖然全身無力,但她還是咬着牙坐了起來,“趙七,你們血影傭兵團最近爲什麼派出大量人手進入萬靈山,這可不是你們血影傭兵團的作風!”

“哼!你既然知道,又爲何要問!”趙七冷笑道。

“你是爲了他吧?”靈苑玩味的看了眼凌逸。

“他?”趙七睜大了眼睛,似乎看見一名大美女那般,惹得凌逸一身雞皮疙瘩。

“你就是凌逸!”趙七失聲道,那張僵硬的面容瞬間因爲驚訝而扭曲,將他內心的震驚展露無遺。

凌逸面色微變,無奈的白了靈苑一眼,沉聲問道:“你還有沒有問題要問了?”

“沒了……”額頭上留下的細汗,逐漸滾落到通紅的俏臉上,此時的靈苑,再次乏力的倒在了地上,可是那嘴脣上的一絲笑意,卻是讓凌逸十分的不爽。

“噗!”毫不猶豫的將趙七斬殺,凌逸便走近靈苑,冷眼看着躺在地上的靈苑。

從耳根直到脖頸都是粉紅一片,很顯然,那奇淫散已經開始發揮作用了,而且似乎藥效很是霸道。

“啊……”靈苑忍不住嚶嚀了一聲,嬌軀一震顫抖,那已經通紅一片的臉頰變得似染上了一層厚厚的胭脂,紅如楓葉。

“你怎麼知道我的身份?”凌逸冷着臉問道,半晌之後,靈苑卻是一直沒有回答,嬌軀反而更加猛烈的顫抖起來,那一聲聲的嚶嚀,惹得凌逸都是**涌入心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