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鮮血祭壇旁,焌阿首領突然之間,抬起了頭。

一道劍芒,晴天霹靂一般,降臨下來,已經劈到了鮮血祭壇之上,正好劈在那從黑紅色光芒中即將出現的恐怖黑影上!

「啊——該死啊!」

焌阿首領渾身巨震,一瞬間,他的面孔之上,就顯現出來巨大的憤怒,然後又是無法言說的恐懼。

「該死!流火劍宗!小小一個流火劍宗,居然膽大阻攔老祖的大計!劍劈老祖降臨的分身,這是大罪,罪不容赦!流火劍宗要遭到懲罰!就連本首領,都要被老祖遷怒啊……」

突然一下,焌阿首領猛地躍起,暴跳如雷。

轟!

他一把抓過背後的大戟。

他這一桿大戟,還沒有來得及揮出,那天穹之上,又是一道劍芒,晴天霹靂,降臨下來,先一步劈殺到達,直擊他的頭顱。

沒有錯,這先後兩道劍芒,都如同晴天霹靂!

原本,在劍流城之上,遮天蔽日的億萬群妖,被這兩道劍芒先後斬下,立刻就撕裂開來兩條巨大的缺口。

劍芒所過之處,一切妖族,統統都死,被鋒銳的劍氣,直接絞殺成為了碎末……

黑暗之上,天日之光得以降下。

焌阿首領大戟高擎,一條妖氣殺戮鋒芒,猛地撞擊在劈殺下來的劍芒之上。

天極高處,一道身影,顯現出來。

是一名紅袍道人,中年模樣,渾身都被濃烈的火焰包裹住。

「逐日劍光!是逐日劍光!」

「真的是逐日劍光!」

「是逐日長老,親自降臨了……」

頓時間,從劍流城中,一聲聲歡呼吼嘯,衝天而起,無窮壓抑和怨憤,還有強烈的恐懼,全部都在這一刻,被徹底宣洩。

「逐日長老,早就已經是劍靈八階,僅次於掌道宗主,在我流火劍宗長老團中,是真正的第一長老!他的逐日劍,已經修行到最高層的境界了!」

「妖族該死!已經吞吃了不知多少我流火劍宗的弟子,毀滅許多城池,成為空城!終於,被抓住了機會,逐日長老降臨,可以一舉成擒,將之擊殺!」

「逐日長老!」

「諸位,準備反擊!殺出劍流城,屠盡群妖!」

「炎潮已經開始冷卻,凝固!反擊的時候到了!」

……


……

「焌阿首領?」

天穹之上,這位流火劍宗第一張老,逐日長老,沉聲喝道。

「撐天老妖的謀划,已經徹底敗露,從榮姜王朝,傳來了情報,把你們的一切秘密,所有圖謀,全部公布,已經再沒有任何秘密可言了!

撐天老妖膽大包天,居然在如此漫長的戰線上動手,榮姜王朝,大離王朝,塗山道派……這些龐大勢力,全部都饒不了他!」

吼!

突然,那鮮血祭壇中,響起驚天-怒嘯。

那祭壇之中,一點黑紅光芒,其中一團龐大的黑影,正在憤怒地掙扎,想要衝破阻擋和鎮壓,撲殺出來。


而鎮壓這一被召請前來,還沒有來得及徹底顯現的黑影的,乃是一口劍光。

沒有劍器本體,只是一口劍光,火焰衝天,閃爍靈性之光,不斷跳動,每一次跳動,都有一縷凌厲的劍意,宣洩出來,狠狠切割、斬殺那黑影。

「老妖,你不必妄自掙扎了!這是我流火劍宗開宗祖師,流火道人所遺留的劍器,流火靈光劍,萬年歲月之中,在流火千峰千座火山深處,吸收無數地火精華,凝練醞釀的劍意種子,即便沒有劍器本體到達,但是,要把你這一具區區分身鎮壓,還是輕而易舉。」

逐日長老冷冷一笑,目光落在焌阿首領身上。

逐日劍芒消散,他的手中,出現一口劍器。

此劍十分奇特,劍體是一輪圓輪,如同天上日頭,被執掌在手中,劍氣一出,大日當天,人逐日而行,登天求道,追索無上劍道的奧秘。

逐日劍。

與之一體的,則是一門靈劍道,《逐日劍》。

和《流火靈光劍》一樣,也是流火劍宗開宗祖師,流火道人所遺留。

不同的是,流火靈光劍這一最強靈劍道,只有流火一族的人,才知道其中的關竅,能夠修行,除此之外,流火劍宗無人可以修行。

這一門逐日劍,在萬年之中,一代一代流火劍宗的強者修行,參悟,更趨完善,在流火劍宗內部,都是認為,這《逐日劍》,已然是不下於《流火靈光劍》了。

流火劍宗的最高層,長老一層的大人物,甚至包括掌道宗主,都是將這《逐日劍》,修行到達了極其深厚,近乎巔峰極致的程度。

因此,從數千年前開始,每一代的長老團之中,修為最強,修行逐日劍到達極致的長老,榮登第一張老之位,便稱為「逐日長老」,連其本來的名號,都被棄用。

此刻現身的,便是流火劍宗這一代的逐日長老。

「這個時候,撐天老妖的本體,應該是已經在某個地方,遭到了榮姜王朝、大離王朝,等等各個強大勢力的強者一起圍剿,即將滅亡……更何況,只是他的一道分身?」

逐日長老微露笑容:「焌阿首領,我先斬殺了你,再運用祖師劍器蘊養的劍意種子,將這老妖的一道分身,徹底鎮壓,封禁起來!到時候,等到撐天老妖被滅殺,各方論功,我流火劍宗,也是一樁大功!」


說話之間,逐日長老掌中的「逐日劍」,便是祭出。

即將出劍。

呼……

正當此時,一股凌厲的妖氣,突然衝破鎮壓,猛地浮現,降臨當空。

嘣!

巨大的嘣鳴,炸裂十方!

「好!好!好!流火劍宗?這麼一個小宗派,老祖我根本沒有放在心上,沒有想到,居然有一些能耐!先折損了老祖座下的首領之一,蒙白,現在,居然連老祖我的一道分身,都要封禁鎮壓?

可惜,可惜!你們不知道,只要各方王者不出手,老祖我舉世無敵,就算是榮姜王朝,大離王朝,塗山道派,夏屠世家……所有的靈境九階強者,也有誰能夠鎮壓得了老祖我?」

「不自量力!」

「開!」

一聲妖吼。

碎開!

鮮血祭壇上,鎮壓住那本來早就應該被召請出現的分身黑影的劍光,流火靈光劍,這一口流火劍宗開宗祖師流火道人遺留劍器,萬年醞釀的一道劍意種子,果然就碎開了!

… 頭顱。

這是一顆頭顱。

僅僅是一顆頭顱。

而即便這只是一顆頭顱,當它從猛烈爆炸的光芒之中,顯現出來,立刻就劇烈爆發膨脹,足足達到幾乎三十里直徑。

像是一座巨大山頭,從不知何處的虛空彼端,突然一下,降臨而至,鎮壓在這座鮮血的祭壇之上。

這一顆可怕的頭顱,甚至於比整座祭壇,都要龐大駭人。

喀喇喇!

彷彿真的是一口利劍,被一聲聲地震碎,爆裂開來,產生雷霆交鳴,同時,數不盡的碎片,紛紛揚揚地爆散開來。

然而,那巨大的漆黑頭顱,卻是突然大張其口,狠狠一吸,頓時,如同大東海的汪洋深處,古老的龍鯨張開了巨口,吞吸潮流,一口吞噬,就把所有粉碎開來的劍光,全部吞吸,進入口中。

「這老妖分身,居然能掙破祖師遺劍萬年醞釀的劍意種子!」

逐日長老震駭欲絕:「不好!劍意種子!祖師的遺劍,在流火千峰之下,至少都要五百年,才能夠醞釀出來一枚這劍意種子啊!被這老妖震碎,居然,居然就被一口吃了……」

嘎吱,嘎吱。

這龐大頭顱分身,居然嚼吃出來連連炸響,好像真的是一口劍進入口中,被獠牙絞碎,慢慢吞吃下去,發出來的聲響。

「不錯,流火劍宗的開宗祖師,也算是一個人物,他遺留的劍器,萬年積蓄,醞釀著火山深處的地火力量精華,成為劍意種子,其中還蘊含著他的一絲劍道之意,成為種子……很好,很合老祖我的胃口!等到老祖我功成之後,就滅了流火劍宗,去把這口劍器吃掉!」

撐天老妖的聲音,回蕩起來。

那焌阿首領狂喜不禁,大聲吼道:「老祖神威!老祖的這一分身,又增長了許多,這就說明,老祖再進一步,已經距離打破桎梏,突破那一關不會太久了!」

「廢物!」


不料,那老妖卻是寒聲厲斥。

「蒙白那個廢物死了,老祖我讓你兼負這最西一線,召請老祖我分身降臨,吞食血食,同時還要查探,蒙白那個廢物究竟是怎麼死的,你居然一點消息都沒有探查得到?」

「老祖……」

焌阿首領頓時體如篩糠一般,劇烈顫抖,被嚇得不敢答言。

這時,鮮血祭壇之上,漆黑頭顱升騰了起來。

它燃燒著濃烈火焰,凶睛猙獰可怖,放射出邪-惡的光,這目光所照處,立刻就變成人間煉獄,無盡邪-惡火焰燃起,一切生靈都要沉淪其中,墮入苦海煉獄,萬劫不復,慘死當中。

頭顱那彷彿地獄入口一般的口器中,獠牙森然,猙獰駭人。

只要一張,不要說是把一切敵人都撕碎,就算是雄山大岳,也要一口咬碎,縱然是茫茫蒼天,也要一口撕開一個巨大窟窿!

這張惡口之中,突然,無比龐大的滔天巨力,席捲而出,橫掃天地八方,覆壓了整座劍流城,方圓三千里之內,都被這巨力籠罩。

這巨大的力量之中,像是有著千百萬支威力強絕的大手,恐怖絕倫,駭絕人寰,力量無極無量,一抓而下,任何人都不可能抗衡!


劍流城內,頓時一片慘嘶。

那些強者,都慘叫起來。

當絕望之際,逐日長老降臨,逐日劍芒出現,猶如生的曙光,然而,在這一刻,卻彷彿又絕滅了。

死亡的絕望氣息再度籠罩城池,壓迫每一個人的心靈。

天穹之上,逐日長老驚怒狂吼:「該死!」

「逐日!」

逐日劍芒,再度降臨。

「殺!」

這時,那焌阿首領,猛然揮動大戟,逆天搏殺,迎擊向逐日長老:「人類,你敢阻礙老祖享用血食,罪該萬死!」

與此同時,那撐天老祖的聲音,也在響起:「焌阿,攔住他,老祖我吃完這些人,再吃了他!此人是八階劍靈強者,老祖我活吃了它,勝過吞食十座城池的活人……」

呼啦啦!

突然間,一群一群的影子,密集驚人,像是大片大片的螻蟻,微小得不值一提,被一股恐怖勁風席捲,從劍流城之中,突地都飛騰起來,到達天空之中。

鮮血祭壇之上,那龐大的漆黑頭顱,大張其口,猛烈吞吸!

數不盡的人類,全是修行者,包括強者,都無法抗衡,只能夠在絕望之中,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被吞吸進入那駭人的血盆大口中。

吃人!

一口氣,吞吃乾淨……

逐日長老心驚肉跳:「畜生,你該死啊!」

……

……

伏龍城。

城主府重新營建,變得更加龐大,更加雄偉,也更加氣勢磅礴,直衝天際。

在城主府之上,一桿大旗,被樹立了起來。

這大旗招搖,殺氣衝天,劍意濃烈,在瞬息之間,就瀰漫伏龍城全城,城池之中,每一名流火劍宗的弟子,都能夠從這一面大旗之中,感受得到一股與自己修行的劍術、劍道相通的氣息。

大旗之上,是一口劍器。

劍器一出,光耀乾坤,靈光播撒之下,大川奔流,那奔騰激蕩的,完全是濃郁的火焰,凝練成為了流體,肆意激揚。

這桿大旗,是由道靈強者聯手煉製的法寶。

那大旗上的一切,都活靈活現,彷彿真實。

任何人看到這一面大旗,都是能夠立刻感覺得到,那劍器隨時都會襲殺下來,取了自己的性命,那流動如川河的火焰,也蜿蜒變化,彷彿下一刻就要流淌出來,瀰漫全城……

「劍出流火大旗!這的的確確,是我們流火劍宗,在祖師開宗立業的時候,樹立起來的大旗,是我們流火劍宗的標誌!不過,在六千年前,袁天罡那個逆賊作亂,篡奪了大位之後,這劍出流火大旗,就已經棄之不用了!」

「現在,我們少主重立大旗,行復辟大事,恢復我流火劍宗的正統,要誅除一切叛逆之徒,重新豎立起來這一大旗,正是合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